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光之城系列.pdf

暮光之城系列.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暮光之城系列(套装共4册)》是美国总统奥巴马父女爱不释手,青少年读者奉若神明的青春巨制。
有人说世界将毁于,有人说世界将毁于冰……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
方文山、饶雪漫、安意如、田原倾情推荐。
《暮色》改编青春爱情有大片缔造票房神话,“暮光之城”系列将拍成四部曲,开启下一个魔幻十年。
全球销量已突破5000万册,荣膺美国亚马逊网站近十年来最佳好书、美国图书馆协会十大青少年票选最喜爱读物之首、《纽约时报》年度最佳小说、《出版商周刊》年度最佳好书。
作者入选《时代》周刊2008年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

媒体推荐
充满着爱恨情仇的张力,但又优雅精致如简·奥斯丁,达到了浪漫小说的一种极致。    ——《时代》周刊

梅尔精致、微妙的笔触使得这套令人惊奇的小说超越了恐怖悬疑文学的局限而跻身于最优秀青少年小说之列。            
——美国亚马逊网站

有若即若离的情感纠葛,有一波三折的冒险历程,有瑰丽奇异的超凡想象,有惟妙惟肖的场景描写,有惊心动魄的阅读快感,也有直击心灵的温情慰藉。            ——《纽约时报》

在梅尔的作品中,命途多舛的激情贯穿作品的始终,其中超自然的元素更是令人心醉神迷。           
——《出版商周刊》

现实、微妙、简洁、易读,“暮光之城”系列将会令读者深深沉醉于其中。       ——《学校图书馆月刊》

在最近十年中,除了J.K.罗琳的“哈利·波特”和克里斯托弗·鲍里尼的《伊拉龙》、《长老》,很少有其他作品能像斯蒂芬妮·梅尔的“暮光之城”系列那样赢得青少年读者的青睐和激赏。
——《今日美国》

迷人的吸血鬼和内敛的凡间少女之间,是否一定要碰撞出爱情呢?答案是肯定的。可是,题材的经典并不表示内容的俗套,梅尔在推陈出新方面的能力足以媲美任何一个文字老手,虽然她在写作之前的职业是主妇。一个由梦境牵引出的故事,一个主妇由此创作跃升为畅销书作家,这本身就具有传奇性质。梅尔细腻连贯的讲述足以唤起你冻结的青春感觉。
“你香甜独特的气息是引领我爱你的线索,但我最浓烈的爱意却只能用死亡来演绎。”   ——安意如

咬一口幻想才能满足,这是我们时代人内心难解的馋。而《暮光之城》正是一套解灵魂之馋的佳作,斯蒂芬妮•梅尔笔下的吸血鬼之恋如同日出时还未落下的月亮,即清新又朦胧,在这个被科技和高楼剥夺了灵性的世界里,特别可贵。            
——田原

吸血鬼和狼人,你更喜欢哪一个?如果你对这样一个问题感到莫名其妙,那你就真的有些落伍了。            
——《泰晤时报》

具有无与伦比的魔力,让读者在福克斯阴雨连绵而又令人窒息的氛围中心旌摇曳。   
——《人物》杂志

青少年将会非常渴望这次新的冒险旅程,他们也一定会渴望更多的故事。       
——《推荐书目》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斯蒂芬妮·梅尔 译者:覃学岚 孙郁根 李寅

作者照片:

暮光之城系列

斯蒂芬妮·梅尔,1973年出生于美国康涅狄格州,毕业于杨伯翰大学,主修英国文学。她本是一位有三个孩子的全职主妇,没有丝毫的写作经验。2003年的一天,她做了一个改变她命运的梦:一位少女和一个英俊迷人的男子坐在阳光明媚的草地上谈情说爱。这个梦最终成了她第一部小说《暮色》中的一个章节。 《暮色》出版后,梅尔又写了《新月》、《月食》、《破晓》,被称为“暮光之城”系列。该系列以贝拉和爱德华一对苦命鸳鸯的情感纠葛为主线,融合了,吸血鬼传说、狼人故事、校园生活、恐怖悬念、喜剧冒险等各种吸引眼球的元素,而凄美动人的爱情则是全书“最强烈的情绪”。用作者自己的偶像作家奥森·斯考特·卡德的话说:“爱情只是书中的一小部分,但却是人生的指引者。” 斯蒂芬妮·梅尔在她年轻的事业生涯里业已取得了非凡的成就,随着新作的不断推出,她将进一步确立其出版界一流畅销书作家的地位。2008年5月,斯蒂芬妮·梅尔被《时代》周刊评为全球百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谈到未来的写作计划,梅尔表示,还有很多创作的灵感等待她去挖掘。她说:“我可能写一部关于美人鱼的书,因为那是我少女时代最感兴趣的东西。”

目录
暮光之城:暮色
序幕
初见
 打开的书
 奇迹
 邀请
 晕血
 恐怖故事
 噩梦
 惊魂
 推测
 问答
 纠葛
 平衡
暮光之城:新月
 序幕
 派对
 缝针
 结柬
 醒来
 背叛者
 朋友
 重复
 肾上腺素
 三人约会
 草地
 信徒
 闯入者
 凶手
 家庭
 气压
 帕里斯
 访容
 葬礼
 厌恶
 沃特拉城
 宣判
 逃亡
 真相
 投票
 尾声
 为享受梦境而写作
暮光之城:月食
 序幕
 最后通牒
 逃避
 动机
 本能
 烙印
 瑞士
 不幸的结局
 脾气
 目标
 气味
 传说
 时间
 新生儿
 宣言 
 打赌
 大日子
 结盟
 训练
 自私
 妥协
 踪迹
 火与冰
 魔鬼
 武断的决定
 镜子
 伦理
 需要
 尾声
 为享受梦境而写作
暮光之城系列:破晓
 第一部 贝拉
 序幕
 订婚
  长夜
  大喜的日子
 姿态
  埃斯梅岛
 心烦意乱
  出其不意
 第二部 雅各布
 序幕
  何去何从
 挑衅行为
  白痴
 清单
  领会
 小丑
  内疚
 滴答漓答
  麓报
 茫然
  无言以对
 第三部 贝拉
 序幕
  心如火焚
 新生
  初次狩猎
 承诺
  回忆
 椋喜
  好意
 闪耀
  出行计划
 未来
  背叛
  难以抗拒
 才能
 访容
  假证
 宣言
  期限
 杀欲
  诡计
 力量
  幸福之日

文摘
暮光之城:暮色
表白
  爱德华在阳光下的样子令人震惊,虽然整个下午我都在盯着他看,但还是看不习惯。虽然昨天打猎回来后些微有些发红,但他的皮肤依然很白净,简直熠熠生辉,好像镶嵌了无数颗小小的钻石。他一动不动地躺在草地上,敞开着衬衣,裸露出健康、光洁的胸部和白皙的胳膊。他那闪闪发光的淡紫色眼睑紧闭着,尽管他并没有睡着,躺在那里,像一尊用大理石一样光滑、水晶般透亮的无名石头铸成的雕像。
  他的嘴唇不时地在动,动得很快,看上去就像在颤抖似的。可我问他时,他说自己在哼歌,声音轻得我根本就听不清。
  我也尽情地晒着太阳,虽然空气并没有像我喜欢的那样干爽。我本想像他那样躺下来,让太阳温暖我的脸庞,但我却一直蜷曲着身子,下巴搁在膝盖上,两眼不停地注视着他。微风拂过,吹乱了我的头发和他周围的绿草。
  这草地一开始对我来说非常地迷人,但现在和他相比却要略逊一筹了。
  我很犹豫,即使到了现在,我始终都怕他像海市蜃楼一样从我面前消失:他太美了,美得叫人不敢相信是真的……我犹豫地伸出了一只手指,摸了一下他那只炫眼的手背,它就放在我伸手可及的地方。他的肌肤很完美,摸上去像缎子一般光滑,如石头一般凉爽,令我再次感到惊异。等我重新抬起头来时,只见他的眼睛睁开了,在看着我。今天,他的眼睛呈淡棕色,打过猎之后,颜色变得浅一些、温暖一些了。他冲我迅速的一笑,笑得他无瑕的唇角都翘起来了。
  “我没吓着你吧?”他用嬉戏的口气问道,但从他温柔的声音里,我听出了实实在在的好奇。
  “和平时差不多。”
  他笑得更得意了,洁白的牙齿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我稍稍往前凑了凑,伸出了整只手,用指尖顺着他前臂的轮廓抚摸着。我看见自己的手指在不停地颤抖,而且我知道,这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你介意吗?”
  “不,”他说道,没有睁开眼睛,“你很难想象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他叹了一口气。
  我的手顺着他胳膊肘上微微发蓝的静脉,轻轻地抚摸着那完美的肌肤,另一只手伸出去想把他的手翻过来。他猜出了我的心思,用他那令人瞠目结舌、迅雷不及掩耳的动作一下子把手心翻了过来。这回真吓了我一跳,手指不觉在他的胳膊上停滞了片刻。
  “对不起。”他的声音很轻。我抬起头来,正好看到他又闭上了那双金黄色的眼睛,“跟你在一起这么容易,我倒觉得有些不自在了。”
  我将他的手抬起来,翻过来翻过去地看太阳在他手掌上发出的光亮。我把他的手又往上抬了抬,想看清他皮肤里藏着的东西。
  “告诉我你在想什么,”他轻声问道,我看见他的双眼正盯着我看,神情突然变得很专注了,“我还是觉得很奇怪,真不知道是为什么。”
  “你是知道的,我们大伙儿一直都这么认为。”
  “做个吸血鬼真是很困难的生活啊。”他的语气中带有的一丝悔恨难道是我的想象?“可你没告诉过我。”
  “我原本希望我能知道你一直在想什么……”我犹豫了。
  “噢?”
  “我原本希望我能相信你是真的,希望我不感到害怕。”
  “我并不想让你感到害怕。”他的声音轻得跟嗡嗡似的。我听出了他无法真实表白的意思——我没有必要害怕,也没有什么可以怕的。
  “其实,那并不是我所指的那种害怕,尽管那无疑是要考虑的事情。”
  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他已经半坐了起来,用右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左手仍被我握着。他天使般的脸庞离我很近,只有几英寸的距离。对于他突然挨得这么近,我本来——也应该——向后躲闪的,可我就是僵在那里动弹不了,他那双金黄色的眼睛把我迷住了。
  “那你到底害怕什么呢?”他轻声追问道,语气很急切。
  可我答不上来。就像以前有过的一次那样,我闻到了他扑面而来的凉飕飕的呼吸,甜甜的、令人陶醉的香气馋得我几乎快要流出口水来了,这种香味儿跟其他任何东西都不一样。我本能地、不假思索地靠过去,呼吸着那股香气。
  霎那间,他不见了,他的手已经从我的手里抽出去了。等我定睛一看,他已经在二十英尺开外,站在那块小草坪的边上、一棵大冷杉的浓浓阴影之下了。
  他站在那里注视着我,眼睛在阴影里显得格外灰暗,表情令人难以揣测。
  我能感觉到我的脸上充满了伤害和震惊的表情,我空空的双手觉得钻心的疼。
  “对……对不起,爱德华。”我轻声地道歉说。我知道他能听见我说话。
  “给我一会儿时间。”他喊道,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让我不像平常那样敏锐的耳朵听见。我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经过了那漫长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十秒钟后,他走了回来。对他来说,算是慢吞吞的了。他在离我仍有几英尺远的地方停下来,优雅地坐回到地上,双腿盘曲,两眼一刻也没有离开我的双眼。他深深地吸了两口气,而后冲我歉意地笑了笑。
  “实在很抱歉,”他犹豫了一下说道,“要是我说我只是一个正常的人,你能理解我想说的意思吗?”
  我点了一下头,但没能因为他的笑话而发笑。一种恐怖的感觉渐渐地沿着我的血管蔓延开来,而他在自己所坐的地方就可以闻到。此时,他的微笑变成了嘲讽。
  “我是世界上最棒的猎食动物,对不对?我身上的一切都能让你上钩——我的声音、我的脸,甚至包括我身上的气味,好像我没有那些东西不行似的!”突然间,他站立起来,从我眼前消失了,然后又出现在刚才那棵大树下,半秒钟内他居然围着草坪转了一圈。
  “好像你能随时摆脱我似的。”他大声笑着说道,笑声中带着一丝苦涩。
  他伸出一只手,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咔嚓声,毫不费力地从树干上折下了一根两英尺粗的树枝。他将树枝托稳,然后以闪电般的速度扔向另一棵大树,那棵树在猛烈的撞击下不停地颤抖着。
  此刻,他又站到了我的面前,离我只有两英尺远,像一尊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好像你可以把我打跑似的。”他温柔地说道。
  我坐在那里纹丝不动,我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怕过他。他也从来没有这么放肆地摘下过他那张精心粉饰的面具,从来没有露出过他非同常人的那一面,或者说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俊美——死灰色的脸,两只睁得圆圆的眼睛。我仍坐在那里,好像一只受惊的鸟,面对着毒蛇虎视眈眈的眼睛动弹不得。
  他那双可爱的眼睛发出兴奋的光芒,几秒钟过后又渐渐地暗淡下来,他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地复原,罩上了他惯有的那副伤感面具。
  “别怕。”他轻声说道,温柔的口气中无意略带一丝勾引,“我保证……”他犹豫了一下,“我发誓永远不会伤害你。”他希望我能相信他,可首先他得信服自己。
  “别怕,”他又轻声说道,故意放慢脚步向我靠近。他缓慢地坐下,我们脸对脸,中间仅一尺之隔。
  “请原谅我,”他的口气很正式,“我能控制住自己的。刚才你有点儿让我措手不及了,可现在我不是很好了吗?”
  我等待着我的回答,可我依然开不了口。
  “我今天不渴,真的。”他冲我挤了一下眼睛。
  这次我禁不住笑了出来,可我的声音还是有点颤抖、急促。
  “你觉得好点了吗?”他温柔地问道。说着,他将玉石般的手伸出来,小心翼翼地放回到了我的手里。
  我看了看他光滑、冰凉的手,然后又看了看他的双眼,只见它们温柔而又充满了悔恨。我的目光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上,故意像刚才那样用指尖顺着他手上弯曲的静脉抚摸着,然后,抬起头,冲他腼腆地笑了笑。
  他回了一笑,笑得灿烂夺目。
  “刚才我失态之前,我们在说什么来着?”他用好像一个世纪以前的那种温柔的口吻问我。
  “我真的不记得了。”
  他笑了,但还是满脸的惭愧:“我觉得我们当时在说你害怕的原因,显而易见的原因之外的原因。”
  “噢,没错。”
  “那我们……”
  我低头看着他的手,漫不经心地在他那光滑、灿烂的手心里画圈,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了。
  “我很容易发脾气。”他叹了一口气说。我注视着他的眼睛,突然感悟到这一切对他和我来说都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对于有着多年深不可测的经历的他,那就更不容易了。想到这些,我突然有了勇气。
  “我害怕是因为……因为……原因是,其实很明显,我不能和你在一起。我还怕自己克制不住,想和你在一起。”说话的时候我两眼还一直盯着他的手,我想尽力把自己的声音再提高一些,可太难了。
  “是的,”他慢声慢气地说,“那的确让人害怕,想和我在一起,确实对你没有好处。”
  我紧锁眉头。
  “我早就该离开这里了,”他又叹了一口气,“我现在就该走了,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我不想让你走。”我可怜地小声求他。
  “这正是我该走的原因,不过你放心好了,从本质上讲,我是一个自私的动物,我太渴望你做伴了,该做的事我也不会做的。”
  “我真高兴。”
  “千万别。”他抽回了自己的手,这回动作比以前轻缓得多,但他的声音比往常要严厉。对他是严厉,但对我来说比任何正常人的声音都要美妙悦耳得多。他多变的情绪总是让我觉得跟不上,觉得有些茫然。
  “我希望的不仅仅是有你做伴儿,永远不要忘记这一点。永远不要忘记我对你要比对任何人更危险。”他停住了,两眼茫然地凝视着远处的树林。
  我想了一会儿。
  “我可能没听懂你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特别是最后那点。”
  他回头看着我,笑了笑,他的情绪又有了变化。
  “我怎么对你解释,又不再让你受怕呢,”他陷入了沉思。他不假思索地把自己的手又放回到我的手里,我紧紧地握住了它。
  他看着我们握在一起的手说:“真是特别舒服,这种温暖。”
  不一会儿,他醒过神来,继续说道,“你知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口味。有的人喜欢巧克力味儿的冰淇淋,而有的人却喜欢草莓味儿的。”
  我点了点头。
  “对不起,我用食物打这比方。我不知道用什么别的方法跟你解释。”
  我笑了,他也苦笑了一下。
  “你知道,每个人的气味不同,有其独特的芳香。如果你把一个嗜酒如命的人关在一个堆满变了味的啤酒的屋子里,他一定会很情愿地去喝它。可如果他希望早日戒酒,他也能克制住自己不喝。再比方说,如果在屋子里换上一杯百年陈酿,难得的珍品白兰地,香气四溢,你觉得那个人又会怎样呢?”
  我们静静地坐着,注视着对方的眼睛,揣度着对方的心思。
  他首先打破了沉默。
  “可能这个比喻不太恰当。克制住不喝白兰地可能很容易做到,或许我应该把那个酒鬼换成一个吸海洛因成瘾的人。”
  “你是不是在说我是你可以吸食的一种海洛因?”我故意挑逗他,想看看他怎么反应。
  他微微笑了笑,似乎在鼓励我做出的努力:“是的,你正是我喜欢的那种海洛因。”
  “那种事儿经常发生吗?”我问。
  他仰望着树梢,思考着如何回答我。
  “我和我的弟弟们谈过这件事,”他仍然望着远处,“对贾斯帕来说,你们每个人都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他是我们家最后加入的一个成员,对他来说,要一点也不做非常困难。他还没有学会区别不同的气味和味道。”他匆匆看了我一眼,表情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对不起。”他说。
  “没关系,我并不介意。请不必担心,你不会伤害我或让我害怕的。你怎么想的我能理解,或者说我会尽量去理解。你只要尽力给我解释清楚就是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目光又注视着天空。
  “所以,贾斯帕很难确定他有没有遇到过像你这样的人,”他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寻找最恰当的词来表达自己的意思,“能如此吸引我的人。埃美特,打个比方说吧,戒酒的时间长一些,他就能理解我的意思。他说两次,对他而言,一次比另一次感觉更为强烈。”
  “那对你呢?”
  “从来没有。”
  他的话在温暖的空气中回荡。
  “埃美特到底干了些什么?”我打断了沉默。
  我真是不该问这个问题,他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他的手紧紧地攥成了拳头,头转向一边。我等了片刻,但他一直没有回答。
  “我想我知道。”最后我只自问自答了。
  他睁开了眼睛,露出渴望和哀求的神情。
  “即使我们中间意志最为坚强的也会有克制不住的时候,是不是?”
  “你在等什么?需要我的允许吗?”我的声音很尖,可我实在是无意的,我只是想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温柔些。我能料到他对我如此坦诚需要付出何等的代价。“我是说,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吗?”都快死到临头了,我居然这么冷静!
  “不,不!”他突然醒悟过来,“当然有希望!我是说我当然不会……”他没有把话说完,眼睛又盯着我了,“我们之间和他们不一样。埃美特并不认识那些人,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当时他也没有什么经验,也不太小心,可他现在和以前大不相同了。”
  他突然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注视着我,而我也陷入了沉思,思考着他刚才说的话。
  “那假如我们在一条漆黑的巷子里碰上了会怎么样?”我不着边际地说。
  “我曾经有机会扑向一群无辜的小孩,可我尽力克制住了……”他突然停了下来,转过头去,“你每次走过的时候,我都可以得手,可我不想毁掉卡莱尔为我们所做的一切。假如我在过去的好几年里没能忍住饥渴的话,我现在也不可能克制住自己!”他停下来,冲着那片树林大声吼叫。
  他凄惨地朝我看了一眼,我们俩可能都在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你一定以为我鬼魂附体了。”
  “我也不明白是什么原因,你怎么会这么快就恨上我……”
  “对我来说,你好像一个魔鬼,从我自己的地狱里来,目的就是为了毁掉我。你的肌肤发出的芬香……我以为我第一天就会克制不住做出越轨行为。在那一个小时里,我想出了上百种办法,想把你引到一个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可我还是忍住了。想想我的全家,如果我这么做了,他们会怎么样。我只好跑出去,在我花言巧语把你引诱出去之前赶紧离开那里……”
  他往上看了看,然后又看着我脸上呆滞的表情。我试着去感受他那些痛苦的回忆。他眉睫下那双金黄色的眼睛是那样的炙热、迷人,也很致命。
  “那时你肯定会跟我走了的。”他很有把握地说。
  “毫无疑问。”我尽量保持平静。
  他皱起眉头,看着我的手,然后慢慢地将目光移开:“打那以后,我想办法调整了自己的时间安排,尽量地回避你,可也是徒然。当时你就在那间温暖的小屋子里,身上散发出令人发疯的香气。我差一点对你下了手,旁边只有另外一个人,那是很容易对付的。”
  我站在温和的阳光里,禁不住浑身颤抖。从他的眼睛里我看到了当时发生的一幕幕,这才明白自己当时面临着多大的危险。可怜的柯普女士!一想到当时我差点儿要为她的死负不可推卸的责任,我的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
  “可我克制住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我强迫自己不要等你,从学校出来时不要跟着你。一旦出了学校,闻不到你的气味就好多了。同时,我尽力保持头脑冷静,不要作出错误的决定。快到家的时候,我独自离开了,我没有勇气告诉他们自己是多么的脆弱。他们只知道我很不对劲儿。我径直去医院找到了卡莱尔,告诉他我要走了。”
  我吃惊地瞪着他。
  “我和他换了一辆车,他的车油箱很满。我中途不想停下,我不敢回家去面对埃斯梅。她也不会轻易让我走,不然会跟我大吵大闹,她一定会劝说我没必要……
  “第二天早上我到了阿拉斯加,”他的声音里满含着羞愧,好像在责备自己是个胆小鬼,“我在那里住了两天,和以前认识的朋友一起,可最终我还是想家了。我恨自己,因为我知道埃斯梅,还有其他人,这个收养我的家,他们都在为我着急。在那空气清纯的大山里,我真的很难想象你居然会具有这么大的诱惑力。我想好了,逃避是一种懦弱的行为。我以前曾遇到过这种诱惑,但和这次无法相提并论,不过我很坚强。你是谁?不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吗,”他突然咧嘴笑了笑,“哪能让你把我从我喜欢待的地方赶走呢?所以,我就回来了……”他凝视着远处。
  我无言以对。
  “我采用了各种办法,去打猎,喝足了再来见你。我相信,我一定有足够坚强的毅力像对待任何其他人一样对待你,对此,我深信不疑。”
  “还有一件让我头痛的事,我就是猜不出你的心思,所以也无从知道你会对我做出什么反应。我从来没有为达到目的而借助别人的习惯,我通过杰西卡的头脑去偷听你的话……她根本没有自己的想法,所以什么也没有听到,我只好放弃,这让我特别恼火。所以我也不可能知道你所说的是不是真话。所有这一切都让我很伤脑筋。”他回忆着,不禁皱了一下眉头。
  “后来,我想让你忘了第一天所发生的事,所以我又开始正常和你讲话。其实,我特别希望能猜透你的心思,但你又让我特别感兴趣,我不觉陷入你各种各样的表情里不能自拔。你不时地用你的手或头发搅乱我的情绪,你身上的气味又让我不能自已了……
  “那天,就在我的眼皮底下你差一点儿被车轧死。后来,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理由来解释我当时为什么要救你。假如我没有救你,你在我眼前被撞得鲜血满地,我可能就会暴露我们的真相,不过,这个理由是我后来才想出来的。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绝不该是她。’”
  他闭上了眼睛,陷入了痛苦的忏悔。我耐心地听着,好奇胜过了理智。按常理说,我应该感到害怕才对,可我却为能揭开这一谜底感到轻松。我十分同情他所经历的所有这些痛苦,哪怕是现在,他表白要夺去我的生命。
  我终于能说出话来了,可声音很小:“在医院吗?”
  他很快地看了我一眼:“我自己都吃了一惊,我不敢相信在经历过所有这一切后,我还会把我们推向最危险的边缘,把我的命运交到了你的手上,这么多人当中唯独是你!好像我在寻找另一个干掉你的动机。”就在他不经意说出“干掉”这个词的时候,我们俩都不禁打了个寒战。“可结果正好相反,”他迅速接着往下说,“我和罗莎莉、埃美特,还有贾斯帕大吵了一场,他们都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可卡莱尔和爱丽丝都站在我一边。”他自豪地摇了摇头。
  “第二天,我通过所有和你说过话的人偷听了你的想法,你遵守了诺言让我大吃一惊,我难以理解,不过有一点我明白,我和你之间的缘分。我尽最大的努力克制住自己,不让自己靠近你,可你身上的气味、你的呼吸、你的头发每时每刻都在像第一天那样袭扰着我。”
  他又看着我的眼睛,不过这一次却充满了温柔。
  “为了这一切,”他继续说道,“我倒觉得我应该一开始就告诉你所有真相,免得像现在这样在这里向你忏悔,没有旁证,也无人来阻拦我伤害你。”
  “为什么?”作为一个正常的人,我不禁问道。
  “伊莎贝拉,”他认认真真地叫出了我的全名,然后用手随意地抚弄着我的头发,他这一随意的举动使我全身感到了一种无名的恐惧,“贝拉,要是我伤害了你,我会自责一辈子的。你不知道就是因为这,我一直有多痛苦。”他看着我,又露出了惭愧的表情,“一想起你会变得僵直、惨白、冰冷,再也看不到你红扑扑的脸,看不到你充满智慧的眼神,我简直不能忍受。”他抬起美丽却又满含痛苦的眼睛看着我,“现在你对我来说是最珍贵的了,永远是。”
  我们的话题如此急速地转向互相表白,使我感到阵阵的晕眩。刚才我们还在高兴地讨论我急切盼望得到的死亡,而现在却在互相表白自己的感情。他静静地等待着,虽然我的眼睛一直看着我俩的手,可我知道他的眼睛一直在注视着我。
  “你肯定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我终于鼓起勇气说,“我就在这儿,也就是说我宁愿死,也不愿和你分开。”我皱了一下眉头,为自己笨嘴拙舌感到懊恼,“我真是个傻瓜。”
  “你的确是个傻瓜。”他应了一句,大声地笑了。我们的眼神又碰到了一起,我也开心地笑了。我们在笑这个疯癫而又千载难逢的时刻。
  “这么说,狮子爱上了羔羊……”他默默地说道。听了他美妙的比喻,我转眼看着远处,不让他看到我的眼神。
  “多愚蠢的羔羊啊。”我叹了一口气。
  “多霸道而变态的狮子啊。”他盯着远处的树林看了好一会儿,不知道他此刻又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我问,又停了下来,不知如何继续往下说。
  他看着我笑了,阳光照在他的脸上、牙齿上,发出点点光芒。
  “继续说呀?”
  “告诉我你以前为什么老躲避我。”
  笑容从他的脸上消失了:“你知道为什么。”
  “不,我是说,我想知道我到底哪儿做错了,以后我可以小心点儿,我得学会克制自己,不该做的事情不要做,比如说,这个……”我抚摸着他的手背,“这个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又笑了:“贝拉,你没有做错任何事,都是我的错。”
  “可我想帮你,如果可能的话,让你觉得轻松一些。”
  “这个嘛……”他想了一会儿,“你就是离我太近了。多数人都本能地希望离得我们远远的,不喜欢我们古怪的样子……我没有料到你会靠近我们,还有你脖子上的气味。”他停顿了一下,看我是否听了不高兴。
  “那好吧。”我故意轻率地说,想活跃一下紧张的气氛。我收紧下巴,说:“我不露出脖子就是了。”
  我这一来,还真起作用了。他笑了起来,说:“其实并不完全是,只是不要太突然了。”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地放在我脖子的一侧。我静静地坐在那里,感觉到他冰凉的手。这本来应该是一种危险的警告,可我一点儿没有害怕的感觉,倒有几分异样的感觉。
  “你看,”他说,“绝对没有问题。”
  我的血液在奔腾,我希望它慢下来,感到这可能会使一切变得更糟。我的脉搏剧烈地跳动,他会听得一清二楚。
  “你红润的脸颊真是可爱极了。”他一边小声地说,一边腾出他的另一只手。我的手则无力地垂放在腿上。他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用两只玉石般的手托住我的脸。
  “一点儿别动。”他轻声地说,好像他没有注意到我已经僵在那里了。
  慢慢地,他往前靠近我,一直注视着我的眼睛,然后突然但又很温柔地将自己冰冷的脸颊靠在我脖子下部的凹处。此刻,我即使想动也已经不可能了。我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看着太阳和风任意地抚弄着他棕红色的头发。他全身上下也只有头发让我觉得他是个普通的人类。
  他的手故意用极慢的动作,顺着我脖子的两边滑下去。我颤了一下,只听他屏住了呼吸,但两只手却继续温柔地摸向我的肩膀,然后停住了。
  他的脸侧向一边,他的鼻尖滑过我的颈骨。最后,他的脸贴在了我的胸口。
  他在听我的心跳。
  “呵。”他叹了口气。
  我们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有好几个小时。我的脉搏终于缓了下来,可他就这样抱着我,一直没动,也没有说话。我知道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失控,我的生命就会随之结束。速度之快,可能我都不会在意。我不能让自己害怕,也不能想什么,只知道他在不停地抚摸我。
  突然,他放开了我。
  他的眼睛变得非常平静。
  “以后就不会那么难了。”他满意地说。
  “刚才你觉得很难吗?”
  “不,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你呢?”
  “还不错,我觉得。”
  他笑了,笑我语气不那么坚定:“你知道我的意思。”
  我也笑了。
  “摸摸这儿,”他把我的手贴在他的脸上,“你能感觉有一点暖和吗?”
  与他平时冰冷的脸相比,是有些暖和,但我几乎觉察不到,此刻我只意识到我在抚摸他的脸,那张自我第一天遇到他开始一直令我朝思暮想的脸。
  “不要动。”我轻声说道。
  谁也做不到像爱德华那样静得纹丝不动。他闭上眼睛,让我随意抚摸着,活像一尊石雕。
  我的动作很慢,比他刚才的还慢,我必须小心谨慎,千万不能有出乎意料的动作。我轻轻地按摩着他的脸,抚摸着他的眼睑和眼睛下面凹处暗紫色的阴影。我的手触摸着他完美的鼻梁,然后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他的嘴唇上。他的嘴唇微微张开,我的手指明显感到了他凉凉的气息。我真想靠上去闻闻他身上的芳香,于是,我放下手,往后靠了靠,但不想把他推得太远。
  他睁开了充满饥渴的眼睛,我没有因此而感到惧怕,唯一感到的是我的腹部突然回缩,脉搏又急速地跳动了起来。
  “我希望,”他小声说,“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复杂、迷惘的心情,我感觉到你完全能理解。”
  他抬起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并小心地让头发飘散在我的脸上。
  “告诉我为什么。”我吸了一口气。
  “我不能。我告诉过你,一方面,我是个可怕的怪物,时刻充满着对你的饥渴。我想,你在一定程度上能理解这个,”他勉强地笑了笑后继续说,“你从来不吸毒,也许很难领会。”
  “可……”他的手指轻轻地触摸着我的嘴唇,让我浑身又颤抖起来,“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各种感觉不同的饥渴,连我都不知道它们是什么。”
  “我对此的了解可能要比你想象的多。”
  “我不太习惯人类的感情,总是这样吗?”
  “你是说对我而言吗?”我停顿了一下,“不,从来没有过。”
  他把我的手挟在他的手里,他铁钳般的手让我觉得太无能为力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与你接近,”他承认说,“更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够。”
  我慢慢地往前靠了靠,用目光向他暗示我的意图。我把脸贴在他胸口,倾听他的呼吸,但除了呼吸,什么也没有。
  “我知足了。”我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他用一个很像人的动作,伸出双臂拥抱了我,他的脸紧贴着我的头发。
  “你的拥抱要比你认为的要好得多。”我说。
  “我有人的本能,它们可能埋藏在深处,但我敢肯定它们是存在的。”
  就这样,我们在那里又坐了很长时间。我想知道他是否也像我一样愿意这样一动不动地坐下去,但天色渐晚,日光渐暗,树林的阴影已将我们笼罩,我深深地叹了口气。
  “你得走了。”他说。
  “我以为你不会猜出我的心思呢。”
  “有进步了嘛。”我几乎能听出他的话音里含带的微笑。
  他扶着我的肩膀,我注视着他的眼睛。
  “我能给你看样东西吗?”他的眼睛里突然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让我看什么?”
  ……

内容简介
《暮光之城系列(套装共4册)》包括《暮光之城:暮色》、《暮光之城:新月》、《暮光之城:月食》、《暮光之城系列:破晓》四本书。《暮光之城:暮色》贝拉将自己流放到了福克斯这个偏僻且终年阴雨的小镇上。她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个抉择,让她与他相遇在命运的十字路口。眼神交会的那一瞬,彼此之间已经明白,等待他们的,除了幸福的诱惑,还有危险的深渊。互相倾心的两人,在爱情与危险间摆荡,一起度过新鲜而刺激的每一天,就像久违的阳光一样,洒落在浪漫的暮光之城。
 既然他拥有迷人的外表、超人的身体,又有看透人心的本领,那他究竟是何方神圣?而她只是一个天生运动神经差、皮肤苍白得像生病一样的普通女孩。相遇那年,他们都是十七岁。时间的轮盘对他是凝固的,对她却是飞速转动的。他的青春将永驻,她的青春终将腐朽,他们两人的世界,真的存在着交集吗?从亚当、夏娃偷食禁果开始,面对爱恨交织的欲望旋涡,人类总是无所适从。
幸福缓慢地前进,波澜伺机而动。当一个脆弱的少女要融入一个非常人世界时,她所面对的危险,远比与善良的魔鬼接吻艰难得多。在经历了白天美好之后的暮色时分,这段跌宕起伏的冒险故事,此时才刚刚拉开序幕。
作者将主人公青春期的情感困惑与扑朔迷离的感情纠葛刻画得真切细腻,丝丝入扣的描写与洗练优雅的文字唤起了读者的无尽想象,亦真亦幻的故事和曲折诡异的情节激起了读者持续不断的阅读冲动。在沁人心脾的温存与缠绵之中,读者见证了青春的璀璨,初恋的美好,也见证了理智与情感的搏斗、灵魂与肉体的挣扎……
  《暮光之城:新月》爱德华深深迷上贝拉,也喜欢上了她身上独特的香味。无奈欢乐时光总是短暂的,在她十八岁生日派对上,贝拉不慎割伤了胳膊,流淌的鲜血勾起了爱德华家人嗜血的本性。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爱德华和他的家族离开了福克斯小镇。
爱德华走后,贝拉的世界彻底坍塌了,她开始尝试各种冒险的行径,因为她发现,只要她一做危险的事情,爱德华的声音就会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贝拉自虐式的疯狂举动并没有让爱德华回心转意,这时,年少不羁的雅各布出现在她苍白的世界里,他虽知贝拉心中另有他人,还是深情地陪伴、保护着她。一个是坚如磐石的冰冷异类,一个是热情似火的炙热狼人,贝拉将如何抉择……爱德华误认为贝拉已跳海身亡,承受不了如此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他决定将一切作一个了断。暮色渐渐隐退,等待他们的是天边昭示着最漆黑的夜的一弯新月,贝拉和爱德华会坠入这万劫不复的黑暗世界吗?他们能够在生命终点前抢回比自己还珍贵的对方,一起拯救这世间最令人心动的爱情吗?
领略斩不断、理还乱的生死奇缘,《新月》将读者带进比普通青春类小说更加神奇多元的世界,读者与其说是陪伴贝拉度过了她人生中第一段最黑暗的时期,不如说是借助梅尔的妙笔在魔幻世界里经历了一次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爱情体验。爱德华的挣扎、贝拉对爱情的诉求以及雅各布对真爱的渴望三种张力贯穿小说始终,很好地诠释了爱情永恒的主题。梅尔以她独特的笔法和天才的能力掌控着读者的心跳,多情的读者难免和贝拉一起,或是凝神屏息,或是潸然泪下。
  《暮光之城:月食》即将中学毕业的贝拉陷入两难的境地:她要在爱德华和雅各布中选择一个恋人,而这个选择极有可能引发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间的一场血腥战争……热血沸腾的贝拉宁愿选择死亡以便与爱德华长相厮守,但是在他们结婚之前,爱德华不允许她这样做。另一方面,雅各布的介入让他们两人的感情亮起红灯,贝拉在探望受伤的雅各布时,雅各布竞将她带到自己家中,乘机向她表白爱意,并不顾她的意愿强吻了她。这被逼的一吻深印在贝拉心中,对于雅各布的感情,贝拉已经理不清了。
当贝拉为选择恋人而备受痛苦煎熬的时候,她发现有人从她的房间偷了东西,目的是要循着上面的气味嗅出她的所在之处。贝拉将过去种种意外联系起来,终于明白来自传说中克兰家族的维多利亚正是操控一切的幕后主脑。为了替死去的詹姆斯复仇,维多利亚正纠集一伙帮凶匆匆赶往福克斯,对爱德华和贝拉的生命造成了莫大的威胁,卡伦家族决定联合狼人族群去应对共同的敌人。冰与火的矛盾不可调和,在爱与牺牲的天平上,贝拉发现她所要奉献的不只是灵魂……
当你可以永生不死,你该为什么而活?《月食》撩开那漆黑的面纱,展现出灵与肉的挣扎。势不两立的卡伦家族和狼人族群之问的矛盾该如何解决?是天使般善良的爱德华与玻璃般易碎的贝拉步上了婚姻的神坛,携手走进伊甸园,还是与贝拉青梅竹马的雅各布和她过上了平凡的人间生活?从日夜交替的《暮色》,经历过《新月》的心碎和《月食》的神伤之后,读者心中的疑团会在《破晓》时分逐一破解,而错综复杂的真相也终将在《午夜阳光》中拨云见日。
  《暮光之城系列:破晓》当生命是你所能给予自己挚爱的人的一切时,你怎么可能不把生命献给他呢?对于贝拉来说,无可救药地爱上爱德华之后,生活既像是充满甜蜜的幻想,又像是深不可测的可怕梦魇。不管她作出什么样的抉择,都将牵动着两个族群的命运。
从两人第一次牵手的那一刻起,贝拉和爱德华就明白对方是自己要找的另一半,爱情就像雨后的阳光一样温润着他们的灵魂。幸福让人觉得温暖,却又让人如履薄冰。来自于不同世界的两个人的禁忌之爱,像狂躁的风暴蹂躏折磨着两颗脆弱的心。既然贝拉勇敢地作出决定,一连串空前的惊人事件便随之展开,在这动荡的一年,诱惑与冲突将带领她走向最后的关键时刻。贝拉飘舞的心绪终将情归何处?她与爱德华、雅各布三人的最后命运又将会如何?有如漫漫长夜之后的破晓,这段惊心动魄、千迴百转的罗曼史最终迎来了令人惊讶、屏息的结局。
作者有着深厚的英国语言文学功底,在她汪洋恣肆的笔下,悲恻动人的生离与死别、俯拾皆是的优雅与机锋、纷至沓来的纠结与冲突以极为平易的方式呈现在读者面前,男女间灼热又不得不面对现实隐忍的情感,充满东方古典情怀,而隐藏在爱情面纱背后的挥之不去的悲剧色彩有着古希腊戏剧般的古朴与苍凉。如同一曲悠扬曼妙的乐章,这段充满活着浓郁青春气息和时代色彩的暮光传奇将永远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宛如青春的美好。

点击链接进入英文版:
The Twilight Saga Collection

点击链接进入英文版:
Twilight Saga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