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pdf

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奥拓·维丁格的这本《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1940-1941)》堪称研究这支党卫军王牌部队的最权威著作。一套足矣!党卫军第二“帝国”师战史终极藏本!年度重磅!指文图书倾力打造战史系列最强弦音!

媒体推荐
此书由二战德国将领奥托•怀丁格编写,讲述了希特勒最精锐的党卫军士兵的故事,记录了帝国师的所有重大历史,如同一本关于党卫军第二“帝国”师的战争日志。简直棒极了,此书必须拥有!
——《柯克斯书评》

作者简介
作者:(德国)奥拓·维丁格(Otto Weidinger)

奥托•维丁格(Otto Weidinger,1914-1990):奥拓·维丁格曾担任SS第4“元首”装甲掷弹兵团团长,指挥该团经历了诺曼底、阿登、巴拉顿湖以及维也纳等多次重大战役。由于在战争中的优异表现,奥托•维丁格获得了骑士铁十字勋章以及橡叶饰。大战结束后,维丁格一度被美军关押,出狱后一直在一家药房担任药剂师直至退休。1967年到1982年之间,他陆续撰写了《永远的同志:“元首”团全史》以及《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堪称研究这支党卫军王牌部队的最权威著作。

目录
第一章:西征
西线战役的准备
荷兰战役
转向北法!
佛兰德斯大战

第二章:暴风雨前不平静
驻军荷兰
1940年西线战役最后报告和武装党卫军应运而生
SS摩托化步兵师的分拆
驻军南法
荣耀贝尔格莱德
暂回本土

第三章:巴巴罗莎行动
别列津纳河之战
突破第聂伯河防线
杰斯纳河战斗
叶利尼亚之战

文摘
SS“日耳曼尼亚”团1连的官兵回忆:
奥特布鲁克之战
荷兰境内的最后城镇已被甩在我们的身后。清晨,我连穿过比利时边界,我们的车队就像幽灵般地从朦胧的晨雾杀出,头上是刺眼的5月骄阳。公路上到处都是惊慌逃命的荷兰难民。道路左右两侧是和我们行进同向的夹道树排,周围田野密布弹坑,这是我们的斯图卡和炮兵轰击进入荷兰境内而又战败退却的法军留下的杰作。路上,不少树木被砍断,倒在路上做路障之用。
公路右侧的荷兰——比利时边境海关楼被轰得支离破碎,瓦砾散得一路都是。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空中滑下来,从离地不到75米的高度朝我们飞来。最初,我们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是友机,于是站起来向它挥手。就在这一刹那,我们突然发现飞机上竟然印有皇家空军的徽章!大惊失色的我们赶紧跳车隐蔽,但它已经从我们的头顶飞过,很快消失在背后的丛林(上空)。这时,1名反应过来的战友遗憾地说:“我们真蠢!要是架起一挺机枪,我们早把它揍下来了!”
不一会儿,我团纵队停了下来。据报尖兵连在奥特布鲁克郊外与敌接仗。团部传令要我们做好战斗准备。不久,新的命令传来,要我们立即下车。于是,我连纷纷跳下运兵车,向路边壕沟散开队形。排长特纳德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连长克鲁泽上尉那领受任务。期间,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们并不知晓。不一会儿,第一批法军战俘就被尖兵连押了下来,从我们身边走过。接着,排长返回,向我们简要介绍了当面敌情,并下令我排准备沿公路右侧进击,我们的任务是穿过路边壕沟,向奥特尔布鲁克发起攻击。
(在奥特尔布鲁克小镇的)街道上,横躺着一名中尉的尸体,他的摩托车压上地雷,被炸个粉碎,弄得个身首异处、支离破碎,摩托车只剩一堆残骸,散落在沿街一座小屋的围墙周围。除了镇内密布地雷,周围的公路和壕沟也布满了布雷。整个小镇就是一个大雷场!
为了有效避开敌火杀伤,我们采取战斗纵队前进,穿过公路时跳跃前进,遇到开阔地则拉开散兵线,保持一定间距摸索前进。很快,我们冲到一排灌木丛背后隐蔽起来,但当镇内守敌向我们开火时,殿后的队友还没有(穿过开阔地)及时赶上。不能等了,我赶紧带着(临时组成的)搜索队一跃而起,顶着从左翼打来的迫击炮火,在灌木丛中不断跳跃前进,但速度十分缓慢。突然间,我发现了前方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攻击出发点(位置良好,便于隐蔽接敌)。于是,我们结束任务,返回排阵地,向排长报告情况。此时,敌迫击炮弹已在排阵地上落下,排长就卧倒在我身边。我们真恨不得周围有个洞能钻进去躲避一下炮火,但什么也没有,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敌人的迫击炮火打得相当准确,哪怕我们一丝一毫的动弹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并会马上招来一阵精准的炮火。但我们的任务就是进攻!于是,我们全体趴下身,匍匐前进,一米米地朝灌木丛爬去。敌人似乎也发现了我们的举动,低伸的机枪火力把周围低矮的灌木丛枝条打飞,接连朝我们身上落下。迫击炮火也更猛了,弹片像仙女散花般地在头顶纷扬落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顶着敌火,步步前进。突然间,敌人的迫击炮哑巴了,只有机枪还在孤零零地射击。
这时,命令传来,我排要直接攻击奥特尔布鲁克,于是排长站起来大声地向全排下达进攻令。作为表率,他一个箭步,首先冲了上去,全排将士、尤其是不少今天刚刚接受战火洗礼的新兵深受鼓舞,也跟上冲了上去。很快,我们穿过了壕沟。
我领受的任务带搜索队沿着一条溪流、穿过另一片开阔地,攻击前进,掩护全排右翼。搜索队以50米的间距拉开散兵线冲锋,刚冲起来就遭到来自两翼的敌人火力拦阻。我们只得改变战术,先卧倒在高草丛里,继而一个滚翻和跳跃,跃进一个壕沟中躲避弹雨。虽然当时的战场处境十分危险,但队员还是苦中作乐,互相逗笑。
稍事休息,我们以7班为左翼继续前进,一个冲刺扑到了前方的小树林,但很遗憾我们班只有我们3人跟上了。在树林中搜索前进时,我们再次和本班碰面,惊讶地发现全班只剩班长和1名机枪手了。我们继续前进,绕过树林中的一座城堡,抵达树林背后横贯的一条主干道。最初,一切都很顺利,班长首先穿过公路,接着4名战士依样画葫芦,也迅速穿过——但好运到此为止。敌人沿着整条公路修筑大量掩体,并在我们后方占领了房屋,做好了战斗准备。
与此同时,8班和9班也冲到镇内,发现几座屋子已在我军迫击炮和步兵炮轰击下起火燃烧。我们感到有些筋疲力尽。沾满征尘的脸庞被一滴顺脸流下的汗水划出一道道汗痕。敌人的射击开始越来越猛烈。不一会儿,排长在一个岩石洞穴背后集合队伍。我们又向前方丛林派出另一支搜索队,但仍遭到敌火射击,糟糕的是我们根本无法发现敌之所在。
此刻,我们的轻重步兵武器(即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和重机枪)也一起朝树林、城堡和树林周围的房屋开火。但敌人也猛烈还击,公路沿线的1个机枪火力点被1发迫击炮弹(第二弹)干掉,造成我连3死6伤。
经过激战,我军完全打下了小镇。这时,我们才发现二排长已经战死,他的尸体横躺在一个篱笆上,死时他的左拳紧握、右手紧扣着手枪扳机。他是被一发贯穿心脏的子弹夺去了性命。莱尼克头部中弹,倒毙在一旁,离他不远的是我们的另一个战友——希尔,他的喉咙被一发子弹贯穿。我们强忍悲痛,用雨衣裹着他们的尸体。但战斗仍在继续,我们继续前进,沿街扫荡敌据点。
突然间,在我们完全没有意料的情况下,据报正前方出出现敌坦克群,引起了我军一阵不安和混乱,但我们很快从错愕中惊醒。14连,也就是坦克歼击连迅速前出,头一群反坦克炮迅速占领发射阵地,首轮射击即准确命中敌先头坦克群。接着,又有几辆敌坦克中弹受创而停罢在战场上。在我反坦克炮群猛烈打击下,剩余敌坦克群只得掉头往南灰溜溜地逃窜。他们撤退方向很可能是安特卫普港。
奥特尔布鲁克的战斗总算是沉寂下来。第一天激战就让我们失去了不少战友,同时也是给我们的年轻而毫无经验的菜鸟一次最好的战火洗礼,这是极为必要的战斗考验。
战斗结束后,我连驻足于一个道路交叉口。连长沾满征尘,带头默哀,向全连表达对当天牺牲战友的寄思。他不愧为我连的战魂和精神支柱,他那出色的指挥水平、枪林弹雨中的沉着与冷静,以及他的胆识是全连将士的楷模。
次日下午,阵亡的将士们在奥特尔布鲁克德国军人墓下葬,找到了他们的栖身之所。临别前,我们人站在墓前向战友默哀告别,思绪却回到从前,昨天还是好端端一起奋战的战友,今天却静静地躺在墓地里,天人永绝。默哀式上,仪仗队照例对空射3排枪,表达对战友的寄思。连长和营长一道,在飘扬着帝国国旗和满是鲜花的公墓前站了许久,并发表演说,悼念牺牲战友。顺眼扫过一座座墓碑顶头的墓志名——这就是SS“日耳曼尼亚”团在法国战役的头一批牺牲者。
无名作者 SS“日耳曼尼亚”团1连的官兵回忆:
奥特布鲁克之战
荷兰境内的最后城镇已被甩在我们的身后。清晨,我连穿过比利时边界,我们的车队就像幽灵般地从朦胧的晨雾杀出,头上是刺眼的5月骄阳。公路上到处都是惊慌逃命的荷兰难民。道路左右两侧是和我们行进同向的夹道树排,周围田野密布弹坑,这是我们的斯图卡和炮兵轰击进入荷兰境内而又战败退却的法军留下的杰作。路上,不少树木被砍断,倒在路上做路障之用。
公路右侧的荷兰——比利时边境海关楼被轰得支离破碎,瓦砾散得一路都是。 突然间(一阵巨大的轰鸣声传来),好像是有什么东西从空中滑下来,从离地不到75米的高度朝我们飞来。最初,我们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地以为是友机,于是站起来向它挥手。就在这一刹那,我们突然发现飞机上竟然印有皇家空军的徽章!大惊失色的我们赶紧跳车隐蔽,但它已经从我们的头顶飞过,很快消失在背后的丛林(上空)。这时,1名反应过来的战友遗憾地说:“我们真蠢!要是架起一挺机枪,我们早把它揍下来了!”
不一会儿,我团纵队停了下来。据报尖兵连在奥特布鲁克郊外与敌接仗。团部传令要我们做好战斗准备。不久,新的命令传来,要我们立即下车。于是,我连纷纷跳下运兵车,向路边壕沟散开队形。排长特纳德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连长克鲁泽上尉那领受任务。期间,好像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我们并不知晓。不一会儿,第一批法军战俘就被尖兵连押了下来,从我们身边走过。接着,排长返回,向我们简要介绍了当面敌情,并下令我排准备沿公路右侧进击,我们的任务是穿过路边壕沟,向奥特尔布鲁克发起攻击。
(在奥特尔布鲁克小镇的)街道上,横躺着一名中尉的尸体,他的摩托车压上地雷,被炸个粉碎,弄得个身首异处、支离破碎,摩托车只剩一堆残骸,散落在沿街一座小屋的围墙周围。除了镇内密布地雷,周围的公路和壕沟也布满了布雷。整个小镇就是一个大雷场!
为了有效避开敌火杀伤,我们采取战斗纵队前进,穿过公路时跳跃前进,遇到开阔地则拉开散兵线,保持一定间距摸索前进。很快,我们冲到一排灌木丛背后隐蔽起来,但当镇内守敌向我们开火时,殿后的队友还没有(穿过开阔地)及时赶上。不能等了,我赶紧带着(临时组成的)搜索队一跃而起,顶着从左翼打来的迫击炮火,在灌木丛中不断跳跃前进,但速度十分缓慢。突然间,我发现了前方有一个非常良好的攻击出发点(位置良好,便于隐蔽接敌)。于是,我们结束任务,返回排阵地,向排长报告情况。此时,敌迫击炮弹已在排阵地上落下,排长就卧倒在我身边。我们真恨不得周围有个洞能钻进去躲避一下炮火,但什么也没有,一切只能靠我们自己。敌人的迫击炮火打得相当准确,哪怕我们一丝一毫的动弹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并会马上招来一阵精准的炮火。但我们的任务就是进攻!于是,我们全体趴下身,匍匐前进,一米米地朝灌木丛爬去。敌人似乎也发现了我们的举动,低伸的机枪火力把周围低矮的灌木丛枝条打飞,接连朝我们身上落下。迫击炮火也更猛了,弹片像仙女散花般地在头顶纷扬落下。尽管如此,我们还是顶着敌火,步步前进。突然间,敌人的迫击炮哑巴了,只有机枪还在孤零零地射击。
这时,命令传来,我排要直接攻击奥特尔布鲁克,于是排长站起来大声地向全排下达进攻令。作为表率,他一个箭步,首先冲了上去,全排将士、尤其是不少今天刚刚接受战火洗礼的新兵深受鼓舞,也跟上冲了上去。很快,我们穿过了壕沟。
我领受的任务带搜索队沿着一条溪流、穿过另一片开阔地,攻击前进,掩护全排右翼。搜索队以50米的间距拉开散兵线冲锋,刚冲起来就遭到来自两翼的敌人火力拦阻。我们只得改变战术,先卧倒在高草丛里,继而一个滚翻和跳跃,跃进一个壕沟中躲避弹雨。虽然当时的战场处境十分危险,但队员还是苦中作乐,互相逗笑。
稍事休息,我们以7班为左翼继续前进,一个冲刺扑到了前方的小树林,但很遗憾我们班只有我们3人跟上了。在树林中搜索前进时,我们再次和本班碰面,惊讶地发现全班只剩班长和1名机枪手了。我们继续前进,绕过树林中的一座城堡,抵达树林背后横贯的一条主干道。最初,一切都很顺利,班长首先穿过公路,接着4名战士依样画葫芦,也迅速穿过——但好运到此为止。敌人沿着整条公路修筑大量掩体,并在我们后方占领了房屋,做好了战斗准备。
与此同时,8班和9班也冲到镇内,发现几座屋子已在我军迫击炮和步兵炮轰击下起火燃烧。我们感到有些筋疲力尽。沾满征尘的脸庞被一滴顺脸流下的汗水划出一道道汗痕。敌人的射击开始越来越猛烈。不一会儿,排长在一个岩石洞穴背后集合队伍。我们又向前方丛林派出另一支搜索队,但仍遭到敌火射击,糟糕的是我们根本无法发现敌之所在。
此刻,我们的轻重步兵武器(即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和重机枪)也一起朝树林、城堡和树林周围的房屋开火。但敌人也猛烈还击,公路沿线的1个机枪火力点被1发迫击炮弹(第二弹)干掉,造成我连3死6伤。
经过激战,我军完全打下了小镇。这时,我们才发现二排长已经战死,他的尸体横躺在一个篱笆上,死时他的左拳紧握、右手紧扣着手枪扳机。他是被一发贯穿心脏的子弹夺去了性命。莱尼克头部中弹,倒毙在一旁,离他不远的是我们的另一个战友——希尔,他的喉咙被一发子弹贯穿。我们强忍悲痛,用雨衣裹着他们的尸体。但战斗仍在继续,我们继续前进,沿街扫荡敌据点。
突然间,在我们完全没有意料的情况下,据报正前方出出现敌坦克群,引起了我军一阵不安和混乱,但我们很快从错愕中惊醒。14连,也就是坦克歼击连迅速前出,头一群反坦克炮迅速占领发射阵地,首轮射击即准确命中敌先头坦克群。接着,又有几辆敌坦克中弹受创而停罢在战场上。在我反坦克炮群猛烈打击下,剩余敌坦克群只得掉头往南灰溜溜地逃窜。他们撤退方向很可能是安特卫普港。
奥特尔布鲁克的战斗总算是沉寂下来。第一天激战就让我们失去了不少战友,同时也是给我们的年轻而毫无经验的菜鸟一次最好的战火洗礼,这是极为必要的战斗考验。
战斗结束后,我连驻足于一个道路交叉口。连长沾满征尘,带头默哀,向全连表达对当天牺牲战友的寄思。他不愧为我连的战魂和精神支柱,他那出色的指挥水平、枪林弹雨中的沉着与冷静,以及他的胆识是全连将士的楷模。
次日下午,阵亡的将士们在奥特尔布鲁克德国军人墓下葬,找到了他们的栖身之所。临别前,我们人站在墓前向战友默哀告别,思绪却回到从前,昨天还是好端端一起奋战的战友,今天却静静地躺在墓地里,天人永绝。默哀式上,仪仗队照例对空射3排枪,表达对战友的寄思。连长和营长一道,在飘扬着帝国国旗和满是鲜花的公墓前站了许久,并发表演说,悼念牺牲战友。顺眼扫过一座座墓碑顶头的墓志名——这就是SS“日耳曼尼亚”团在法国战役的头一批牺牲者。
无名作者

内容简介
《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1940-1941)》内容简介: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装甲师同“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以及“骷髅”师一起并称为党卫军三大王牌师,其中以“帝国”师历史最为悠久、军事素质最强。“帝国”师自诞生以来就以武装党卫军中的精锐自居,几乎参加了纳粹德国在二次大战中所有的战斗,享有“东线救火队”的荣誉称号。其先后在多位名将麾下作战,包括古德里安、曼施泰因、龙德施泰特等。同其他两个师一样,“帝国”师参加了德军在二次大战中几乎所有的重要行动,堪称一支完整展现了二战德军历史的精锐师团。
《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1940-1941)》原著为帝国师“元首”团团长奥拓·维丁格,全面披露军事档案原文:信函、指令、战报、公告、致辞……权威引述德军上下各级公文;大量收录私人战时文件:回忆、日记、笔记、采访、照片……综合再现“帝国”师所有战斗!

海报:

战史系列:武装党卫军第二“帝国”师官方战史2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