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川家康全集.pdf

德川家康全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德川家康全集(套装共13册)》编辑推荐:一部日本首相要求内阁成员必须研究的书。一部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要求松下员工必须熟读的书。一部美国驻日大使认为,要了解日本、超越日本,必先阅读的书。一部韩国媒体评为“影响韩国CEO最有价值古典图书”的书。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德川家康》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
中文简体字版从2007年12月出版面世开始,以每月10万册递增的速度,成为2008年罕见的畅销大书,被中国内地最大的读者群一致评为“史书、权书、谋书、商书、兵书五书合一”的杰作而购买、赠送、阅读,至2008年底,销售合计突破200万册。
《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华读书报》、新浪网“2008年十大阅读热点”“《新周刊》2008中国娇子新锐榜年度图书”。
中文繁体字版1988年出版,被读者奉为“政略宝典、商战兵法”,成为政界、商界、学界、军方同时阅读和研究的大书,“德川家康”也成为上至政界商界知名人士下至贩夫走卒市井巷尾热门话题,至90年代中期,合计销售20万套500万册。
韩国1971年推出首版开始,被所有大企业总裁与政界人士普遍购买、收藏、阅读、研究,30年间各种版本合计超过2000万册;2001年正式授权版本出版,至2005年销售合计超过100万册;《德川家康》连续多年成为首尔大学借阅率最高图书,被媒体评为“影响韩国CEO最有价值古典图书”。
日文原文1950年在《北海道新闻》开始连载,历18年方才完毕,成为日本五六十年代“全民阅读”图书;60年代出版,朝野争相购买,一时洛阳纸贵,1965年3月8日由时任首相佐藤荣作主持“销售突破1000万册”庆祝仪式,至80年代,图书合计销售4000万册;图书与动漫、动画、绘本、影视等各种版本,合计销售4亿册(集)。

媒体推荐
《德川家康》,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谋略、诡诈、杀机,但也充满忠贞、效命,和崇高的统一全国的理念。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德川家康》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
——柏杨(著名史学家、作家)

每次在政治上遇到麻烦,我便设想德川家康会怎么解决。然后,我得到了答案。
——中曾根康弘(日本前首相)

我从小就崇拜德川家康,他激发我的灵感和斗志。因此,我要求我的干部必须熟读《德川家康》。我考核干部的方式,便是查考他读《德川家康》的心得。
——松下幸之助(松下电器创建人)

在每一个日本人都是另一个德川家康,要了解日本、超越日本,必须先阅读《德川家康》。从无到有转弱为强的智慧展现,德川家康是日本大和魂的精神堡垒,是二次大战后激起全日本人的奋斗意志,使日本快速窜起,成为经济强国的钥匙。
——赖世和(美国前驻日大使)

即使在状况最危急的情况下,德川家康都能冷静地深思熟虑,做出正确判断,而且替未来埋下翻本的机会,这是让政治人物最心驰神往的理由。
——王拓(学者、作家)

管理的核心是人的管理,《德川家康》我熟读四遍,并将他的自我管理、管理部下、选择接班人、组织经营方面的智慧运用于现代企业管理中,方取得今天的成就。我相信,《德川家康》的智慧是成功的管理者必备要件。
——申宪哲(韩国SK株式会社社长)

为什么这么多政治人物都被德川家康的故事吸引?德川家康“在等待与忍耐中创造实力”的经营哲学,对所有人都会带来许多启发与鼓励。
——李令仪(学者)

我希望我国产业界人士赶快熟读此书,知己知彼,方能立于不败之地。
——汪公纪(学者、作家)

《德川家康》直到步入2008年,才突然大刀阔斧进入市场,而最早热起来的地方不是北京而是江浙。联系到中国当前的经济形势,中国中小企业的现状和德川家康时期非常相近,不再是大刀阔斧的改革时代,而是进入瓶颈期,也正是德川家康的忍耐发挥作用的时候。
——《新京报》

这部书推出后,“有识人之明,有用人之度,有驱人之威,有容人之怀,能服人以德”的德川家康让江浙一带商人嗅到了企业经营之道。——《浙江日报》
这部涵盖经济博弈、治国方略的《德川家康》,受到商界领袖及民众的广泛追捧。
——《中国证券报》

二战后的日本千疮百孔,山冈庄八选择“德川家康”这个艰苦隐忍、最终成就大业的历史巨擘作为写作对象,对于当时落寞的日本国民,自有一种奋发鼓舞和深刻反省的作用。
——《中国青年报》

作品展现了德川家康作为乱世终结者和盛世开创者叱咤风云、曲折传奇的一生。
——《解放日报》

《德川家康》内容涵盖了政治角逐、军事谋略、经济博弈、治国方略。
——《京华时报》

“活着就是硬道理”,这是德川家康经营德川集团的第一原则。
——《广州日报》

《德川家康》简体中文版自2008年年初上市以来,销售势如破竹,在引进版图书中一枝独秀。
——《福建日报》

这是一部震撼人类的大书,被誉为“天下第一奇书”。
——《都市晨报》

山冈庄八用一千余万字的日文,对出现在德川家康生命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个动作和心路历程,几乎都有细腻的描写,而提出主旨:“忍耐”!——《扬子晚报》
通过《德川家康》,中国读者可从中了解构成日本文化的深层元素。
——《北京晚报》

一部《德川家康》,被日本企业及其领导人常温常读,德川家康的掌故轶事被津津乐道。
——《华商报》

德川家康“忍耐”这一不合传统的观念,在二次大战后才被日本人真正体会理解,所以大家都有一个共识:等待,是为了培养复兴的幼苗。
——《联合早报》

这部跨越了德川家康一生75年的小说,前后勾连,其实也讲述了日本从平安时代结束以来怎样结束乱世开创太平的国家问题,也暗示了明治维新后同西洋列强争夺东亚的必然国策,写人情物理细腻清晰。
——新华网

既能忍得一时,又能忍得一世,这就是德川家康。但忍得一时绝非目的,还必须在忍耐之中保全将来足以东山再起的本钱。
——新浪财经频道

每一次面对危局时,德川家康最放心的,是集团的稳定,这是他最后出击的根本。
——搜狐财经频道

经济动荡,不如读读《德川家康》。
——MSN财经频道

德川家康乃是日本“菊与刀”文化的典型代表,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忍常人所不能忍,面对每一次危局,都能找到一条最好的化解之道。
——中国证券网

《孙子兵法》与《德川家康》,被认为是对日本现代企业影响最大的两本书。
——上海证券网

作者简介
作者:(日本)山冈庄八 译者:岳远坤

山冈庄八(1907-1978),日本著名历史小说家,著有《德川家康》、《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伊达政宗》等,作品规模宏大,运笔细腻生动,代表了日本历史小说的最高成就。逝世后,因其杰出成就,被追授瑞宝勋章。
《德川家康》洋洋五百五十万言,将日本战国中后期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丰臣秀吉等群雄并起的历史苍劲地铺展开来。在这样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德川家康最终脱颖而出,结束战国烽烟,开启三百年太平盛世。作品展现了德川家康作为乱世终结者和盛世开创者丰满、曲折、传奇的一生,书中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着智慧与杀伐、谋略与权术、天道与玄机!它不仅成为商战兵法、政略宝典、兵家必备,更是不朽的励志传奇。
本书历时十八年始得完成,图书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掀起极大反响,日本前首相中曾根康弘要求日本内阁成员必读《德川家康》;经营之神、日本松下电器创建人松下幸之助要求松下员工必读《德川家康》;美国前驻日大使赖世和说:“要了解日本、超越日本,必须先了解德川家康。”著名史学家、作家柏杨先生则认为:“中国有两部书可以和《德川家康》相比,一是《资治通鉴》,一是《三国演义》。”

目录
第一部 乱世孤主
第二部 崛起三河
第三部 天下布武
第四部 兵变本能寺
第五部 龙争虎斗
第六部 双雄罢兵
第七部 南征北战
第八部 枭雄归尘
第九部 关原合战
第十部 幕府将军
第十一部 王道无敌
第十二部 大坂风云
第十三部 长河落日

文摘
穷鸟入怀
田三成在佐竹义宣的陪伴下抵达宇喜多府邸时,宇喜多秀家与上杉景胜已恭候多时。二人都绷着脸,明眼人一看便知,他们既同情三成的遭遇,又甚是为难。
“毛利大人也已知会了,只是还未到。看来,事情果真如小西大人所言啊。”秀家让闲杂人退了下去,方才道。他认为,他若不能打破僵局,众人会更为尴尬。时年秀家仅年二十八,所思亦是二十八人心思。
三成默默看着景胜。上杉景胜年已四十有六,比毛利辉元年轻两岁,在五大老中排在辉元之后。“事已至此,我们决不能坐视不管。”景胜似故意说给义宣听。
“大人明鉴。”义宣探身附和道,“当前,最重要的乃是保护治部大人。”
“是啊。流言甚嚣尘上,加藤等人定不会善罢甘休。”
“我们该如何是好?”
“我看还是先求得内府谅解,让内府出面向加藤等人施压,这样或许还有回旋余地,除却内府,天下无人能平息此乱。”景胜提议道。
“我也这么想。一旦事情闹大,内府也不好说什么。不如,今夜我就陪治部大人赶赴伏见暂避,大人意下如何?”义宣望着三成。
“这倒也不失为对策。”景胜道。
“只要治部大人不在大坂,此乱就会暂时平息。然后,再由上杉大人、宇喜多大人、毛利大人共同出面,请内府斡旋,如此一来……”
轻蔑与愤怒之火顿时在三成心底燃起。佐竹义宣的确是在为三成担心,这份情义三成颇为感激。但不难发现,他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家康身上,全望家康出面来平息残局。事情果如阿袖所言,要么向家康屈服,要么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同家康决一死战……若再不下决断,三成将永远为世人嘲讽。
“治部大人,今晚就同我一起赶赴伏见吧,您意下如何?”义宣道。
三成皱眉笑道:“虽说人各有志,但这话听起来总有些本末倒置之感。”
“本末倒置?”
“为何一切都要由内府来决断?内府本来就在暗地里煽动加藤诸人,想除掉丰臣氏的顶梁柱,我凭何要请这种人斡旋?”
“这么说,治部大人不欲去伏见?”
不等三成回答,景胜插嘴道:“治部大人言之有理。可大敌当前,唯有先到伏见去暂避,这样方能保证治部安全。”
“您这种说法让三成深感遗憾。”三成慷慨激昂道,“若是杀人如麻的乱世,则另当别论,如今天下一统,我凭何要惧怕那些目无法纪、结党谋私、图谋不轨的暴徒?”
“道理是这样。可是,若治部真和那些暴徒拼命,有个好歹,岂不因小失大?故,先到伏见避一避吧。”
“我知大人是为了三成,可三成怎能畏难而逃,三成到底也是五奉行之一啊!”三成故意寸步不让。若惊慌失措向家康求助,将会给自己留下一生都抹不掉的耻辱。
“治部无论如何都不离开大坂城吗?”景胜道。
“我并未说决不离开大坂。我的意思是,若有必要,我便和那些暴徒刀兵相见。此时不挺身而出,将来以何面目见天下百姓?”
“那你打算如何?”
“三成已想好,三成的领地就在近江,因此,我要设法回到近江,当然,在赶回近江途中,顺便去伏见也不难……”
听了三成之言,佐竹义宣有些发呆:“请恕我先打断一下。治部大人既然这般想,就好办。总之,先赶到伏见,再到内府在向岛的府邸暂避,此前不也差不多吗,正因为治部大人一直待在大纳言府中,他们才没敢怎么样。”
“佐竹大人,你说话要注意些。我并非因为惧怕那些暴徒才到大纳言府邸。我是为了丰臣氏的前途,担心大纳言的病情才日日守护。没想到你居然如此认为,实令人失望!”
“恕我失言!”义宣怕愈辩愈急,率直道歉道,“那就请快动身。我已经着人备好了船只……”
“且等。”三成转向景胜,“若上杉大人也同意,三成就只好先到内府处走一趟。当然,我并非前去避难,也非去求救,内府乃是煽动暴徒作乱的主谋,我乃前去申斥……你们有何异议?”
景胜绷着脸不言。
“难道不是?明知内府乃暴徒主谋,却还要到他那里去避难,岂不成了世人眼中的‘穷鸟’?三成不是连这点道理都不懂的傻瓜。我要堂堂正正前去责问。以三大老五奉行总代表的名义,前去责难于他,让他命令七将停止暴乱……哼,我并非无路可逃的穷鸟,而是勇往直前的猛禽。您以为呢,上杉大人?”
景胜看也不看三成道:“好。总之先避免骚乱。”到了家康面前,三成果真能以这样的态度对待家康吗?景胜深感怀疑,遂不以为然应了一声。
三成看了佐竹义宣一眼,才坦然站起身:“我再说一遍,三成决非因为惧怕那些暴徒才躲避。希望诸位一定要弄清这些。”说完,三成转向秀家,寻求秀家的赞同。真不愧是治部少辅!秀家感慨地仰望着三成,年轻的他哪能察觉三成的苦恼?
义宣也松了口气,道:“那么,送治部大人去伏见的任务,就交给义宣了。上杉大人、宇喜多大人,我们先告辞。”言罢,佐竹义宣恭敬地施了一礼,立起身。
从大门出来,天空已被厚厚的云层遮蔽,一颗星辰也无,暖融融的微风一阵阵吹拂过来。
“是南风。运气不错,正好顺风而下。”义宣边跑向河道,边喃喃自语。三成不答。
终要躲到家康羽翼之下……在众人的面前显出鸿鹄之志的猛禽,实则一只无处可逃的穷鸟。三成非常清楚,除了伏见,自己再已无处见容。正因如此,他的心绪丝毫都不轻松。
“所有船夫都是亲信,请大人放心。”义宣站在岸上,向漂浮在黯淡的水面上的一只载重约三十石的船挥了挥手,那船立刻靠到岸边,有人把踏板架到岸上。
“河道上有无异样?”
“启禀大人,一切正常。”
“那就好。今日有重要的客人,行船定要多加小心。”
“遵命!”船头的武士应一声,义宣又简单交代几句,便催促三成赶紧上船。三成默默等船夫把踏板收进船里,盘腿坐在铺着毛毡的桅杆下。船离开河岸,耳边传来船桨轻轻划水的声音。三成浑身僵硬:他一生历险,却从未如此惊惶。他最为痛恨之人,那个身体肥硕、全身散发着鲵鱼气味的男子……如今,竟要靠此人的庇护……家康的家臣能让他和家康见面吗?是否有暗杀者举刀相向?亦或是,即使与家康见了面,也会在返回途中遭遇毒手……
“治部大人,您冷吗?”听义宣一问,三成才发现自己像是在发烧,全身汗湿。
“不冷。只是风有些热,出了一身汗。”
“治部大人,我还是觉得,咱们最好不要主动惹怒内府,无此必要啊。”
三成不做声。
佐竹义宣之所以亦怨恨家康,乃是因为他的领地和家康领地相邻。这一点跟肥后的加藤与小西的不和十分相似。邻居强大,自会对自己不利。但一旦表现得太露骨,反而会惊醒熟睡的狮子,终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因此,义宣与三成的友情自然也有限度。义宣无非是想通过三成适当地牵制家康,而三成也是暂时把义宣看作盟友,以牵制家康。当然,一旦双方发起决战,这种关系自然会发生变化,只是,义宣目前还没看清三成的决心。
先把治部少辅送到家康处……假如家康责备他义宣思虑不周,就这样回答:“内府差矣,若把治部留在大坂,极有可能引发乱事,才特意将他请到贵府。当然,一切全凭内府处置了。”也许义宣反而会成为亲自拘捕三成并将其交给家康的功臣……
船只进入伏见向岛,已是第二日破晓时分。确切地说,乃庆长四年闰三月初四晨。义宣先下了船,将三成到来的消息告诉本多佐渡守正信。义宣究竟是如何对本多正信说的,三成无从得知。他只知道,义宣绝不会说三成是来申斥家康的……
得知三成到来,德川府的空气突然紧张起来。
“看来治部是被吓糊涂了,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真是飞蛾投火。”
“好不知羞,竟厚着脸皮来投奔?”
这样的对话在府里随处可闻,三成深有感触,这些早在意料之中。
佐竹义宣和本多正信一起出现在码头,三成昂首挺胸走下船来。
“原来是治部大人,真没想到,快请。”比家康长四岁、年已过六旬的本多正信脸上带着高深莫测的微笑,神色似有些惊讶,又似一切在预料之中,令人暗自惊心。但三成也已料到。
“我有密事要见内府面谈,烦大人前去通禀。”
“我家大人现正在会客,请治部大人先在客房稍稍歇息。”正信回首一句话便把佐竹义宣打发掉了:“您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回吧。”说罢,他在前为三成带路,假惺惺笑道:“向岛的府邸真不愧是太阁大人千挑百选的地段,真是不错的要塞。”
本多佐渡守素有德川智囊的美称。年轻时就曾游历天下,其智慧决不逊于对人生世事明察秋毫的明智光秀,甚至在堺港商家中都有很高的评价。这些三成甚是清楚。这究竟是家康的想法,还是佐渡自己的主意呢?三成大惑不解。他想通过佐渡的反应,大体察知家康的心思。
佐渡把三成带到一间客房———这客房仍是太阁所建———之后,一本正经道:“这真是飞来横祸。看来还是先处理加藤等人的控诉为好。”
控诉三成一愣,看来,事情似乎已被察觉了,但究竟是谁告的密呢?三成转问道:“大人方才说内府正在会客,不知是哪位贵客?”
“岛津忠恒公。听说当初忠恒公惩处了伊集院忠栋,竟招致治部大人严厉斥责。想必治部大人没忘吧。忠恒公大感意外,于是退到高雄山待罪。看来忠恒公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过失。尽管伊集院忠栋只是忠恒公家臣,可毕竟也是太阁爱将,仅凭一时冲动就把人……实在说不过去。忠恒公既然退到高雄山待罪,不正说明他已认识到先前的处理欠妥了吗?于是,内府就和前田善德院玄以商议,决定从轻处理,现把他从高雄山召了回来。他现正在向内府致谢呢。”
三成眉头皱了起来,没想到家康更在笼络人心。岛津氏原本乃三成的盟友,如此一来,他们恐怕就会倒向家康了。
“三成倒要问问:三成分明已经认定并斥责了岛津忠恒的不法,内府怎能仅凭一己之见就把他召回呢?当然,这些事情想必本多大人也不甚清楚,我当面询问内府吧。”
“哦?”佐渡若无其事道,“这些话暂且不论,现在,七将已紧随治部大人追出了大坂城,治部难道还不知?”
“已出了大坂城?”
“正是。看来,他们早就预感到,能够藏匿治部大人的只有这里了。”佐渡淡然说着,把身子向前探了探,“关于此事,在下刚才也打探了一下我家大人的意见。好像很是棘手啊,治部大人。估计他们不久就要杀气腾腾追赶到这里了。”
一听这话,三成顿时脸色大变。虽早已料到他们必会前来,但没想到他们行动竟如此神速,自己还没见到家康,他们就已追来了。
“治部大人,这些话也许超出了我的本分,大人就只当是一个老者的忧心吧。枪打出头鸟,大人在这一方面,好像考虑欠妥啊。”
“……”
“我家大人究竟该如何是好呢?保护治部大人,对方可有七员骁将啊!”佐渡耸耸肩膀,显出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
这只老狐狸!三成顿时火冒三丈,但他并未做声。佐渡对三成如此态度,家康将要怎样对待他,已不言自明。
“世上之事实在难料……七将早就深知治部与我家大人不和,故,他们一定乐不可支。”
“晤。”三成好歹回了一句。佐渡说得极是,他们一定以为三成被吓糊涂了,竟然把自己送到老虎嘴边。他们定是来嘲笑他的。由此看来,事实与三成的预想的确有很大差距,而且情况已十分严峻。除了说服家康与七将谈判之外,似已别无他法了。可这样一来,三成的命运就完全交与了家康。家康果真能巧舌说服七将吗?一旦不能说服,把自己交到七将手中,无异于羊入虎口。
“治部大人,事已至此,最好还是先不要与我家大人提岛津氏的事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保命要紧啊。即使穷鸟飞入猎人怀,猎人都不忍动杀心呢。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请求我家大人助您一臂之力……”
“住口!”
“大人说什么?”
“佐渡大人,你所谓的穷鸟,竟指三成?”
“哦,这乃人人皆知之事,大人难道如此计较?”
“哼!无礼!此次三成前来,乃是要和内府商议如何惩罚七将的……”
“大人真是太客气了。”本多佐渡依然淡淡道,“既然如此,治部大人也犯不着特意赶到这里来。事情发生在大坂,大人在大坂随意处置便是,用不着与我家大人商议,我想,我家大人对此也不会有异议。”
三成顿时哑口无言。其实,三成对佐渡发怒时就已败下阵来……这一点他甚是清楚,却毫无办法。
“那么,等七将来了,我就把他们带到这里,你们在此谈判吧。”
三成顿时懵了。他先是觉得全身燥热,紧接着又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悔恨交加。
“且等,请等一下,佐渡大人。”
“治部大人有何吩咐?”
“都怪三成失言。其实,三成并不想在此和七将见面。”
“那么,还是要求我家大人了?其实,即使求我家大人,治部大人能否平安渡过此次危机,就连老夫都很难预料……大人您引起如此大的麻烦,唉!”
三成紧咬着嘴唇,闭上眼睛。刚才他还恨不能一把揪住佐渡,将他撕个粉碎,可现在,眼前的佐渡已似变成一座刀枪不入的巨石。他明白,佐渡在戏弄他。可究竟是上去揪住他,与他拼命,还是暂且忍气吞声?但愤怒只在电光石火之间:好不容易赶来,为何要和家臣过不去?怒不可遏,逞匹夫之勇,亦只会令世人耻笑……必须要忍耐!当前需要的,就是忍耐!即使要拼命,对手也当是德川家康。只有那样,石田三成的死,才有意义。
下了决心,三成向佐渡施了一礼:“大人言之有理,看来是三成思虑不周。没想到七将竟然这么快追来。”
“大人想通了?”
“是啊,当务之急是先避难。你说呢,佐渡大人?”
“是啊。老夫虽不知能否躲得过去……总之,还是先和我家大人商量商量吧。既然大人想通了,就先到我家大人房里看看,不定客人已去了。”佐渡脸上依然没有任何表情,轻轻向三成施了一礼,离去。
三成似才意识到,所谓岛津客人,恐纯是子虚乌有。佐渡此来,恐是代家康前来打探三成的真意。若是刚才稍有马虎,恐怕早已成了阶下之囚。三成慌忙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若以这样的面目、这样的神色和家康见面,家康自会一眼看穿他的心思。
许久,佐渡仍未回来。家康恐是在和他的谋士们为如何处置自己而反复谋划……想到这里,令人头晕目眩的屈辱感袭遍三成全身……
当佐渡的脚步声再次在走廊响起,三成眼前忽然一亮。七将紧随其后追赶到伏见来,这只能说明:若是自己还安闲地待在大坂,早已命丧黄泉。如此看来,三成还是巧妙地逃脱了杀身之祸,这也算不幸中之万幸。
“治部大人,让您久候了。我家大人要马上过来与您会面。”本多佐渡轻轻道,又耸起肩膀笑了,“七将已经来了。井伊大人现已到码头迎接。看样子谈判颇为棘手啊。”
既像是从心底里担心三成的安全,又像是委婉的胁迫。
三成跟在佐渡身后走上长廊,暗想,既已走到这一步,定要横下心来应付家康。尽管如此,他双腿依然在不停打哆嗦,不知家康会如何对他。“到底还是乖乖跑来求救了。”若这样的话真从家康口中说出,他能忍受吗?或许对方会有意激怒三成,然后以此为借口,将他交给七将。到时候———哪还有到时候!
“在下把治部大人带来了。”忽听正信道。
已到走廊尽头,打开窗户,眼前豁然一亮。院中泉水边,菖蒲早早绽开了紫色花朵,房中亮亮堂堂。泉石布置得甚是眼熟,房间似为家康新建,木香扑鼻而来。
“对不住,大人的佩刀请交由在下保管。”进门时,鸟居新太郎恭恭敬敬道。
三成脸上浮现一丝惊慌,这当然无法逃过家康的眼睛。三成的双膝又剧烈抖动起来。
“治部大人,这边请。”
“打扰了!”进去之后,三成吓了一跳。入口两侧站满武士,家康左右也团团围着身强力壮的侍卫。真是戒备森严,无懈可击。
“主计头等人已经前来索要治部大人,所以这么布置,乃是为了防备他们动粗。”
“多谢内府。”三成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十分不屑。多动听的谎言,这一切不都是用来吓唬石田三成的吗?
“情况我都听佐渡说了。确实麻烦。但既然来投奔家康,家康岂会乖乖把大人交到别人手里?治部只管放心。”
三成怀疑起自己的耳朵来。刚才他还全身紧张,担心家康极尽侮辱之能事。颤声道:“这么说,这……内府愿意收留三成了?”
“若说收留,就太见外了,都是太阁遗臣,怎能借着大纳言薨去之机就起纷争?家康定会严厉斥责七人。”
由于过度紧张,三成一时竟不知如何应对。家康开门见山,简洁明了,条理清晰……但绝不能掉以轻心!家康怎会如此轻易而举让事情过去?或许,他是想先卖人一个人情。这是他最拿手的把戏……
这时,井伊直政匆匆走了进来:“大人,七将无论如何要面见大人,与大人谈判。”三成认为这也是在恐吓他,于是屏住呼吸,静观家康的反应。
家康沉吟片刻,道:“你也不是孩子了,早就该知,德川家康怎能允许导致天下大乱的私斗发生!你让他们等候我裁定。”
“这些话在下已说过了,可他们个个情绪激动、义愤填膺……”
“哼!岂能容他们胡来!”家康的声音已经近乎大喝,“若是别人,自另当别论,可今日来的乃是治部大人,若让他们无法无天,德川家康以何面目见天下苍生!让他们回去。”
三成不禁笑了。
听到家康的呵斥,井伊直政面色不悦地起身离去。从一开始就是精心编排的一出戏?三成正想到这里,家康转向他道:“请治部放心。若是他们继续刁难,家康就亲自出去喝退他们。设若……”家康轻轻拉过扶几,道,“七将暴乱绝不能就此过去。善后之法,治部想必已有主意了。”
“啊?”
“既然双方关系恶化至此,短时内绝不会和解。一切只管交给家康……可之后该如何处置,家康想听听你的高见啊。”
三成顿时慌乱起来,没想到家康来了个出其不意。是啊,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仅仅平息眼前的暴乱远远不够。
“即使,”家康又道,“即使七人有错,可他们都是自幼追随太阁的武将,既不能满门抄斩,也不能让他们切腹自尽。一旦那么做,必致天下大乱。故,以后当如何处理,必仔细思量。”
三成抬眼瞥了瞥坐在身旁的本多佐渡。佐渡正眯缝着眼,轮番打量着三成与家康。三成道:“关于此事,若内府出面,与毛利大人、宇喜多大人、上杉大人等严厉斥责他们,我想他们或许会有所收敛。”
“唔。可是,若是这样,治部大人还能独自返回大坂,安心奉公吗?”
“这……”
“不管怎么说,七将已是怒火中烧……人一旦发怒,常会失去理智,不顾一切。想必治部也有思虑不周之处。”
刚开始时那有条有理、态度温和,竟是一个圈套让人钻……三成不禁悔恨交集。“那么,内府有更好的对策吗?”三成直直盯着家康问道。家康也盯着三成,许久不言。家康的眼神让三成深感恐惧,甚至无法忍受———分明是老鹰玩弄猎物的眼睛!或许家康正轻蔑地审视着他:莽莽撞撞逃进我府里来,真是愚货!或许家康不这么想,而是想开出些苛刻的条件,看他有何反应。总之,家康就是想看三成的笑话。
“既然治部没有主意,家康就只好说说自己的意思。”
“三成洗耳恭听。”
“治部,眼下能够让你避开七人,并让双方都免受伤害的最好办法,依家康看,你只有立即撤回佐和山城。”
“撤回领内?”
家康点了点头,依然直直盯住三成:“七将怨恨你的主要原因,乃在于你将太阁宠爱集于一身啊。”
“可这非三成的过错。”
“是。这绝非你一人的过错。但人生在世,出人头地时也就会为人忌妒。你仗着太阁宠爱,目中无人,我行我素,对七将的态度未免有些苛刻……由此日积月累,终于酿成今日之祸。唯一能够消除误会的人———太阁大人———如今已不在人世……我看啊,治部唯暂时隐退,先回佐和山避一阵子,静心等待和解的时机。你看如何?”
家康的一番话,犹如五雷轰顶,三成顿时呆若木鸡。事前他并非完全没想到这样的结局,只是没想到家康竟然在此时此地,以此种方式来逼迫于他。家康果然是个奸人!恨恨心道:和德川誓不两立!嘴上悻悻道:“这么说,三成已是无用之人,不再适合做奉行了?”
“非也。我是说,这样下去,无论治部在伏见还是大坂,危险始终不会消除,政务亦无法正常处理,故,不如暂时隐退,伺机东山再起。”
三成悄悄看了一眼被收去的刀。若没被收缴,他定会毫不犹豫地拔出刀来:你这个趁火打劫的老贼!
前田利家已经不在了,若再把三成赶走,天下就完全落入家康掌中……那些自幼追随太阁的傻瓜们,终于把三成驱赶进了家康精心设计的圈套……想到这里,家康那肥硕的脑袋顿时变成了魔鬼的头颅。三成真想疯狂地扑上去,撕扯他,向他狂吐唾沫……
“但若你有更好的主意,那就算了。治部在寒舍用不着客气,不妨直言。”
三成的表情明显露出愤怒和杀气。家康不可能毫无察觉,只是并不特意安抚。“治部,人若不知进退,免不了要栽跟头。人生行事,忍耐才最是重要。你如今正站在人生的岔路口,希望你冷静思索。你所面临的困境,家康早已被迫体验过千次万次。故才有今日一劝。”
三成全身发抖,血脉倒流。若不是尚存一丝理智,他定会舍命向家康扑过去。但他强压怒火道:“看来只能如此了。”
家康依然直直盯住三成,道:“当然,若你返回佐和山,家康可以发誓,定会保你途中平安,绝不会让七将下手。我可以派人马一直护送到贵领。总之,先歇息一下,最好早些决定。佐渡,把治部领到别室歇恩吧。”
“遵命!请吧,治部大人。”
三成只得低头施礼:“内府深情厚意,三成永远铭记在心。事已至此,三成恭敬不如从命……”等着瞧!咱们等着瞧!别以为老子轻易而举就会屈服!三成心中恨道。他低下头,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般滴落下来。
在本多佐渡的催促下,三成方才起身离去。眼看三成离开,家康叹了口气。尽管家康也心急如焚,但他实在无心再申斥三成。
未久,本多佐渡回来了:“在下把治部带到了东方庵。”东方庵乃家康令宗及为自己建造的茶室。
“派人守卫了吗?”
“派了。若不派人守着,恐怕在府中便被人宰了。”
“唉。看来,他总算愿意撤回佐和山了。其他人我不放心,就安排秀康和堀尾吉晴二人护送他去佐和山吧。”
佐渡点点头,然后笑嘻嘻问道:“大人还认为他是一个能够明您诚意之人吗?”
“混账!”家康大声斥责,仿佛要把压抑已久的不快都吐出来。“这两事岂可混为一谈?德川家康连天下都要搭救,岂救不了区区石田三成?你这种器宇,将来何以取信于天下苍生?”

内容简介
《德川家康全集(套装全13册)》将日本战国中后期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德川家康、丰臣秀吉等群雄并起的乱世浩浩荡荡铺展开来。在这样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德川家康成人、统兵,崛起三河狭地,铁血六十余年,最终结束战国烽烟,统一天下,开启三百年太平盛世。作品展现了德川家康作为乱世终结者和盛世开创者丰满、曲折、传奇的一生,书中每一行每一页都充满着智慧与杀伐、谋略与权术、天道与玄机!
《德川家康全集(套装全13册)》洋洋洒洒五百五十万言,运筹帷幄,权谋诡道;战场与后闱交错,正邪与善恶纵横;或慷慨悲歌以武士壮烈,或缠绵悱恻于儿女情长;用兵以诈道,驭人以心道,治世以王道,治乱以霸道;要紧处动人心魄,动情处肠断魂伤;前后勾连,彼此呼应,有伏笔,有隐语,有难言之隐,有纸背之力,有艰难曲折人世之艰,有浩浩荡荡天道之气……如柏杨先生言:中文图书,唯《三国演义》、《资治通鉴》可与媲美。这部描写“有识人之明,有用人之度,有驱人之威,有容人之怀,能服人以德”的德川家康的“东方大书”,一言以蔽之:史家笔法,大家风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