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pdf

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新加坡,一个曾经的严重贪腐之地,变为如今连续16年全球廉洁排名前十,并在2010年跃居世界廉洁排名DI一,仅仅是高薪养廉吗?当然没那么简单,书中通过大量鲜活案例、图案图表来告诉读者,新加坡是如何做到的,比如:没金额限制,受贿1元也可能坐牢;不管是否实施,一句话也可能坐牢;喝一杯咖啡,可能丢掉几十万的养老金……

编辑推荐
在新加坡,接受或赠予1元都算受贿或行贿。
越是临近退休年龄的公职人员,越是不敢贪。
任何人都可能是告密者,包括自己的朋友、同事以及生意伙伴,甚至自己zui亲近的人。
如果制度不配套的,高薪也不一定能养廉。

媒体推荐
《新加坡为什么能?》一书对新加坡廉洁举措有所论述,并将其廉政体系归纳为“以德倡廉,使人不想贪;以薪养廉,使人不必贪;以规固廉,使人不能贪;以法保廉,使人不敢贪”。
据说,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对上述归纳颇为认可,甚至能够加以背诵。他在为该书所作序中提到的“短短几行字,就概括了我们积累经年的治国方略”,指的就是上段文字。

作者简介
吕元礼,政治学教授,供职于深圳大学新加坡研究中心、当代中国政治研究所、管理学院公共管理系、MPA教育中心,受聘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兼职研究员、香港天大研究院特约研究员,长期研究华人政治文化与政党政治,重点研究新加坡政治和李光耀思想,其2007年出版的《新加坡为什么能?》一书受到中国与新加坡高层关注、推荐,成为党政干部热门读物。

目录
为什么能:李光耀喜欢讲硬道理
一 领导人的政治意志是治贪关键
二 一旦贪腐必遭揭发、处罚
三 对很小的贪腐处以相对很重的惩罚
四 让腐败者身败名裂,倾家荡产
五 制度见效要靠利于其运作的整体风气
六 反贪机构“权比天大”
七 公务员须有符合市场水平的足够薪酬
八 让廉洁成为执政党生存的第一需要
如何更能:治贪腐还要讲大道理
后 记

文摘
2007年,笔者曾撰写出版《新加坡为什么能?》;2011年6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拙作《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则是前书的续篇。其着手虽在狮城,其着眼实在中国;其潜台词是“新加坡能,中国应当也能”,其出发点是“新加坡能,中国如何更能”。

“为什么能”的缘起
笔者于1987年毕业于中共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研究生班,并曾留校在《理论动态》编辑部工作。也许是党校的学习和《理论动态》编辑的训练,使我后来的新加坡研究更多一份“当下的关注”,一种“中国情怀”。
2005年年初,党中央开始对全体党员进行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保持先进性”的说法,让我想起了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与记者的一段对话。
有记者问,作为人民行动党(简称行动党)创党人,你最引以为豪的是什么?李光耀回答说,最引以为豪的是行动党长期执政,并能保持活力和诚实,而没有沦落为一个衰败和贪污的党。
我想,先进性是一个抽象概念,对于执政党来说,其具体内涵就是活力和廉洁。新加坡在一党长期执政的情况下能够保持活力和廉洁,其成功经验对中国就具有值得借鉴和便于借鉴的双重价值。于是,我计划写一本书,其标题为《新加坡:一党长期执政何以保持活力和廉洁?》。
先进性教育一年半过去了,但笔者的撰著并未完成。2006年10月,党中央又发出了构建和谐社会的号召。
我想,新加坡也许在民主、人权、自由等方面受到西方批评,但其社会的和谐却值得称道。例如,就人与自然的和谐而言,新加坡被誉为“花园城市”;就人与人的和谐而言,新加坡作为一个多元种族、语言和宗教的国家,却能够在人口密集的岛国营造出种族和谐、宗教宽容的局面。于是,我决定将拙作内容扩大为廉洁、活力、和谐三方面,并将它们与行动党的党徽相联系。
行动党的党徽是白底、蓝圆和红色闪电。“白底象征纯洁,强调的是廉洁;闪电象征行动,要求的是活力;蓝圆象征团结,注重的是和谐。”这里,一、三、五句话是行动党的原话,二、四、六句话是我的引申。这些引申也符合行动党的原意,并获得他们的认同。
我之所以这样引申,是因为我感到,廉洁、活力、和谐既是新加坡的最大亮点,也是当前中国最为迫切的目标。全书围绕行动党党徽的上述三重象征加以论述,意在揭秘一党长期执政何以保持活力和廉洁,解析和谐社会是怎样建成的。
拙作写毕之后,书名却颇费思量。恰在此时,我从网上读到中国台湾《天下》杂志刊登的《新加坡为何有权有廉又有能?》一文的节选;读罢,我又专门到图书馆阅读该文全文。
文章在介绍过新加坡“有权有廉又有能”的傲人成绩之后说:“这不能不让人问起那个心中有点不太情愿的问题:为什么新加坡能?”我砰然心动,脱口而出:就是它!我将文中的问句加以变化,将书名确定为《新加坡为什么能?》。

治贪,为什么能?
《新加坡为什么能?》一书对新加坡廉洁举措有所论述,并将其廉政体系归纳为“以德倡廉,使人不想贪;以薪养廉,使人不必贪;以规固廉,使人不能贪;以法保廉,使人不敢贪”。
据说,新加坡李显龙总理对上述归纳颇为认可,甚至能够加以背诵。他在为该书所作序中提到的“短短几行字,就概括了我们积累经年的治国方略”,指的就是上段文字。
2011年1月,广东人民出版社邀约笔者撰写新加坡反腐保廉的专著。考虑到有关著述对于中国的借鉴作用,笔者毅然放下正在进行的其他课题,全力以赴地投入到新加坡治贪的研究中去。
新的著作必须避免雷同,另辟蹊径。恰在此前的2011年年初,新加坡出版了《李光耀: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硬道理是相对于大道理而言。
一般来说,大道理强调原则,硬道理注重实效。喜欢讲硬道理的邓小平说:“不管白猫黑猫,捉住老鼠就是好猫。”无独有偶,李光耀也是“不在乎理论漂不漂亮、优雅不优雅。如果没有用,就换别的来做”,并认为制度、政策不是因为好才可行,而是因为可行才好。
因此,硬道理就是管用、可行的道理。有感于此,笔者计划将新书起名为《新加坡治贪的硬道理》,并总结出“领导人的政治意志是治贪关键”等八条硬道理。
如果一百个腐败分子只有一个被揭发、受惩罚,腐败者就会存有极大的侥幸心理,即使面对死刑的惩罚,也可能铤而走险。
为了不让腐败分子漏网,新加坡在治贪方面实行了虽不好听、但很管用的“有罪推定”,即任何人财产或生活状况超过其正常收入,却不能做出合理解释,即被视为贪污。例如,“你的银行户头里有200万元,但你每月的收入是1万元,那我们会先假设你受贿,直到你证明你有能力赚取这么多钱为止。”
因此,“新加坡所建立的制度,不是假设没人会贪污,而是确保一旦有人贪污受贿,必会被揭发并面对处罚。”于是,“一旦贪腐必遭揭发、处罚”,就成为新加坡治贪的硬道理。其特点是“捉贪高概率”。
新加坡行贿受贿的最高处罚是坐牢5年或罚款10万元,或两者兼施,远不及在公共场所涂鸦被判鞭刑、贩毒被判绞刑来得可怕。因此,其治贪的严厉并不表现在重罪重罚,而是表现在轻罪重罚。
新加坡《防止贪污法》对贿金无最低金额限制,在一定情况下,给予或接受1元钱就算贪污,就要坐牢。这不近人情,却十分可行。理由是不接受1元钱是任何人都能做到的,而坐牢是任何人都害怕的。用任何人都害怕的惩罚,去让人做任何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其结果是既少有人贿赂,也少有人坐牢。这叫着以刑去刑。于是,“对很小的贪腐处以相对很重的惩罚”,就成为新加坡治贪的硬道理,其特性是“对贪零容忍”。
书成之后,出版社建议将书名改为《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新加坡华人占多数与一党长期执政的特征,表现出与中国相近的国情。
一般来说,华人重视家庭亲情,也容易衍生裙带关系;一党长期执政则容易滋生骄傲,产生懈怠,腐败现象也常常相与伴随。但是,新加坡作为一个华人占多数的国家,却能够在一党长期执政的情况下,被世人公认为很好地控制了贪污。这难免让人们不由自主地追问: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
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这既是对狮城的叩问,也是对当下的拷问!

新加坡能,中国更能!
今天,中国政府强调借鉴新加坡。但历史上,行动党曾经学习共产党。为了赶走英国殖民统治者这一共同敌人,行动党建党之初党内包含“非共”、“亲共”两派,却又在殖民统治结束之后分道扬镳。前者多是英文教育出身,后者多是华文教育出身。“亲共派”深受中国共产党影响,只是当时的英国殖民政府将共产党定为非法组织,所以,他们没有在组织上入党,却可说在思想上入了党,并表现出与当年的共产党员完全相同的行为和作风。李光耀是“非共派”,但他承认,在“应对共产党人的过程中,自己学到了很多东西”。
“非共派”向“共产党人”学到的最为重要的东西是清廉献身精神和群众路线。李光耀曾这样描写“亲共派”领袖:“林清祥和方水双整天东奔西跑,发表演说,同刻薄的雇主进行谈判,晚上就在工会总部的桌子上睡觉。他们所过的斯巴达式的艰苦生活,对追随者产生莫大的影响。大家竞相模仿,互相激励,以显示同样的自我克制精神。就连家境富有的年轻学生,虽然不是这个工会组织的核心分子,也愿意跟林清祥、方水双打成一片。有个巴士公司老板的儿子,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替他们当义务司机,用的是他家的汽车。这就是他对革命事业的贡献。他为能跟这些革命干部交往而自豪。”
李光耀接着说:“他们穿着朴素,三餐在小贩摊位解决,所得的薪水很少,因为他们向资方争取到的一切都归工人了。我可不知道他们挪用多少钱来供养更多的革命分子,但我却没看过他们私下拿过一分一毫,从他们的生活方式上可以肯定这一点。”
“亲共派”的清廉、奉献品质,对“非共派”可以是一种榜样,至少是一种鞭策。李光耀承认,行动党之所以有较高的道德水准,与建党之初党内存在“亲共派”有关。为了经得住“亲共派”的攻击,“非共派”也必须提高、保持自己的道德水准。
1996年,当年的“亲共派”领袖林清祥去世,作为其头号政敌的李光耀在悼文中写道:“我非常尊重和重视他朴素的生活方式,以及他那无私的态度。他所作出的巨大贡献,是为了达成他的斗争目标,不是为了金钱利益和政治地位。他和他那群受华文教育的同道,教育我和我的同僚有关献身和斗争的意义。”
问题的关键是,为什么行动党从共产党那里学来的清廉作风和联系群众的做法,能够在一党长期执政的情况下加以保持?笔者的体会是,在新加坡,廉洁不仅源于领导人以身作则的自律,也是迫于政治上不得不然的压力。
李显龙曾说,行动党议员之所以在执政以来的五十多年,能够风雨无阻地坚持每周定期接见选民,是因为“选民选择谁,不仅仅是看政策的对或错,而且还要看议员是否经常关注他们,是否友善﹑和蔼﹑可亲。选票掌握在选民手中,得不到民心,就得不到选票。”
总结新加坡经验,笔者的《新加坡治贪为什么能?》一书就有了“让廉洁成为执政党生存的第一需要”这条硬道理。由于行动党曾经学习共产党,所以,中国对于新加坡的借鉴,也就在一定意义上可以视为对于自身传统的恢复。
1978年,李光耀告诉前往新加坡访问的邓小平:“没有什么新加坡能够做到的,中国做不到,或者说,不能做得更好!”1992年,邓小平在提到新加坡后指出:“我们应当借鉴他们的经验,而且比他们管得更好。”
两国领袖超越时光的上述对话,总能激发我新加坡研究的中国情怀,就如笔者用以自勉的对联所说的那样:倾注多年心力,笔析狮城,探究为何“新加坡能够做到”;奉献一片赤诚,情系华夏,思考如何“比他们管得更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