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牡丹亭.pdf

爱上牡丹亭.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男主人公无意间因一篇文章被改变了命运,他时来运转,生活从此变得色彩斑斓又使他无所适从。 事业的转机,美色的诱惑,家庭的危机扑面而来。他不禁沉醉又迷茫,而当繁华散尽,一切都如牡丹亭中春梦一场。

编辑推荐
一部中年人的浮世绘

作者简介
李宏,四川旺苍人。著有长篇小说《激情》《纯情》《寻找苏曼》《和平时光》等长篇小说多部,部分作品被改编为电视剧,现为第二炮兵电视艺术中心主任,出品人,专业技术五级,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目录
正文

序言
堕落令人恐惧
望着大街上急速行驶的车流,红男绿女以及街头小贩,城市的喧嚣并没能改变我近乎痴呆的表情。玩网络游戏、与素不相识的人聊天、没有节制的饮酒……我似乎听到了死亡临近的脚步声。
窗外的女孩子几次回轮都没能把她的“英菲尼迪”越野车倒进准确的位置,急出一脸汗水。这女孩子我认识,大概十七八岁,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她急着赶到我办公室对面的礼堂排练。这一代人真好,一出校门就开上了高级车,穿名牌衣服,用项级香水。我在她们这个年龄呢,拾荒、种地、饿肚子。舞蹈演员的车终于倒好了,拾荒的老太太走到女孩子面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但所发生的事情却看得明白,女孩子很不耐烦的从车里将喝空了的矿泉水瓶子塞到老太太手里,又从“LV”包里拿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交给老太太,但被老太太谢绝了。
朋友来电话约晚上喝酒,我的情绪一下子又被调动起来,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我所在的单位,朱春雨、阎连科两位老师是最值得我尊重也最有成就的作家,但遗憾的是,十几年前朱春雨就走了,阎连科选择了更适合他写作的环境。无论他们的为人还是作品,都让我难以望其项背,也让我受益终身。《和平时光》是我写得最认真也是最辛苦的一部书,远比之前出版的《激情》和《寻找苏曼》厚实,挚友汪德文先生读完后认为是“一部可以重新认识李宏的书,一部真正写二炮的长篇小说”,雷达、陈先义等先生读后认为该书是“一部敢于直面军队现实的二炮题材力作”,有关主管部门也两次调看作品,令我汗颜。但我们所处社会的阅读时代已经终结了,更多的人在网络和读图中消磨时光,小说已经或正在成为过去。我从事的事业已经证明,文学作为文艺的母体正在被颠覆,一个剧本可以卖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电视剧电影火了小说才有市场,真正的小说只有极少数影视投资商和评论家们读。而那些半官僚的“伪艺术家们”要么盯着某些女作家们的脸蛋发愣,要么盯着作家给的审读费出神。我发誓不再写作,一方面是我的确缺乏写作的天赋,一方面我不愿与某些所谓的“大家”为伍,我不知道在这条幽暗的通道里要走多久。
因为我工作的特殊性,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视金钱如粪土,,的大人物,他们为了某种利益对钱财的数字游戏已经麻木;也见识了不少视财如命的“艺术家”,某些名人在签协议前后的表情比其饰演的任何角色都要出色;更领略了在剧组打拼解决不了温饱的小人物,他们为了每天的一二百元收入没日没夜地被剥削……我知道我在堕落,父亲走后,我才真正感到生与死其实就一步之遥。金钱、女色、毒品、网络可以让人堕落,什么能催人奋进呢?我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内心变得无比虚弱,我惧怕“起床一杯茶、上班一张报、晚上一壶酒”的生活提前到来,耳鸣、失眠、高脂血症正在折磨着我。 有朋友当面骂我:你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无忧无愁装什么孙子啊?我敢发誓,我不是装的。
父亲走时曾哀叹我们兄弟缺乏虎气,我思考良久才悟透父亲的感叹,我这前半生不就缺虎气吗?
《爱上牡丹亭》又是一部缺乏虎气的作品,我真的有些泄气了。既然写出来了,我决定还是把它呈现给读者诸君,也不枉我长期在电脑前埋头读剧本写小说搞坏的颈椎。
感谢朋友们老师们还帮助我惦记我,感谢我一生中遇到的贵人们,我只能在心底默诵您们的恩德,恕不一一致敬,没有您们,我没有今天。
最后我要申明的是,我写的是一部小说,请读者诸君务必不要对号入座或臆想猜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二○一四年初冬于北京清河大楼

后记
堕落令人恐惧(后记)
望着大街上急速行驶的车流,红男绿女以及街头小贩,城市的喧嚣并没能改变我近乎痴呆的表情。玩网络游戏、与素不相识的人聊天、没有节制的饮酒……我似乎听到了死亡临近的脚步声。
窗外的女孩子几次回轮都没能把她的“英菲尼迪”越野车倒进准确的位置,急出一脸汗水。这女孩子我认识,大概十七八岁,是文工团的舞蹈演员,她急着赶到我办公室对面的礼堂排练。这一代人真好,一出校门就开上了高级车,穿名牌衣服,用顶级香水。我在她们这个年龄呢,拾荒、种地、饿肚子。舞蹈演员的车终于倒好了,拾荒的老太太走到女孩子面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但所发生的事情却看得明白,女孩子很不耐烦的从车里将喝空了的矿泉水瓶子塞到老太太手里,又从“LV”包里拿出一张十元的人民币交给老太太,但被老太太谢绝了。
朋友来电话约晚上喝酒,我的情绪一下子又被调动起来,如同打了鸡血般亢奋。我所在的单位,朱春雨、阎连科两位老师是最值得我尊重也最有成就的作家,但遗憾的是,十几年前朱春雨就走了,阎连科选择了更适合他写作的环境。无论他们的为人还是作品,都让我难以望其项背,也让我受益终身。《和平时光》是我写得最认真也是最辛苦的一部书,远比之前出版的《激情》和《寻找苏曼》厚实,挚友汪德文先生读完后认为是“一部可以重新认识李宏的书,一部真正写二炮的长篇小说”,雷达、陈先义等先生读后认为该书是“一部敢于直面军队现实的二炮题材力作”,有关主管部门也两次调看作品,令我汗颜。但我们所处社会的阅读时代已经终结了,更多的人在网络和读图中消磨时光,小说已经或正在成为过去。我从事的事业已经证明,文学作为文艺的母体正在被颠覆,一个剧本可以卖几十万元几百万元,电视剧电影火了小说才有市场,真正的小说只有极少数影视投资商和评论家们读。而那些半官僚的“伪艺术家们”要么盯着某些女作家们的脸蛋发愣,要么盯着作家给的审读费出神。我发誓不再写作,一方面是我的确缺乏写作的天赋,一方面我不愿与某些所谓的“大家”为伍,我不知道在这条幽暗的通道里要走多久。
因为我工作的特殊性,这些年我认识了很多“视金钱如粪土”的大人物,他们为了某种利益对钱财的数字游戏已经麻木;也见识了不少视财如命的“艺术家”,某些名人在签协议前后的表情比其饰演的任何角色都要出色;更领略了在剧组打拼解决不了温饱的小人物,他们为了每天的一二百元收入没日没夜地被剥削……我知道我在堕落,父亲走后,我才真正感到生与死其实就一步之遥。金钱、女色、毒品、网络可以让人堕落,什么能催人奋进呢?我已经步入“知天命”之年,内心变得无比虚弱,我惧怕“起床一杯茶、上班一张报、晚上一壶酒”的生活提前到来,耳鸣、失眠、高脂血症正在折磨着我。
有朋友当面骂我:你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无忧无愁装什么孙子啊?我敢发誓,我不是装的。
父亲走时曾哀叹我们兄弟缺乏虎气,我思考良久才悟透父亲的感叹,我这前半生不就缺虎气吗?
《爱上牡丹亭》又是一部缺乏虎气的作品,我真的有些泄气了。既然写出来了,我决定还是把它呈现给读者诸君,也不枉我长期在电脑前埋头读剧本写小说搞坏的颈椎。
感谢朋友们老师们还帮助我惦记我,感谢我一生中遇到的贵人们,我只能在心底默诵您们的恩德,恕不一一致敬,没有您们,我没有今天。
最后我要申明的是,我写的是一部小说,请读者诸君务必不要对号入座或臆想猜测,以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二○一四年初冬于北京清河大楼

文摘
版权页:



玉液穿肠,琼浆引线,交际会新盟,应酬除新怨,官场不可无,家场因人看,举杯岂是逢知己,相逢只是乌纱颤。
这一段唱下来,整个房间空寂了。深谷幽兰的芳香扑鼻而来,如晴朗的天空中只有鸟儿的鸣叫。
人们就这样坐着凝望着。
庄怡恬端起酒杯轻声慢步地走向唱曲的俞继飞,泪水潸然而下:求您,喝了这杯酒!我二十六岁了,从没求过人的。话音未落,自己已昂头饮尽了。只是那被称作俞继飞男子将求助的眼神投向苏锋,显得很是为难。苏锋说:喝了吧俞老师,怡恬也算得上是圈里人大家闺秀呢,她能一下子被你的曲子迷到这步田地,也是你的快乐!
俞继飞也就如戏台上那样用长袖掩着嘴喝了个一干二净。苏锋向大家介绍说:俞继飞先生很有老俞先生的遗风呢,他的唱念做打都很有独到之处,他的唱腔特别讲究出字重、行腔圆,讲究吞吐虚实,注重声情并茂,尤其擅长扮演清秀俊逸、倜傥风流的青年,还到东南亚巡演过《牡丹亭》《长生殿》。苏锋这一介绍不要紧,庄怡恬更是泪眼盈盈,一边顾盼着俞继飞,一边自酌自饮起来。简直几次用脚步在桌子下踢庄怡恬,庄怡恬根本不理会,完全陶醉在了被俞继飞营造出来的氛围中了。
此情此景,大家既看见了又视而不见,俞继飞立即站起来向大家谢酒,连连说:过奖了!接下来,酒席才算拉开了序幕,刚才唱曲的几位也就加入到了酒席中来。
简直端起酒杯走向苏锋要给苏锋敬酒,却被苏锋的眼神制止了,暗示简直先给高领导敬酒。简直便走向高领导背后说:领导,能认识您很荣幸,借苏哥的酒敬您一杯。高领导只淡淡地看简直一眼,象征性地喝了一点说:不客气,大家都是朋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