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pdf

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
你总是期待有生之年时时精彩,生命长途遍布花树。
于是所有的不辞辛劳、义无反顾,仿佛都有了意义。
但来时的航船已远逝于迷津,旧地重游,青春落幕,人也换了面目。
你我不忍苛责自己的单纯,所以无数的人总是一声唏嘘。
**************************************************
我明白过往的遗憾已是东海逝波,
唯有舍弃不该有的执念,才能与这世界好好相处。
孤独是一枚陪你我成长的果实。
吞下它。天高云淡,波峰浪谷,雪虐风餐,似锦前程,
都需你我独自上路,不慌张,慢慢走,别回头。





编辑推荐
这是一本励志散文集,作者在异地求学行旅中有情有味的记录,让读者切身感受到岛屿如诗般清新文艺的风情,
以及一种充满寻根情怀的“清新文学”。
还能把回忆淋出斑斑锈迹的,是眼泪。
年少时,泪腺总是太脆弱,谁不见,谁离开,谁不告而别悄悄走掉,我们都要启动泪腺,让自己下场雨。
这样的雨,下的时间太短,过了十五岁,又过了十七岁,什么时候不下了,自己都不知道。
长大后的我们,表面晴天很多,内心雨季遍布,人人都很棒,盛得下,藏得住,不决堤,不泛滥。
圆融处事,习以为常。
雨下多了,就会汇聚在一起,不管是大江大河,还是微潭浅溪,水再清澈,若是无鱼,也跟没了心似的,与死无异。
我们不能失去感动,不能丢了那些鱼。

纷繁尘世,是不易勘探的宇宙黑洞,不如选择另外一种方式度量光阴和人情。
以此书为例,离开你熟悉的生活,逃出你痛苦的禁地。
用新的开始去结束过往的倦怠、期望和失败。
在年轻的途中,以内心的声音为灯,照亮自己和远方。
撇开背景,忘记身份,丢失过去。脚下是荆棘,头顶是王冠。
和一路风景谈一场无关结果的恋爱,别让遗憾成为体内持续发作的毒药。
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别矫情,也别怂,独自上路。






名人推荐
旅行最美妙的事,便是未知。四年前,当我走出桃园机场,望着落雨的中国台北,和四年后初来乍到的小潘一样,无法预知迎接我们的,会是怎样的人和事。所幸,宝岛赐予我的美好,一如他笔下所记录的,如此这般丰盛:夜市的琳琅,榕树的茂密,逛不完的书店,弥漫在每个角落的人文气氛,平溪的天灯,鹅銮鼻的灯塔,或是雨后高雄热腾腾的姜母鸭……这些美好的无知成了后来的已知,成了我每次想起都觉得温暖的往事,成了他笔下熟悉又陌生的故事。
——《无心法师》编剧 方羌羌

这么多年过去了,小贵的文字依旧温柔、细腻,让人有陪伴的感觉,很可贵。他是一位有光的写作者,每段文字、每个故事都在慰藉自己的同时,也照亮了他人。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就和他一起,来一场漂洋过海的青春之旅吧,在陌生的环境里,探索和感受更深、更美的存在。
——畅销书《这世上的美好,唯你而已》作者 蓑依

走过的风景,都是过往的经历;路过的心情,都是之后的回忆。世界那么大,准备好了就要去看看,愿你能像作者潘云贵一样,用脚步丈量世界,用文字记录旅行。愿你有随时出发的勇气,愿你有闪闪发亮的梦想。
——畅销书《有些路,只能一个人走》作者 这么远那么近


作者简介
潘云贵

作家、沙发客、业余摄影师。

一直喜欢在路上的状态,看不同的风景,遇见不同的人,
并从中与日久不识的自己重逢。
接受与生俱来的孤独,并选择自己的方式与之温柔相处。
平日多煮字喂眠,或翻阅以往所拍影像如粥慢食。

曾获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大奖
首届新蕾青春文学新星选拔赛全国总冠军
第十七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一等奖。
已出版《亲爱的,我们都将这样长大》、《我们的青春长着风的模样》等书。


目录

第一章 出发并相信世界

历历万乡
道路在继续
想念的温度
雨眠
恋旧
以夜为床

第二章 不只是路过

樱花少年
你肩上的风
回不去的梦
出口都光明
春如诗
住在心上的味道

第三章 一路走,一路告别

素色生活
看完烟火再回去
再见,萤火虫
冰物语
荒烟蔓草
明亮的废墟

第四章 懂得铭记与忘记

虚庭一步
如雾起时
单车岁月
人间哑巴
夜之余烬
我在梦见你

第五章 继续生活,继续在路上

背对人类的动物
无法长久的陪伴
何日故人来
哀伤时若有海
跑步的人不悲伤
只带一只行李箱

后记


文摘

如果你正年轻,且孤独

那日,倾盆大雨,我和友人在上岛喝咖啡。
话不多的两个人,仿佛各自装在坚固的铁皮罐子里,即便许久未见,一碰面,也从来不会上演电影里热泪盈眶的戏码。
我们喝了几口咖啡,才挤出一两句话,其余时间都不约而同朝着窗外看。
透过沾满雨滴的玻璃,顿觉自己仿佛是站在岸边观海的人。路上的车是海上的船,大大小小的伞都是湿漉漉的花。
友人问:“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一个人?”
我点点头。
“你为什么不摆脱这样的局面?”她又问。
我答:“一个人生活,没有什么不好,为什么要急于摆脱?我喜欢自然而然的状态,不强求,也不愿被逼迫。”
语毕,我端起咖啡,同样问她:“那么你呢?”
友人一时语塞。
我们深知彼此有过的故事,但都不愿再提起,将一切都付于孩童般的笑声中。
窗外,雨势仍未停息,有人点灯,在很黑的地方,陪孤独说话。

喝完咖啡,离开上岛,在店门口打开伞的刹那,我们要分别,友人问:“你去过岛上吗?”
我说:“是鼓浪屿吗?”
她摇摇头,说了四个字:“海峡对岸。”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这大陆上竟然生活了二十多年。世界很大,我要去新的地方看看。
对岸的岛屿仿佛就在这样一个雨天对我发出了呼唤。
于是我通过参加学校选派交换生的考试,获得了公费前往对岸学习的机会,一个人收拾起行李,漂洋过海来到祖国宝岛。

很多时候,我们认识一个新的地方、一种新的事物,都会与自己过去熟悉的世界进行对比,而得到新的认知。无论新或旧、残缺或完美,都只是事物在我们眼前展现出的一种特质,并无好坏之分。
我们尊重它们的方式是用心感受。

车过花莲,有青葱少年酣眠,酒窝甜甜。一旁的少女目光不离窗外的海,一只手托腮,一只手按着蓝色行李箱,上面有朵扶桑,红得如同时间点的火。

去金瓜石,山顶风很大,底下的阴阳海颜色绮丽,蓝黄色交织。有几个青年人站成一排,顺着风的方向,往天边呐喊,有回声传过来。我没有记住他们喊了什么,只记得那一张张白皙面颊上的笑,像山上绽开的百合。

在兰屿浮潜,遇盛夏豪雨,海面顿时成为鼓面,我的后背遭到一阵捶打,不觉疼痛,倒像种解脱,仿佛周身的孤绝爱恨被敲打而出,淌向远处深海。我低头,水下的世界平静如昨,鱼群按着原有的节奏行进,海带随着水流摆动自己柔软的身体,一条海蛇闪电般穿过我的目光,向更深的海底刺去。我感觉此刻上帝把他的眼睛给了我。

在黄昏的爱河,找一把河畔的长椅坐下,有船缓缓开过,留下微微荡漾的水波,似乎是一首诗金光闪闪的韵脚。对岸的凤凰花开得满树都是,路上车不多,行驶得也不快,千禧年左右建造的高楼已经不新,它们静静矗立,像中年人在和我对望。旁边公园里有人在打棒球,跑起来像一阵风。我想按住时间的停止键,留住眼前的世界。

生命长途中遍布花树,美好,却是刹那的惊艳。我们总在期待有生之年再次相逢,于是所有的不辞辛劳、义无反顾仿佛都有了意义。但来时的航船已远逝于迷津,旧地重游,物已不再,人也换了面目。
你我不忍苛责自己的单纯,所以无数的人总是一声唏嘘。

住在埔里一家叫“在岛中”的民宿,老板用山泉泡香草薄荷茶让我喝。舌尖刚一触到茶水,就想起幼时雨天自己到后院看薄荷被雨水浇灌的情景,一阵清凉在鼻翼环绕。后来搬到新家,后院无人打理,野草丛生,薄荷芳踪隐没。去年回旧家,已不再看见它们。薄荷的香气里有我的年少,失去它们,我的童年失去了味道。

到安平树屋,一棵棵粗壮的榕树从破落的瓦房里抽身而出,根须垂地,枝繁叶茂,来看的人无不称奇。回想幼年时,自己常在外婆家旁边的榕树下玩耍,一会儿爬到树上,一会儿跳下来揪着大树的根须,虽是一个人,但也很快乐。但在我上初中的时候,舅舅为了加盖楼层、扩大住房面积,把树砍掉了。树不在了,像一个亲人离开了。

有天傍晚,一个人坐公交车到基隆港,抵达后,夜色已将水面染黑,豪华客轮停靠在港口,灯火璀璨,像一座移动的皇宫。记起曾经跟某人在海边时聊过的梦想,要带对方坐上一艘泰坦尼克似的轮船,看一场海上的日出。如今自己的右手已许久没有摸到对方的掌纹,能握住的只有夜里呼啸而来的风。有个男人站在港口,独自在黑暗中往水面扔下一块石头,好像谁被丢掉的心。

偶尔半夜下起雨来,宿舍屋顶丁丁当 当响着,梦醒,一时间不知自己身在何方。起初觉得自己还在大陆学校里,每日要早起晨跑,背书,或者到图书馆占座,又觉得自己似乎是在乡下家中,一推开房间的门就要面对父母的脸,想着未来要走的路。屋外雨势渐大,仿佛夜空要赶在天亮前把所有的泪水流干。
所有在心里有过痕迹的地方,此刻都在我眼前混淆起来。

陈丹燕说过一段话:“人们对旅行的想象和要求,闪闪发光地照亮了他私人生活中的缺失,那些童年时代已悄然留存于心的梦想,那些平静安适的外貌后面,无法解脱的隐痛和欲望,还有体面的日常生活里强烈的窒息感,和经久不息的好奇心,这好奇心来自安稳的生活,也来自被制约的生活,还来自对毁灭的隐秘渴望。”
旅行能让我将藏于心底的东西一一倒出,留在一个又一个的站点上,作为自己成长的记号,而未来旅途上的自己是崭新的,每一个脚步都能在卸下重负后轻松前行。我明白过往的遗憾已是东海逝波,唯有舍弃不该有的执念,才能与这世界好好相处。

人有时候需要和自己单独在一起,用感官和内心去确认自己是否还完整存在着。虽然我们会感到孤独,但这种只属于一个人的舒服、自在,是与他人结伴旅行时无法拥有的。
我们撇开背景,暂无过去,忘记社会舞台上那张施满粉黛的脸,重新出发,认识自己。

孤独是一枚陪你我成长的果实。我们在它的内里饱满,亦是在自己心上饱满。等它成熟,绽开,你会瞥见宇宙的光芒原是盛装于黑暗中这小小的核内。
天高云淡,波峰浪谷,雪虐风餐,似锦前程,都需你我独自上路,不慌张,慢慢走。

愿日后的你我,宁静,淡泊,地基广阔,却不露洋面,即便偏安一隅被孤立,也不厌恨外界,而是能够对其温柔相待。
这是岛屿教会我们的品性,像一根线,穿进灵魂的孔中。

蔡康永说:“恋爱就像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旅行,虽然知道无法留在那里,但依旧很开心。”
所以,如果你年轻,正孤独,就去旅行,这跟恋爱一样。
有时,它或许比恋爱更舒服。


潘云贵作于中国台湾东吴大学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