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盗墓史•内幕卷.pdf

民国盗墓史•内幕卷.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民国盗墓史•内幕卷》揭露民国时期,做官的、为民的、当兵的、外国人争相盗墓、挖宝、“探险”、“考古”的幕后真相。挖出正史隐藏的盗墓狂人,寻觅野史背后的摸金事迹。
《民国盗墓史•内幕卷》图文并茂,收藏数十幅图片。其中一些关于珍贵遗产被毁的图片,令人触目惊心;文字通俗易懂,内容翔实可靠。
《民国盗墓史•内幕卷》适合从事相关研究工作的人员参考阅读。

作者简介
资深文化记者,新浪博客名人。长期关注文物保护和考古发现,个人研究方向为明史和中国古代市井文化。现供职于香港一家媒体,发表相关著作多部。

目录
绪论:民国盗墓乱象
民国盗墓的五大特征
引发民国盗墓的三大规律
“乱世规律”作用下的民国盗墓
①民国以前历代典型盗墓活动简述
②乱世盗墓规律的成因
③中国历史上第四个盗墓高发期
“侵略规律”影响下的民国盗墓
①文化侵略对民国盗墓的影响
②国外“文化特务”的盗劫活动
③1900—1945年日本人在华盗掘活动
“市场规律”刺激下的民国盗墓
①传统收藏行为与盗墓的关系
②民国盗墓产业链的形成
③以卢芹斋为代表的国际倒爷
④民国农民把盗墓当“副业”来做
⑤官府税费催生“公司化盗墓”

官民“刨古董”篇
县长盗墓——从辽圣宗陵内盗得一把古剑
下基层查勘意外发现辽帝王陵
相当可怕的反盗墓手段
契丹人怪异的葬俗
打碎石碑“以图灭迹”
盗墓救荒——一次盗出古物4000多件
楚王及贵族墓葬区
组织大批乡民公开盗墓
请出河南“墓师”作技术指导
挖出了4000余件古物
寿县地下还有多少宝
盗明潞王妃墓——从棺材内弄出两口袋宝物l
一个特有盗墓历史的地方
建王府挖泄卫辉“地气”
近百人大白天公开盗墓
村民反盗墓阻击贼人
从棺材里弄出了两口袋宝物
得宝后的倒霉事
潞王墓随葬宝物数量与被盗真相成谜
夜盗瑾妃墓——一件稀世宝物砍割8份分赃
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位下葬的皇妃
组成8人的盗墓团伙
盗墓专用工具“蜈蚣梯”
把棺材凿了一个圆窟窿
摸金分宝“潜规则”
两个盗墓赋被砍头
盗明十三陵皇妃墓——从万贵妃头上摘下金顶凤冠
盗掘明熹宗德陵未遂
盗明成祖朱棣妃墓得手
破例葬到天寿山陵区的万贵妃,66
新娘戴着从墓内盗出的金顶风冠成亲
民国最大规模盗皇陵运动——“二盗清东陵”的是是非非
历数清东陵后妃、皇子墓被盗事件
孙殿英留下了盗陵祸根
王绍义牵头“二盗清东陵”
分赃时不论多少“每人抓一把”
拉来“敌工部长”入伙
号召大家挖“头号大地主的坟”,采取股份制
景陵棺内“伏火”烧伤两个盗墓贼
盗惠陵时发现皇后如活人睡着一般l
一次枪决了6名盗墓贼,7天内不得收尸
区小队长再次行盗
最后的疯狂:民兵联防队长“扫仓”
被盗宝物去向调查:天价金凤冠砸扁卖黄金
民国最特殊的盗墓活动——清王爷后代“挖祖坟?
北京的王爷坟墓葬文化
“起灵”风潮
本家盗“老屋”
多尔衮后代挖祖坟被媒体曝光
联合官方挖祖坟
炖鸡“犒劳”盗墓贼
看坟户监守自盗现象

军阀“挖宝”篇
靳云鹗·新郑挖宝——挖出的东西如今是国宝
一个盗墓现象从来消失过的地方
雇民工挖井时的意外发现
几乎天天都有宝物现身
靳云鹗并未吞占宝物
吴佩孚的五封“护宝”电函
遗憾:与现代考古擦肩而过
河南新郑古器出土纪念之碑
党玉□·西府挖宝——挖到了一座“地下宝物仓库”
比曹操更内行的盗墓贼
“劫宝”前科
被盗古墓数量之谜
斗鸡台挖宝起因之谜
抓来一个“掌眼的”
成立“挖宝领导小组”
给挖宝民工“发奖金”“上保险”
相信迷信,过年也不得停工
“老农捣粪”
神秘的“16号坑”
孙殿英·东陵挖宝——中国“泰姬陵”遭劫之真相
盗皇陵念头的产生
断龙脉的迷信说法
“不管盗墓不盗墓,我是对得起祖宗的”
“殿英老弟,论革命只有咱俩”
“克星”的成长发迹史
盗皇陵部队的底细
张宗昌最早计划盗清东陵
盗陵前出现极其反常天象
一次特殊的军事行动
皇陵墓道的秘密
皇陵门后的玄机
洗劫慈禧陵地官
盗乾隆陵经过
案发:老婆臭美被跟踪
供词与警方侦审经过
媒体强烈关注盗案
电请中央严办东陵盗案
清皇室报案
溥仪:“不报此仇,便不是爱新觉罗的子孙”
军事特别法庭“只审不判”
盗皇陵者的人生结局
马鸿逵·泰安挖宝——挖出唐玄宗的稀罕宝物
泰山埋有历代帝王宝物
传令兵班长带队挖宝
以修烈士纪念碑的名义
三样古物:木匣·铁盒·铜盒
两朝绝宝——封禅玉册
台北故宫的稀世之宝
汤玉麟·庆陵挖宝—仅帝王随葬袁册便搞到了17方
坏风水,辽代帝王陵悉遭盗掘
中、法、日三国盗墓贼盯上辽帝王陵
省主席之子组织百余民工“滤坑”
皇家珍贵文物被盗出
辽帝哀册终未离故国土地
李品仙·寿春挖宝——挖出宝物运藏香港
地方专员提供挖宝线索
调三个运输连前去挖宝
楚王墓“椁内九室”
棺盖未封死疑云
李品仙所获宝物清单
一对大铜碗贿赂蒋介石
宝物疑落入日本人之手
一只铜铎卖3两黄金
民国军人盗墓怪现状
“镇嵩军”秦陵上“筑工事”
陆军上将盗乾陵怕遭报应歇手
抗日名将部下连盗王爷坟
东北军第一军长安排父亲监督盗墓
“国民抗日军”盗墓抗日
伪“冀东保安队”抓民夫助盗

洋人“考古”篇
不忘带走“裹尸布”——英国人斯坦因西域盗宝
匈牙利人较早就动了西域盗宝的念头
与盗墓贼走到一起
楼兰古尸体前的感慨
古墓盗洞
唯一遭中华民国政府驱逐的处籍盗墓贼
“美丽的她”:一具千年少女干尸——瑞典人的“探险”发现
在波斯墓地盗尸割颅
楼兰古城是中国人自己发现的
斯文·赫定与中瑞“西北科学考察团”
和田河边碰上了“美丽的她”
小河墓地上又现“神秘微笑的公主”
盗挖了关羽儿媳墓——法国入来华“考古”调查
昭化三国名人墓
关羽之子“英雄救美”得佳人
鲍三娘墓很神秘,“人无敢入”
法国教育部赞助来华“考古调查”
挖出鲍三娘头骨_236
村长率全村人阻止法国人盗墓
再盗四川境内蛮人崖墓
西域版“盗墓笔记”——日本僧人“探险”
和尚施“美人计”,组织中亚探险
跟在欧洲人屁股后“捡漏”
日本人的“盗墓笔记”
挖墓前中国雇工祷告免灾
盗走中国古尸
盗出了轰动中外的学术成果一比利时两位神父在华“传教”经历
被“腌成鱼”的辽怀陵主人
辽永兴陵的主人是画家皇帝
别人盗墓不可信,亲下地宫“考察”
“欠薪”引发盗墓,传教士“捡漏”
契丹文字因盗墓在民国时“复活”
盗掘集安高句丽古墓葬一日本“考古学之父”在华“考古”癌动
集安境内的“东方金字塔”
日本人觊觎的“东北亚艺术宝库”
日本“考古学之父”是个盗墓贼
在中国其他地方的盗墓事迹
6年挖了8座东周王陵——一位加拿大主教在华盗掘记录
这加拿大主教是个“中国通”
《洛阳故城古墓考》是盗墓罪证
金村大墓被盗出文物数千件
加拿大皇家博物馆的“文化特务”
最严重的“滤坑”事件一日本考古组织对辽代帝陵的破坏
日本人曾看到辽圣宗棺木
组织“考古队”盗辽帝王陵
辽太祖下葬时活人殉葬
挖3个月未找到辽祖陵地官
两次“盗骨”事件一日本人的另类“盗宝”
第一次:日本人盗“北京人”
日本人策划清洁工盗窃“北京人”
截获载有“北京人”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专列
日军最高司令部追查“北京人”
“北京人”去向谜团
第二次:日本人盗掘中国高僧灵骨
玄奘灵骨现金陵
唐僧日本“东游记”
目军被迫交还部分灵骨
玄奘灵骨供奉后记

附录
附录1 民国古物保存法
附录2 民国采掘古物规则
附录3 外国学术团体或私人参加采掘古物规则
主要参考资料

序言
据调查,很少有读者能认真地看序.但我还是照例,要在前面写上几句。
也确实想说几句。用正在流行中的“微博体”说吧,每段话绝对不超过140个汉字,轻松读,相信读者这回能认真看一看我的序了。
《民国盗墓史》这本书写得很纠结,这是我以前写作时从来没有过的感觉。写作过程中,总有使命感、责任感、压力感……这类怪怪的念头闪出,有些人会说:需要这么严肃、这么认真吗?装吧。好像这些词汇我一个体制外的兼职教授,不需要。
先后自费、半自费去安徽、河南、山东、陕西、湖南、北京、四川……多个涉事地区调查。虽然没有全部跑遍,却比盗墓还要累人。
想起写《中国人盗墓史》,是因为2009年7月去上海电视台做节目;写《民国盗墓史》,起初也是因为上海电视台的节目,但能够早完成,则要感谢河南电视台。2011年初,中国数字电视文物宝物频道的《文物大讲堂》节目编导秦凌杰先生打来电话,邀请我去讲中国盗墓史。
文物宝物频道是河南电视台做的。因为“曹操墓”打假的事情,所以犹豫未定。虽然我未立即答应上《文物大讲堂》节目,《民国盗墓史》的写作进程却加快了。书稿即将完成时,于“五一”前后在郑州做了节目,写序时这期节目在河南电视台新闻频道每天都在播。没讲好,将就看吧。
我在《文物大讲堂》上讲的,与在上海电视台《文化中国》讲的完全不一样,是真正的盗墓史:黑话、祖师爷、行业神、黑驴蹄子、搭班子、洛阳铲、盗洞、看土、摸金绝技、识土秘术、随葬品、反盗墓……观众想知道的,我都讲了(编导剪掉不是我的责任),内容全都来自《民国盗墓史》。这也是在宣传我的书呢,呵呵。
《民国盗墓史》分成内幕卷、秘术卷两本,内容都是民国盗墓那些事儿。但侧重点各有不同,内容完全不一样,没有重复。“内幕卷”披露了近20个“土贼”和近10个“洋贼”盗墓的内幕和细节;“秘术卷”相对比较杂,《文物大讲堂》所讲内容大部分来源于此卷。读者可以分开单独买,当然一起买也可以,那就要多花钱了。
除自己的调查、采访,我参考、引用了商承祚、李景聃、卫聚贤、王广庆、傅振伦、吴圭洁、赵振华、吴铭生、冯其利、于善浦、孙顺霖、刘鸿伏、罗宏才、刘明科等学者(恕不一一列出,详见主要参考资料)文章中涉及民国盗墓方面的材料。在此我深表感谢!
民国盗墓史之前一直没有人作全面、系统的调查和研究,多是零散的、附带的、片段式的、带地域性的,也没有一本专题著作出版,不能不说是一种遗憾。我这次是带着尝试、填补研究空白的心态来完成《民国盗墓史》这本书的,不由得写作过程中会有使命感、责任感、压力感闪出呢。
我没有按常规的史学框架去写(那样没有人看),而是以市场书的架构来组织。如果阅读《民国盗墓史》后能说一声“这本书写得还行”,我就知足了;如果能再说一声“这个人是第一个研究民国盗墓史的”,那我就谢天谢地了。真如此,累也值!
《民国盗墓史》到底好不好,我不敢肯定,把尾巴夹起来吧,虚心接受专家、朋友们的批评指正!这是真的,真的心里话……需要即时交流的读者,请登录倪方六的实名微博,呵呵。
倪方六
2011年6月于南京郁金里

文摘
东汉末年: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盗墓高发期,以曹操、董卓、孙权等为代表的各路军阀无不盗墓。
沛国谯(今安徽毫州)人曹操,盗西汉梁孝王刘武墓。“又梁孝王,先帝母弟,坟陵尊显,松柏桑梓,犹宜恭肃,而操率将校吏士亲临发掘,破棺裸尸,略取金宝。至令圣朝流涕,士民伤怀。又署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所过隳突,无骸不露。”(裴松之在《三国志·魏书》卷六中补注陈琳的事迹时,引东晋史学家孙盛编撰《魏氏春秋》)
陕西I临洮县(现为甘肃省辖)人董卓,盗东汉帝陵。“初平元年二月,乃徙天子都长安。焚烧洛阳宫室,悉发掘陵墓,取宝物。”(《三国志·魏书·董卓传》卷六)
吴郡富春(今浙江富阳)人孙权,盗长沙王吴芮墓、南越王墓等。“孙权尝遣交州从事吴瑜访之,莫知所在。独得明王婴齐基,掘之,玉匣珠襦,黄金为饰,有玉玺金印三十六,铜剑三,烂若龙文。”(清·屈大均《广东新语·墓语》)
魏晋南北时期:朝代更迭如走马灯般,盗墓活动多多。
西晋初年:汲县一个叫不准的盗墓贼盗掘魏王墓,得《汲冢书》。(《晋书·武帝纪》卷三)
十六国时期:汉国(即前赵)君主刘聪盗掘汉帝陵。“五月寇并州。六月,盗发汉霸、杜二陵及薄太后陵,太后面如生,得金玉彩帛不可胜记。”(《晋书·愍帝纪》卷五)
前赵皇帝刘曜在为汉臣时,盗毁西晋诸帝陵。“建武二年春正月丁卵,崇阳陵毁,帝素服哭三日……五月癸丑,太阳陵毁,帝素服哭三日。”(《晋书·元帝纪》卷六)
后赵君主石季龙(即石虎)盗秦墓。“邯郸城西石子冈上有赵简子墓,至是季龙令发之,初得炭深丈余,次得木板厚一尺,积板厚八尺,乃及泉,其水清冷非常,作绞车以牛皮囊汲之,月余而水不尽,不可发而止。又使掘秦始皇冢,取铜柱铸以为器。”(《晋书·石季龙载记》卷一百零七)
隋初:王颁盗陈霸先陵。“于是夜发其陵,剖棺,见陈武帝须并不落,其本皆出自骨中。□□焚骨取友,投水而饮之。”(《隋书·王颁传》卷七十二)
唐宋之间是中国历史上又一个盗墓高发期。
唐末:节度使朱□盗唐陵。贞元十四年(公元798年),负责皇家事务的官员上奏皇帝李适禀明朱□盗陵的情况,“诸陵宫寝宇摧毁。”(《册府元龟·帝王部》卷三十)
节度使温韬盗唐帝陵。“唐诸陵在境者悉发之,取所藏金宝;而昭陵最田,悉藏前世图书,钟、王纸墨,笔迹如新。”(《旧五代史·温韬传》卷七十三)
黄巢盗秦陵。“始皇陵内城周五里……项羽、黄巢皆尝发之。”(明·都穆《骊山记》)
黄巢盗乾陵。“武后陵,黄巢伐之。”(《陕西通志》转引明·赵弼《雪航肤见》)
北宋末:金国大将粘罕盗掘北宋皇陵。“绍兴戊辰(公元1148年),太常少卿方庭硕使金,展竭陵寝。先是诸陵俱遭发,哲宗至暴骨,庭硕解衣襄之。”(南宋·韩滤《涧泉日记》)
伪齐皇帝刘豫遍挖境内陵墓。“(绍兴=年)四月时河、淮、陕西、山东皆驻北军,麟籍乡兵十余万为皇子府十三军。分置河南、汴京淘沙官,两京冢墓发掘殆尽。”(《宋史·刘豫传》卷四百七十五)
南宋末:江南释教总统杨琏真迦,盗掘南宋诸皇陵。“(杨琏真迦)怙恩横肆,执焰烁人,穷骄极淫,不可具状。十=月十有二日,帅徒役顿萧山,发赵氏诸陵寝,至断残肢体,攫珠襦玉柙,焚其黹,弃骨草莽间。”(元·陶宗仪《南村辍耕录》卷四)
明中后期:太监陈奉在湖北盗墓。“兴国州奸人漆有光,讦居民徐鼎等掘唐相李林甫妻杨氏墓,得黄金巨万。腾骧卫百户仇世亨奏之,帝命奉括进内库。奉因毒拷责偿,且悉发境内诸墓。”(《明史·宦官传》卷三百零五)
太监梁永在陕西盗墓。粱永到了当地后,“尽发历代陵寝,搜摸金玉,旁行劫掠。”(《明史-宦官传》卷三百零五)
明熹宗朱由校盗毁金陵。“金朝房山二陵,当我师克取辽阳。故明惑形家之说,谓我朝发祥渤海,气脉相关。天启元年,罢金陵祭祀。二年,拆毁山陵,割断地脉。三年,又建关庙于其地,为厌胜之术。”(修复金陵《清圣祖仁皇帝御制碑文》)
清末:南北盗墓贼遍起,数不胜数。典型的如广州盗墓贼焦四:“广州剧盗焦四,驻防也,常于白云山旁近,以盗墓为业。其徒数十人,有听雨、听风、听雷,观草色、泥痕等术,百不一失。”(清末民初·徐珂《清稗类钞·盗贼类》)
从上所列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每改换一次朝代,就会出现一波盗墓风潮,盗墓活动的增多与减少,与中国朝代更迭一起波动。其中,汉末、唐末和宋末,是中国历史上的三大盗墓高发期。
②乱世盗墓规律的成因
形成乱世盗墓现象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并不难理解。
乱世必然有战争,战争需要部队,部队需要军饷,坊间需要食物。而此时的民间财富却非常不足,自然而然,人们便会想着法子寻找财富。中国古人崇尚厚葬,有给死者随葬大量有价值物品的风俗,这便给急于寻找财富的人们提供了想象的空间——盗墓发点死人财,这成为乱世军民的共同追求。
因此,在战争年代,不论是军人还是老百姓,盗墓都会成为他们的一种选择。例如,曹操在军中设置发丘中郎将、摸金校尉,成立专门的“盗墓办公室”。同样的,孙殿英盗掘清东陵,也是出于战争年代的需要。
在乱世之秋,官府统治者对陵墓的管理环节也是最薄弱的,甚至脱节。江山、活人都快保不住了,死人白然更顾不上,在管理和保护上基本处于真空状态。如唐末出现的节度使朱批盗唐陵、黄巢的农民起义军盗唐陵,都有这方面原因。
同时,官府对整个社会的管控能力也大大下降,对民间违法行为的控制和打击相当乏力。正常年景能很好发挥作用的、用来维系社会道德秩序的民间力量,在饥饿和动乱中也往往失效,违反伦理的行为无法在这一时期得到约束。
随着时局动荡,人们的生命受到威胁,生存受到挑战,社会民众对官府和富族这类既得利益者的仇恨也大为增加。在这种仇官、仇富的心态下,也容易诱发盗墓。
③中国历史上第四个盗墓高发期
在民国时期,不只有国内军阀混战、国共两党之争,还有长达8年的抗日反侵略战争,乱世盗墓的作用力更为强烈,形成了中国历史上的第四个盗墓高发期,因此党玉岷、孙殿英、汤玉麟、李品仙等一批盗墓大贼的出现,并不意外。
以1928年(民国十七年)7月发生的“孙大麻子盗皇陵”事件来说,从一定时期内看颇为意外,有其偶然,但纵观而论,即便没有孙殿英,也会有赵殿英、李殿英们去刨坟的,难以逃脱“乱世规律”的作用。
进一步说,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同样有大批盗墓贼企图利用中国共产党新政权一时难以顾及,文物管理和保护又跟不上的这一时机,进行最后的疯狂盗墓活动。但这回盗墓贼们失算了,中国共产党老一辈领导人很重视文物保护,及时对频发的盗墓现象进行了打击。P5-7

内容简介
《民国盗墓史•内幕卷》官贼、民贼、兵贼、洋贼争相盗墓,推动民国进入中国最疯狂的盗墓时代。《民国盗墓史•内幕卷》披露了洛阳东周王陵、宝鸡斗鸡台先秦遗址、寿县楚王墓、赤峰辽代帝陵、北京明十三陵、新乡明封王陵、河北清东、西二陵、北京王爷坟、西域历代墓葬等众多古墓古迹被盗掘、破坏的详细经过和事实,揭露了从林西县长、普通乡民、专业盗墓贼,到党玉崐、孙殿英、李品仙、汤玉麟等各路大小中国军阀,再到英国人斯坦因、瑞典人斯文•赫定、日本僧人橘瑞超、考古学家滨田耕作、加拿大传教士怀履光等一批“文化洋盗墓贼”,在民国年间盗墓、挖宝、“探险”、“考古”的动机和真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