独步天下.pdf

独步天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独步天下(套装全3册)》是一部女性华丽穿越的浪漫言情小说,也是首部描述大清建国的历史传奇,破解“可亡天下,可兴天下”的宿命谶语。作者李歆对于描写史实的认真程度近乎苛刻,几乎每个小细节都会认真求证,其中有大量的珍贵史料呈现在了读者面前,正是这种追求史实的认真才使该作品兼备了文学和历史价值。从《独步天下》文笔看:恢宏大气、震撼人心;从情感看,带着一种连她自己都无法看透的悲伤,将东哥、努尔哈赤、皇太极、多尔衮等人物性格刻画的淋漓尽致。

作者简介
李歆,十年的文字生涯,从刀光剑影到风花雪月,从烟雨江南到塞北草原,她笔下的江湖深邃奇险,她眼底的江山波澜壮美;乱世盛平,她在历史的画卷中穿针引线,绣出绵长凄美的昔日图景;旧梦新尘,她在青春的光影里剪辑生活,还原现代都市里最真实的色彩。从荡气回肠的《独步天下》到缠绵温婉的《秀丽江山》,从清冷感伤的《凤栖梧》到华丽悲怆的《询君意》,作者用细腻的笔触为读者讲述了一段段浪漫经典的爱情。

目录
上卷目录
第一章
古墓........001
似梦........007
非梦........012
历史........018
宴席........022
分娩........027
第二章
叶赫........035
往事........038
惨败........042
婚礼........046
对峙........054
探病........057
第三章
圈禁........062
重逢........066
孤注........075
主仆........080
求亲........083
定亲........088
告白........096
差错........102
第四章
习字........108
省亲........114
悔婚........121
救赎........128
破灭........132
契约........135
第五章
初遇........139
哭诉........145
夜访........149
双美........157
代酒........164
屈辱........168
伤情........175
打击........184
第六章
生辰........189
长谈........192
迁都........198
共眠........201
成人........206
夙愿........210
薨逝........213
葬礼........219
第七章
温存........227
劫持........232
逃亡........239
斐优........244
援军........251
重逢........257
伏击........261
决战........269

中卷目录
第一章
归来........001
暗涛........005
破城........010
迷失........015
娶妻........023
惘然........031
变端........039
满月........044
第二章
珍重........050
乌拉........054
鸣镝........058
退兵........065
心殇........069
三年........075
允婚........079
第三章
诀别........084
再见........090
洞房........097
灭幻........102
死生........105
真心........113
绝恋........117
隔阂........121
第四章
放下........127
抚顺........132
逃难........136
渡河........141
绝境........146
受伤........150
赌气........157
礼物........161
第五章
随征........169
消亡........174
变天........181
冷战........185
搬家........193
辽沈........199
灵堂........205
第六章
奠基........211
广宁........220
分家........223
祝寿........226
交易........232
孝庄........237
第七章
宁远........242
遗诏........245
殉葬........253
拥趸........260
即位........264
宁锦........270
解脱........276

下卷目录
第一章
梦境........001
惊魂........007
四载........013
咫尺........016
聆秘........025
禁巫........034
第二章
爬墙........038
独尊........043
婚宴........048
军令........052
狩猎........055
野史........062
离营........067
第三章
受伤........072
北元........075
更名........080
叛逃........085
兜转........089
相认........093
天眷........099
第四章
布战........103
掠边........108
身份........112
劝纳........116
坐福........121
合卺........127
家礼........133
第五章
请荐........142
渔猎........147
交锋........151
献玺........157
指婚........163
求情........168
宫门........173
第六章
起誓........182
战端........186
称帝........192
习武........198
册封........202
条件........210
生日........214
牛扒........220
第七章
偷袭........225
胎漏........232
返京........236
安胎........240
产子........243
独步........248

文摘
插图:

独步天下

独步天下

归来
车队辗转抵达赫图阿拉城时,外城居民举道欢迎。
乌碣岩一战,以少胜多,溃败乌拉一万大军,致使乌拉军力大大削弱,当真可谓意义重大。
“格格……格格……”车辇缓缓经过外城街道时,我隐隐听到一缕熟悉的呼声,原还以为自己幻听,可是转眼间车窗外传来侍卫的喝斥声,以及女子伤心的哭声。
我撩起窗帘,只是略略一瞥,忽然有个绯色的人影扑了上来,纤长的手指攀住了窗沿:“格格——”我吃了一惊,手不觉一缩,帘子垂下。
“格格……格格您看看奴才……格格……”车外的呼喊声更加凄厉,侍卫们显然已由动口喝斥改为动手施暴。
我一个激灵,猛然醒悟过来,穿帘而出:“停车!”
驾车的车夫赶忙勒住马,因为今儿个入城,是以早起特意盛装打扮,脚下竟是穿了双高跟木底鞋子。我摇摇晃晃地踩上车架子,犹豫片刻,咬咬牙纵身跳下。
“噢……”落地时左脚脚踝上一阵钻心的疼,我估摸着是崴到了,然而心里挂念着刚才那个声音,顾不得多想,只是硬撑着往车后走。
街上满是围观的百姓,见我下车,不禁发出一片噫呼之声,窃窃私语不断响起。
“啊……第一美女……”
“原来她就是那个有名的叶赫老女……”
我只当未曾听闻,没走几步,便听身后马蹄阵阵,围观的人群如潮水般涌动,我略一扭头,只见一匹乌黑发亮的高头骏马鼻子里哧哧地喷着热气,挺拔的立定在我身后。
马鞍上的锦衣少年,俊美的脸上挂着冰冷漠然的神情,眼眸居高临下的傲然睥睨,浑身散发出一股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气质。
我微微愣了下,方才涌起的喜悦和激动被他那如薄冰般冷冽的目光打得粉碎,我只能抬头僵硬地仰望着他。
“怎么回事?”皇太极静静地坐在马上,淡泊的语气一如他此刻的表情。
“那个……”他这是什么表情?什么态度?难道见到我回来,他一点都不高兴么?我不禁有些失落,“我好像听到了葛戴的声音……”
“所以就随随便便地跳下车了?你以为这是在什么地方?”他目光冷冷一掠,驾车的车夫和随行的奴才刹那间跪了一地,神情惊慌不已。
他们这一跪,边上围观的百姓顿时吓退两丈,空出老大一块地来。
我茫然地望着他。
这个少年……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皇太极吗?
“上来。”他弯腰伸手给我,我的视线从他脸上缓缓移到他的右手,然后又回到他的脸上。
慢慢地将手递了出去,他一把抓住,稍一用力,另一手在我腰背上一托一抬,我便腾空侧坐到了他的身前。
才坐稳,忽然腰身被他揽臂重重一勒,左侧肩膀猛地撞进他的胸膛,他用力深吸口气,呼出的鼻息热辣辣地钻入我的衣领:“你以后……再敢……”勉强吐出这五个字,便匿声无语。他光滑的下颌紧贴住我的颈侧,肌肤相触的那一刻,我微微一颤,忍不住扭身抱住了他。
“对不起!对不起……我回来了!皇太极……我回来了。”
他更加用力地搂紧我,手劲大得几乎要将我的腰肢勒断,我忍住痛没吱声,放任他发泄情绪。
“要一直陪着我……”他的声音放柔了,在我耳边呢喃,“你答应过我的。”
我点头:“是,不会再有下次了,我保证。”我仰头冲他微微一笑,他一手搂紧我,一手握住马缰,慢悠悠地驾马掉头。
“等等!”恍然想起下车的目的,我急忙拍他的手,“葛戴……”
“那小丫头的事,不是什么大事,以后再说……方才你贸然跳下车,可知会造成多大的骚乱?现在,你先顾好你自己吧。”他的语气淡然中透着一份犀利,我忍不住又抬头瞄了他一眼。
有什么不同吗?为什么我总觉得他有点不一样了呢?
虽然看上去样貌一点都没有改变,可是……为什么他和我之间,像是多出了一层凛然不可玩笑的隔膜,他距离我虽不远,可是却显得那般高高在上。
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一直低头看顾的孩子,如今居然需要仰望于他了?
“东哥……”
“嗯?”
“你准备好了么?”
“什么?”我狐疑地眨眼。
皇太极目光平视,不动声色地缓缓开口:“他来了……”
一阵砸响在青石板上的马蹄踏踏声渐渐由远及近,在纷扰的人声鼎沸中,显得格外清晰,仿佛每一声都是砸在了我的心里——耀眼夺目的逆光处,努尔哈赤纵马英姿飒爽地冲了过来。
那马疾速逼近,终于到得身侧,两马相对交错而过之时,努尔哈赤突然放声大笑,倾斜上身,揽臂一探,将我瞬间拖了过去。
我惊呼一声,眼睁睁地看着天地倒转,下一刻已稳稳地落在努尔哈赤身前。我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跳得飞快,双手微微发颤地抓着他的胳膊。
“东哥!东哥……”他张狂地大笑,马蹄踏处,周围的百姓纷纷闪避。
我耳边充斥着倒灌的呼呼风声,皇太极孤傲挺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没来由的心里一痛,忍不住大叫道:“玩够了没有?放我下来!我不是你的猎物,可以任由你抢来抛去的!”
马儿咴嘶一声,硬生生地原地勒停脚步。
努尔哈赤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半天,皱眉:“不过出去了两个月,不止心野了,连胆子居然也练大发了。嗯?”
我毫不避视他的目光,冷笑:“爷真是说笑了,东哥出去转了这一趟,不正好称了爷您的心意么?”
他脸上怒意乍现,一把卡住我的脖子,我的头被迫仰高,他手劲只是略略一紧,倏尔松开。
“为什么总要挑衅我的耐性?你是想考证我对你的底线?为什么你就不能像阿巴亥那样,乖乖地待在我身边?”
“因为……我就是我!我不是阿巴亥,也永远做不了阿巴亥。”我喘了口气,颈上的疼痛真实的存在,我果然已经撩拨出了他的怒气,可是,有些事情还是必须清楚明白地说出来,“爷,这是约定——你我的约定。我没忘,爷可曾忘了?”
他猛地一颤,面色微变。
“不管我当日有否从拜音达礼手中逃脱出来,他掳劫你的未婚妻子已成事实,你大可……”一句话未说完,他突然勃然大怒,一把将我从马背上掀了下去。
我痛呼一声,跌坐在坚硬的地上,左脚一阵剧痛,之前崴到的脚踝被全身重量压了下,疼得我额头冷汗直冒。
“你……”他脸上有怒有痛,有爱有恨……种种复杂的眼神在他眼底交汇,“我今日算是彻底明白了,你的那颗心原是铁石做的……好!好!很好!”他唇角抽动,颤颤地冷笑,忽然一夹马肚,嗬地一声驾马扬尘而去。
望着他决然含愤远去的背影,不知为何,我心里反而松了口气,只是左脚疼得实在厉害,稍稍一动,便痛彻骨髓。
这时城外也有三三两两的行人路过,只是方才的情形太过惊骇,每个人都目睹他们英明神武的淑勒贝勒将我这个女人抛弃至此,这些平头百姓自然不敢多事过来理会我一声。
我不禁苦笑,难道说要在这里坐到天黑不成?
得得得……马蹄声清脆的停在了我身前!
难道是努尔哈赤又回过来了?我愕然抬起头来,却看到一匹通体黑亮的乌骓。
“上来吧。”声音冷冷的,然而皇太极的眼中却已有暖意,“笨女人。”
我咧了咧嘴,嘀咕:“我哪里笨了?”身子稍稍一动,咝地吸了口气。
“怎么了?”他这才注意到我的不对劲,随即腾身跃下马来。
“可能崴到脚了。”
他蹲下身子,食指和大拇指在我左脚踝轻轻一捏,我疼得左脚一抽,他“嗯”了声:“未曾伤及骨头,不妨事。”
我恼怒地将脚上的鞋子脱下,扔出老远:“这东西真是害人匪浅。”
“是你自己不好,却拿鞋子撒气。啧……你还真是孩子气。”
我气结。他以为他多大个人啊?居然……说我孩子气?我气呼呼地正要抢白他一顿,忽然身子悬空,竟被他拦腰抱了起来。
这……这种感觉超级怪异!长久以来在我的印象中,只有我经常抱他哄他,可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反过来被他抱。
“抓紧了,摔下去我可不管!”他将我放上马背,把缰绳塞到我手里,然后翻身坐到我身后。
两人共乘一骑,缓缓向赫图阿拉城踱去:“东哥,你还真是个会不断惹出麻烦的笨女人。”
暗 涛
丁未,明万历三十五年春,因乌碣岩立下赫赫战功,舒尔哈齐被赐封号为达尔汉巴图鲁,长子褚英,奋勇作战,赐称号为阿尔哈图土门,次子代善与其兄并力杀敌,擒斩乌拉主将博克多有功,赐称号为古英巴图鲁。
据说当日政殿之上论功行赏,众将对舒尔哈齐得赐达尔汉巴图鲁颇有微词,褚英甚至当面指责舒尔哈齐的正蓝旗在乌碣岩大战中故意延缓支援,不配合攻击。
褚英的指责极具杀伤力——舒尔哈齐在建州的势力和威望仅次于努尔哈赤,而且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显露出想与努尔哈赤平分建州之心。作为努尔哈赤的长子和次子,随着褚英和代善的年长,他二人的军功越来越多,如今建州分了四旗,努尔哈赤与两个儿子却占了四分之三的牛录。舒尔哈齐若有二心,首先对付的自然就是褚英和代善这两块绊脚石。
当日局面闹得相当僵硬,我虽未曾亲见,但是事后整个内城都渲染得沸沸扬扬。
努尔哈赤未曾责难于舒尔哈齐,而是将过错全部转嫁到了常书、纳各部二人身上,这手杀招虽未伤及舒尔哈齐,却也等于着着实实地扇了舒尔哈齐一个耳光。
于是,任凭舒尔哈齐再老成有城府,也不免情绪激动起来,竟当场扬言:“若要杀了他二人,不如先杀了我。”最后常书和纳各部因为他的这句话没有被斩杀,却被判罚白银百两,没收全部所管的牛录,这无异是变相地削夺了舒尔哈齐的兵权。
当我听着这些蜚言蜚语经由一个守门奴才口中传述而出时,不禁惋叹。此时的赫图阿拉城分明已是暗涛汹涌,巨浪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打来。
回城后,我仍回原先的屋子去住,只是房里换了丫头伺候,不曾见到葛戴。我追问皇太极原由,他却讳莫如深,逼得急了,他索性卷了铺盖跑东暖阁去睡,留我一个人待在西屋抓狂。
这样过了七八天,葛戴才终于回来,进屋后挨着西屋门框,怯怯地似笑非笑地瞅着我。我喜出望外地扑过去抱住她,她却像是受到百般惊吓似的弹跳起来。我这才发觉原来在她厚厚的棉衣之下,掩盖的竟是累累伤痕。
“谁打的?”我飞快捋高她的袖子。
“不疼。”她轻笑着说,眼里渐渐落下泪来,“能再见着格格,奴才……死都甘心。”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急急忙忙地吩咐小丫头拿药酒,又强逼着葛戴解了衣衫。她身上淤痕实在吓人,竟似是新伤盖住了旧痕,体表虚肿,淤血入内,而浮出肌肤之上的竟还有无数密密麻麻的细小针孔。
“这是什么?”我到底忍不住惊叫了。这丫头到底得罪了什么人?下手之人怎么如此狠毒?“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板下脸,“你给我一五一十、老老实实地讲个清楚,不许瞒我。”
“格格……是奴才的错。”她在唇上咬出了牙印,惨白的脸上却挂着虚弱的微笑,“格格不必担心……”说完这句,竟是身子一跄,倒头栽进我怀里。
葛戴这一病足足躺了大半个月,大夫说她外伤倒还是其次,体弱虚寒才是病因。一时写了药方,内调理外敷药,养了三四天,她神智稍稍清醒便挣扎着想要起来,被我一痛呵叱。我知道她是担心屋里其他奴才,特别是一些老嬷嬷的闲言碎语,于是索性放下话去,即刻起认下葛戴作我的妹妹,以后在屋里只当是半个主子。又当众在小丫头里挑了俩乖巧伶俐的,放在葛戴身边贴身服侍。
葛戴先是被我的举动吓懵了,待到反应过来,木已成舟,她竟是大哭了一场。
慢慢地,等她病好些了,我再问及此事,她才在言谈中稍稍透露出一星半点。我连猜带想,渐渐地寻到了一些线索。
一日皇太极骑射归来,正在东暖阁内吃着点心,我假装闲来无事逛到他房里,然后劈面问了句:“为什么非要把葛戴往死路上逼?”
语出突然,皇太极先是一愣,惯常冷峻的神情微变。过了一会儿,他将手里的茶盅轻轻往桌子上一搁:“死路?那哪条又是生路?”抬起头来,直剌剌地望着我,“如果放她出去嫁人也是死路,我倒真不知这条生路在哪里了。”
“嫁人也算生路?”我讥讽地冷笑,“女子除了嫁人就没别的出路了么?”
他有些讶异地瞥了我一眼:“那你说还能有什么出路?并非所有女子都能像你这般特立独行的,即便她想……她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我无名火起,怒道:“什么叫没有选择?”
他不语,只是望着我,那双黝黑深邃的眼眸里,似乎有种磅礴的压迫感。我的气势在触到那样的眼神时,土崩瓦解,只得颓然地垮下肩膀。
我必须得面对现实,来古代这么些年了,早该麻痹了才对。再为这种话题争议,真是无味无趣透了,我有什么能力足以扭转葛戴的命运?即使我今天保住了她这一刻,那下一刻呢?她并不能当真跟我一辈子。我不在了,她该怎么办?
“东哥,过来。”皇太极冲我招手,我站在房门口梗着脖子朝他瞪眼,“别赌气,过来,听我好好跟你讲。”
难得见他和颜悦色,回来后总是见他绷着个脸,装酷似的,我不情不愿地磨蹭过去,到得跟前时,被他一把抓住,一个踉跄,拉坐到了他的膝盖上。
我顿时涨得满脸通红,这个姿势……未免也太暧昧了些,急忙想摆脱他站起来,却又硬被他摁了回去。
“听我说……”他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葛戴那丫头先前若不是我叫人逐她出去,她待在栅内,早死了千百回了。你可明白?”
我忘了挣扎,沉寂下来。难道是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葛戴回赫图阿拉是在皇太极之后,而那时皇太极回来是因为……对了!满蒙联姻!难道……是和联姻有关?
“我不明白。”算了,反正在他面前也不是第一次当白痴了,再当一次又如何?
他搂着我,想了想,似乎不知该从何说起。我偷偷拿余光瞄他,线条分明的脸部轮廓,五官混杂了孟古姐姐的柔美和努尔哈赤的刚毅,明明是两种极不和谐的感觉,却十分养眼地完美展现在他的脸上。我的目光从他宽阔的额头,沿着笔挺的鼻梁,一路下滑到他棱角分明的唇上。
“咕。”喉咙里轻轻咽了口唾沫。
色女啊!我果然色心难改……耳根子微微一烫,极力保持住自己完美矜持的淑女形象。心里不断地默念,不过是棵嫩得还没发育完全的小草,没啥大不了,不过就是长得不算太难看而已。
“在想什么?”额头上一痛,他屈指弹了下,我捂住额头低呼,“又走神……看来,我是不用再继续讲下去了。”
“别……你倒是说呀,我等着听呢。”
他忽然一笑,笑容虽浅浅一闪而逝,却仍将我看傻了眼。
“看吧,又心不在焉了。唉……”他叹气,“总之,你只需知道一件事,我不会害了你的小丫头,我是在救她。只是她的脾气倒也倔强,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她执意不肯嫁人,弄得连我也险些保她不住……”
什么?这就算完了?我根本就没听明白!
我一把捏住他的下巴,故作凶狠地瞪他:“从头再说一遍,直到我完全听懂为止。”
他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竟将我震住,捏住他下巴的手下意识地缩了回去。
等到发觉自己在那一刻自然生出的怯弱之心,我不禁悒郁。那个清太宗爱新觉罗皇太极终于逐渐长成了吗?他现在给我的感觉,当真是越来越难以亲近了。
我怅然若失地看着他,试图从他此刻的这张毫无表情的脸上,找出当年那个虽然精明、却不失纯真一面的八阿哥,可惜我要的答案模糊不清。
“谁让她是博克多的女儿呢?”他并没有发觉我的失态,只是很平静地说,“原本乌竭岩的战事压根不会扯到她一个小丫头的头上。只是有时候你越发待一个人好,对她而言并不见得会带来多大的好处。揪住这件事想借题发挥的人大有所在……”
博克多……胡达利……
我竟忘了还有这层原由!难怪之前觉得这俩名字耳熟,葛戴原是乌拉的格格,博克多是她的阿玛,胡达利是她的哥哥。
“难道……葛戴之所以弄得这么惨,是因为我待她太好了?”我吃惊不已,这是什么逻辑?我待她好,竟会给她招来杀身之祸?
“她在赫图阿拉不过是个不起眼的小奴才,博克多一出事,那些平日里嫉恨你的人趁机落井下石,她们动不了你,难道还不能动你的一个奴才么?在打击你的同时,也许还能把大福晋阿巴亥一块儿拖下水,这岂非一箭双雕?”他淡淡地看着我,似乎在等我醒悟,“东哥,阿玛可以纵容你做一些过火的事,但不等于说他会纵容旁人……你可以不必担心受惩罚,但,别人未必有你这样幸运……所以,学学阿巴亥的机警和聪明,平日只需顾得自己便好,别再添乱去操心旁人如何。”
这……这是在说我没有能力吗?是在说我无能?连身边的一个小丫头都保护不了?所以,为了避免伤害,只能放手?
是这个意思吗?就如同当初对待代善一般,我无法帮到他什么,为了不让自己拖累他,所以只能无奈地选择放弃?难道竟是不止一个代善,就连葛戴,我也没办法守护吗?为什么要将我身边最亲近的人,一个个都……
心里酸痛,我咬着唇,胸口闷闷的,堵得我说不出一句话来。
“再等等……东哥,再等等,耐心一点。”皇太极轻轻拍着我的手背,笃定的声音中透着一种坚定的力量,让我那颗破碎冰冷的心一点点的逐渐回暖。
“皇太极。”我搂住他,把下巴搁在他的肩窝上,闷闷地说,“我很累……而且,我怕自己撑不到你们期待的那一天……”大家都在等,我清楚地知道,褚英在等,代善在等,甚至皇太极也在等……但是这个煎熬等待的过程实在是太痛苦了,他们没有一个人可能了解我内心的悲哀——这个过程太过漫长,而我,注定是等不来那一天的。
“别胡说。”他紧紧地拥着我,“东哥,你信我么?”
我用力点头。
我信!虽然舒尔哈齐、褚英、代善,甚至莽古尔泰……他们随便哪个人的优势看似都要比皇太极强出许多,然而,我是坚信皇太极的。没有一个人比我更坚信他会最终成为那匹夺冠的黑马!因为,历史早有断论,结局也早已载入史册!
我把头靠在他肩上噌了噌,鼻子里痒痒的,酸酸的,泪意上涌,一想到我最终会离他而去,无法亲眼看到他允诺和期待的那一天,我的心竟然痛得纠结起来。

内容简介
《独步天下(套装全3册)》内容简介:摄影师步悠然在一次古墓之旅中离奇穿越,成为历史上传奇的女真第一美女东哥。这位自出生便被预言“可兴天下,可亡天下”的女子,究竟兴的是谁家天下,亡的又是谁家天下?拥有着现代灵魂的她,该如何面对在“可兴天下,可亡天下”这一谶语的利益驱逐下,那一段段趋之若鹜的情感纠葛?这注定不凡的传奇人生为她带来的是幸运,还是灾难?大清王朝建立的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历史的走向,会因为她的介入发生怎样的改变?当一切尘埃落定时,那抹跨越四百年时空的灵魂,又将何去何从?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