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难祈祷.pdf

苦难祈祷.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小说以“最真实的笨拙和最真实的自然”的诗语,描写了主人公景卑卑经历苦难成长的故事。主人公经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贫穷与饥饿,沉迷于少女杨菲菲的苦恋,纠结于少妇吴菁菁的畸恋,悲愤于好友草娃的不幸遭遇。成长过程中,历尽生活苦难、人格苦难和爱情苦难。贫穷和苦难使平庸者更平庸,卑鄙者更卑鄙,更使卓越者更卓越,圣哲者更圣哲。
小说蕴藏了作者对家乡、故土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的眷恋与热爱,展现出一个知识分子对于真善美的追求。他描写爱情,但更着重写其中深层次的人性;他描写乡情,真正完成的是一幅壮阔的时代和历史画卷。
本书是作者凝聚全部的生命体验和文思才华之作,试图展现炼狱般的苦难和祈祷,以及从中提取的智慧和哲理。

编辑推荐
1.作者为“陕军东征”主将之一程海,其长篇小说《热爱命运》,发行量近百万册。本书为作者最钟爱的一部长篇小说。
2. 本书是作者凝聚全部的生命体验和文思才华之作,试图展现炼狱般的苦难和祈祷,以及从中提取的智慧和哲理。
3. 本书试图告诉读者,贫穷和苦难固然会使平庸者更平庸,卑鄙者更卑鄙,但却也能使卓越者更卓越,圣哲者更圣哲。

媒体推荐
作者程海最钟爱的一部书。炼狱般的苦难和祈祷,以及从中提取的智慧和哲理。落过一回泪,胜过十回笑;伤过一次心,便成一次佛。

作者简介
国家一级作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陕西省乾县大墙乡上程家村人。
作品有小说《国风》《我的夏娃》《热爱命运》《苦难祈祷》《人格粉碎》《三颗枸杞豆》,散文集《白蜻蜓》《灵魂花园》等。
其中《三颗枸杞豆》入选内地语文课本及香港中学语文教科书;《热爱命运》销量超过百万册,火爆全国,作者也因此成为“陕军东征”主将之一。

文摘
卷 一




曾祖父是我们家族近代史上一位最重要的人物。 关于他的往事我几乎已忘记得一干二净。唯有两件事,我至今仍记忆犹新。我想,就是我去世后,我的儿子孙子重孙们,他们仍会牢牢记着这两件事,难以遗忘。
第一件事是关系我们家族命运的。
从曾祖父那一代再上溯三五代人,那些祖先都是些褴褛之徒。拉长工打短工讨吃要饭算卦卖艺各色人等,样样俱有。他们都属于给富人垫脚的赤贫阶级。然而他们都属于善良之辈。不贪不义之财,不做逾理之事,踩死一只蚂蚁也要久久地自罪自责。
曾祖父是我们家族的性格遗传中一次突然的变异。他从小就调皮捣蛋,顽劣异常。长大后仍好胜好勇,心狠手辣,甚至是一个不讲良心、不讲道德的人。他因此受到长辈们一致的唾骂:“逆子!羞先人的孽种!”等等。
他在村里待不下去,便去他乡流浪。他的唯 一家产是一辆槐木打制的极结实的低轱辘手推车。由于轴承经常不上油,便抗议似的发出很尖锐的吱扭吱扭的响声。他穿着一件露背见肘的开花棉袄,低垂着一双红彤彤的眼睛,推着那辆哀歌高亢的低轱辘车,在瓦蓝瓦蓝的蓝天底下,赭黄赭黄的泥土路上,弓着背,凹着装满荠儿菜疙瘩的瘦肚子,艰难前行。身后是家乡的方向,但他从不回头。他不爱家乡。他后来到了一个叫狗峪的山场地方。到处是山,到处是沟,到处是枣刺窝和脱脚石。两边是密不透风的青杠木林子。除过冬天,这青杠木林子就是土匪毛贼们藏身的青纱帐。每到春夏两季,这无边无际、凄惨苍凉的青杠林就会像少女一样葱茏翠绿。于是我懂得了土匪们为什么称自己是“绿林好汉”。
曾祖父在山梁上找了一孔小窑洞住了下来,因为此处是商贾们必经之路。贩盐的,贩丝绸的,贩大烟土和贩女人的大贾们,每天都要一拨儿又一拨儿从这儿经过。曾祖父用低轱辘车儿帮他们运送各种各样的商品,当然也运送泪流满面的女人,她们为辛酸的过去和更辛酸的未来号啕恸哭。曾祖父毫不动容,老板们付给他的银子和铜板使他的心变成了金属。
他就这样,光着脑瓜,穿着像乌云一样的黑灰色的开花棉袄,藏着一副残酷心肠,睁着一双地狱般的深不可测的三角眼,混迹于商人的狡猾和土匪的凶猛之中。
他的好运终于来临。
有一天,阳光特别的旺,林子特别的绿。他猫着腰,耸着背,热汗淋漓地推着沉甸甸的低轱辘车子,前面还有几辆大车小车,装着各种各样的货物,前后十几个粗壮肥大威风凛凛的保镖。最前面的,是一匹红骠马,油红油红,红得像没有丝毫瑕疵的红缎子似的。马上骑着一位年轻老板,猿肩蜂腰,窈窕得像一个女人。笔挺干净的白西服白礼帽在阳光下闪闪生辉。曾祖父想:他什么时候也能这样活人?若能这样漂亮地活人,就是活一天两天也足够了……就在他乱思乱想的时候,从两边的绿林中呼地窜出一大伙“绿林好汉”,霎时刀光剑影,枪林弹雨,喊声嘈杂,鲜血迸流……曾祖父浑身筛糠似的躲在一块大石头背后。石头缝里,生着一朵红艳艳颤巍巍的鸡舌舌花,那花儿迎风摇曳,芳香四溢。花枝儿扶着曾祖父已经魂飞魄散的广颡,就像一个小女孩儿扶着一位摇摇欲坠的醉汉。曾祖父睁开三角眼,看见了那朵花,也看见了一种超越生死大关的自在悠闲。他一下子镇定了,蛇似的抬起脑袋,从花叶隙间望出去,发现战事已经结束。奇特的是抢劫者和被抢者两败俱伤,全横七竖八地躺在山坡上,一个个像自动喷泉似的向外喷着鲜血。那鲜血在曾祖父的眼里,比刚才那朵鸡舌舌花更好看,更诱人心魄。他阴沉沉地站了起来。阳光在他头顶,绿草在他脚下。世界霎时响亮极了。他迈开步向前走去,脚步结实得像石夯一样。大部分人全都死了,只剩下四五个仍在呻吟,分不清谁是土匪谁是商贾镖客。其实也不用分清,无非是一类凭刀枪抢钱一类凭心计抢钱而已。他迅速从其他车辆上找出大包小包的银子,用绳子结结实实绑在自己的那辆低轱辘手推车上,然后慢慢吞吞在肩膀上搭上袢绳,吱吱扭扭向家乡的方向开拔。他忽然极其想念家乡,觉得只有家乡才是天底下最美好、最温馨芳香的地方。他禁不住热泪涔涔。
“土匪!狗日的……”骂声咬牙切齿地从草丛中传了出来,“狗日的……不得好死!”
曾祖父突然站住。觉得那四五个活着的人如果以后还活着必定会找他算账。他顿时又阴沉得像地狱一样。他慢吞吞放下车子,又慢吞吞在路边摸起一块有棱有角的花岗石。他觉得那块花岗石称手极了。他走向传出骂声的地方。那地方躺着的竟是那位年轻英俊,面皮白得像麦子面粉一样的小老板。 小老板看见了那块高高举起的花岗石,忽然软弱得像小姑娘, 急促地说:“我不要了!饶了我,饶了我,我不要了……”曾祖父心肠一软,觉得那张脸比女人还要漂亮,漂亮得想俯下身去亲一口。但最终落下去的不是嘴唇而是石头。
曾祖父相继用石头砸鸡蛋似的砸死了其余几个幸存者,又一次慢吞吞地、不动声色地推起车子,缓缓地碾过地上一片接一片的猩红耀眼的血泊,向家乡走去。
他渴望家乡。

我小的时候,常去曾祖父居住过的“老屋”玩耍。“老屋”现在居住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我叫“六哥”的老头子。他和我父亲一样,身材颀长匀称高大,容长脸,有棱有角的高鼻梁,双眼皮包着两颗黑晶晶的挺讨人喜欢的眼珠子。我们现在家族的人都是这个样子:苗条英俊、棱眉棱眼,个个都会让女人心跳耳热。我由此更佩服曾祖父的精明。听人说他发家以后,给自己及子孙们选择的媳妇都是像现代时装模特儿一样高耸英俊的女人。他这样选择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她们的遗传优势生出同样身材脸蛋的漂亮后人。曾祖父钦羡那个他用花岗石亲手杀死的小老板。他其实十分爱他。如果没那一堆诱惑人的银元宝,他就决不杀他,甚至还会和他结为异姓兄弟。他想念他。他是个能人,能让他涅槃也能让他再生。他这个近代的女娲氏,用简单的遗传学重新创造了一批又一批“小老板”。但这些相继出世的“小老板”虽然具备了曾祖父喜欢的外形,却难以具备曾祖父最本质的智慧。他们饱读四书五经,却越读越愚蠢、窝囊。窝囊得像那个惨死狗峪的小老板。于是家道渐次衰落,所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到了父亲那一辈,又出了许多吸大烟耍钱、嫖盗浪荡之徒。昔日富甲一方的家产,已被败家子变卖得差不多了。
报应啊!
小老板确实复活了,拿走了一切被曾祖父抢走的东西。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