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击战:古德里安回忆录.pdf

闪击战:古德里安回忆录.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是古德里安的战争回忆录,是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尤其是德国闪电战不可多得的珍贵资料。作者以亲身经历详细讲述了德国装甲兵的创建过程以及在战争中的运用,同时回顾了他率领装甲部队迅速攻占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苏台德地区等一系列军事行动,并且对纳粹德国的领袖人物和德军统帅机构进行了深刻的评价。

编辑推荐
二战德军装甲兵战术战例实录
德国装甲兵之父详述装甲兵创建过程
解读闪击战理论的经典之作
古德里安的个人战争回忆录
铁血文库二战名将系列

作者简介
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1888—1954),纳粹德国陆军大将、德国装甲兵的创始人,他的建军思想、作战理论是德国法西斯“闪击战”理论的主要组成部分。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曾任德国陆军运输兵监察部和装甲兵司令部参谋长;装甲师师长和快速部队司令。1938年率部参加吞并奥地利和捷克苏台德区的行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历任军长、装甲集团军和装甲集团军群司令、装甲兵总监、陆军总参谋长等职。

目录
第一章  家庭和青年时代 001
第二章  德国装甲兵的创建 004
第三章  权力巅峰时期的希特勒 034
第四章  灾祸的开端 052
第五章  西线战役 078
第六章  1941年的苏联战局 131
第七章  赋闲 268
第八章  装甲兵的发展(1942年1月—1943年2月) 273
第九章  装甲兵总监 282
第十章  “7•20事件”及其后果 339
第十一章 陆军总参谋长 352
第十二章 最后的崩溃 432
第十三章 第三帝国的领导人物 439
第十四章 德军总参谋部 465
附录 479

序言
译者前言

历史可以告诉未来!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会怎样,但我始终坚信,研究历史并且找到其中的规律,就能勾画出未来世界的发展趋势。在一定程度上扯开未知世界的一角,哪怕只看上一眼,那都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结束70年了,研究这场人类最大浩劫的书籍可谓浩如烟海,无数的研究者希望从中发掘出有价值的史料,或真实记录历史事件的起因、发展过程和结果,或揭开战争迷雾探寻历史的真相,为后人留下各类经验和警示。有一类人,他们是历史的参与者、创造者和幸存者,他们用自己的笔记录下自身同时也是历史发展过程中的点点滴滴,向后人讲述真实的故事,这就是亲历者回忆录。回忆录的价值毋庸赘言,因为作者就是当事人和亲历者,他们的所思所想、所见所闻、所作所为都是极为珍贵的第一手史料。虽然受个人感情和立场的影响,其文字未必有档案那样准确,却有血有肉,令人恍如身临其境。如果能结合其他资料,有经验的读者就可以自己判断回忆者的话是真是假。
30年前,当我首次看到钮先钟先生翻译的《闪击英雄》一书时,从未想到过30年后自己会有幸重新参与本书新版的校译工作。作为自己的军事启蒙读物之一,此书陪伴我走过了小半个人生之路,现在能有机会对此书做细致的校对和修正,实在是了却了当年的一大心愿。
1950年,海因茨•古德里安出版了他的回忆录《Erinnerun-
geneines Soldaten》,中文直译是《一个士兵的回忆》。1952年,此书的英文版问世,书名为《Panzer Leader》,中文直译是《坦克领袖》,钮先钟先生的译本将其意译为《闪击英雄》,可谓精彩传神。
古德里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乃至世界战争史上都会留下极为浓重的一笔,他并非装甲兵和机械化步兵作战理论的开创者,却结合前人的经验,为德国打造出一支举世闻名的装甲兵,彻底改变了人类的战争形态。1937年,他出版了一本关于装甲兵作战理论和战术的书籍《注意!坦克!》,这本书使他首次进入了公众的视线。
李德•哈特在为本书的英文版作序时写道:

在这本书中,一个曾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历史的人讲述了他的故事,他以全新的观念缔造了一段历史,然而这段历史的结局却完全出乎他本人的意料之外。古德里安对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进程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如果没有他,希特勒很可能在刚刚发动战争的时候就会遭遇挫折。因为在1939年—1940年期间,德国的整体军备力量并不足以战胜任何强国。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所取得的胜利完全得益于古德里安一手创建和训练起来的装甲部队,在战争中他不顾上级的警告和希特勒的恐吓,指挥装甲部队大胆地采取行动并取得了成功……

1939年9月到1942年1月,古德里安亲率装甲部队参加了对波兰、法国和苏联的战役,他的闪电战战术所取得的惊人成功,不仅提升了他的声望,还以实践证明了闪电战理论的正确性。他在1942年还著有《与坦克一起在东西两线战场》一书,他在该书中再次重申了他对闪电战战术的观点,遗憾的是知道这本书的人不多。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他记录了在第三帝国的兴亡过程中自己所扮演的角色,他在回忆录中叙述了那段历史。此书在德国首次出版的时候就引起了评论家的密切注意和公众的浓厚兴趣。因为这是第一本德国的前线将军所著的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书,这本书有史有据,内容可靠,并且还详细记录了作者和德国高层领导包括希特勒之间的关系,所以到1953年这本书已经成为了世界畅销书,被翻译成多种语言。
此书的英文版序言中有这样一段话:

在阿道夫•希特勒幻想的世界里,总参谋部的军官中很少有人能够从宣传部长戈培尔那里得到英雄般的礼遇,被元首解职之后又重新起用的人更是凤毛麟角。然而古德里安却都做到了,同时他也是得到公众赞扬的第一人……
古德里安是普鲁士人,有时看上去比一般的普鲁士人更普鲁士化。他以身为普鲁士人为荣,为人谦和而不失威严,很值得尊敬,另外他还有幽默感……在战后负责战俘营审讯的美国人眼里,他一向诚实地表达自己的观点,而从来不去考虑美国人愿意听到什么。他对所有问题都回答得很快,他从来不会想给人留下特殊印象,或者让人觉得他别有用心……

根据美国方面的资料,1945年5月—1948年6月古德里安被囚禁期间,被选定参与记录其二战经历和对德国在二战中所作所为的看法的德军将领超过了2000人,而古德里安是美军尤其重视的败军之将,尤其是他针对对手的那些毫不留情的刻薄嘲笑,始终都带着他特有的顽固和骄傲。这项工作搜集了成千上万的文件资料,其中一部分甚至有些冗长,所有这些资料最后被编制成了完整全面的档案。古德里安作为这项工作的几个骨干成员之一,也借着这个机会为自己的回忆录搜集整理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
本书有四大主题:
1.创建和发展德军装甲兵的努力,包括设计制造精良的装备。
2.波兰战役、法国战役和1941年东线战役的亲历过程。
3.在斯大林格勒惨败之后重建装甲兵的过程。
4.1944年濒临失败,试图以合理的条件寻求和平。
整个20世纪30年代,古德里安不论是作为参谋军官还是部队指挥官,在实现军队现代化的工作中所取得的每一点成功,几乎都会伴随着和保守派作斗争的艰难过程。这些保守派人士的目的并不相同,有些人受自身认知的局限意识不到装甲部队快速机动所带来的影响,还有一些人害怕当时几乎没有防御能力的德国重新卷入战争,再次被东西方的宿敌打败。在军事派别中还交织着一种险恶的力量,那就是希特勒领导的纳粹党的罪恶组织和意识形态,军官中很少有人知道对此应该如何应对。
1933年以前,纳粹的煽动给古德里安的军事职业生涯带来了很大困扰。他和众多德国将领一样,渴望一位救世主来拯救自1919年后实力和影响力都陷入低迷的德国,他相信希特勒是能够胜任这一艰巨任务的政治家。在1934年库莫斯多夫展示活动中,当古德里安设法说服希特勒认识到装甲兵在战争中的潜力之后,他就开始以特别的热情支持希特勒。
然而,在他的信件中依然流露出他对巧妙地将众人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希特勒怀有一些疑虑。和其他军人一样,1934年8月2日他被迫向希特勒个人宣誓效忠。没有人拒绝宣誓,尽管他在给妻子的信中写道:“德国陆军一向信守誓言,但愿陆军这次也能以荣誉为重,遵守誓约。”
不幸的是军队的领袖们这次被希特勒的狡猾蒙蔽了,在思想和独立性上一步步地被解除了武装,或主动或被动地投靠了纳粹党和希特勒。
对波兰战役、法国战役、东线战役初期的描写,使人身临其境地感受到了战场上的风险和历史的不确定性,指挥官所做的每个决定,也许在当时会有充分的理由,但正确与否却不能仅靠这些理由来证明,因为历史的发展是不会依靠个人意志来转移的,必须符合事物发展的客观规律。古德里安的描述说明,一个具有新思想的人指挥着一支新型军队作战会取得怎样的辉煌,但上级的错误决定,却会将一切都打回原形。他能够取得胜利是历史的必然,因为他走到了正确的方向上,而邪恶的领导人为了巩固自身权力的倒行逆施却在更大程度和更高层次上,将所有的“正确”全部拖进了“错误”的历史漩涡之中,依照客观规律最终走向了毁灭。
1941年8月,在选择基辅还是莫斯科作为主攻方向时,他和希特勒的意见发生了激烈冲突,最终古德里安选择了遵从上级的决定。他在书中写明了此事的前因后果,当时的古德里安哪怕有再多的不满、疑问和担忧,他的最终选择是服从命令。1941年12月,前线局势急转直下,德军在苏联寒冬的冰雪泥泞中遭遇了对手可怕的打击,他对战局发展的担忧清晰可见。这次,他不再一味盲从希特勒的命令,哪怕最终被解职,由此可以看出他从内心深处是反对希特勒的。
读到第三部分斯大林格勒战役惨败之后重建装甲兵的内容,必须结合第四部分德国因为自己的暴行即将失败的时候。毫无疑问当时古德里安已经看到了德国没有任何获胜的希望。他回忆了1943年2月出任装甲兵总监的经历,读者还可以从这本军事著作中看到细致入微的心理描写,在历史上的七年战争中,沙皇俄国和普鲁士的协议挽救了普鲁士,古德里安希望这次也可以通过撤退与求和来为德国赢得时间。
在德国的形势走向绝望的时候,他才被希特勒重新起用,后来又被任命为德国陆军总参谋长,然而当时已经是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了,他注定要吞下整个苦果成为败军之将。书中有很多地方描述了古德里安是怎样为那些几乎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而努力,他的职权受到了诸多人为掣肘,这仅仅是由于独裁者阴暗多疑疯狂的心理。
在最后引人注目的8个月时间里,古德里安几乎每天都在反对希特勒粗暴的决定。就官方记录显示,截止到1945年2月初他做了其他任何一位将军都没有做过的事——因为希特勒滑稽的命令和他争吵并且对希特勒表示了蔑视。这种不可想象的事情的确发生过,希特勒面对古德里安强硬的据理力争甚至有些害怕,在场的阿尔伯特•施佩尔(军备和战时生产部长)看着希特勒“眼中闪着异光,胡子几乎都竖立起来”。
在此之前,古德里安曾和施佩尔合作,努力减少希特勒疯狂的焦土政策对德国工业的破坏,并试图去说服外交部长乌尔里希•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在德国被摧毁之前通过外交手段结束战争。结果满怀恐惧的里宾特洛甫根本不敢忤逆希特勒的意思,同样害怕的党卫队全国领袖海因里希•卢伊特波尔德•希姆莱也让他们感到沮丧。当然,当时(行动)其实也已经太晚了。
对于“7•20事件”的组织者和参与者,古德里安的态度是回避拉拢和不承认自己确实知道正在迫近的刺杀行动。他判断出刺杀者们由于太过浮躁又行事不周,最后行动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因此他对他们的行动既不赞成也没有信心。书中的相关内容他有些闪烁其词,或者说,刺杀发生的时候他去自己的庄园散步,并因此异乎寻常地暂时失去了联系不一定是偶然。历史已经告诉我们,整个刺杀政变行动有着太多的漏洞,这也是他们没有得到任何有实权的部队指挥官明确支持的重要原因。
必须指出的是,古德里安是纳粹德国的战犯之一,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可以轻易将其批判得体无完肤。关于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性质,历史早有定论,反法西斯战争的正义性丝毫不容置疑和辩驳!

本书在翻译过程中以德文版为基础,同时参考了康斯坦丁•菲茨吉本的英译本,钮先钟先生和戴耀先先生的中文版本。尽可能将各类译本中忽略的内容包括附录全部补足,并对书中提到的部分人物、地名和古迹、武器装备、战役和参战部队的情况做了数以百计的注释,这也是此译本比较独到的地方。当年我最初阅读此书时,就曾产生过大量疑问,现在终于有机会将其中的问题一一考证,并贡献给广大读者。应该说,这个版本是目前为止内容最为详实,最贴近原著的中文译本了。
站在后来者的角度上看,此前的译本也许存在着些许瑕疵,这并不是因为我们的知识水平或翻译能力比前辈们高,而是由于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料去修正作者和其他译者的错漏之处。互联网的发达和战后数十年来无数研究者的整理归纳,令我们所处的时代要比作者和其他译者生活的年代在查询资料方面更为快捷方便,这是时代进步的硕果。
此书的各类版本都没有写清楚书中人物的全名和当时的确切军衔,往往只有一个姓氏和“将军”的统称,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正是由于有了种种便利,我在查阅了大量资料后,除了早期出现的个别人物和军衔较低的军官外,尽可能补全了书中绝大多数人物的姓名以及他们在不同时期的准确军衔和职务。并且详细考证了书中出现的数以千计的地名和准确译法,除了个别约定成俗的译名外,尽可能以人名、地名字典和中国地图出版社出版的中文版地图为准。由于古德里安是以德文发音规则来拼写外国地名,和所在国的拼写差异很大,部分东欧地区的村落地名实在难以准确考证,这些无法考证的东欧诸国村落名称,以其拼写读音为准,所以错误在所难免。东欧诸国由于政治和历史原因,很多地名有了变更,我尽可能对其做了修正,并和现在的名称一一加以对应。
本文的主要内容由李江艳女士翻译,我对全文做了仔细校译,补充了注释,修正了所有人名、军衔、地名和武器装备的翻译,期间得到了熟悉装备的刘晓先生和精通德语的庄雯女士的无私帮助,以及对本书给予了诸多关心和帮助的吴焉先生,在此我对他们表示衷心感谢。
虽然几经考证校对,水平所限,错漏在所难免,欢迎广大读者批评指正。

董旻杰
2015年5月10日

文摘
第一章 家庭和青年时代
1888年6月17日,一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在维斯瓦河畔的库尔姆(今波兰海乌姆诺)第一次见到了阳光。我的父亲,弗里德里希•古德里安当时是波美拉尼亚第2猎兵1营的一名中尉,他于1858年出生在图赫尔2地区的大克罗尼亚。我的母亲,克拉拉•克尔奇霍夫于1865年2月26日在库尔姆附近的尼姆齐克出生。我的祖父母都出身于地主家庭,就我所能追溯到的我的家族先辈,他们都生活在瓦尔特高3或东、西普鲁士地区,不是当地主就是做律师。我的父亲是我所有近亲中唯一的一个正规军军官。
1890年10月2日,我的弟弟弗里茨出生了。
1891年我的父亲因为军职的变动调驻阿尔萨斯州(今法国东部的阿尔萨斯地区,1871年普法战争结束后,一度和洛林一起被法国割让给德意志帝国)的科尔马,我6岁的时候在那里入学,在那里一直待到1900年,同年父亲又被调驻到洛林州的圣阿沃尔德。然而圣阿沃尔德是个小地方,没有高等中学,所以父母只好把我们兄弟俩送去寄宿学校上学。因为父亲的收入有限,加上他希望两个儿子都能成为军官,于是他决定让我们去预备军官学校。
1901年4月1日,我和弟弟去了位于巴登的卡尔斯鲁厄预备军官学校,直到1903年4月1日我都在那里上学。然后我转学到了大里希特菲尔德地区的中央军官学校,那里离柏林不远,我的弟弟两年之后也到了这里上学。1907年2月我毕业了。后来每当我回忆起当年教导我的教官们,心里总是充满深深的感激与敬佩。我们在预备军校里所受的训练是朴素且有严格的军事纪律约束,同时这些训练也是基于仁爱和正义的。我们的课程依照最新式的公立实科学校为标准,尤其注重学习现代语文、数学和历史。这为我未来的进修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军官候补生所达到的文化程度丝毫不逊于同等的实科学校学生。
1907年2月,我作为一名见习军官被分配到洛林州比奇的汉诺威第10猎兵营,而我的父亲担任该营的营长一直到1908年12月。这对我来说真是意外的惊喜,在预备军校读书离家6年之后我终于可以重新享受温暖的家庭生活了。1907年4月到12月期间我在梅斯的军事学校受训,然后在1908年1月27日被委以少尉军衔,但是我的军官资历是从1906年6月22日开始计算的。从那之后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我都享受着一名初级军官平静幸福的生活。1909年10月1日,我们的猎兵营又被调回到汉诺威的哈尔茨山戈斯拉尔地区驻防。在那里我与心爱的玛格丽特•格尔内订婚,并于1913年10月1日结婚,从那之后她和我相濡以沫,同甘共苦,给予了我巨大的支持和帮助。
然而,我们刚刚建立起的幸福生活被1914年8月1日爆发的战争粗暴地打断了,接下来的4年里,我和妻子家人的短暂团聚屈指可数。1914年8月23日,上帝恩赐给我们第一个儿子——海因茨•京特,1918年9月17日我们又有了第二个儿子库尔特。
父亲的身体健康每况愈下,后来只好退出现役,他在1913年5月动了一个大手术,一年多后他在战争刚刚开始时就故去了。父亲的逝世使我不论是在军事生涯还是在人格方面都丧失了一个楷模,我的母亲比父亲多活了16年,于1931年3月也离开了人世,结束了她充满了慈爱的一生。
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协议签订的时候,我正在东线担任防御任务,先是驻扎在西里西亚,后来又去了波罗的海地区。在本书所附的大事年表中,能够看到我半生戎马生涯和个人生活的大致经历。从这个年表中可以看到,一直到1922年为止,我在军中的职务一直在战斗部队的军官和参谋之间转换。我是步兵出身,后来却被调到了科布伦茨的第3通信营服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刚开始的几个月里,我负责包括无线电作业在内的许多工作,由此我学到了许多通信技术的相关知识。这段经历对我日后着手组建新兵种时作用巨大。

注释
1 为了保护军队传统,普鲁士和德国军队中有许多特有的兵种名称被延续下来,战争史上猎兵不同于一般重装步兵,主要进行散兵战和狙击战,被视为精锐部队。猎兵作为兵种被取消后,其称谓被保留下来,一般用在轻步兵、山地步兵或者伞兵部队中,至今德国和法国的一些部队仍在使用。——译者注(编者按:本书注释如无特别标注,基本都为译者注,以下省略。)
2 今波兰北部的图霍拉,历史上与库尔姆同属于东普鲁士,在作者出生的年代是德意志帝国领土。
3 Warthegau,又称瓦尔特兰(Warthegau)。18世纪末至19世纪初属于普鲁士王国的南普鲁士地区,后又归属波森自治大公国,地名源于当地的主要河流瓦尔塔河(Wathe)。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波兰重新立国,此地归属波兰,1939年德国入侵波兰后,这片领土被德国人称为瓦尔特兰省。二战之后,此地基本上属于波兰的大波兰省所辖。
4 当天德国首先向俄国宣战,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