壕,请别和我做朋友.pdf

壕,请别和我做朋友.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壕,请别和我做朋友》 总裁猛于虎啊!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大老板季承川毫无预示的看上了小秘书宋瑶!天天陪加班,周末无休息,24小时不关机,总裁大人毫不迟疑的执行着爱你就要欺负你!宋瑶想逃,可是这次她却有些动了心。这个霸道、无理、傲娇、冷酷……简直避开了全世界所有人性优点的处女座男人,他偶尔流露出的那一丝小温柔令她为之沦陷……
——腹黑boss小剧场——
“人既然起床了,床单就该铺平,被子就该叠起来,枕头要放到叠好的被子上,这些乱七八糟的洋娃娃,当然要从小到大排好才显得整齐……还有这是什么?”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收拾的总裁大人皱着眉头,宋瑶刚走到房门口,就看到他用拇指和食指捏起她昨晚换下还没来得及洗的内衣。
“快放手!”
“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你这样乱闯女孩子闺房,手里还拿着……你快松手啊,变……啊!我……我们不是说好不……不动手动脚的吗?”
“我没动手啊。”某人两手一摊,结实的胸膛立刻压住了宋瑶。
好……无……耻……快……窒……息……了……救……命……
宋瑶认输了,求饶道:“你赢了,你还是动手吧!”
“这,可是你要求的。”
“你……”壕,请别和我做朋友!

编辑推荐
《壕,请别和我做朋友》 【萌出没】火爆连载推荐口碑萌文
百万读者惊呼:天啦撸!萌爆了!
总裁猛于虎啊,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
史上最有钱有颜男主, 上演最任性甜蜜的爱恋

“我答应你,从今以后每件事我都听你的。如果我骗你,就罚我娶你。如果是真的,就奖励你嫁给我!”

目录
01 土豪是病,得治
02 土豪不开心
03 土豪爱上大包子
04 土豪实乃绝色小GAY
05 官方CP姜特助
06 傲娇土豪翻旧账
07 烂桃花粉嫩嫩
08 旧梦恶来
09 闺蜜驾到
10 可是你丝袜破了啊
11 底裤被看光光了
12 集齐七个吻可召唤神龙
13 土豪受伤了
14 恋爱恐惧症
15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16 不作就不会死
17 谢谢你,一直陪在我身边
18 土豪,求婚啦
19 被土豪吃干抹净
20 幸福大结局

文摘
01 土豪是病,得治

某年某月某日,夜深人静。
宋瑶对着明晃晃的电脑屏幕,心烦意乱。
屏幕上硕大的“辞职信”三个字,已经碍眼了一整晚,可是真要将内容填进去,她却无从下手。
毕竟,这已经是她毕业两年间的第三份工作了,也是薪水待遇最优厚的一份,这样没有一点儿后路地贸然辞职,再想找一份这么好的工作恐怕不可能了。
可是……不辞职不行啊!
宋瑶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一切源于她充满了传奇色彩的感情经历。

宋瑶,女,二十五岁,三流大学文秘专业毕业,姿色平平,家境一般,情商中等偏下,百分百符合言情小说女主角设定。
不知从何时起,她的人生忽然步入了言情小说的怪圈。
高中入学第一天,不小心撞到校草,然后校草同学便一发而不可收拾地欺负她,最终导致她成绩下滑,高考失利,被一所三流大学录取。
校草同学拍拍屁股出国了,走前留下一句:“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早些说会死啊!

宋瑶痛心疾首地步入了大学的校门,开学第一周忽然收到一条发错的短信,倾诉失恋的痛苦。
抱着人道主义精神,宋瑶开始劝说对方想开点儿,短信的主人很快对她产生了精神上的依赖,并约她见面。
不见面还好,一见面对方竟是学生会会长、校篮球队主力、校长大人的亲儿子。
如此叱咤校园的风云人物频频约会大一新生,八卦立刻传遍了整所学校,会长亲卫队不同意了,会长前女友不同意了,关键是会长亲爹也不同意啊!
于是,宋瑶的大学生活过得只能用“生不如死”来形容,最后还是跟校长发下毒誓,一毕业立刻离开学校所在的城市,这才终于拿到了毕业证书。

终于毕业了,只身一人步入社会,她心想这回总清静了吧?
大错特错!
被第一家公司录用才三个月,老板就莫名其妙地爱上了她,先是借口回去顺路,每天送她下班。再是胡诌饭菜太多,每天给她送饭。最后终于发展到送花到她办公桌前说:“你愿意当老板娘吗?”
此话一出,在这间小公司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背后闲言碎语一大堆,搞得宋瑶差点儿神经衰弱。
大学四年的流言蜚语她已经忍够了,如今工作还要遭受如此待遇,别说是老板娘,就是老板的亲娘她也不想当!
于是,她不堪重负地离开了第一家公司,找到了第二份工作,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兼打杂。

子公司,天高老板远,经理又是个上了年纪的老女人,虽然平时对员工刻薄了点儿,但总算是平平安安地干了大半年。
就在宋瑶以为自己终于脱离噩梦的时候,公司忽然招进了个新人业务员,二十出头,高大帅气,一表人才,左看右看都不像来打工的。
但是人家新人说了,俺家里穷,别看俺长得帅,其实俺是凤凰男,俺村就出了俺一个大学生,俺家里上有九十多岁的太奶奶,下有刚上学的小弟弟,全家老小八口人全靠俺挣这几个血汗钱养活,俺都饿了三天了,这位大姐你碗里这块鸡翅看上去挺香的。
宋瑶心里想着,你才是大姐,你们全家都是大姐,但是还是把便当盒里的红烧鸡翅贡献了出去。
唉,权当支援贫困山区吧!
宋瑶这样想着,小半年没能吃上一点儿荤菜,全便宜新来那小子了,其他一时迷恋新人皮相的女职员全对这种死皮赖脸的行为敬而远之,只有宋瑶还坚持日行一善。
终于,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总公司一纸公告,原子公司经理某某由于身体不适,将被调离岗位,其职位由某某某顶上,即日执行。
宋瑶盯着那份公告整整十分钟,最后终于确定某某某就是那个整天蹭她饭的新人,这么复杂的名字,应该不存在同名同姓的问题。
再看之前那个吊儿郎当、死乞白赖的小子,摇身一变,穿上了手工西装,系上了爱马仕皮带,戴上了百达翡丽,开上了玛莎拉蒂,原来人家是老总的亲儿子,闲得没事下放子公司锻炼呢。整个一富二代高富帅,凤凰男你妹啊!
富二代:“瑶瑶,以前你养我,现在换我养你吧。”
宋瑶:“滚!”
不出所料,富二代没滚,宋瑶收拾东西自己滚了。

离开第二家公司之后,宋瑶的应聘之路变得十分坎坷,找了十几家公司,人都问:“宋小姐,你毕业才一年多,为什么已经换了两份工作?”
宋瑶心里憋屈得要死,她总不能说因为每家公司的老板都爱上我让我很苦恼,只好随便找些借口,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俗话说,病急乱投医,眼看交房租的日期又要到了,宋瑶急了,一夜之间发了上百份简历,终于收到了唯一的回音。
“宋小姐你好,简历我已收到,请于本周三下午两点到承天集团三楼会议室参加面试,逾期不候。”

承天集团?
宋瑶惊得下巴差点儿掉下来,她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竟然敢给这家公司投简历?
承天集团作为本市乃至全国最大的地产集团,对应聘者可是出了名的高标准严要求,每年有来自全世界各种高等学府的学霸精英挤破了脑袋想进去,像她这种三流大学的学渣想进去根本连做梦都不敢,更别说是投简历了。
可是她偏偏投了,还偏偏收到了叫她去面试的回音。
在收到回信的那个晚上,宋瑶觉得这个世界简直玄幻了,以至于她忽视了几个十分不合常理的细节。
一、回信的格式一点儿都不正规。
二、回信是用第一人称回的。
三、回信的语气简洁明了、毫不客气。
所有这一切的不合常理,只因这封邮件出自承天集团总裁——季承川之手。

自从接到承天集团的面试通知后,整整三天,宋瑶都沉浸在一种恍如梦境的状态中无法自拔。
从上网查资料,到准备面试行头,她过得忙忙碌碌,等到幡然醒悟时,面试之日已经到了。
第一次应对如此高大上的集团面试,宋瑶选择了最为保守的穿法,小西装搭一步裙,这是她好不容易从箱底里翻出来的战斗服。常年不穿的高跟鞋虽然有些硌脚,但是为了仪态她忍了。
至于手里那份简历,她已经尽量用最大的字体、最宽的行距,希望拿出手的时候看起来不会那么单薄。
死马当活马医,说不定会有奇迹发生,宋瑶的心态基本上跟用两块钱买双色球想中一千万差不多。
可是,这毕竟是承天集团啊!

当宋瑶从地铁口出来,如蝼蚁般仰望承天集团高耸入云的总部大楼时,她激动的情绪还是不可避免地澎湃了起来。
她脑海中冒出了无数尴尬的面试场面,为了克制想逃的冲动,她站定,对着街边停靠着的车窗玻璃,开始给自己打气。
“宋瑶,你一定行的,加油加油加油!”
“千万不能紧张,要自信,挺胸抬头,要当那些面试官都是西瓜!”
“宋瑶你就当是去碰运气,说不定瞎猫碰到死耗子就让你进了!”
……

她足足自我催眠了五分钟,终于,兰博基尼锃亮的车窗缓缓移下,还没等车里的人说什么,宋瑶就惊叫一声,像触电般弹了开去,踩着高跟鞋,飞也似的逃离了现场。
面对如受惊的兔子般奔逃而去的身影,季承川那隐藏在墨镜下的脸庞,浮出了一丝玩味。
刚说了要勇敢就被这点儿事吓得屁滚尿流,女人的话可真是不能信啊!
她刚叫自己什么来着,宋瑶?名字听起来倒有些熟悉。

“老刘。”思索片刻之后,季承川拨通了人事部主管的电话。
“有什么吩咐吗,季总?”
“我上次随手抽中的那份简历是谁的,叫什么名字?”
“是个小姑娘,叫宋瑶。”老刘对这份垫底的简历记忆犹新。
“金秘书的那个位置就让她顶上吧。”
“可是季总,这个宋瑶的学历实在是……”老刘硬生生把惨不忍睹四个字吞了回去。
“你知道一个人才最重要的特质是什么吗?”
“创意?”老刘试探着回答。
“错。”
“难道是……外貌?”老刘汗颜,季总的品位还真是“独特”啊。
“是运气。”

说完这句话,电话那头成了忙音,只剩老刘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宋瑶全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开了挂,只当今天倒霉透了。
好端端停在那里的车子莫名其妙多了个人,吓得她一路小跑扭伤了脚踝,一瘸一拐参加了面试,不但形象零分,对主考官的问题更是回答得乱七八糟。出来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要是这样都能被录用,考官不仅得是个瞎子,还得是个聋子、傻子才成。
总而言之一句话:别做梦了!

今天来承天集团参加面试的总共有一百号人,宋瑶不幸抽到了第九十九号,等她面试结束再一瘸一拐地走出集团大楼,天都黑了。
入夜的城市华灯初上,在这座城市最中心的喧嚣地带,旁人的快乐与宋瑶的凄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她不开心、脚疼、肚子饿……她想自己究竟是犯了什么贱啊,明知道不适合自己的公司还要投简历,明知道不可能进的面试还非要凑热闹!
越想越委屈,眼泪忍不住吧嗒吧嗒掉了下来,她立马找了个没人的角落擦干,肚子又饿得咕咕叫起来。

“你没事吧?”身后忽然传来一个询问的声音。
宋瑶急忙擦了把鼻涕回过头,看到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个西装革履的男青年,年纪跟她差不多,戴了副眼镜,眉清目秀,文质彬彬。
“你是?”
男青年的脸唰一下红了,解释道:“你别误会啊,我不是坏人,我也是刚才参加面试的,你是九十九号,我一百号,不信你看——”他急忙从口袋里拿出个牌子。
宋瑶这才反应过来,看着男青年手里比她还惨的号码牌,心中稍稍觉得安慰了些:“你有什么事吗?”
“我没事,我就是看你好像心情不好,就想……想安慰你一下,其实我也没发挥好,偷偷告诉你我有临场恐惧症,好不容易才治好的……”
一个陌生人为了安慰她,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曝其短,这让宋瑶多少感到了一些窝心:“谢谢你,我叫宋瑶,你呢?”
男青年的脸又红了:“我叫……”
嘟——嘟——耳边忽然响起两声短促的车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宋瑶循声望去,这不是下午那辆该死的兰博基尼吗?

“我叫诸……”
“诸先生,我先走了,祝你面试成功!”以最快的速度说完这句话后,宋瑶觉得自己脚不疼了,肚子不饿了,就连心情都不低落了,拔腿就钻进了地铁站。
“我不姓诸,我姓诸葛……”可怜的男青年落寞地站在原地,垂头丧气,喃喃自语。
“出什么事了吗?”这边,正在给季承川汇报今天面试结果的老刘,猛然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两声车鸣,吓了一跳。
“没事,看到只兔子。”电话那头轻描淡写道。
“兔子?”这城市街头什么时候有兔子了?季总该不会是眼神有问题吧?
“是脑子有问题吧!”坐上地铁的宋瑶从惊吓中回过神,回想今天与自己两次偶遇的兰博基尼,对车里那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做出了发自肺腑的评价。

宋瑶从承天集团面试回来后的第三天,房东张阿姨就准时来催房租了。
“不好意思啊张阿姨,我工作还没找到,房租的事能不能宽限几天?我保证一找到工作就立刻把房租交了。”
“小宋,你都找了多久的工作了,还没找好啊?”张阿姨阴阳怪气地问。
“就快找好了,就快了。”
“那可难说,现在工作不好找啊,就像去年租我这屋的那个谁,学历挺高,相貌也不错,可找了三个月都没找到好工作,最后没办法回了老家。”
张阿姨意有所指,宋瑶只能憋出一脸苦笑。
“我说小宋啊,你可得加把劲,昨天又有人来找我租房子,出的租金比你现在交的还贵五十呢,钱都塞到我手上了,我考虑到这不是你还租着吗,再多钱我也不能租给别人啊,愣是把钱还给了人家。”
你编,你再编!宋瑶心里这样嘀咕着,面上却很没志气地连连点头:“谢谢你啊张阿姨,你放心,只要我找到工作,人家给你多少房租我也给多少,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
房东终于笑逐颜开:“那就这么说定了,不过你可别怪我不讲情面,我这屋来问的人真的特别多,下个礼拜还有人想来看房呢,到时候你再找不到工作,我可就真没办法了。”
“行行,下礼拜我一定交房租,一定!”宋瑶边保证边送走了房东,心在滴血。
周扒皮啊!
这房子她租了一年不到,房租就已经涨了两次,这次房东借机又涨,再这样下去,等到下个礼拜,她真只能卷铺盖走人了。
难道真要开口跟家里人要吗?
宋瑶使劲摇了摇头,虽然念书不行,工作也总是换来换去,但是离开家这几年,她始终坚持着一个做人的原则,绝不向家里要钱,绝不让父母担心。
早知道会落魄成这样,就该问那个白吃白喝的富二代结清半年的饭钱再走人啊,宋瑶后悔得捶胸顿足。
就在宋瑶拼命捶打着自己一马平川的胸部时,坐在承天集团最高层的季承川,正在听取人事部主管老刘对这次招聘情况的汇报。

“季总,这次招聘是我们集团历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光收到的简历就有上万份,其中绝大多数是名校精英,最后经过我们人事部同事连夜加班,精挑细选出了一百个精英中的精英,其中有哈佛的硕士、哥伦比亚大学的女博士……”
“说人话。”季承川淡淡地扫了眼老刘。
“报告季总,一共筛选出了十个新人,请您过目!”

十份简历被战战兢兢地摆在了总裁办公桌前,其中九份清一色的简洁大方,唯独一份装了个扎眼的粉色封面,封面右下角还彩打了一只抱萝卜的兔子,双目放光,一副饿了三四天的模样。
季承川合上电脑,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在面前的简历上一扫而过,最后毫不犹豫地拿起了粉色的那份。
老刘额头上的汗都滴下来了:“季总,这份是您……”
季承川做了个安静的手势,他讨厌有人在自己做事的时候说话。
老刘赶紧闭嘴,唯唯诺诺地站到了一边。

简历被打开了,不出所料是宋瑶的那份,虽然封面做得有些花里胡哨,但里面的内容倒算干净。
季承川平静地一页页翻完,最后轻轻合上,抬起头,问老刘:“你怎么评价这份简历?”
评……评价?
作为一个从事人力资源管理几十年、经验丰富的主管,老刘第一次对一份简历感到词穷。
想了半天,他说了三个字:“很一般。”
天地良心,这已经是他能想到的最高评价了,就像喝了一口辣椒水,然后故作镇定地跟人说这瓶白开水还不错一样。
“具体些。”
具体不起来啊!老刘感到自己快被逼疯了,又想了半天,实在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道:“季总,恕我愚钝,实在不知该如何评价这份简历,可否听下您的看法?”
季承川的手指在宋瑶的简历上敲击着,最后说出了一句让老刘差点儿晕倒在总裁办公室的话。
“三号字,两倍行距,有点儿浪费纸张。”

“阿嚏!”正在吃泡面的宋瑶忽然打了个喷嚏,泡面渣喷满了整张报纸的求职版。
宋瑶赶紧拿了件外套披上,暗自乞求千万不要感冒,因为她没钱看病。
她忽然觉得,人穷到自己这种地步,也算一朵奇葩了。她现在真恨不得去学校门口打劫小学生,哪怕抢根串也比吃三天泡面强啊。
欲哭无泪。
从大学第一次离开家,在学校饱受流言蜚语的折磨,到背井离乡出来谋生,她都不曾像今天这样感到绝望。
绝望,不仅仅是因为找不到工作的焦虑,更是因为只身一人的孤独与寂寞。
如果是在家,这个时候母亲肯定已经准备了一桌热气腾腾的饭菜,催促她和父亲该开饭了。客厅里的电视一定热热闹闹地开着,父亲赖在电视前不肯走,嘴上喊着:“来了,马上就来。”
然而在这座繁华的大都市里,所有的团聚和圆满都是属于别人的,她像所有期待着能够出人头地的年轻人一样,满怀着一腔热情踏上这片陌生的金土地,最后被现实摧残得体无完肤。
回家和哭,这是此刻宋瑶最想做的两件事,因为始终下不了狠心回家,所以只能默默地在黑暗中哭泣。

铃铃铃——
忽然而至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宋瑶的凄凉,她赶紧抹了把眼泪,接起了这个陌生的电话。
“您好,请问是宋瑶宋小姐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是我,请问您是?”
“宋小姐你好,我是承天集团人力资源部主管刘世企,非常荣幸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由于你在我公司组织的招聘中表现突出,现已被我公司录用,请你明天上午十点准时到承天集团十二楼人力资源部报到。”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半晌没有声响。

“宋小姐,请问你在听吗?”
“我……我在!我在!”宋瑶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怯生生地问,“那个……刘主管,我叫宋瑶,宋朝的宋,琼瑶的瑶,您没搞错人吧?”
“没有,我找的就是你。”
“您说……我被录用了是什么意思?”
老刘知道这姑娘想不通自己为啥会被录用呢,他很想说,我也不知道你被录用是什么意思,但是还是很肯定地再次强调了一遍:“宋小姐,你没听错,你真的被承天集团录用了,恭喜你!”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会儿,良久“哦”了一声。
“很好,明天十点,十二楼人事部见,再见。”
“再见。”条件反射般说出这句话之后,电话被挂断了,宋瑶拿着嘟嘟作响的手机,呆若木鸡。

良久,她伸出手狠狠地掐了一把自己的脸颊,在一阵疼痛过后,宋瑶如梦初醒:
她竟然被录用了?
她怎么可能被录用了?
她还真被录用了啊!

苍天无眼,宋瑶被录用了,获得这个喜讯的她不仅没有欣喜若狂,反而还纠结了一晚上。
听说现在有种无节操的公司,会把应聘者的简历信息倒卖给不法分子,专骗像她这种职场新人。她思前想后,终于忍不住拿起手机,拨通了闺密沈双双的电话。
将自己的担忧如实相告之后,电话那头传来了沈双双的咆哮声:“你傻啊,承天集团这种大公司怎么可能缺那几个倒卖钱?”
“不是啊,他们公司虽然不缺钱,但是不代表人事部里没人想赚零花钱嘛,前几天给我面试的那个主管,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有点儿贼眉鼠眼,不像好人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