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pdf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套装共2册)》包括《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上)》《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下)》共两册。鉴往知来,洞见幽微,百年来古代文学研究的范式与局限得以讨论,而未来研究新视野与新方法的探讨亦为题中之义。故此《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套装共2册)》一册在手,古代文学研究的历史与未来,可窥一斑。

编辑推荐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套装共2册)》包括《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上)》《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下)》共两册。《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套装共2册)》汇集了国内具有代表性的老、中、青三代古代文学研究者的论文,是他们关于本领域研究的视野与方法的最新思考。

作者简介
朱万曙,文学博士,长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戏剧以及地域历史文化研究,出版个人学术专著多部。曾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安徽大学徽学研究中心主任、教授,苏州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明代文学学会(筹)副会长,安徽省徽学学会副会长等。现为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目录
综论篇
我的中国文化时地观 袁行霈
古代文学研究的思想境界 刘跃进
“互文性”——揭示作品文化血脉的途径(节选) 陈 洪
评前野直彬《中国文学史》 莫砺锋
再谈作为方法的汉文化圈 张伯伟
文学思想史研究的相关问题 左东岭
回归生活史和心灵史的古代文学研究 廖可斌
关于中国古代文学研究中的文献使用问题 傅 刚
论古代文艺学的主神重形传统 刘 石
计量学术史及其对文学史研究的启示(提纲) 王兆鹏
古代文学的“和合”秉性与“和合”研究 沈松勤
古代文学研究的思考与总结 诸葛忆兵
地域文化与中国文学:以徽州为中心 朱万曙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的反思 孙少华
断代篇
视野与方法——楚辞学案判评的关键和枢纽 李炳海
关于新出土文献进入文学史叙述的思考——以清华简《周公之琴舞》为例 王长华
论先秦史著及其“书法”的生成 过常宝
二重证据法与先秦诗乐学研究举隅 徐正英
《诗经》六义新解:风赋·比兴·雅颂 马 昕
先秦文学“形式主义”研究的成果及其意义 吴 洋
战国秦汉间的“公共素材”与周秦汉文学史叙事 徐建委
《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梁诗》补遗 陈尚君
唐诗宋词悲剧意识类型举要 冷成金
杜甫应酬诗小议 蒋 寅
《全宋词》词人小传失误之探讨 钟振振
“以论为记”与宋代古文革新发微 谷曙光
李清照《金石录后序》质疑 陈伟文
性别变乱与文学书写——隆庆二年山西男子化女事件的叙事研究 李萌昀
陈经济考 郑志良
论清歌的存佚状况与整理研究问题 罗时进
明清鼎革对李渔话本创作的影响 傅承洲
论王夫之明诗批评的内在问题 徐 楠
中国古代文学研究“现代化”的点滴思考 李昌集
论国学“小说”观对文言小说的影响——以《聊斋志异》为例 王 昕
祁寯藻诗歌管窥 张 剑
略论徽商鲍廷博整理宋代文集的文化意义 周生杰
从对《牡丹亭》的回应看《再生缘》的女性书写及其文学史意义 邹 颖
晚清小说与白话地位的提升 陈大康
作为“世界文学”读本的《花笺记》 王 燕

文摘
版权页:



李清照《金石录后序》质疑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 陈伟文
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以下简称《后序》)不仅作为散文名篇被广泛收录于各种选本,而且作为李清照生平研究最重要的文献依据,被古今学者频繁征引。但是,即使有了《后序》这样颇为详细具体的生平自述,李清照的生年、嫁年诸问题,仍然聚讼纷纭,甚至连这篇明明题署了具体年月日的《后序》的写作年份,居然也歧说纷呈,争论不休。这种异常现象似乎从来没有引起学者对《后序》本身可靠性的质疑。但是,《后序》的可靠性是否真的如此不容置疑呢?笔者经过一番细致考证,认为事实恐怕不然。
一、对《金石录后序》
真伪的质疑我们知道,《后序》叙述的中心事件是赵明诚夫妇收藏品的散佚过程。假如《后序》真出自李清照之手,其对这一中心事件的叙述虽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误记某些细节的可能性,但就基本事实而言无疑是不可能有大误的。如果连对这一中心事件的叙述都完全与史实大相径庭,那《后序》就不可能出自李清照之手。正是从这一基本逻辑出发,笔者对《后序》的真伪产生了深深的怀疑。南宋岳珂《宝真斋法书赞》卷九蔡襄书《赵氏神妙帖》有赵明诚跋云:
此帖章氏子售之京师,予以二百千得之。去年秋,西兵之变,予家所资荡无遗余,老妻独携此而逃。未几,江外之盗再掠镇江,此帖独存。信其神工妙翰,有物护持也。建炎二年三月十日。
据赵跋可知,赵氏夫妇收藏品散佚于建炎元年(1127)秋天发生的“西兵之变”。此材料出自赵明诚自述,极为重要,论李清照生平者多引用之,但遗憾的是前贤皆未能细考赵跋所谓“西兵之变”具体所指。
那赵明诚跋中“西兵之变”指的是什么事件呢?指的是建炎元年秋天在秀州、镇江发生的一次陕西兵叛乱事件。考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八云:
(建炎元年八月壬申)延康殿学士知镇江府两浙西路兵马钤辖赵子崧言杭州军变,遣京畿第二将刘俊往捕,又命御营统制辛道宗将西兵二千讨之。
同书卷九云:
(建炎元年九月甲午)先是,御营统制官辛道宗奉诏讨贼,军行至镇江府。守臣赵子崧犒赐甚厚,道宗掩有之。行次嘉兴县,始命给军士人五百钱,众皆怒。是夜,其众自溃乱而去者六百人。道宗挺身得小舟,奔还镇江。众推高胜为首,胜者太行山之盗也,谓之高托天。乱兵攻秀州,守臣直龙图阁赵叔近城守,人遗以四缣,贼乃北趋平江府。
又云:
(建炎元年九月乙卯)是日,贼赵万入镇江府境。守臣延康殿学士赵子崧遣将逆击于丹徒,调乡兵乘城为备,禁居民毋出。良久,府兵败归,乡兵惊溃。子崧率亲兵保焦山寺,贼踰城而入,纵火杀人,莫知其数,万遂据镇江。
同书卷十云:
(建炎元年十月丙戌)是日,两浙制置使王渊率统制官张俊等领兵至镇江府,军贼赵万等不知其猝至,皆解甲就招。时辛道宗前军将官苗翊犹在叛党中,乃委翊统之,众心稍定。翊,傅弟也,渊寻绐贼以过江勤王。其步兵先行,每一舟至岸,尽杀之,余骑兵百余人,戮于市,无得脱者。
统观此数条,则所谓“西兵之变”的始末已清晰可见:建炎元年秋,杭州发生军变,辛道宗受命率领陕西兵两千人讨之,行至嘉兴县,兵士因不满辛道宗独吞犒赐而叛变,攻打秀州,随后攻陷镇江,但不久就在镇江被宋军收服。此事亦载于熊克《皇朝中兴纪事本末》卷二。《宋史》卷二百四十七《赵叔近传》云:“建炎元年,(赵叔近)为秀州守,杭卒陈通反,诏辛道宗将西兵讨之。兵溃为乱,抵秀州城下,叔近乘城谕以祸福,乱兵乃去。”⑤亦可相印证。翟汝文《奏为杭州军贼攻劫提刑不知所在乞朝廷遣重将将兵并力讨杀状》云:“臣见事势如此,扼腕痛愤,以谓浙东兵既为贼所诱,不可使战。而浙西兵又皆乡夫怯懦,独有西兵可必破此贼。既闻朝廷遣辛兴宗将西兵二千人前来,臣计期日望收复。而西兵至秀州,忽作乱杀主将辛兴宗,沿路劫掠,复欲回归。”这更是当时亲历者的奏议,确凿可信。再从赵明诚跋“再掠镇江”语,可知其前述“西兵之变”中导致“予家所资荡无遗余”的具体事件亦当发生在镇江,然则所指的应是叛兵赵万于建炎元年九月乙卯攻陷镇江之事。
那么,赵明诚跋中“未几,江外之盗再掠镇江”指的又是什么呢?应是建炎二年(1128)正月张遇陷镇江事。《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十二云:“(建炎二年正月庚子)是日,张遇陷镇江府。初,遇自黄州引军东下,遂犯江宁。江淮制置使刘光世追击之,遇乃以舟数百绝江而南,将犯京口。既而回泊真州,士民皆溃。将作监主簿马元颕妻荣氏为贼所得,荣氏厉声骂贼,为所害。荣氏,薿女弟也。翌日,遇自真州攻陷镇江。守臣龙图阁直学士钱伯言弃城去。”此事亦见载于《宋史》卷二十五《高宗本纪》。建炎元年九月乙卯赵万陷镇江,十月丙戌宋军收复镇江,次年正月张遇再陷镇江。赵万、张遇先后陷镇江,相隔仅三四个月,故云“未几”。
以上所考陕西兵叛乱事件,与赵明诚跋中所言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皆一一若合符节,丝毫无爽,应该是确凿无疑的。根据赵明诚跋的亲述,赵氏夫妇的主要收藏品是建炎元年秋天在镇江的兵乱中散佚的。岳珂《宝真斋法书赞》所载赵氏夫妇藏品共两件,皆得自镇江,当非巧合。
赵明诚跋所述历史事件既已考定,我们再回过头来对照《后序》的相关叙述,就会发现两者是根本抵牾的。《后序》叙述赵明诚夫妇藏品散佚过程,其中最重要的两次散佚是:
青州故第,尚锁书册什物,用屋十余间,期明年春再具舟载之。(建炎元年)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凡所谓十余屋者,已皆为煨烬矣。……(赵明诚)葬毕,余无所之。朝廷已分遣六宫,又传江当禁渡。时犹有书二万卷,金石刻二千卷,器皿、茵褥,可待百客,他长物称是。余又大病,仅存喘息。事势日迫。念侯有妹婿,任兵部侍郎,从卫在洪州,遂遣二故吏,先部送行李往投之。(建炎三年)冬十二月,金寇陷洪州,遂尽委弃。所谓连舻渡江之书,又散为云烟矣。
根据《后序》的叙述,赵氏夫妇收藏品主要散佚事件有两次:其一,建炎元年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其二,建炎三年(1129)十二月金人陷洪州。显然,这与赵明诚跋所言是根本抵牾的。首先,赵明诚跋称建炎元年秋的“西兵之变”后,“予家所资荡无遗余”。《后序》却称赵明诚卒后仍存书两万卷、金石刻两千卷。即使赵跋有可能夸张,但夸张也是有度的,不可能明明尚存藏书两万卷、金石刻两千却称“荡无遗余”。更重要的是,根据赵明诚的叙述,其收藏品主要散佚于建炎元年秋天镇江兵乱;而根据《后序》的叙述,赵氏夫妇收藏品主要散佚于建炎元年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和建炎三年十二月金人陷洪州。两者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似无弥缝调和之可能。
前贤因为未能细考赵跋所谓“西兵之变”具体所指,未发现其与《后序》的根本抵牾,所以总是刻意去牵合调和赵跋与《后序》的叙述。有些学者认为赵跋所云“西兵之变”,指的就是《后序》所述金人陷青州事件。这显然是错误的。第一,人物不符。西兵在宋人一般语境中指陕西兵,因为陕西兵是宋朝最著名、最善战的军队。金国在大宋东北方,揆诸情理,似无称“西兵”之可能。现存宋人文献,亦绝未见称金人为“西兵”之例。更何况,赵明诚作为宋朝官员,叙述金人陷青州,亦不当用“西兵”这样的中性称呼,而应称“金寇”、“北虏”等敌对称呼。第二,时间不符。金人陷青州的时间,据《后序》则在建炎元年十二月,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及《宋史·高宗本纪》等所载则是建炎二年正月,无论如何都与赵跋所云发生于建炎元年秋天的“西兵之变”明显不符。第三,地点不符。根据赵明诚跋所云“再掠镇江”,则“西兵之变”亦当发生在镇江,而不可能指金人陷青州。
又有学者认为“西兵之变”指的是建炎元年十二月发生的青州兵变。《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十一云:
(建炎元年十二月)壬戌,资政殿学士京 东东路经略安抚使兼制置使知青州曾孝序为乱兵所杀。先是,临朐土兵赵晟聚众为乱,孝序付将官王定兵千人捕之,大衂而归。孝序令毋入城,且责以力战自赎,不则将议军法。定自知不免,乃以言撼败卒,夺门斩关而入。孝序度力不能制,因出据厅事,瞋目骂贼,遂与其子宣教郎訏皆遇害。
此处叙述青州兵变事件甚明。但是,赵明诚跋所云“西兵之变”也不可能指青州兵变。第一,人物不符。如前所言,宋人一般语境中所云“西兵”指的是陕西兵。而青州兵变事件中,王定是青州将官,赵晟是临朐土兵,青州和临朐皆在东部,与“西兵”扯不上关系。宋人文献亦绝未见有称青州兵或临朐兵为“西兵”之例。第二,时间不符。赵跋明确说西兵之变是在建炎元年秋天,而青州兵变则发生在建炎元年十二月。虽然仅差几个月,但是赵明诚跋写于建炎二年三月,岂会将三个月前刚刚发生之事误记为半年前,更何况是导致其主286中国古代文学研究视野与方法论集要藏品散佚的大事件?这显然是不合常理的。学者也意识到此矛盾,所以辩解称:“赵晟起事时间较早,可能在秋季。”但这是脱离文献和史实的猜测,并无任何根据。而且,即使赵晟起事在建炎元年秋天,也在青州之外,又岂会导致赵家青州故第化为煨烬?第三,地点不符。这点与前面分析同。而且,最重要的是,称赵明诚跋所云“西兵之变”指青州兵变,不仅与赵跋所叙述的人物、时间、地点皆不符合,而且与《后序》的叙述本身也完全不符合。《后序》明确说:“青州故第,尚锁书册什物,用屋十余间,期明年春再具舟载之。十二月,金人陷青州,凡所谓十余屋者,已皆为煨烬矣。”据《后序》所述,其青州故第所藏书册什物应是亡佚于金人陷青州,叙述清晰,本无歧义。事实上,从《后序》中,我们看不到青州兵变的任何影子。学者只是因为赵明诚跋所言“去年秋西兵之变”与金人陷青州无法对应,才勉强牵合青州兵变而已。
非常明显,李清照《后序》对赵氏夫妇收藏品散佚过程的叙述与赵明诚跋完全不同,且是根本矛盾,无法弥缝调和的。如果两种叙述真的都出自赵氏夫妇的亲述,那是不可能如此矛盾冲突的。因此,笔者认为,这两个文本不可能同时为真,必有一伪。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