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pdf

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集合专家学者深厚的智识为决策层提供改革建言,以深入浅出的叙述为广大干部群众凝聚改革共识提供一份生动的参考文本,是直击中国改革焦点和前途的箴言集合。

名人推荐
新的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和改革红利对旧的人口红利、资源红利和改革红利的替代,毫无疑问,都是依靠人们的努力而出现的。历史上找不到“天上掉下红利”的例子,现实生活中更没有“天下掉下红利”的好事。古今中外,所有的红利都来自创造。
——厉以宁
如果不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改革,中国的发展将无法持续,社会稳定将会遇到空前严峻的挑战。能否实现改革再出发,是一件生死攸关的大事……当前最紧迫的任务是尽快制定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
——吴敬琏
只要了解如何根据本国不同发展阶段的比较优势、充分利用技术创新和结构转型方面的后发优势,任何一个发展中国家都有机会加速经济增长,中国也有可能实现十八大所提出的宏伟目标。
——林毅夫

目录
前言
十八大后中国改革发展走势
制度创新是改革的红利之源
发展优势和“红利”的创造
中国改革再出发
中国的复兴之路:经验、挑战与未来的展望
加快五位一体改革
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
市场的关系
政治体制改革五议
文化强国与文化生产力
建设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的社会
建设生态文明的社会主义
市场经济
新阶段改革战略与“五环式”
改革运作
深化重要领域改革
解决好城镇化进程中的
“三农”问题
国有企业改革仍需攻坚克难
加快建立推动经济发展方式
转变的体制机制
逐步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
加快和深化财税体制改革
深化收入分配体制改革,走向
共同富裕
以改革红利释放消费潜力
在开放中实现改革与发展
全面深化改革必须加强改革的
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

文摘
版权页:

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插图:

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

在改革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是市场不足呢?还是市场失灵呢?主要还是市场不足,改革不到位。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没有摆正。主要表现在:一是“越位”。政府管了不少本来应由市场或企业管的事情,本来应该当“裁判员”的,结果当了“运动员”。二是“缺位”。政府主要应发挥服务功能,搞好公共服务,提供公共产品。因为服务没有什么权,也没有什么利,所以政府往往不愿意干。政府愿意干审批,因为有权也有利。三是“错位”。扩大就业渠道,创造就业机会,理应是政府的职责,但有的政府部门却分片包干企业,直接管理企业的下岗分流,至于投资主体错位的现象也不少。
出路是什么?出路就是“让位”。市场和企业能做而且政府不容易做好的事,政府应该让位于市场。总之,要牢固树立人民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的理念,坚持人民的主体地位,树立“非禁即入”的理念,即凡是法律不禁止、大家都可以干的理念。有了这样的理念,政府就容易转变职能,百姓就会有更大更多的创新空间。虽然部分审批还有必要,但大量的审批应撤除,让市场去调整,让群众去创业。而政府必须依法行政,不能有随意性,要成为有限政府、服务型政府。
2.政府职能转变
政府职能转变是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关键。应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和投资体制改革,消除地方政府投资扩张的冲动,增强其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功能。加快政府职能转变,积极推进政府从全能政府、管制型政府向有限政府、服务型政府、法治政府的转变,强化政府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职能,创造有利于经济发展方式转变的制度环境。
转变政府职能需要进一步调整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必须明确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必须认识到,经济发展的主体力量在市场,企业和老百姓才是创造财富的主体,政府应该是创造环境的主体。政府的职能要转到为市场主体服务、创造良好的环境上来,主要通过保护市场主体的合法权益和公平竞争,激发社会成员创造财富的积极性,增强经济发展的内在动力。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才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才能真正贯彻科学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人的全面发展。
转变政府职能还要求正确处理好集中与分散决策的关系。改革开放以来,传统体制高度集中的弊端虽然被认识,但集中体制“能办大事”的认识误区依然影响深远。科学决策和执行存在多种约束条件,如信息对称与否,利益取向是否“一致”,决策目标是多重还是“单一”的,长期决策还是短期决策,等等。不解决约束条件问题,很可能大事办不成,负面影响不小。市场经济客观上要求分散决策。政府若存在很强的“集中偏好”,就难于根据走向市场经济的实际进程切实转变职能,反而会把不适当的决策“强加”给市场,甚至代替市场选择。这显然不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发展。
转变政府职能的同时,要充分认识转轨时期政府的特殊性。政府与市场必须分野。与成熟市场经济国家的政府相比,转轨国家的政府依然具有一些特殊的发展职能。因此,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是不可避免的。对一个转型中的经济体来说,更需要论证的是:政府的哪些干预是现阶段必需但未来是要“退出”的?哪些干预无论现阶段还是未来都要“退出”?哪些干预是现阶段和未来都是必需的?只有回答了这些问题,才能真正解释和处理好经济转轨中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内容简介
《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以探讨、宣讲中国改革红利问题为主题,约请了多位顶级专家学者就如何通过重点领域的改革来释放改革红利这个主题谈设想、提建议,与读者一起共话改革。专家学者的探讨从十八大后改革整体走势开始入手,对经济体制、政治体制、社会体制、文化体制、生态文明机制的改革发展分别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和总结,对国有企业、金融体制、财税体制、收入分配体制、城镇化与三农问题等对中国未来发展息息相关的重要领域的改革发展给出了中肯的建议和意见。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