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pdf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编辑推荐:北京城里故事多,“北京秘境”带你寻遍城里的世外桃源。52处秘境,让你重新拥抱北京;52段旅程,让你收获不同凡响的惊喜。《TimeOut北京》中文版杂志同名栏目文章的精选集。篇篇都是记者亲自考察后的独到体会,充满人情味和趣味。精彩的是,把史料演绎得诙谐、精到,引人入胜。
更有“周边逛逛”为每处秘境筛选了吃喝玩乐导引,信息周到、体贴。胡同里大爷大妈的生动解说,帮你从市井角度理解京韵文化的精髓。书中的各处秘境,也许就在你日常活动的半径中,只是从未进入到你的视线。难得浮生半日闲。
带上《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出发吧!踏上属于你的体验和发现之旅。在这个繁华喧嚣的都市中,找到属于你的静谧与感动。

名人推荐
这座城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个小小子儿在这玩,在这儿长大,而且久久不愿离去。
——濮存昕
不用为给别人看而改变自己,这样的街区是有福气的。
——梁文道
不要去抱怨我们现在的生活如此钢筋水泥,如果你有机会在午后穿越过北京的胡同,你就会知道,最可贵的那些东西还在,阳光依然打在同样的墙上,同样的老人依然用我们怀念的、曾经的生活节奏在谈论着几乎同样的问题,棋还在下,自行车的铃铛在胡同里依然是同样的回声。
——白岩松

作者简介
牛文怡,《TimeOut》主编。著名传媒人。主要关注领域为城市文化、公共传播与新媒体。
黄哲,2008年入《TimeOut北京》杂志任记者,2010年起任主笔。轻中度“都中心”原教旨主义者,旧京式慢生活的初中级践行者,“京作”精致文化的非典型服膺者,对北京秘境的显隐性交替、却始终坚持探索者。

目录
1正乙祠:文武昆乱不挡锣鼓丝弦犹响
2西什库教堂:福音绕城三百年
3东交民巷:西洋景里的中国事儿
4协和别墅:大隐隐于市澡雪而精神
5炮局:大墙那一边换了人间
6东岳庙:众神狂欢的“非常道”
7圣公会教堂:中英联姻的“育才摇篮”
8焕新胡同21号:沧桑中,我焕然一新
9西河沿:老“金融街”的繁华旧梦
10醇亲王南府:龙颜再现余音犹在
11利玛窦墓:大隐隐于党校
12西八里庄:玲珑世界慧根不灭
13恭俭胡同:“皇家产业园”里的大城小事
14好园宾馆:谁说女子不如男
15万寿寺:三环路旁有座“小故宫”
16东方饭店:梦归1918“摩登时代”
17男育英、女贝满龙凤呈祥灯市口
18双清别墅:建国伟业西山下
19青龙桥火车站:百年京张线千古詹公处
20崇内社区:一边江南遗风一边西洋遗梦
21老自来水厂:百年暗流涌润城细无声
22米市胡同:说不完的城南旧仕
23琉璃厂:文人墨客梦绕“四大天王”
24棍贝子府:六道轮回的百年孤独
25智化寺:庭院深深京乐飘飘
26原辅仁大学:侯门再造以文辅仁
27出前门拜会北京胡同冠军
28顺天府学:明清时代的“北京四中”
29模式口:驼铃远去禅钟长鸣
30银锭桥:观山跨水地甲京城
31台湾会馆:“宝岛驻京办”的百年乡愁
32中国航博:天骄伏枥飞越不已
33菊儿胡同41号:新四合院二十年巷深酒醇
34健锐营:清代“特种部队”的小城大事
35僧王府:蜈蚣足内朗朗乾坤
36天宁寺塔:京城最老住户,您还好吗?
37美国学校:老北京的“新东方”
38万牲园:百年前的“动物总动员”
39一座法源寺半部中国史
40田义墓:贵贱生前过冢庵身后留
41潞河中学:桃源深处亿大师
42什锦花园胡同:六百功名尘与土
43东四四条61号:一不留神,成了奥运四合院
44五塔寺:北京有位“老印度”
45正觉寺:人境仙居“庙”不可言
46汇通祠:天人合一水脉连心
47德寿堂:“孤本”药店百草沉香
48雪池胡同:一夏清凉在冰窖
49真光戏院:老北京最摩登新北京最烂漫
50孟小冬故居:飘零冬皇香魂归处
51北京象牙雕刻厂:曾“琢”出半个首钢
52琉璃渠:皇家“金屋顶”madein小山村

后记
但愿不是纪念
中国是一个尴尬的文明古国。一方面,不断考古挖掘出几千年前的遗迹;一方面,百年间不断破坏祖先留下的文化遗存,越靠近当下,这种破坏越呈现加速度趋势。北京,作为首都,它的破旧立新在全国起着风向标作用。
新中国成立初,梁思成等学者提出保留老城另建新城的规划方案,在当时的条件下执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后来的发展表明,对历史建筑与传统的轻视,才是这一方案被否决的实质原因。
北京城墙的拆除,由于反对意见太多,最后只好请示最高领导,得到的意见是:现在我们不拆,下一代会拆的 。这句话一语成谶,在之后的半个世纪里,各地的城墙、古建、古民居都被拆除改造得七七八八。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世界遗产数目直线上升,直至成为拥有最多遗产地的国家,北京更是拥有最多世界遗产的城市之一。这个矛盾的背后,表现出对具有旅游价值的标志性地点的开发,与对具有文化传承意义的日常生活历史环境的轻视。中国本就不是一个尊重建筑师的国度,几乎没有一个古建能查得出建筑师姓甚名谁,所以那些不具有地标意义的建筑和传统社区很难被保护完好。通常的情况是,借助一个与此地相关的名人来建立保护的合法性,这种舍本逐末的观念是迄今古建保护最有用的手段。
即使是留存下来得到保护的建筑,很多时候也让人哭笑不得。世界古建保护界有修旧如新、修旧如旧和维持原样三大措施,在中国得到大规模应用的只有第一种。当很多古建筑被劣质的、不协调的新材料粉饰一新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而最符合文物保护精神的“维持原样”在中国迄今还没有被厘清头绪。很多被各种机构和个人占据或占据过的古建,每个经历者对它的“原样”都有自己的图像。一个具有良性代谢的传统社区或者建筑,应当保留其原本的功能,以及与功能般配的居住者和使用者。这一点,在经过几十年的折腾之后,依然很难办到,很多时候,只能退而求其次。
如上所言,如果我们把标准放低一些,依然能发现,积淀深厚的北京城仍旧是一个宝库。由杂志同名栏目历年文章精选而成的这本《北京秘境》,是我们尽全力去挖掘北京的留存。大部分知名文保景点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我们更在意与这个城市发展息息相关的细节,这也是取名“秘境”的由来。
这些“秘境”目前命运各异:有的只是残留外观,有的已经似是而非,有的还和居民共同呼吸,有的仍然发挥着最初的功能,也有的建筑命运发生了新的变化。
作为媒体,我们的作用是记录这个城市中曾经有过的文化。我们希望,这些宝藏不要消失,不会成为博物馆里的照片或者文物,更别变成崭新的景点。我们希望,这本书不是为了纪念。
《Time Out》主编 牛文怡

文摘
版权页: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

插图: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

正乙祠:文武昆乱不挡锣鼓丝弦犹响
一座会馆,终成戏楼名角。
论辈分可以和法兰西喜剧院平起平坐,更是中华戏楼文化史上的活化石:花雅之争在此终结,梅氏家族从此兴盛。
任时光流转,正乙祠的舞榭歌台,
三百年的风流却始终未被雨打风吹去
梅兰芳华显京城
不光是电影院线,京剧界也有“贺岁档”一说。冬天的老戏楼正乙祠里,锣鼓齐鸣,丝弦拨动,粉墨登场的都是梅派京剧:《抗金兵》《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霸王别姬》《天女散花》……出出都是梅兰芳先生自创或改编的经典剧目。五出折子戏合在一起,就是今天看到的《梅兰芳华》了。
如今的正乙祠可以说是梅派戏的主场,上演梅派戏已有120年的历史。梅家是梨园世家,祖父梅巧玲就位列“同光十三绝”之一,以扮演萧太后出名。据《中国京剧史》记载,1881年,梅巧玲就携“四喜班”在正乙祠演出,轰动一时。到了1919年余叔岩在正乙祠为母亲祝寿办堂会,梨园界的艺人纷纷献艺。梅兰芳当时已成名旦,却即兴反串吕布在此登台献艺,梅先生以俊朗的扮相及高超的演技,把吕布演得活灵活现,更是一段传奇。岁月轮回,到了2009年元月,梅兰芳之子、年逾古稀的梅葆玖和谭派后人谭正岩在正乙祠同台演唱《坐宫》,两大门派再度珠联璧合,成就佳话。如今在这里常驻演出的,正是梅兰芳京剧团。梅剧团演员在上演正乙祠版的《梅兰芳华》时,颇为与时俱进。就拿这承接过四代梅家人的老戏楼来说,改动也是不小。原先的舞台是按照清末的制式,只有36平方米,显然不能满足如今观演的需要。于是在这次改造中,就在出将入相的九龙口处,向后退了5米,还独具匠心地为原本四四方方的戏楼舞台修筑了延展空间,其中最惹眼的是一座酷似模特走秀的T形台,可以一直延伸到后排观众面前。这让不少来此看戏的观众称赞不已,都觉得自己仿佛与舞台上的京剧艺术达到了零距离接触的境界。至于将池座里的八仙桌子太师椅换成现代影院式的排座这样的改动,更是不在话下。一部新戏,激活了一座古老的戏楼,也算功德一件。
从财神庙到活化石
如果到正乙祠观看梅派京戏,不能错过参观一下这座被学者们誉为“戏楼文化史上的活化石”的古戏楼建筑本身。走进气派的广亮大门,坐南朝北,五级的汉白玉台阶直通院里。进入院中您会发现,比起湖广会馆,刚刚修葺一新的正乙祠更气派。左右抄手游廊贯穿其中,据工作人员介绍“碰上雨雪天气,您可以通过游廊直通任何房间,而不会淋湿身子。”这里在明代还是一座古庙,到清康熙六(1667)年,被浙江在京的银号商人购置,成立“银号会馆”,目的是为了“以奉神明,立商约,联乡谊,助游燕也”。经过经营修复,内中建成神殿、戏楼、厅堂、客房等建筑。气派非常。其中神殿供奉的主神为财神赵公明,而赵财神在道教里又被封为“正一元帅”,民间“一”“乙”二字通用,这也就有了如今正乙祠的名字。
随着时代变迁,正乙祠会馆的性质慢慢淡化,而戏楼的色彩却浓郁起来。要说起来,这和老北京“盛产”戏园子的大背景不无关联。旧时北京人娱乐休闲场所少且单一,戏园子是百姓比较重要的社交场所。对于北京城里的旗门大爷们,茶园酒肆自然成了他们消遣娱乐的好场所。众伶人出于生计考虑,专门到茶园为这些八旗子弟唱戏献艺。自清中期以来,正乙祠承接的演出业务越来越多,历年每逢春秋吉日,王公贵胄、名流巨贾都大摆酒宴,要约戏班演出。借着演出收入正乙祠也一再扩充规模,建成了如今的三面开放式大戏台。戏台对面和两侧均为上下两层敞开的包厢,戏台前约有上百平方米看池,可容纳200位观众看戏品茶。程长庚、梅巧玲、卢胜奎、杨小楼等名家都曾在此登台献艺,借着当年这些大腕,正乙祠名噪京华,盛极一时。
花雅之争风暴眼
正乙祠从古庙改为会馆戏楼,是康熙年间的事情,而京剧的祖师爷四大徽班进京,则是乾隆后期的事情了,这前后差了百余年。那从康熙朝到乾隆朝这一个世纪里,正乙祠的古戏楼都表演什么曲目?答案是有着“雅部”之称的昆曲。而最终这里却成了被雅部贬称“花部”“乱弹”的京剧大本营。论辈分,康熙年间的正乙祠在世界范围内是祖宗级别的,能和它称兄道弟的,也就是路易十四兴建的法兰西喜剧院。19世纪初,后者曾上演过一部《欧那尼》,奠定了雨果的地位,也标志着浪漫主义缴了古典主义的枪,成了欧洲戏剧的领导者。
无独有偶,19世纪末,梅巧玲率“四喜班入主正乙祠,花部的京剧由此取代雅部的昆曲,成了中华国粹。早在京剧还没诞生的年代,昆曲占据着北京主流演出市场。那种细致婉转的竹笛伴奏,配上引经据典的唱词,堪称名副其实的士大夫艺术。正乙祠也曾以承办昆曲演出为主要项目,那时花部代表的行腔京腔、秦腔、弋阳腔、梆子腔、罗罗腔二黄调,统谓之“乱弹”,意为不登大雅之堂、不入流。
但人民也需要娱乐,这时摆在艺术面前的就是如何通俗易懂地打动每一位观众。以秦腔、京腔为代表的地方剧种,故事情节精彩简单,锣鼓场面热闹火爆,渐渐蚕食了北京的演出市场。相反,昆曲很难走出王府豪门的轻舞小宴而到市井中逐渐没落。加之乾隆帝为母祝寿引出四大徽班进京,使得各种地方剧种在北京进一步融合。
同光年间,花雅两部在北京展开生死拉锯战,正乙祠戏楼成了双方争夺的焦点仿佛谁站在这里演出,就代表谁抢回了主流话语权。最终梅巧玲的“四喜班”进驻正乙祠,花雅之争正式告一段落,代表市民的艺术取代了士大夫艺术,昆曲时代终结。
周边逛逛
琉璃厂里淘文化西来顺里品“马鸭”正乙祠能有如此火爆的票房,正因为这里是赫赫有名的宣南文化区核心地带,文人士子云集。从正乙祠出门奔南走不到一站地,就是琉璃厂文化街。一般的旅游街,只卖些旅游商品,很难吸引本地人光临。琉璃厂则不然,它靠着原汁原味的老字号以及独一份的产品,吸引着北京的文人墨客。像西琉璃厂的戴月轩毛笔店,毛笔做工精良、选料上乘,具有“尖齐、圆、健”笔之“四德”,甚是讲究。如今这里还成立了现场制作毛笔的表演,更是京城一绝。东琉璃厂的安徽四宝堂,则是以出售各种宣纸出名,不论生宣、熟宣,还是夹宣质量都要高出其他店铺一等。至于散布在东西琉璃厂的书店,更是不计其数,对于淘书爱好者来说,这里可算是一大圣地。
这附近更是从来不缺少美食,全聚德总店闻名遐迩毋庸多表。附近的阿里郎韩国烧烤店总不差人气。再往北一溜达,和平门内北新华街路东,就是北京清真菜西派的代表——西来顺。这里的镇店名菜是马连良鸭子,是“吃饭精致到挑剔、唱戏挑剔到精致”的京剧“食神”马连良先生的发明,腌时讲究内膛、外皮搓抹,入味后蒸透,再温油炸至皮酥,吃到嘴里那叫一个香酥软烂、肥而不腻。不得不尝的还有著名的“千层牛肉饼”,相传源自唐代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
后记但愿不是纪念
中国是一个尴尬的文明古国。一方面,不断考古挖掘出几千年前的遗迹;一方面,百年间不断破坏祖先留下的文化遗存,越靠近当下,这种破坏越呈现加速度趋势。北京,作为首都,它的破旧立新在全国起着风向标作用。
新中国成立初,梁思成等学者提出保留老城另建新城的规划方案,在当时的条件下执行起来有很大困难。但后来的发展表明,对历史建筑与传统的轻视,才是这一方案被否决的实质原因。
北京城墙的拆除,由于反对意见太多,最后只好请示最高领导,得到的意见是:现在我们不拆,下一代会拆的。这句话一语成谶,在之后的半个世纪里,各地的城墙、古建、古民居都被拆除改造得七七八八。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世界遗产数目直线上升,直至成为拥有最多遗产地的国家,北京更是拥有最多世界遗产的城市之一。这个矛盾的背后,表现出对具有旅游价值的标志性地点的开发,与对具有文化传承意义的日常生活历史环境的轻视。中国本就不是一个尊重建筑师的国度,几乎没有一个古建能查得出建筑师姓甚名谁,所以那些不具有地标意义的建筑和传统社区很难被保护完好。通常的情况是,借助一个与此地相关的名人来建立保护的合法性,这种舍本逐末的观念是迄今古建保护最有用的手段。即使是留存下来得到保护的建筑,很多时候也让人哭笑不得。世界古建保护界有修旧如新、修旧如旧和维持原样三大措施,在中国得到大规模应用的只有第一种。当很多古建筑被劣质的、不协调的新材料粉饰一新时,给人的感觉就是生不如死。而最符合文物保护精神的“维持原样”在中国迄今还没有被厘清头绪。很多被各种机构和个人占据或占据过的古建,每个经历者对它的“原样”都有自己的图像。一个具有良性代谢的传统社区或者建筑,应当保留其原本的功能,以及与功能般配的居住者和使用者。这一点,在经过几十年的折腾之后,依然很难办到,很多时候,只能退而求其次。
如上所言,如果我们把标准放低一些,依然能发现,积淀深厚的北京城仍旧是一个宝库。由杂志同名栏目历年文章精选而成的这本《北京秘境》,是我们尽全力去挖掘北京的留存。大部分知名文保景点不在我们的关注范围内,我们更在意与这个城市发展息息相关的细节,这也是取名“秘境”的由来。
这些“秘境”目前命运各异:有的只是残留外观,有的已经似是而非,有的还和居民共同呼吸,有的仍然发挥着最初的功能,也有的建筑命运发生了新的变化。

内容简介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内容简介:想减肥的人为什么要去钱市胡同逛逛?拷贝《奋斗》“心碎乌托邦”创意的青年旅社在哪?京城最老“住户”真身今何在?哪座寺院能欣赏到乐僧演奏的明代宫廷音乐?濮存昕、梁文道、白岩松联合推荐。……
《TimeOut北京》中文版杂志的“北京秘境”栏目,在近四年时间里,陆续向读者展现了上百个散落在北京城中的文化遗迹与历史遗存,《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精选了52处收录。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不仅仅是北京文化观光指南、了解北京城市发展与保护的读物,同时,它也是重新体验和发现当下北京的最理想读本。
《北京秘境:52段重新发现北京的旅程》是一本专属北京的书。久居于此,如果还有探究周边环境的好奇心,它会带给你惊喜;初来乍到,如果渴望成为“北京通”,它会是一本速成指南,而且绝对纯正;偶来游玩,如果想深度体验这座都市,它将为你开启一段创意旅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