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之雫.pdf

  • 类 别小说
  • 关键字
  • 发 布2015-12-01 03:54:00
  • 试 读在线试读
邪魅之雫.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邪魅之雫》讲述的是曾与“京极堂”同为历次事件侦破主角的玫瑰十字侦探社侦探榎木津礼二郎也成了事件的引发中心——向他提起婚约的三户人家,相继毫无理由地离奇退婚,其中来宫家婚约对象的妹妹来宫小百合更是诡异地陈尸神奈川大矶海岸。尸体无损无伤,经法医鉴定是死于剧毒。
毒杀案接二连三地发生。
在东京江户川区的河边发现了死因相同的男性,而正当警方认为这名男性之死与小百合之死之间存在着某种似乎必然又隐秘的联系着手调查时,平冢也发生了毒杀命案,死者是宇都木家的千金小姐,也曾是榎木津的婚约对象,不知何故从东京避走平冢,并被毒杀。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是无论警方还是侦探根据有限的线索而锁定的嫌疑人也一个接一个地死去,因连环毒杀案而丧命的人数,不知不觉达到了六个……

编辑推荐
“新本格派推理”旗手作家京极夏彦“百鬼夜行”系列新近长篇力作。东京和神奈川接连发生诡异毒杀事件;榎木津的婚约对象相继无理由离奇退婚,这是巧合,还是阴谋?触目惊心的连环杀人案件,环环相扣的情节推进发展,一滴水,三桩婚约,六条人命,还有,被煽动的、会传染的杀意。

名人推荐
书中大量且广泛的知识、怪异事件的诡谲真相、小说的巨篇与执笔的快速,这些特色都让他一出道就受到众人的激赏,至今不坠。
——凌彻(推理小说评论家)

这其实是京极夏彦彻底反省推理小说叙事秩序后,大胆尝试的结果。……事件作为一个场域,是发生在关系者构成的世间,关于杀意的内心独白,那意念微微地随着心跳脉动,缓慢地在各自的身体内累积,最后粹炼出那致命的一滴,成为行动的驱力,但总是重复着那同样的两个主旋律:杀意与杀,周而复始的敲打,形成循序渐进的节奏。但随着交错着前世今生警察身份的参与者与侦察者介入愈来愈深,以及侦探揭露事件之间被隐藏的葛藤,最后在多人的杀意告白交响中,华丽地再现叙事秩序而达到故事的高潮。
——陈国伟(笔名游唱,新世代小说家、推理评论家、MLR推理文学研究会成员)

作者简介
[日]京极夏彦 别人难以模仿、难以企及的作品,对他来说只是兴趣。
1963年3月26日出生于北海道小樽。
1994年:在工作之余写下处女作《姑获鸟之夏》,为推理文坛带来极大的冲击。
1996年:出版百鬼夜行系列之二《魍魉之匣》,就拿下第四十九届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之后陆续推出《狂骨之梦》《铁鼠之槛》等十余部系列作品。
1997年:时代小说《嗤笑伊右卫门》获第二十五届泉镜花文学奖。
2003年:时代小说《偷窥者小平次》获第十六届山本周五郎奖;怪奇时代小说《后巷说百物语》获一百三十届直木奖。
2011年:怪奇时代小说《西巷说百物语》获第二十四届柴田炼三郎奖。

目录
独力揭起妖怪推理 大旗的当代名家 —— 京极夏彦
邪魅之雫(上)

文摘
你……
一直误解了。
你完全不了解吧,你只是世界的一部分,而且只是琐碎的、对世界而言毫不必要的多余之物。
我也是一样。
如果你有与我相同的误解……那表示你也和我一样,认为世界才是自己的一部分。
那么……那是错的。
正如同我也误解了。
不,我才是什么都不明白吧。
对于我存在的这个世界,我一无所知,我只是自以为了解。
我对这个世界太无知了。
个人能够了解的,似乎只有世界的一小部分。不……就连说一小部分都嫌狂妄,人类似乎就是卑微到了这种地步。
与世界的一切相比,个人能够获知的信息,形同于无。
沙漠中的一粒沙——不,肯定连这点价值都没有。
我……
现在站在小淘绫的岸边,与你一同眺望天空、大海、沙滩。
你很小。
天空与大海之间的你,无比渺小。
而我比你更要渺小吧,但这理所当然的格局感受,我却完全付之阙如。
我想你也是如此的。
你也一直以为大海、天空、沙滩,与自己是相等的吧。不,你应该甚至觉得自己比它们更巨大。
初秋的风越过岩地,穿过海滩,吹送至我。
我的指尖沾上一粒随风而来的沙。
我们……
只有这粒沙般的大小。
我和你,都是这偶然沾上指尖的一粒沙。吞下这粒沙,却自以为吞下了整片沙滩,我们是妄自尊大地活在世上的,小丑。
比方说……
对沙漠而言,一粒沙绝非必要吧。无可无不可,无足轻重。
当然,没有沙,沙漠不可能存在。沙漠是沙所组成。沙是形成沙漠的、几乎是独一无二的要素吧。
然而,重要的不是一粒沙本身,而是量。单独一粒沙,不会被称为沙漠,也无法形成沙漠。
沙漠是沙多到无可估量的状态,而不是沙粒本身。少一粒沙,多一粒沙,对沙漠一点影响也没有。既然如此,对沙漠而言,一粒沙岂不是无用之物?
所以……
只有一粒沙分量的我们,确实是构成世界的要素之一,但是对世界而言,绝对不可能是不可或缺之物。
根本用不着拿沙漠比喻吧。
即使与眼前的这片沙滩相比,其间差距,亦历然可见。
虽暴露在无止境地扑打而来的浪涛之中,沙滩依旧存在于此处。沙滩是能够吞吐无量海水的存在。可是被浪涛卷走,在海中沉浮的沙粒又如何?
沙粒一离开海边,就不再是沙滩了。甚至不是海中的尘埃。被抛入大海的一粒沙,尽管身在海水之中,却已然是无。
不,要抹去一粒沙,动用大海太夸张了,一滴水就够了吧。一粒沙之虚渺无力,甚至一滴水就能将它吸收殆尽。
仅仅……一滴水。
一滴水就能把它冲走吞没、混淆抹灭的沙粒,与吞吐来自大海的骇浪的沙滩,尽管同质,却仍是迥异。
过去我不懂其间的差异。
我想你也不懂。
你也一样,尽管只是咽下了一粒沙,却表现得仿佛吞下了全世界。
难道不是吗?
比方说……
你是否认为自己的一举手一投足与一喜一忧,拥有令世界丕变的力量?
我……过去暗暗地如此相信着。
我相信如果我悲伤,天空就会涕泣;我感到空虚,大海就会号哭。
明明哭泣的只有我自己。
一切都只是我如此感觉罢了。无论我是哭是叫,是死是活,世界都不会有任何一丁点的改变。雨满不在乎地下,风满不在乎地吹。没有夕阳不沉的黑夜,也没有朝阳不升的黎明。
我的存在,与世界的样貌完全无涉。
不……
这些我也还懂,你也总不可能相信自己是个能够改变天地运行的超越者。
可是只说我自己的话,我想我是不愿意认清这个事实,也觉得不应该是那样的。毕竟,我从来不承认自己只是一粒无足轻重的细沙。
我肯定是深信着,当我灭亡之时,也是世界灭绝之刻。
那是幻想。
是巨大的谬误。
自己与世界同等……
或自己就是全世界……
或自己是世界的中心……
这些,都是错的。
是那个奇妙的男人点醒了我。
我们是卑微的,卑微到拿来与世界相提并论时,质量变得无限趋近于无。
而且,身为构成世界的要素之一,与等同于世界本身,两者并非同义。
还有……世界并没有什么中心。
即便有,那也不是一介个人能够看清的吧。
如果觉得世界有中心,那其实是自我的中心。
那里有的,只有一粒沙而已。
自我的中心,只有孤零零的、一粒无用的沙而已。
拿这微末的沙粒作为依靠,深信它对自己以外的一切也都是特别的,你,还有我——不,我们,只是错以为自己仿佛立于世界的中心。
那是错觉。
证据就是……
我向世界抛出的话语、想法,其实根本没有传达给任何人。我只是在朝着我自己呼喊罢了。我只是在自己的中心,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哇哇大喊罢了。
多滑稽啊。
即便那对我来说是多么严重的事,甚至是能毁灭我自身的沉重、残酷的事象……然而看在外人眼中,我只是在为了琐事仓皇无措,滑稽万分罢了吧。
你也是一样滑稽的,我这么感觉。
可是,我并不认为你愚昧。
萌生这样的错觉,其实无可厚非。
那个男人说,这是理所当然之事。
每个人都怀着这样的错觉在生存。
不,好像如果没有这种错觉,就活不下去。
有些时候,如果不相信自己是特别的、与世界是同等的、是世界的中心,就难以活下去。有些现实,是只有逃避,才总算能够面对的。
毕竟……
我们的掌中就只有一粒沙。
所以对我而言——不,对任何人而言,那一粒沙都无疑是不可取代、独一无二的沙。毕竟我们绝对不可能得到比它更好、除它以外的沙。
那肯定是特别的。
对我而言、对你来说都是如此吧。可是那也只是它对我而言、对你来说是特别的,如此罢了。
沙粒说穿了就只是沙粒。
对当事人以外所有的人,那粒沙都不可能是特别的。看在他人眼中,那只是一粒平凡无奇的沙;从沙滩的角度来看,也是仅拥有无限分之一的质量、可有可无之物。
所以——
那是逃避、是误解,而自己以外的每一个人也都这么误解着——只要能够了解这些,那就够了吧。
可是先前我一直不明白这道理。
如果不明白,错觉也会变成自大。因为一切都只是将自己的质量无限扩张的傲慢,只是逃避现实的幻影罢了。
以前的我是自大的。
因为我什么都不明白。
对于认定自己就是沙滩的人来说,他人在他眼中全都只能是沙吧。
除了对自己有特别价值的存在——变成自己一部分的人以外,其他人看起来都是毫无价值的沙。只要一直误以为自己就是沙滩,除了自己以外的人,就只是构成世界——构成自己的要素之一——
一粒沙罢了。
明明自己也只不过是一粒沙。
对你来说,我也只是一粒沙吧。就像对我而言,那个男人原本也只是一粒沙。
这才是我最大的谬误吧。
结果……
我犯下了不可原谅的大罪,绝不可能赎清的罪愆。
不是你害的。
只是我弄错了。
你只是给了我一滴水。
而我完全被你给我的那滴水吞没了。
这正是我只是一粒沙的最好证明。
你给我的那滴水是否邪恶,我无从判断。不过,无论它有多么邪恶,对于自以为是的我而言,那毫无疑问,是魅力无穷的一滴。

邪魅之雫……

我似乎被邪魅之雫给吞没了。
可是事已至此,我绝不怨你,当然也不鄙视你。
你作何想法,我不了解。被孤零零地抛弃在海边的你,究竟经历了什么样的心潮起伏,我甚至无法推估;而你也不可能明白我的真情吧。
她会怎么做呢……
他在我身后呢喃。
我没有可以回答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倒映在我眼中的你,并非邪恶的。而是与我相同,既卑微又滑稽。与凡百俗人同等地,卑微而滑稽。
这样……就行了。
过去我看到的世界,还有你看到的世界,就像蛤吐出的海市蜃楼吧。
或许我们是被蛤吸入肚腹的沙粒。
我要离开蛤的肚腹,跃入汪洋。
去偿还不可能偿清的罪。
你呢?要怎么做?
你会在那片无尽的天空底下,继续望着海市蜃楼吗?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