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奇作品:风云人物采访记.pdf

法拉奇作品:风云人物采访记.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法拉奇作品:风云人物采访记(套装上下册)》编辑推荐:世界第一女记者法拉奇,凭这本书,确立了她“国际政治采访之母”的地位,《华盛顿邮报》称赞该书为“采访艺术的辉煌样板”,《滚石》杂志则称之为“当代最伟大的政治采访文集”,《花花公子》杂志评论说:“如果你不明白这世界为什么这么乱,法拉奇的采访中有答案:那些自吹自擂的家伙在左右着世界。”
云人物采访记,世界第一女记者法拉奇,两次获圣•文森特新闻奖,深度采访邓小平,采访记录被收入《邓小平文选》,采访艺术的辉煌样板。

媒体推荐
我本着这种精神去访问我所要会见的人物,即:除了获取新闻以外,每次访问都力求弄清这些人物与我们普通人到底有什么不同。……我发现这些掌权者并不是出类拔萃的人,决定我们命运的人并不比我们优秀,并不比我们聪明,也并不比我们强大和理智,充其量只比我们有胆量,有野心。
  ——奥里亚娜•法拉奇
法拉奇为我们展现了当代国际重要人物的群像:当权的和在野的政治家,民主派领导人和独裁者,人道的和平主义者和斗士,精神领袖,思想家和社会活动家。在这本采访集中,世界历史变得人性化和具体化了。那些有血有肉的人物,他们的个人故事、他们的痛苦和梦想、他们的恶习、他们的软弱,甚至他们令人恼火的平庸都被暴露无遗,使历史变得生动而活泼。世上有权势的人中,很少有人敢于抵挡她的围困和咄咄逼人的要求。她的发问是整个人类对权贵的清算。
  ——费代里科•兰皮尼

作者简介
作者:(意大利)奥里亚娜•法拉奇 译者:嵇书佩 乐华 杨顺祥

奥里亚娜•法拉奇(1929-2006),意大利女记者,作家。1950年任《晚邮报》驻外记者,1967年开始任《欧洲人》周刊战地记者,采访过越南战争、印巴战争、中东战争和南非动乱。1980年8月来中国采访过邓小平。两次获圣•文森特新闻奖,一次获班卡瑞拉畅销书作者奖。出版过数本小说,代表作《男人》、《风云人物采访记》、《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好莱坞的七宗罪》等。被誉为“世界第一女记者”和“文化奇迹”。

目录
译者的话
2008年版前言
序言
亨利·基辛格
阮文绍·
武元甲将军
诺罗敦·西哈努克
果尔达·梅厄
亚西尔·阿拉法特
乔治·哈巴什
约旦的侯赛因
英迪拉·甘地
阿里·布托
西丽玛沃·班达拉奈克
彼得罗·南尼
乔瓦尼·利昂纳
朱利奥·安德烈奥蒂
乔治·阿门多拉
维利·勃兰特
海尔·塞拉西
穆罕默德·礼萨·巴列维
艾哈迈德·扎基·亚马尼
威廉·科尔比
奥蒂斯·派克
马里奥·苏亚雷斯
阿尔瓦罗·库尼亚尔
圣地亚哥·卡里略
埃尔德·卡马拉
马卡里奥斯大主教
亚历山大·帕纳古里斯
附:作者生平和作品简介

序言
上世纪80年代,意大利著名记者和作家奥里亚娜·法拉奇前来我国访问,我们三人中的乐华有幸陪同她,担任接待和翻译工作。在结束在华行程之前,法拉奇将其数本著作赠送给她,其中就有意大利文版的INTERVISTA CON LA STORIA,该书直译当为《采访历史》,显然,是以历史来寓义这些被采访者,不论其功过是非,都将会载入史册。后来,我们将其意译为《风云人物采访记》。
当时,我国改革开放不久,国内很少能见到国外出版的书刊,更不要说意大利文原版的图书,因此能得到这些原著实属不易,真有喜从天降、如获至宝之感。我们三人都是对外广播工作者,主要从事翻译和播音,虽不是像法拉奇那样的职业记者,但也时有采访的任务。读了她的这部作品,我们被她别具一格的采访风格深深吸引,觉得若能将它译成中文,不仅能开阔读者的眼界,而且对我们自身的业务也有借鉴作用,其他的新闻从业人员也能从中受益,于是,试着翻译该书的想法也就油然而生。
凡是从事笔译的人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和感受:一种隋况是译稿在迫于任务的情况下完成。由于时间紧迫或其他原因,译者只把它视为任务,一旦完成,译稿也就束之高阁,不再问津。另一种情况是被文章的内容和形式所吸引或打动,于是产生了把它译成中文,向中国读者介绍的愿望和冲动。待译著出版后,有时甚至还会翻阅它,颇有自我欣赏的味道。我们翻译《风云人物采访记》可以说是属于后一种『青况。
1982年,我们决定从中选择八篇译成中文,采访的对象都是当时叱咤国际舞台的风云人物,包括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巴勒斯坦民族解放组织主席阿拉法特、约旦国王侯赛因、意大利社会党总书记南尼、德国总理勃兰特、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亚马尼、葡萄牙社会党领袖苏亚雷斯和西班牙共产党领袖卡里略。如上所述,我们将译本定名为:《风云人物采访记》。
译著问世后,销售业绩不错。读者普遍觉得法拉奇的采访确实与众不同,用辞尖锐泼辣,提问切中要害,令人有耳目一新之感,尤为新闻从业者推崇,甚至把它视为经典。当时,我们也经常接到询问该书何处有售的电话。为了满足读者的需要,我们于是决定将作者对另外十个知名人物的访谈内容也译成中文,并于1984年出了该书的续集。其中有柬埔寨国王西哈努克、印度总理甘地夫人、巴基斯坦总理布托、斯里兰卡总理班达拉奈克夫人、意大利总理安德烈奥蒂、希腊抵抗军政府运动的领导人帕纳古里斯、巴西累西腓大主教卡马拉、伊朗国王巴列维、埃塞俄比亚皇帝海尔·塞拉西和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派克。几年之后,我们又将该书中对其余八个人物的访谈录也一并译成中文,并按照原来的次序介绍给读者。这就是1987年5月付梓印行的《风云人物采访记》全译本。
去年,北京凤凰壹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与我们取得联系,告知他们计划将法拉奇的主要作品译成中文,《风云人物采访记》也在计划之中。他们希望我们按照意大利文原书的最新版本(2008年版本)进行翻译,我们欣然接受,并于今年年初完成译稿。在本次的中译本中,我们除了对原先的译文稍加修改外,还翻译了原书旧有版本中没有的内容:法拉奇与意大利总统乔瓦尼·利昂纳的访谈录,由意大利著名记者和作家费代里科·兰皮尼为最新版本撰写的序言,以及由出版社编辑的受访人物的生平简介。
2011年10月于北京

文摘
一种大众化的产品,可以到处大量和廉价地获得。但是如果要对新闻进行筛选和整理,指出它们的意义,并进行剖析,剥去神话的外衣,使其更客观和现实,并在必要时驳斥它们,那么,法拉奇的风格此时比任何时候更具现实意义。她的风格就是:直接与政要接触,现场的深入调查,分析能力和收集资料。总而言之,是一项被称为新闻调查的挖掘和解释的工作。它可以是政治层面的、经济层面的和战略层面的。
记者的工作并没有被判消亡,而是细化成各专业。它在互联网的时代变得更为复杂,因为不再存在过去享有的地位优势,仅有个人的勇气,时刻准备面对人身的危险和先于竞争者到达现场的魄力和决心已经不够。因为总是会有一个不是记者的人偶然在场,在时间上抢在你的前面。仅仅说“我在那里,向你们报道我所看到的那件事”是不够的,因为直接证据已经成为丰富和廉价的第一手材料。接近公众已被简化,进入信息交易的传统障碍也被打破,报刊在互联网上的网站与记者的博客和不同层次的读者的博客搅和到了一起。一名记者对异国他乡发表的任何看法马上会被他的受众通过强大和快速的工具——如维基百科和谷歌——予以筛选。
实际上,正是这种可用信息量的猛增和信息传递的快速,推动了质量、可靠性和严肃性的选择。单凭会使用计算机或摆弄摄影机已经不足以成为记者。像在法拉奇时代那样,勇于去遥远的地方或面对困难和危险还是不够的。电子产品的超级市场出售的光盘中没有职业道德、知识分子的诚信义务、审查新闻来源的原则、避免利益冲突的能力、历史修养等内容的软件。公民义务,习惯于对得知的真相、老生常谈和陈词滥调提出质疑,通过从以往事实中积累的知识去准备撰写报道文章,这就是记者与“商品”运作者之间的区别所在。新技术并没有改变支配着新闻质量和可靠性的基本原则。
这很像我在佛罗伦萨的伽利略中学读书时的数学物理教师。我恨那个人,他镜片后面那嘲弄人的眼睛紧盯着我时,我感到害怕,但他却以此为乐。甚至和那位教师一样,基辛格也有一个男中音的嗓音,准确地说是带喉音的嗓音。还有他坐在那里的姿势:靠着椅背,右臂抱着扶手,跷着二郎腿,以致上衣紧绷绷的,随时有绷掉纽扣的危险。如果他这时要使我局促不安,那是很容易做到的,因为学生时代的情景像噩梦似的浮现在我的眼前,以致我在回答他的每一个问题时都感到担心:“上帝,我答得上来吗?要是答不上来,他会让我留级的。”向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关于武元甲将军的:“就像我对您说过的那样,我从来不接受单独采访。这次我考虑接受您采访的原因是我读了您关于武元甲的访问记。很有趣,武元甲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提问的口气使人感到他似乎没有多少时间,于是我不得不简要地回答:“我觉得他是个法国势利眼,既和蔼,又傲慢,归根结底是个像下雨天那样令人讨厌的家伙。会见武元甲与其说是一次采访还不如说参加了一个大会。我毫不感兴趣,但是他对我讲的话可是千真万确的。”
在一个美国人面前贬低武元甲几乎是对他的一种侮辱,他们都对他怀有好感,就像三十年前对隆美尔一样。“法国势利眼”的提法使他不知所措,或者他并没有听明白;“像下雨天那样令人讨厌”的说法使他不安,他知道自己也有惹人讨厌的特征。他的蓝眼珠里两次闪着敌意。给他打击最大的是我说武元甲所作的预言都准确无误。他打断我的话,问道:“为什么?”我说,因为武元甲1969年所作的预言在1972年成为现实。“有什么例子?”我告诉他,例如,他说美国人将逐步从越南撤出去,最后放弃这场使他们花钱越来越多并即将把他们引向通货膨胀边缘的战争。他的蓝色的眼珠又转动了一下:“您认为武元甲对您讲的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告诉基辛格,武元甲谈到了新春攻势,并把这次攻势完全归罪于越共。这一次他没有评论,只是问道:“您认为是越共发动的吗?”“也许是的,基辛格博士。

内容简介
《法拉奇作品:风云人物采访记(套装上下册)》内容简介:世界第一女记者法拉奇,她对这些大人物咄咄逼人,穷追不舍,她责问基辛格到底是君子还是小人,她声称卡扎菲偷窃了她的录音带,她认为阿拉法特的超凡魅力是由于媒体的炒作,她与美国中情局局长争吵,控诉美国以自由的名义支持所有扼杀民主的人,许多被她采访者事后否认自己曾说过的话。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