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pdf

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旅行文学中的《战争与和平》;20世纪百部探险书第一名;周国平、唐师曾撰文推荐!美国《国家地理》杂志推荐!

名人推荐
人们常常问我,你最喜欢哪一本旅行书?这个问题一个月内大约会被问上两次,我的回答几乎总是这本书。它讲述了什么是勇气、磨难、饥饿、英勇、探索、发现和友谊。它以事实证明了科学探索和旅行探险需要通过周密的策划,形象地记录下了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寒冷和最黑暗的日子。这本书笔法优美,含义深刻,带有微妙的艺术色彩。 ——世界最著名的探险家 保罗•泰勒

在南极探险史上,英国海军上校斯科特是最著名的英雄之一,同时也是头号倒霉蛋。新近翻译出版的《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一书使我如愿以偿。这本书被美国地理学会列为十本最佳探险书之首,对此我丝毫不感到奇怪。只需想一想,本书的作者彻里就是斯科特探险队的成员,当年刚从牛津大学毕业,受的是文学和史学训练,在此基础上写出这部旅行记,其内容之翔实、细致、生动自不待言了。我曾经在南极洲生活过两个月,因而在读这本书时更有了异乎寻常的亲切感,几乎觉得它是在讲“我们自己的故事”。当然这话过分地夸大,我只是一个坐享其成者,所经历的艰险不足千万分之一,但毕竟亲见过极地特有的奇丽景物,也领教过南极可怕的地况和气候,所以书中所述的情景常常会历历在目地呈现在眼前。
世上并无天生的勇士,恐惧之心人皆有之,而正是在各种形式的探险活动中,人们以向恐惧挑战的行动证明了自己的勇敢。彻里在全书的结束语中说:“探险是精神动力在身体上的体现。”我想把这句话稍做改变,来表达我对探险的理解:探险是一项用身体实现的精神事业。
——著名作家 周国平

媒体推荐
作为一个多年独自驾吉普在世界各地瞎逛的摄影记者,我荣幸地到过世界各个大洲,远行教育我这个鼠目寸光的近视眼学会用大比例尺观察我们的地球。探险旅行是勇敢者的游戏,不是星级酒店、香车美女、拍电影做大秀,必须脚踏实地一寸一寸地碾过大地,吉普通向远方,远方是什么,是自由。天上几颗亮星,吉普车孤独前行,这些美好的感受都是自以为得意的城市文明人永远无法得到的。
请原谅我不再学舌《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中的内容,因为任何文字在彻里伟大的文字面前都黯然失色,因为它是勇敢者的行动。
——新华社著名记者 唐师曾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阿普斯利•彻里-加勒德 译者:周鑫 池俊常 刘宪 李瑞

阿普斯利•彻里-加勒德,出身名门望族,其父曾是英国驻印度高级将领。他就读于牛津大学,学习古典文学和近代史,喜好体育运动。他不仅参与了斯科特南极探险的全过程,而且参与了最后对失踪的极点分队五名队员的搜寻。1922年,他完成了南极探险的回忆录——《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这本书不仅介绍了斯科特探险队远征南极的详细过程,还引述了作者本人和许多队员的日记、书信,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

目录
地图索引 / 1
探险:用身体实现的精神事业 周国平 / 5
勇敢者的游戏 唐师曾 / 9
导言 / 11

1 从英国到南非 / 43
2 向东航行 / 70
3 向南极进军 / 97
4 登上大陆 / 135
5 补给站之旅 / 157
6 第一个冬季 / 235
7 冬季之旅 / 271
8 春 天 / 321
9 极地之旅 / 337
10 极地之旅(续一) / 368
11 极地之旅(续二) / 383
12 极地之旅(续三) / 394
13 悬念 / 419
14 最后的冬季 / 442
15 又一个春天 / 461
16 搜寻之旅 / 471
17 极地之旅(续四) / 493
18 极地之旅(续五) / 521
19 永不再来 / 537

序言 / 564
新版序言 / 579

文摘
今天早上我到得有点晚,因而目睹了非常奇特的一幕。大约有6头或7头杀人鲸,其中有成年鲸也有幼年鲸,它们正以最快的速度绕过船前的浮冰边缘。它们看上去非常兴奋,快速地潜水,几乎都快碰上浮冰。就在我们观看的时候,它们突然出现在船的尾部,将它们的大鼻子浮出水面。我曾经听说过关于这些动物的一些离奇的事,但是从没有将它们与危险联系在一起。在海水边放有艉索,我们的两只爱斯基摩狗就拴在这根艉索上。我没有想到鲸的游动会与这些联系在一起。当我看见它们离得如此近时,我向庞廷大声喊叫示警,他正与船站在一排,拿着他的相机向浮冰边缘跑去,想捕捉一些鲸鱼的近镜头。但这一时刻很快就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庞廷和狗脚下的浮冰块被高高地隆起,很快就裂成了碎块。鲸鱼在浮冰下面拱动,用它们背部碰击冰块,发出爆炸似的巨响。一头接着一头的鲸鱼在浮冰下面拱动,将冰块都击成了碎块。幸运的是,庞廷还能立住脚向安全带飞奔。同时特别庆幸地是,裂开的浮冰都在狗周围或狗与狗之间。即使是这样庞廷和狗都没有落入水中。显然,鲸鱼也感到有些惊讶,它们一头接着一头从它们制造的裂缝中直直地探出它们隐藏着的巨大脑袋。当它们把头部探出6或8英尺时,我们就能够看到它们茶色脑袋上的斑痕、闪烁的小眼睛以及它们一排可怕的大牙齿——这是目前世界上最大和最恐怖的牙齿。毫无疑问,它们浮出水面是想看看庞廷和狗到底怎么样了。
那两只狗吓坏了,紧绷着拴在身上的绳索,发出阵阵衰鸣,有一头杀人鲸的脑袋离一条狗也就5英尺远了。
在这之后,不知是这些可怕杀人鲸认为这场游戏没意思呢,还是继续惦记着庞廷,它们离开我们游向了另一处猎物地。我们可以去救狗,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的汽油——五六吨汽油正放在浮冰上,这块冰还没有分裂。
当然,我们非常清楚杀人鲸还在浮冰边缘处游动,不用怀疑,它们会随时攫取任何不幸落入水中的倒霉蛋。它们还展示一种深思熟虑的狡猾、能击碎至少两英尺半厚冰块的非凡能力,还有能联合行动的团队精神,这些事实都是我们意想不到的新发现。很显然,它们有非凡的智慧。此后,我们将从各个方面来探讨它们这种智慧。
我们又一次成为杀人鲸捕食的猎物。
第二次惊险是指第三辆机动雪橇雪橇的损失。那是1月8日,星期天早上,斯科特命令大家将这台机动雪橇从船上吊到冰岸上。
这是做的第一件事,是机动雪橇被放置在结实的冰块上。一会儿,坎贝尔告诉我在离船200码的地方,有人在穿越一片细碎浮冰块时丢了一条腿。我并没有认为这很严重,因为我只是想象那个人是在表面冰层上行走。大约是早上7点,我带着单个人的负载动身上岸,留下坎贝尔一个人寻找机动雪橇的最佳穿越路线。
这是我在我的日记中找到的关于随后发生事情的叙述:
昨天夜里,有些地方的冰块开始变软,我有些疑惑是否把马牵到离船1/4英里处的位置,这个位置是在前往临时营地的路上。前些日子,冰融化得很快,随着南极气候的变化,天气变得非常热。今天早上也不例外。
把机动雪橇运上浮冰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就被通知把机动雪橇运到坚硬的浮冰上去,因为船四周的浮冰块开始破裂了。所有的人都紧抓着一根长长的拖绳。我们踏上了一块正在融化的冰块,突然后面有人叫道“你们快跑”。此刻起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威尔逊径直落入水中。此后,很快在一阵急拉中,我们停住了。然后,拖绳将我们往后拉,机动雪橇的后部已经沉入冰块下面,整辆车开始下沉。它慢慢地下沉,直到最后消失,拖绳也跟着下沉。我们所能做的就是拉住拖绳,但最后我们还是不得不放弃,尽管每个人都坚持被拉到了冰洞边。然后,我们向坚硬的冰块走去,离开船与我们之间融化了的冰块。彭内尔和普里斯特利是一路探测冰块的厚度返回船上的。戴伊叫普里斯特利回来的时候给他捎上风镜。他们回来的时候系着安全带,由彭内尔领着队伍。突然普里斯特利脚下的冰块下陷,普里斯特利完全陷进去,紧接着又冒了出来。后来,我们了解是因为冰块下面有一团大水流。这时,彭内尔平趴在浮冰上,手抓着普里斯特利的上臂,把他拉了上来。普里斯特利获救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戴伊,给你风镜”。我们都回到了船上,船与岸之间的联系也中断了好些日子,直到我们找到了另外一条船岸相通的结实道路。
沙克尔顿的队员们用各种美食把自己塞得像感恩节时的火鸡一样。煮熟的鸡肉、腰子、蘑菇、姜、葡萄干饼干和各种各样的汤,当然最好吃的是被当做早餐的、涂了黄油的贼鸥蛋。实际上,很长时间以来一直不为所知的事情最终都弄清楚了,而且也不需要为坎贝尔分队继续担心了。这一切看上去很不错。我整整三个星期一直在研究阿德利企鹅,并得到了一整套的胚胎。这完全是威尔逊的想法,他认为胚胎学是脊椎动物学者到南极来的第二项任务。我已经说过,在整个演化链中企鹅是非常有趣的一环。获得胚胎的目的在于发现企鹅是从哪里来的,和其他不会飞的鸟类相比——比如说几维鸟、鸵鸟、美洲鸵以及刚刚灭绝的恐鸟,它们是不是更加原始。这是一个开放的课题。而无翅的鸟类还继续在南方大陆的岬角上繁衍生息。在这里,竞争远不像人口稠密的北方地区那样激烈。企鹅的祖先可能是生活在北半球的,而且也使用翅膀飞翔,只是后来才被赶到这里来的。
如果企鹅是原始的鸟类,那么可以推断在最南端的企鹅是最原始的。南极的居民有两种,是皇企鹅和阿德利企鹅。而后者更适应这里,数量也较多,因此从冬季之旅开始,我们就倾向于把皇企鹅当做最原始的企鹅来研究——即使它并不是最原始的鸟类。另外,我也很高兴能得到一整套阿德利企鹅的胚胎。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与当地居民完全不同的巨人在一个陌生的星球上游荡。
我们回去得太晚了,没能赶上企鹅下蛋,因此我们不能说出胚胎有多大了。当我看到有一些窝里并没有蛋,而上面却坐着企鹅时,我感到还有希望。可是后来才发现,这些窝是单身汉的住处,它们的妻子都在边上。我设法从窝里拿走了蛋,不过很快就发现窝里又有了新的蛋。我在这些蛋上做了标记,但是两天后我打开其中的一只时,发现里面的胚胎至少有两周了,因此我明白企鹅也会很不道德地从别人那里偷蛋。我发现那些企鹅会坐在与石头的大小和形状相似的东西上,就曾有一只企鹅坐在半个红色的荷兰奶酪的罐头上。它们并不是很聪明。
全世界都喜欢企鹅。我认为这是因为许多时候它们很像我们人类,而且有些时候它们更具备我们所缺乏的品质。如果我们有它们一半的勇敢,就没有人能阻碍我们。令人惊奇的是,在它们矮小的身躯里根本就不存在恐惧。它们喜欢登山,喜欢在浮冰上兜风,甚至还喜欢锻炼。
有一次暴风雪后,满地都是被废弃的石头窝。所有的公企鹅都在群栖地来来回回地忙碌着,它们每出去一次都会给妻子带回一块石头,这是一个最普通的方式。有这样一位朋友,它漫不经心地站在一块大岩石上,它知道这个花招对于在另一边的它和它的妻子意味着什么。
倒霉的是第三只企鹅。它还没有妻子,不过现在是一个机会。它以最快的速度来回穿梭,从废弃的窝中叼走石块,放到岩石下,然后回头去找下一块。而这个时候我的朋友就站在那块岩石上。当那个倒霉蛋带着石头来的时候,我的朋友用背冲着它。一旦那只企鹅放下石头去找下一块时,它就跳下岩石,用喙叼起石头,绕过岩石,把石头交给它的母企鹅,然后再回到岩石上,不时地回头看下一块石头会在哪里。
我对这个过程观察了20分钟。我不知道那只可怜的企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搬石头的,而且那块岩石下面始终就没有石头。有一次它看上去有些疑惑,它抬起头,跳到岩石上,冲着我朋友的后背叫了几声,但很快就回去了,它从没想过最好是停下来。天气很冷,我走开了,但那只企鹅又开始找另一块石头。
阿德利企鹅是世界上最不文明却又很成功的动物。如果有一只企鹅想要遵守礼教的话,那么它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五六十只企鹅聚集在冰壁上,它们在边上仔细地观望,互相说着这将是多么美好,它们将会有多么美味的一餐。但这全是胡说八道:它们真正担心的是海豹正在水里等着吃第一个跳下去的家伙。按我们的说法,真正高贵的鸟会说:“我会第一个跳下去,如果我死了,我也是无私地死去,是为我的同伴们做出的牺牲。”但实际上最高贵的鸟儿会先死去。它们现在所做的是试图让最笨的同伴跳下去。如果这样还不行,它们会迅速地把其中的一只推下去。然后“砰”的一声,其他的企鹅纷纷跟着跳下去。
它们轮流坐在蛋上。而许多天以后,就可以看到公企鹅的胸部沾满了泥,脚步蹒跚地走向大海,它的班值完了。它们可能会在两周后回来,那个时候它们都吃得饱饱的,身上干干净净,对生活也很满意,然后满怀坚定不移的信心去替换它们的妻子,完成自己的使命。有时它们也会碰到正要下海去洗澡的企鹅。它们会停下来,消磨掉一天的时光,也许这样更令人愉快。它们还会转个方向,然后干净的和肮脏的又一次一起来到海边。这个时候就像它们所说的:“女性是伟大的。”
对它们来说,如果要学会辛勤地工作,要拥有兄弟般的友爱、仁爱和善心,生活就会变得非常艰辛。在它们寻偶时,最精明的小偷才会成功;在它们做窝的时候,最机灵的一对小偷才能孵出蛋来。它们从没有冰雪覆盖的海面向一条通往大海的长长的小溪前进。它们有的直立行走,而另一些则用它们白色的胸部滑行。经过了长途跋涉后,它们首先要美美地睡上一觉。然后,它们就开始在已经很拥挤的群栖地中穿行以寻找配偶。但是求婚的企鹅首先要找到(或者偷来)一块鹅卵石,这就是企鹅的宝石。这种鹅卵石是黑色、褐色或者灰色的火山岩,中间嵌着杏仁状的水晶。这种石头数量很少且大小不一,其中最珍贵的是和企鹅一般大小的那一种。有了这样一块鹅卵石之后,它就把鹅卵石放到它心爱的“姑娘”的脚下,开始向它求婚。如果被接受了,它就会去偷更多的石头,而母企鹅就小心地守护着这些石头——当然在绝对安全的情况下,她也会从旁边的邻居那里拿上几块。任何不会战斗和偷窃的企鹅是无法做出一个既漂亮又够高度的窝的,而且即使它做成了也会很快失去。然后,是一场暴风雪,接着是开始化雪。在化雪的时候,有时在海岸边阿德利企鹅会有自己的“托儿所”。那些强壮和调皮的蛋就会被孵出来,而弱一些的蛋就会坏掉。像1911年12月的那场暴风雪之后,整个群栖地都被雪覆盖了,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做得极好的窝才能孵出蛋来。小企鹅刚孵出来的时候是灰色的小不点儿,不过很快就长成黑黑的大肚子、小小的脑袋。两个星期后,它们就会离开它们的父母,或是父母离开它们,这一点我不是十分清楚。如果社会主义可以用生产和分配的方式来概括,那么企鹅就是社会主义者。它们分为成年企鹅和幼年企鹅两部分。成年企鹅从海里上来,体内带着食物——半消化的小虾,但这不是给它自己的孩子准备的。如果它的孩子还没有死去,就会混杂在一群饥饿的小企鹅之中,把刚刚到来的食物提供者团团围住。虽然它们都很饥饿,但并不是所有的小企鹅都能得食物的。其中有一些已经错过了许多次的机会,它们整整几天没有得到食物,又冷又饿还十分疲惫。
那一幕永远无法从我的记忆中抹去。当时我们这些领着狗行进的人看到赖特从行进路线上转向了旁边,这时骡子分队转到了我们的右前方,他已经看到了他认为是石标堆的东西,然后又看到了旁边黑色的东西。刚开始隐约的好奇逐渐转变为真正的警觉。我们走上前去,全都停了下来。赖特向我们走过来,说:“是帐篷。”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的,那只是一堆残雪。在我们右边有一个去年留下的石标堆,其实看上去只是个隆起的小丘而已。然后我们发现有3英尺长的竹竿孤零零地伸出在雪丘外面,随后又看到一个雪丘,只是这个更小一些。我们走上前去,直到这时我们也没有意识到雪里会有什么。但这只持续了短暂一瞬,有人触到了雪中的东西,随即把它从雪中清扫了出来。这是帐篷通气窗的绿色窗帘,我们知道,帐篷的门应该就在下面。
通过帐篷外层的通道,再通过支撑着帐篷内层的竹竿,我们中的两个人进到了帐篷内。两层衬里之间有些雪,但不是很多。看不清里面,因为沉积的雪挡住了光线,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帐篷挖掘出来,很快我们就看到了帐篷的轮廓。在帐篷里面有3个人。
鲍尔斯和威尔逊躺在他们睡袋里,斯科特则把他睡袋的袋盖儿扔到了后面的角落里,左手放在威尔逊身上,那是他一辈子的朋友。在他睡袋头部位置的下方,在睡袋与铺地织物之间,是一块绿色的毯子,他就把日记放在了毯子里,棕色的日记本静静地躺在里面,铺地织物上面是一些信件。
一切都是那么整洁,帐篷支得如往常一样好,门向下朝向雪面波纹,支撑用的竹竿布局合理,帐篷依旧紧绷绷的毫不松弛,内部井井有条。在内层衬里的里面没有雪,还有一些炉子上用的零散的小杯子,普通的帐篷器材,个人物品,更多的是一些个人和科研的信件及记录。在斯科特身旁是一盏用罐头盒做的灯,灯芯是用鹿皮鞋上的毛拧成的。它已被使用过,燃烧得只剩下一点甲基化酒精了。我想斯科特一定是用这盏灯来帮助自己写到最后一刻的。我有一种确定无疑的感觉——他是最后一个死去的——尽管我曾认为他可能不会像其他人走得那么远。直到现在我们才意识到他的身体有多么强壮,意志有多么坚强。我们把诸多物品分类整理起来,包括装备、记录、纸张、日记、多余的衣物、信件、经纬仪、带毛鹿皮鞋、袜子和一面旗子,甚至还有一本我借给比尔路上看的书,现在他带回来了。我们了解到阿蒙森已经到达了极点,他们也到达了极点。这两条消息好像怎么也谈不上有什么重要性。那里有一封阿蒙森写给哈康国王的信,还有一些我们在比尔德莫尔冰川留给他们的聊天的小留言条,在这个世界上,这些东西对我们而言不知要比所有的皇家信件重要多少倍。
我们向下挖那根把我们引到此处的竹竿,顺着竹竿又找到了好几英尺下面的雪橇,雪橇上是更多零星琐碎的东西,有一张饼干盒子上的纸,鲍尔斯的气象日志,30磅重的地质标本,这是最为重要的东西,积雪下当然还有挽绳、滑雪板和滑雪杆。
我和阿特金森坐在我们的帐篷里,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地读着。发现它的人可以读这些日记,然后日记要被带回家去——这是斯科特写在封面上的指令。但是阿特金森说,他只要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读部分足够让他明白就行了,之后他会把日记带回家,不再向外人公开,也不再让人阅读。我们聚集在一起,听他给我们朗读“写给公众的话”和关于奥茨之死的记录,斯科特已明确表示他希望这些内容能被世人所知。我们没有挪动他们一丝一毫。我们把支帐篷的竹竿撤去,帐篷覆盖在了他们的身上,然后我们在上面建起一个大大的圆锥形石标堆。
我不知道在那里停留了多久,当料理完后事,也读过了克林西安式丧葬宗教仪式的《圣经》片段,已然是午夜了。太阳正向低处降到极点上方,冰盾几乎处于一片阴影之中。天空中到处是虹彩斑斓的云朵,石标堆和十字架矗立于黑暗之中,却闪耀着上帝辉煌的荣光。

留在掩埋遗体的石标堆上的字条复本
1912年11月12日
南纬79°50′

十字架和石堆下所埋葬的遗体分别是:英国皇家高级维多利亚勋爵士、英国皇家海军上校斯科特;英国剑桥大学文学士、医学士E.A.威尔逊医生;驻印度皇家海军陆战队上尉H.R.鲍尔斯。以此作为一个微不足道的象征来永远纪念他们成功抵达极点的英雄壮举。他们在挪威远征队抵达后,于1912年1月17日到达了极点。极其恶劣的气候和油料的缺乏是他们死亡的原因。
也同时纪念他们两位英勇的同志:恩尼基伦龙骑兵上校L.E.G.奥茨,他为挽救自己的同志,在此地点南约18里处,在暴风雪中走完了自己的生命之路;另一位是希曼•埃德加•埃文斯,他死于比尔德莫尔冰川脚下。
上帝赐予生命,上帝将生命带走。以上帝的名义为你们祈祷。

救援远征队
(所有队员亲笔署名)
……

内容简介
《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简介:今天,设在南极南纬90度的科学实验站取名为阿蒙森-斯科特站,这是为了纪念最早到达南极的两名探险家——挪威人阿蒙森和英国人斯科特。1911~1912年,挪威的阿蒙森和英国的斯科特各自率领一支探险队,开始了南极探险之旅,并先后登上南极点,这是20世纪科学探险史上最重大的事件。1911年12月16日当阿蒙森一行到达南极点时,斯科特一行还在风雪冰原上艰苦跋涉。1912年1月16日,斯科特等五人到达南极点,比阿蒙森探险队晚了一个多月。然而更加糟糕的是,当他们返回基地时,由于恶劣的天气,加上队员体力不支和食品匮乏,最终五人相继死去,为南极考察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阿普斯利•彻里-加勒德不仅参与了斯科特南极探险的全过程,而且参与了最后对失踪的极点分队五名队员的搜寻。1922年,他完成了南极探险的回忆录——《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这本书不仅介绍了斯科特探险队远征南极的详细过程,还引述了作者本人和许多队员的日记、书信,具有非常珍贵的史料价值。在人类南极探险史上,斯科特和他的伙伴是当之无愧的英雄,他们刚毅、坚韧、勇敢和献身南极探险的大无畏精神,将永载史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