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全传:呼兰河的女儿.pdf

萧红全传:呼兰河的女儿.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萧红全传》是东北作家兼文学评论家季红真费时多年创作的一部全面记录萧红一生传奇经历的传记作品。
本书空间上以大视角从萧红出生的东北大地写起,纵向从北至南自萧红生长的黑龙江呼兰河畔写到她最后葬身的香港浅水湾旁,横向自西向东兼及萧红旅欧、旅日的经历;时间上梳理了萧红的家族历史直至萧红出生,更细致地考察了萧红每一阶段的情感与创作经历。作者通过不间断的实地考察、访谈和搜集资料,将萧红从意识形态的简单逻辑中剥离出来,努力从丰富的史料中爬梳、还原一个真实、全面、完整、立体的萧红。
她曾经三次到哈尔滨考察了几乎所有萧红早年生活的遗迹,走访了她的族亲与资料专家,有着感性的观察与翔实的资料基础,是迄今为止最为富于学理的萧红传记,也是一部植根于深厚历史文化土壤的作家传记。传记以《呼兰河的女儿》为副题,体现着以乡土与童年为作家创作源泉的学术理念。而作者那“女性作者的细致观察和越轨的笔致”,至今鲜有超越。
本次修订亦是作者在最新的研究成果基础上进行的,考证更为严谨,数据更为详细。

编辑推荐
季红真的《萧红全传》将萧红传记的撰写史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豆瓣网四星评价、8.0高分,迄今为止最为富于学理的萧红传记,也是一部植根于深厚历史文化土壤的作家传记。
一部中国天才女作家萧红详实丰厚的传记作品,理解这位“呼兰河女儿”必不可少的精彩读物。

媒体推荐
在中国近现代文学史上,萧红是继鲁迅之后的一位伟大的平民作家。她的《呼兰河传》和《生死场》,为中国大地立传,其深厚的悲剧内容,以及富于天才创造的自由的诗性风格。——林贤治
归根结底,《呼兰河传》必定作为萧红的代表作而存在,它是她具有个人色彩和艺术性的创作,也是她艺术天赋的永恒的证明。——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

作者简介
季红真,中国当代著名文学评论家、学者。1955年生于浙江丽水,先后毕业于吉林大学、北京大学,文学硕士,现为沈阳师范大学中国文化与文学研究所教授。多年以来笔耕不辍,著有文学评论集《文明与愚昧的冲突》、作家传记《萧红全传》、文化随笔《人生的节气》等。获当代文学研究会颁发“1988年中国当代文学研究奖”、首届“萧红研究奖”等奖项。

目录
序言:错动历史中的文学飞翔 1
第 一 章 富饶的北国边陲小城 1
第 二 章 乡绅地主之家 13
第 三 章 顽童生涯 23
第 四 章 祖母死了之后 37
第 五 章 母亲之死与继母过门 46
第 六 章 觉醒的少女时代 56
第 七 章 升学风波 67
第 八 章 进入现代大都市 78
第 九 章 投身学生爱国运动 91
第 十 章 祖父死了以后 103
第 十 一 章 出走北平求学 110
第 十 二 章 再次出走北平 120
第 十 三 章 软禁与逃脱 126
第 十 四 章 陷落东兴顺 136
第 十 五 章 投书裴馨园 153
第 十 六 章 热恋萧军 160
第 十 七 章 逃出囚笼 174
第 十 八 章 “生产的刑罚” 182
第 十 九 章 落脚欧罗巴 189
第 二 十 章 筑巢商市街 198
第二十一章 走上左翼文艺之路 208
第二十二章 爱情的烦恼 224
第二十三章 逃离“满洲国” 230
第二十四章 驻足青岛 241
第二十五章 初到上海 253
第二十六章 进入上海文坛 270
第二十七章 在鲁迅夫妇身边 282
第二十八章 爱情的“苦杯” 299
第二十九章 躲到东京 310
第 三 十 章 重回上海 336
第三十一章 最后的北平之行 347
第三十二章 “八一三”前后 360
第三十三章 暂居武汉 376
第三十四章 临汾:两萧分手 395
第三十五章 西安:情结端木蕻良 408
第三十六章 退回武汉 423
第三十七章 奔逃重庆 443
第三十八章 栖身北碚 457
第三十九章 避居香港 470
第 四 十 章 情系呼兰 484
第四十一章 在战火中挣扎 500
第四十二章 与蓝天碧海永处 512
后记 521
主要参考书目 523

序言
序言:错动历史中的文学飞翔
相遇萧红,对于一个以现当代文学研究为业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幸运。但是,能够读懂萧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的意义长期被遮蔽,首先是被自己的传奇经历所遮蔽,然后是被鲁迅遮蔽,还有就是被萧军遮蔽。在目前已经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著作中,很少有为她设专节论述的。一般是放在左翼文学的题目下,近年则多放在东北作家群的范畴中,只有在女性文学史中有她独立的章节。左翼的身份使她获得被言说的合法性,东北作家群的归纳使她得到乡土的认同,而女作家的前卫姿态又使她的政治、文化、人生、人性等方面的诸多思考被忽略。至于那些商业炒作式的写作,更是以不幸身世的煽情抹杀了她思想和艺术的成就。当然,这也说明了她的丰富性,可以从各个角度被阐释,被各个层次和各个时代的读者所接受,好的作家都能为后人提供一个阐释的空间。
但是对于还原一个真实的萧红无疑困难重重,她所生活的历史情境如此错动混乱,不仅是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等中国现代化过程的重大历史变动,还有她所生长的东北地区独特的政治史轨迹,张氏父子治下反日维护路权的运动,张学良易帜之后的中东路事件,“九一八”以后日本法西斯的猖獗,都直接影响到她的命运。她所承载的乡土文化如此独特,肃慎、东胡、抚余与汉四大族系,在漫长的历史中生活在这块肥沃的黑土地上。清代长达200年的封禁,只有流人和逃荒的破产农民,带来了中原的文化,闯关东的破产农民在文化史的“奇劫巨变”中,迎击了铁血文明的外族入侵。最现代的文明裹挟着最原始的文化,层层累积的移民传统带来了神奇的人生场景与形态。萧红所生长的家庭又如此畸形,作为逃荒暴富的山东移民后代,衰落中的中兴,迫于时势的变通,血缘关系的复杂,上一代人阴暗的心理纠葛,都使她的成长历尽曲折,至今仍有一些无法彻底释解的谜团。十几年以前,我仓促写作《萧红传》的时候,就充满了疑惑,只能坚持一个原则,搞不清的地方全部存疑。5年前开始,我在学校开设“萧红研究”的课程,每年教一轮,每次都有新的发现,实地的考察、访谈和广泛地搜集资料,使大量的疑点得以冰释,仍有谜底无法揭开,也只好继续存疑。但是,这一次发现的萧红显然丰满了许多,称之为全传尚可差强人意。

对于萧红身世的考辨,实在应该感谢呼兰学人和几代哈尔滨学者以及萧红亲属所做的大量工作,家世基本已经搞清楚,使最大的一个谜团得以解开,萧红就是张家的女儿。但是由于时代的变迁与调查者的立场,仍然有一些结论大可质疑。
在萧红的生活史中现存最大的一个谜团,是订婚的时间与未婚夫的人间蒸发。前者关系到萧红求学等一系列奋斗的困厄所在,后者关系到她情感生活的巨大转折,而且,两者又都是一个问题的延续。最早的说法是3岁订婚,而后则是14岁上高小的时候订婚,她的嫡亲侄子张抗先生坚持这种说法,铁锋先生当年找到介绍人于兴阁,也证明了这个说法。最新的调查成果来自她的堂妹张秀珉,是在初中二年级、18岁的时候,由她的六叔张廷献介绍定亲。三种说法时间相差不少,但都是一个人,汪恩甲或者汪殿甲。只有铁峰先生根据于兴阁的说法,认为是呼兰驻军游击帮统王廷兰的次子王恩甲。
这一说法最近似乎已经彻底被否定了,因为王廷兰作为抗日殉国的名将家世一目了然,他只有一个正式名分的儿子王凤桐,比萧红大3岁,在16岁的时候与呼兰一商家女结婚,次年生子。1932年,哈尔滨沦陷后,王廷兰代表马占山到齐齐哈尔接触李顿调查团,被捕后在日本特务的严刑拷打之下坚贞不屈,最后被装进麻袋从楼上扔下去壮烈殉国。王家不堪日本特务的骚扰,悄悄逃往关里投奔张学良抗战,后人一直延续至今。但是,仍有一些蛛丝马迹让人疑惑。张秀珉说六叔张廷献和汪恩甲的哥哥汪大澄是要好同学,受汪大澄之托为汪恩甲介绍对象。既是同学,张廷献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同学的弟弟,自己岂不矮了一辈,这在19世纪30年代的东北是不合礼法的,何况乡绅张家又是极讲门第和体面的。
萧红小学毕业之后,全班绝大多数同学继续升学,父亲张廷举却坚决不许她继续到哈尔滨读书,这也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疑点。仅仅用重男轻女的封建思想是不足以解释的,因为张廷举是新派乡绅,是呼兰提倡女学的头面人物,阻止自己的女儿读书,要受到教育界同仁的鄙夷,也要受到前妻家族的压力。而且,对于所有为萧红说情的亲朋一概不做任何解释,其中必有难言之隐。致使萧红在家停学一年,最后是向家庭施行了“骗术”才到哈尔滨上了初中。她的同学好友徐淑娟对于她的叙述基本都是属实的,当年萧红曾经对她说,自己很小就被家里订给豪门,允许出来上学也是为了攀这门高亲。汪恩甲的父亲只是一个小官吏,是谈不上高亲的,除非他另有不为人知的神秘身世。曹革成先生在《我的婶婶萧红》一书中,提到长期流传着一个说法,汪恩甲本姓王。还有一个传说,萧红的祖母范氏的哥哥是某地的一个督军。所有关于范氏的回忆,她都是神神道道、好走动,在家里说一不二。当时的东北乡间,订婚有口头和正式下礼两个步骤,萧红的父母婚事就是由范氏最早托人提亲,延搁了四年之后才正式下礼成婚。3岁订婚一说,也未必就是空穴来风,以范氏的精明强干,联姻一个军界豪门也是可能的,后人未必知晓内情,作为过继子的张廷举又不便说破。萧红祖父八十大寿的时候,马占山、王廷兰和呼兰县长等军政要人都亲自赴宴,马占山赠匾额,并且当场把她家所在的英顺胡同改名长寿胡同,胡同原名得自驻军将领之名。张廷举当时只是一个小学校长,何来如此大的排场和威势?萧红对祖母颇多怨愤,是否与这密不告人的婚约有关。14岁订婚的说法,大概是旧话重提,因为萧红这时有一次伤心欲绝的初恋,并且抑郁生病半年,对方是破落了的二姑家的哥哥,应该是《呼兰河传》中兰哥的原型,后者贫病而死,萧红在小说《叶子》中对此有过详细的描述,不仅场景与人物和她家偶合,没有亲历是写不出那样哀婉悲凉的体验。于兴阁出面做媒,就在这个时候,而后来张廷举阻止萧红升学,大概也和这次提婚有关,而父亲的最终妥协和萧红对徐淑娟的自述,是否还隐藏着双方家长幕后的暗中协商?汪恩甲家在哈尔滨顾乡屯,本人也已经师范毕业在哈尔滨工作了,萧红到哈尔滨读书可以离他近一些。而18岁的正式订婚,也是由于她在“反五路”游行中活跃,招来不少异性青年,引起家长的紧张。
……
一般来说,她早期的作品较多受到域外先锋美术的影响。《生死场》几乎是一组富于象征性的画面,鲁迅当年“略图”与“叙事写景胜于人物的刻画”的评价,就有保留地说出了她的特点。而身体的装饰性,则以儿童式的想象带给小说以新鲜明丽的视觉效果,《生产的刑法》一节,毫不相关的三个女人生产的场面明显带有先锋美术的构图特征,夸张地放大了女人独特的苦难。而她所有作品中都具有前卫艺术感觉主义的表现特征,以散文集《商市街》最充分。在1937年的《萧军日记》中,记叙了他们之间一次有趣的争吵,起因是为了一个细节描写的分歧,萧军认为萧红的写法不是小说的方式,而是诗的方式,自己的写法才是小说的方式。两个人争吵不休,萧红气得哭起来。鹿地亘来访,弄清原委之后说,你们两个写得都很好,一个是古典主义的精确,一个是感觉主义的新鲜。可见,萧红是有相当艺术自觉的,而且,当时她刚旅日归来不久,日本民族对于感觉的极端重视也和西方前卫的美术潮流合拍。
她晚期的代表作《呼兰河传》则主要是以中国古典诗歌为主要的艺术源泉,这是它被更多的中国读者所激赏的原因。音韵的自然流露,节奏的复沓,都暗示和强化着乡土人生的悲凉主题。成长中失乐园的过程也因此而格外清晰,邻近生命终点的时候,她以这样的挽歌形式,祭奠了自己的童年,也祭奠了所有的乡土故人,使哀祭的基本文体尤其显豁。
萧红的时间形式也适应着错动的历史,表现出多种不同的形式。她的历史时间是断裂的,《生死场》以日军入侵为界限分为前后两段相隔十年,近于蒙太奇式地剪辑出乡土人生的故事。晚期从《后花园》开始的乡土叙事,基本的时间形式则是农耕民族封闭循环的文化时间,适应了对于单调生活与重复人生的悲凉喟叹。而《呼兰河传》则在封闭循环的传统文化时间框架中,楔入了钟表所象征的现代文明的时间形式,既与中国近代的历史相契合,又与成长的过程相适应,容纳了不同的生命周期。乡土人生与大的文化时间框架同构,表现为生老病死的无穷循环。而叙事者则跳出了这时间形式之外,隔着断裂的历史时间,以回顾的方式审视记忆中的家园,追问“人生何如?”最终超越了左翼文学以阶级论为核心的立场。
这样丰富的艺术创新,成功地完成了汉语写作的现代化转型。萧红在对民族与民众的苦难认同中,以血书写了生命的诗篇,在错动的历史中完成了自己的文学飞翔,超越了自己的时代,这就是她永生的价值所在。当年,萧红曾经想以《呼兰河的女儿》命名她的《呼兰河传》。今年是她来到这混乱世间的100周年,以这个名字命名追寻她匆忙离去身影的著作,也许是最切近她文学理想的描述,至少是笔者最诚挚的祭奠。
2011年春一稿
2015年5月修订

后记
《呼兰河的女儿——萧红全传》是在我十年前写作的《萧红传》基础上,大量更改之后完成的。
当年写作《萧红传》的时候,就是仓促上阵,连她的故乡也没有去过,资料的搜集也只限于北京、香港和东京,关于黑龙江的近现代历史几乎是从《东北近代史》和《东北现代史》里抠出来的,对于她的家世与早期经历主要是依赖当地学者的最新工作成果。尽管自以为尽力严谨,资料搜集和阅读的粗疏与考辨的马虎,今天读来,不免汗颜。十年中,当地的学者发现了不少佚文,对于她的家世有了更准确的了解,不少文献资料解密,使字母变为图像,而网络的发达也使资料搜集变得容易。而我自己工作条件的改善与生活环境的变化,也使深入细致的研究成为可能。新著不仅字数、图片大量增加,而且着意增补了历史文化的背景与人物的传记资料,尽可能还原萧红生活的大历史与小环境。随着年龄与阅历的增长,在一些资料的考辨方面也具有了方法论的改良,尽可能保留多种声音的叙事,也尽可能分析通透,既存疑又推测,存疑的同时保留多种可能的开放性叙事,所有叫不准的地方仍然全部存疑。
能够写成这样一本书,首先应该感谢所有现代文学史专家的工作,他们对萧红以及所有现代作家,特别是东北作家群的研究工作,为我的写作提供了宽广的基础。而萧红研究的学人们半个多世纪以来深入细致的调查,更是我的工作得以开展的前提。尤其应该感谢我的同窗好友杨殿军、徐彤夫妇,是他们为我的访学提供了优越的条件,而且尽最大努力坚持不懈地支持萧红研究的工作。王贺英同学以她精湛的日文与广博的东北近现代文化史知识,为我答疑解惑,使我的工作得以深入。特别应该感谢的是张海宁先生,他以多年细致的调查工作带领我们实地考察,在资料搜集方面给予了无私的帮助。在他的介绍下,结识了张抗先生等萧红的近亲和叶君、刘乃翘等哈尔滨的萧红研究专家。他们以及所有当地学者的工作令我佩服,也令我惭愧。沈阳师范大学图书馆的刘偲偲、卢金梅女士不厌其烦地为我查找资料,杨晶女士为我购买图书。在此一并致谢。
还需要再次感谢的是日本的平石淑子女士,我2000年在东京访学期间,她在百忙中带我寻访萧红当年的遗迹,使我至今受惠。在香港的小思女士为我查找了海外的萧红资料,也是我一直难以忘怀的。还要特别鸣谢袁权女士,她以专注与细致,多次纠正我原著中的错误。臧永清先生大力扶助本书的出版,张晶女士为此书的编辑耗时颇多,都令我感动,特此致谢!
季红真
2015年9月

文摘
相遇萧红,对于一个以现当代文学研究为业的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极大的幸运。但是,能够读懂萧红,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的意义长期被遮蔽,首先是被自己的传奇经历所遮蔽,然后是被鲁迅遮蔽,还有就是被萧军遮蔽。在目前已经出版的《中国现代文学史》著作中,很少有为她设专节论述的。一般是放在左翼文学的题目下,近年则多放在东北作家群的范畴中,只有在女性文学史中有她独立的章节。左翼的身份使她获得被言说的合法性,东北作家群的归纳使她得到乡土的认同,而女作家的前卫姿态又使她的政治、文化、人生、人性等方面的诸多思考被忽略。至于那些商业炒作式的写作,更是以不幸身世的煽情抹杀了她思想和艺术的成就。当然,这也说明了她的丰富性,可以从各个角度被阐释,被各个层次和各个时代的读者所接受,好的作家都能为后人提供一个阐释的空间。但是对于还原一个真实的萧红无疑困难重重,她所生活的历史情境如此错动混乱,不仅是辛亥革命、五四运动、抗日战争等中国现代化过程的重大历史变动,还有她所生长的东北地区独特的政治史轨迹,张氏父子治下反日维护路权的运动,张学良易帜之后的中东路事件,“九一八”以后日本法西斯的猖獗,都直接影响到她的命运。她所承载的乡土文化如此独特,肃慎、东胡、抚余与汉四大族系,在漫长的历史中生活在这块肥沃的黑土地上。清代长达200 年的封禁,只有流人和逃荒的破产农民,带来了中原的文化,闯关东的破产农民在文化史的“奇劫巨变”中,迎击了铁血文明的外族入侵。最现代的文明裹挟着最原始的文化,层层累积的移民传统带来了神奇的人生场景与形态。萧红所生长的家庭又如此畸形,作为逃荒暴富的山东移民后代,衰落中的中兴,迫于时势的变通,血缘关系的复杂,上一代人阴暗的心理纠葛,都使她的成长历尽曲折,至今仍有一些无法彻底释解的谜团。十几年以前,我仓促写作《萧红传》的时候,就充满了疑惑,只能坚持一个原则,搞不清的地方全部存疑。5 年前开始,我在学校开设“萧红研究”的课程,每年教一轮,每次都有新的发现,实地的考察、访谈和广泛地搜集资料,使大量的疑点得以冰释,仍有谜底无法揭开,也只好继续存疑。但是,这一次发现的萧红显然丰满了许多,称之为全传尚可差强
人意。


对于萧红身世的考辨,实在应该感谢呼兰学人和几代哈尔滨学者以及萧红亲属所做的大量工作,家世基本已经搞清楚,使最大的一个谜团得以解开,萧红就是张家的女儿。但是由于时代的变迁与调查者的立场,仍然有一些结论大可质疑。
在萧红的生活史中现存最大的一个谜团,是订婚的时间与未婚夫的人间蒸发。前者关系到萧红求学等一系列奋斗的困厄所在,后者关系到她情感生活的巨大转折,而且,两者又都是一个问题的延续。最早的说法是3岁订婚,而后则是14 岁上高小的时候订婚,她的嫡亲侄子张抗先生坚持这种说法,铁锋先生当年找到介绍人于兴阁,也证明了这个说法。最新的调查成果来自她的堂妹张秀珉,是在初中二年级、18 岁的时候,由她的六叔张廷献介绍定亲。三种说法时间相差不少,但都是一个人,汪恩甲或者汪殿甲。只有铁峰先生根据于兴阁的说法,认为是呼兰驻军游击帮统王廷兰的次子王恩甲。
这一说法最近似乎已经彻底被否定了,因为王廷兰作为抗日殉国的名将家世一目了然,他只有一个正式名分的儿子王凤桐,比萧红大3 岁,在16 岁的时候与呼兰一商家女结婚,次年生子。1932 年,哈尔滨沦陷后,王廷兰代表马占山到齐齐哈尔接触李顿调查团,被捕后在日本特务的严刑拷打之下坚贞不屈,最后被装进麻袋从楼上扔下去壮烈殉国。王家不堪日本特务的骚扰,悄悄逃往关里投奔张学良抗战,后人一直延续至今。但是,仍有一些蛛丝马迹让人疑惑。张秀珉说六叔张廷献和汪恩甲的哥哥汪大澄是要好同学,受汪大澄之托为汪恩甲介绍对象。既是同学,张廷献把自己的侄女介绍给同学的弟弟,自己岂不矮了一辈,这在19 世纪30 年代的东北是不合礼法的,何况乡绅张家又是极讲门第和体面的。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