葬密者4.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6-03-29 04:36:00
  • 试 读在线试读
葬密者4.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千里戈壁,神秘鬼域。有一支所向无敌以人为坐骑的恐怖部队。葬密者被秘密召集,寻找鬼域部队、保护家国安全。殊不知,这一场把葬密者全部集结的行动,竟是要使葬密者全军覆灭的阴谋。
碟中谍、人中鬼……恐怖真相,正在来袭。

编辑推荐
《薛定谔之猫》兄弟篇,人类史上最汉子的悬疑小说!
中雨新作!推理、心理、科幻、悬疑最有技术的集合体!
代入感最强的诡异小说,看一眼,就套进去,所以,约吗?

名人推荐
最初拿到葬密者文稿时,想当然以为不过是一本普通悬疑小说而已。粗略翻阅后,便被情节吸引住了。很欣慰,《葬密者》实体书能够在今年上市,里面那群中国版X-MAN的故事,相信能让大家喜欢。
——腾讯文学王凯
好友中雨这套《葬密者》系列是12年便开始撰写的,一路磕磕碰碰,到现在终于面世,虽艰难,也算圆满。故事里面那些鲜活的葬密者们,让人感叹唏嘘。就如同中雨在书中所写下的那句——真正的宽厚,不应该在浮华岁月中被隐藏。
——蜘蛛
其实我算是最早看到《葬密者》的,故事挺吸引人,但最初版本开头慢热。之后中雨修改过好几次,才有了当下版本。码字不易,实体书作为最后一道纸媒保留的阵地,真心艰难。希望中雨这套《葬密者》能够一马平川,得到大伙的喜爱。
——雁北堂中文网CEO;著名作家铁鱼
这是我读过的代入感最强的小说。
——媒体人 骏驰
特殊的使命,神奇的能力,我从来都相信有这样的人。这本书让我更加坚定这个信念。
——媒体人 easylazy

作者简介
中雨,70后,最帅最有型的科幻悬疑小说作者。相对论的虔诚信徒。痴迷于量子力学与平行宇宙,坚信在已知空间之外存在着平行世界。
已出版畅销书《薛定谔之猫》;社会推理小说《黑案私探社》;影视同名小说《催眠大师》;传奇探险小说《极地苍茫》。

目录
第一章 海 城
第二章 鬼骑兵
第三章 骆驼和马
第四章 鬼骑人的传说
第五章 大疤脸营长
第六章 无人区的弯刀
第七章 夜探无人区
第八章 鬼打墙
第九章 戈壁上的第八处
第十章 磨刀石
第十一章 戈壁悲歌
第十二章 铁柱的破绽
第十三章 离开的战士
第十四章 夜间来的坦克
第十五章 紧急行动
第十六章 被骑着的人
第十七章 乱墙坟
第十八章 何处染尘埃
第十九章 遇 袭
第 二十 章 双面人
第二十一章 古小风的尖啸
第二十二章 温热的躯体
第二十三章 营救者
第二十四章 暴风雨前的宁静
第二十五章 被禁锢的变节者
第二十六章 泥 沼
第二十七章 固 执
第二十八章 沈头的风格
第二十九章 目标核城
第 三十 章 沙尘来袭
第三十一章 谢放的故事
第三十二章 再次进入
第三十三章 敌特计划
第三十四章 被刺穿的朱敏
第三十五章 另一种人生
第三十六章 难道那个男人是……
第三十七章 第八处的特务们
第三十八章 骑兵营
第三十九章 朴家姐妹的父亲
第 四十 章 被打翻的神坛
第四十一章 被扯断的腰部
第四十二章 夜莺的歌唱
第四十三章 对 抗
第四十四章 骑兵鬼面
第四十五章 一种力量的崛起
第四十六章 沙尘中的出征者
第四十七章 第三股力量
第四十八章 猎手要做的
第四十九章 黑衣骑兵
第 五十 章 血 战
第五十一章 非我族者,杀!
第五十二章 疤脸的复仇
第五十三章 守望者的弯刀
第五十四章 了 结
第五十五章 血酬法则
第五十六章 约定者
第五十七章 陆九日
尾 声
后 记

后记
后记
中国的悬疑类小说究竟能走多远,抑或能到一个什么样的高度。作为一个悬疑类小说的作者,时常琢磨这个问题。自己的文字写出来是给什么样一个群体阅读,他们阅读之后能不能接受我对于这个宏观世界的一些奇怪见地以及一些比较自我的臆想,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
我始终认为,读者是睿智的。我所埋下的悬念,在每一个读者阅读的过程中,都是一个小宇宙封闭思维的过程。于是写《葬密者》时我在作一些自以为创新突破的尝试,那就是开放性的结尾。
这里所说的开放性并不是故事在一个没有结局的地方打住,用来吊住各位的心继续购买之后的系列,而是放弃了大部分悬疑类小说在最后跳出一个上知天文地理,下知鸡毛蒜皮的人用一言谈的方式说教解释,圆满自己所有的坑坑洼洼的方式。
便写下这段后记,来宣导自己的这种观念,能够引起大家对于小说悬念的讨论,那就是我真实希望达到的效果。举几个例子吧,先来个简单的:一百个人看完《葬密者》,脑子里会出现一百个容貌不同的王解放、飞燕、铁柱或者疯子。所以作为描述这一切的我,没必要把他的体貌特征这些给大家明确到非常细致的定位框架,那样限制了大家阅读过程中脑海中出现人物场景的多样性。同样的例子,对于《葬密者》里面的一些比较终极的巨坑,我也选择了不填上,只是露出一些线索,让每一个读者可以放飞自己的思维去猜测与设想。具体体现在那两百个学员失踪这个点上,最终出现的幻象里有一幕是他们在一场虚拟的爆炸中摔入了地下,那么,他们是不是就是泥土深处渗血的活人呢?又比如会锁骨术的战士被斩首的细节,大家可以猜到应该是敌特大刘和穆鑫的杰作,可他们是如何进入了那个只有纯氧与炸药的空间呢?
柯南每次在最后三分钟都会夸夸其谈,把每一个细节都圆满收尾,这也是当下悬疑小说的通病。可那只是一个年龄段里的年轻人喜欢的动画片,不能强行套在喜欢阅读悬疑小说的成熟读者身上。中雨不才,始终也不是一个面面俱到的多面手,但我希望喜欢我文字的读者朋友们在阅读过程中,可以窥探出一个宏伟的神秘世界——那个世界就是我脑海中想要描绘的世界。狰狞的怪兽,万能的宝物,诡异的迷宫……这些是对大家不负责任的欺骗;平行历史,分层次的宇宙,交错的时间空间……这一切我相信才是能让大家感兴趣的一个中雨想要通过说故事而呈现的世界。
当一本书阅读完,合上书本后,本就不应该是如完成一件任务般舒了一口气,而是应该能够产生一些思考和遐想!
《葬密者》,是我写的悬疑推理小说第三个本子,开笔时候有过害怕,怕自己走不出自己以前故事的影子。一路走来,尽管自己的小说没有成为一匹黑马,但也得到了一些朋友的支持与厚爱,我希望《葬密者》一书,能够让大家看到中雨是在进步,是在成长……而自己对于自己真实的定位,依旧是小写手一枚,分享出我脑子里的世界,希望能得到你的肯定!
中雨三十几年没有羽化,拘泥于姹紫嫣红俗世中与大伙雅俗大同!有幸得到你的厚爱,无以回报,定不以商业小说的态度对待我笔下的文字,认真地说我们喜欢的故事!谢谢支持!

文摘
第一章 海 城
因为在喀则的这次行动中出动的特殊身份的军人比较多,像我们511 的同志,就基本上是全部过来了,导致各个部门一些本来比较迫切的任务,都被往后顺延了。于是,5 字头部门的同志们,在那几天也都陆陆续续离开了喀则与大庆,奔赴全国各地去执行彼此不同、但目的又差不多的任务。
葬密者的其他人,也都被安排了不同的任务,即将开赴征程。但出发最早的,便是我与铁柱、杨疾、燕十三这一组。至于我们的任务具体是去做些什么,在那天晚上的小型动员会上,我们才知道了一个大概。不过,也是在那动员会之前,我倒是听铁柱也提到了一些,他挤眉弄眼地笑着告诉我,这一趟我们是要去抓鬼。至于是怎么个抓鬼法,他就只会傻笑了,因为他也并不知晓。只是告诉我,沈头说这是对我们四个人的奖励,因为相对其他同志将要去执行的任务,我们这次抓鬼行动,要轻松不少。
铁柱并没有直接将我和朱敏从医院载去招待所,而是领着我们去了黎冬梅同志所属的部队驻扎的营地玩了一整天。期间我便提醒他:“不是明天就要出发吗?今晚不要开个通气会吗?”
铁柱笑着回答道:“没啥的,我给沈头说了会晚点回去,他也说不打紧,咱什么时候回去,什么时候开就是。”
于是,我们回到我们的人住的那个招待所时,天已经黑了。燕十三在招待所前台叼着烟和几个招待所的女同志嘻嘻哈哈说着话,见我们进来,便连忙站起来,表情很严肃地说道:“你们这两个小鬼,沈头他们在楼顶等了多久了知道吗?你们倒好,现在才赶回来。”
言语间,燕十三冲我们挤眉弄眼。我一瞅他身后那几个招待所的女同志对他露出一种仰慕的神情,心里便有了数,忙赔笑道:“行!我们马上就上去。”
铁柱这大块头和黎冬梅处了一整天,心情自然怒放着,便也对燕十三嬉笑道:“得!燕首长,下次我们不敢了。”
说完我们俩便将随身携带的小包裹对着身后的朱敏递过去,扭头朝着招待所楼梯上跑去。燕十三在后面大步追赶着我们:“嘿!你们这两个小同志,怎么说走就走呢?我还没有好好批评你们。”
那招待所也就三层高,我们的大呼小叫,自然也吵到了住在里面的其他同志。疯子哥不知道从哪里伸出头来:“你们可算回来了!朱敏……嗯!火女同志,赶紧来我们这儿,我们也在开通气会。”
朱敏应了一声。但就这一会工夫,我和铁柱已经跑到了招待所楼顶。那年代小楼房的楼顶,都是没有栏杆的,就一空旷的平台而已。头顶已经繁星密布了,月光下,沈头与杨疾,以及那位之前自称是016 的谢放同志,三个人一人叼一根烟,坐在几条靠背椅上。
见我与铁柱、燕十三上来,那谢放同志也连忙站了起来,迎着我们大步走了过来。他与铁柱、燕十三应该都已经见过并接触过了吧,所以他径直走到我面前,握紧我的手说:“鬼面同志,之前那一次行动中,你就给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想不到居然没过几天,便要和你以及你的战友们并肩作战了。”
我也对他客套地笑着,接着跑到沈头跟前立正行礼,并接过了沈头递过来的一支烟。
我们在屋顶围成一堆坐下,沈头望了我们一圈:“不用我再给你们介绍谢放同志了吧?他是作战部队的,这次是借调过来协助我们工作。”
谢放赶紧站了起来:“我小时候在那附近住过而已,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各位。”
他整得这么客套,我和铁柱、燕十三只好也跟着站起来,张嘴正要客套,却被沈头打断了:“得了得了,都是一些老粗,这么酸会掉大牙的。”
大伙都笑了,赶紧坐下。沈头清了清嗓子:“谢放是海城人,所以这次我找陆总要了他过来,陪你们去海城看看。”
“海城?哪一个海字?大海的海吗?”铁柱张嘴问道,见沈头点头,铁柱便又继续道:“不是说去甘肃的大戈壁吗?”
“大戈壁就不能有地方叫海城吗?况且,这海城也不是一座城,它的全名叫海城关,距离嘉峪关一百多公里。据说在努尔哈赤还活着的年代,就基本上被废弃了。但那地方还有着当年的一些建筑。晚清时期,有人为了躲避战乱领着几百号人逃进了海城,在那安营扎寨做劫道的强盗。但他们每次劫道,都起码跑出去一百多里地,所以当时的官府知道有这么个匪帮,但压根没想到会是在海城。到民国时期,那几百个人在海城也渐渐稳定下来,养了些大牲口,靠抢劫积累的钱做些买卖。当时地方上的官员也勉强知道了他们之前的勾当,但毕竟改朝换代,你们海城人没有在大老爷我治下为非作歹,之前的事,自然既往不咎。”
“也不是说既往不咎,反正对我们海城人隔离得也比较厉害,我们的人只要走出海城,外面的人就指着说——那是鬼城里的人。久而久之,我们自己也时不时将那个海字用鬼字来替代了。”谢放补充道。
“鬼城?”铁柱笑了,“难不成说要去抓鬼,就是因为这次目的地是在鬼城?”
“谢放是海城人没错,不过当时十岁的他便与他父母离开海城进入关内,好像是1930 年后的事吧?也就是说之后海城里发生的一切,谢放并不知晓。”沈头一本正经地说道,“而最近在海城附近发生的怪事,他就更加闻所未闻了。”
谢放点了点头,望向沈头。沈头继续着:“抗日战争时期,日军其实有尝试进入我们的陕甘宁边区,但是最终他们放弃了尝试,因为就算他们进攻过来,我们也可以继续往后退。于是,当时为了作一些对于日军真正动用大型兵团冲击延安的准备,我们派了几支小分队,进入到甘肃大戈壁深处,想对大戈壁中人群聚集的地方作一个初步的了解,也算有备无患吧。其中有一支小分队就是去海城这条线,但最终他们带回来的消息却是,整个海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一座空城。当年的国民政府对于甘肃境内的管辖本来就乱七八糟,没有太多文字记载被留下来。于是,我们当时以为海城的人,不过是全部迁走了而已。至此,海城再次成为了一座没有人烟的鬼 城。”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甘肃人民政府,加强了对戈壁的治理。海城附近的几座城镇,也慢慢兴旺起来。海城却因为本来就处在戈壁中央位置,所以这些年来,一直还是属于无人区。但就在去年年底,1961 年10 月左右,我们位于嘉峪关附近的解放军部队,在进行一次拉练训练时,遭遇强劲的沙尘暴天气,不得不进入了被废弃的海城关废墟。他们在那片废墟中,住了一晚,而就是那一晚,他们遭遇到了所谓的鬼骑兵。”
“鬼骑兵?”燕十三终于没忍住开始插话了,“沈头,以前可是你反复批评我,说我老扯着封建迷信那一套出来咋咋呼呼。可现在,我已经锻炼成为了真正的唯物主义革命者,你倒好,在我这种有觉悟的人面前,又说什么鬼啊怪的……嘿嘿!我觉得你需要自我批评一下了。”
“得!没看出我们的小燕同志还越来越有觉悟了。”沈头笑了,“这鬼骑兵吧,是那几百个进行拉练训练的战士给安的名,你要批评,过些天我把你派到他们的部队去,你逮着他们好好批评一下就是了。”
燕十三讪笑道:“得!到时候沈头你给我派一个车,还发一个帅印,我过去他们的营地充一次首长,把他们都给狠狠地削一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