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微型小说精品.pdf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微型小说精品.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余致力编著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微型小说精品)》共收录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的微型小说100余篇。近几十年来,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微型小说这一文体受到越来越多读者的喜爱。本书将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的微型小说精品汇集成册,介绍给国内读者和作者,可以为他们提供一份可供学习、欣赏、借鉴的微型小说经典之作。

编辑推荐
《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精品作品》系百花洲文艺出版社常销图书,二十年来多次再版重印,在读者中深获好评。本套丛书分体裁精心汇编了诺贝尔获奖作家的各类作品,让您充分品味诺奖百年来的名篇佳作。余致力编著的《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微型小说精品)》是其中一本,共收录诺贝尔文学奖获奖作家的微型小说100余篇,分多个体裁精选百年来享誉全球的殿堂级文学大师作品;通过淡朴流畅的译文来呈现伟大作家的思想精髓;为您提供耐人咀嚼的精神食粮,奉上回味无穷的甘泉佳酿。

作者简介
余致力,主编有《中国古典文学短篇精华评析丛书——哲理诗精华评析》等书。

目录
[挪威]比昂斯滕·马丁纽斯·比昂松
父 亲
鹰 巢
[波兰]亨利克·显克维奇
愿你有福了
[英国]约瑟夫·鲁德亚德·吉卜林
鲸的喉咙是怎么长成的
小托布拉
老相好
[印度]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乐园里的不速之客
编 辑
美丽的邻居
小媳妇
过 失
解 脱
难以避免的灾祸
[英国]约翰·高尔斯华绥
演 变
[俄国]伊凡·亚历克塞维奇·蒲宁
阔别重逢

三个卢布
[丹麦]约翰内斯·威廉·杨森
安妮和母牛
[德国]赫尔曼·黑塞
中国式传奇
毛尔布朗神学院的一名学生
[法国]安德烈·纪德
一件调查的材料
[美国]威廉·福克纳
插 曲
[瑞典]帕尔·费比安·拉格奎斯特
英雄之死
[美国]欧内斯特·海明威
桥头的老人
雨里的猫
三声枪响
某件事的结束
一天的等待
忠心不二的公牛
[美国]约翰·斯坦贝克
早 餐
开小差
[日本]川端康成
不 死
红 梅
石 榴
竹 叶
父母心
厕中成佛
雨 伞
情 死
夏天的鞋子
被妻子束缚的丈夫
[爱尔兰]萨缪尔·贝克特
一个黑夜
[苏联]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
诗人的遗骸
一天的开始
一截榆树圆木
在叶赛宁的故乡
我们是不会死的
沿奥卡河旅行
篝火和群蚁
沙里克
[德国]海因里希·伯尔
我的昂贵的腿
音乐会上的咳嗽
卖笑人
在桥边
一桩劳动道德下降的趣闻
我的叔父弗雷德
受欢迎的报道
[澳大利亚]帕特里克·怀特
叫喊着的土豆
[美国]索尔·贝娄
一件小事的震动
[美国]艾萨克·巴什维斯·辛格
奥拉和特鲁法
扫烟囱的雅什
[哥伦比亚]加夫利尔·加西亚·马尔克斯
有这么一天
似水的光线
八月的鬼怪
有人弄乱这些玫瑰
三个梦游者的酸楚
[埃及]纳吉布·马哈福兹
囚 装
[西班牙]卡米洛·何塞·塞拉
我还不是渔民的时候
倒霉的大号手
“果皮”帕基托之死
爱不是罪孽
雪中威士忌
欢乐和痛苦之花
求求你们,别开玩笑
金胗的公鸡
流浪汉胡安尼托
拉格尼尔德夫妇
[墨西哥]奥克塔维奥·帕斯
蓝眼睛
意愿的奇迹
遭 遇
[南非]内丁·戈迪默
终 点
[德国]君特·格拉斯
左撇子
一九〇五年
一九〇八年
一九七二年
[英国]维·苏·奈保尔
布莱克·沃兹沃斯
曼 曼
母亲的天性
没有名字的东西
博加特
[南非]约翰·马克斯维尔·库切
不情愿的贵宾
[英国]多丽丝·莱辛
草原日出
我最终是怎样把心丢了的
作家不会出自没有书的房子里
[加拿大]艾丽丝·门罗
因为一条绿裙子
[法国]帕特里克·莫迪亚诺
戴眼镜的女孩
陌路人
夜 巡

文摘
1913年获奖作家
[印度]罗宾德拉纳特·泰戈尔
Rabindranath Tagore(186I-1941)
乐园里的不速之客
这人从不追求单纯的实用。
有用的活儿他不干,却整日想入非非。他捏了几件小玩艺儿——有男人、女人、动物,那都是些上面点缀着花纹的泥制品。他也画画,就这样把时光全耗在这些不必要的、没用的事儿上;人们嘲笑他,有时他也发誓要抛弃那些奇想,可这些奇想已根深蒂固了。
就像一些小男孩很少用功却能顺利通过考试一样,这人毕生致力于无用之事,而死后天国的大门却向他大大敞开着。
正当天国里的判官挥毫之际,掌管人们的天国信使却阴错阳差地把那人发配进了劳动者的乐园。
在这个乐园里,应有尽有,但独无闲暇。
这儿的男人说:“天啊,我们没有片刻暇余。”女人们也在欷歔:“加把劲呀,时光不饶人!”他们见人必言:“时间珍贵无比”,“我们有干不完的活儿,我们没有放走一分一秒!”如此这般,他们才感到骄傲和欢悦。
可这个新来乍到者,在人世间没做一丁点儿有用事儿就度完了一生的人,却适应不了这个劳动乐园的生活规律。他漫不经心地徘徊在大街小道,不时撞在那些忙碌的人们身上i即使躺在绿茸茸的草坪上,或湍急的小溪旁,也总让人感到碍手碍脚,当然免不了要受那些勤勉人的指责哕!
有个少女每天都要匆匆忙忙地去一个“无声”急流旁提水(在乐园里连急流也不会浪费它放声歌唱的精力)。
她轻移碎步,好似娴熟的手指在吉他琴弦上自如地翻飞着;她的乌发也未曾梳理,那缕缕青丝总是好奇地从她前额上飘垂下来,瞅着她那双黑幽幽的大眼睛。
那游手好闲之人站在小溪旁,目睹此情此景,心中陡然升起无限怜悯和同情,好似在看一个乞丐一般。
“啊一嘿I”少女关切地喊道,“您无活可干,是吗?”
这人叹道:“干活?!我从不干活!”
少女糊涂了,又说:“如果您愿意的话,我分点活给您。”
“‘无声’小溪的少女呀,我一直在等着从您那儿分点活儿。”
“那您喜欢什么样的活儿呢?”
“就把您的水罐给我一个吧,那个空的。”
“水罐?您想从小溪里提水吗?”
“不,我在水罐上画些画。”
少女愕然:画画,哼!我才没时间和你这号人磨嘴皮子呢l我走了!”她就离开了。
可是一个忙忙碌碌的人又怎能对付得了一个无所事事的人呢?他们每天都见面,每天他都对她说:“‘无声’小溪的少女呀,给我一个水罐吧,我要在上面画画。”
最后,少女终于让步了。她给了他一个水罐,他便画了起来,画了一条又一条的线,涂了一层又一层的颜色。画完后,少女举起水罐,细细地瞅着,她的眼光渐渐迷惘了,皱着眉头问:“这些线条和色彩是什么呀,要表达什么呢?”
这人大笑起来:“什么也不是。一幅画本来就可以不意味什么,也不表达什么。”
少女提起水罐走了。回到家里,她把水罐拿在灯下,用研审的目光,从各个角度翻来覆去地品味那些图案。深夜,她又起床点燃了灯,再静静地细看那水罐;她终于平生第一次发现了什么也不是、也不表达什么的东西。
第二天,她又去小溪提水,但已远非以前那样匆忙了。一种新的感觉从她心底萌发出来——一种什么也不是、也不为什么的感觉。
看见画家也站在小溪旁,她颇感慌乱:“您要我干什么?”“只想给您干更多的事儿。”“那您喜欢干啥呢?”“给您的乌发扎条彩带。”“为什么?”“不为什么!”
发带扎好,鲜艳而耀人。劳动乐园里忙碌的少女现在也开始每天花很多时间用彩带来扎头发了。时光在流逝,许多工作不了了之。
乐园里的工作开始荒芜,以前勤快的人现在也开始偷闲了,他们把宝贵的时光耗在了诸如画画、雕塑之类的事上。长老们大为愕然,召开了一次会议,大家一致认为,这种事态在乐园中是史无前例的。
天国信使也匆匆而至,向长老们鞠着躬,道着歉:“我错带一人进了乐园,这都怪他。”
那人被叫来了。他一进来,长老们立刻就注意到了他的奇装异服,及其精致的画笔、画板,也立刻就明白了这不是乐园中所需要的那种人。
酋长正言道:“这里不是你待的地方,赶快离开!”
这人宽慰地舒了口气,拾掇好他的画笔及画板。就在他即将离去之际,那少女飞奔而来。“等等我,我和您一块儿走!”
长老们呆住了,在劳动乐园里,以前可是从未有过这等事呀——一件什么也不是、也不为什么的事。
(时宏伟译)
编 辑
妻子在世的时候,我对女儿普罗芭很少关照。那时,大部分时间为她有病的母亲奔波忙碌。看女儿玩耍嬉笑,听她牙牙学语,或是有意逗逗她,是很有趣味的。高兴的时候,抱抱她;她一哭闹,就交给她妈妈,自己便抽身走开。当时,从未想到要更多地关怀和抚育她。
妻子不幸过早地去世了。抚育孩子的责任,完全落到了我的肩上。孩子失去了母爱,父亲的神圣职责是倾注双倍的怜爱;父亲失去了妻子,女儿的天职是献上更多的关怀。可是,我却很少考虑这些。普罗芭六岁就开始操持家务。显然,她竭力想成为父亲唯一的照管人。
有时,我对普罗芭的关心,不免暗自发笑。可表面上却装得服服帖帖。我意识到,我愈显得无能为力,需要帮助,她就愈加高兴。如果我自己去拿衣服、取雨伞,她就会感到委屈,好像是侵犯了她的权利似的。以前,她从来没见过像爸爸这么大的洋娃娃。现在,她把整天服侍爸爸吃饭、穿衣、睡觉当作是一种极大的快乐。只是在我教她识字和读书的时候,她才自觉不自觉地感到我作为父亲的权威。
时光流逝,女儿该出嫁了。嫁女儿需要许多的钱。我到哪里去弄这么一笔钱呢?另外,我女儿多少还有些文化,如果嫁给一个目不识丁的粗鲁汉,那她将来的处境又会怎样?
我得想法子去挣钱。显然,到政府部门去工作,我的年龄太大了;到其他单位去工作,又苦于没有门路。想来想去,只好试试笔头,搞搞创作。
竹筒如果裂了缝,就既不能装油,也不能盛水,变得毫无价值:不过,如果竹筒钻上眼,它就成了竹笛,能吹奏出美妙的乐曲。我认为,如果世界上的各种职业都干不了,说不定能写出本好书来呢!抱着这样一股勇气,我写了一出喜剧。人们交口称赞,还被搬上了舞台!
喜剧带来了荣誉,也带来了不幸——我再也不能抛开已开始了的事业,整天愁眉苦脸,搜肠刮肚地写剧本。
“爸爸,”普罗芭笑眯眯亲切地提醒我,“你不去洗澡吗?”
“快走开,”我却不耐烦地叫道,“快走开!现在别打扰我,让我生气!”
姑娘脸上的笑容立即消逝了,就像一阵风把灯吹灭了似的。我甚至没有发现,她是什么时候怀着委屈的心情,悄悄地走了。
由于专注于创作,我的脾气也变得稀奇古怪起来。那时,我把女仆也赶走了,还时常殴打佣人。如有乞丐来讨饭,我也拿棍子把他们赶跑。我们家就在路旁,如果有行人问路,我也爱理不理,叫他们滚开。可谁也想象不到,我正在写幽默喜剧呢!
……
P19-22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