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居广西.pdf

人居广西.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本书以图文并茂的形式,展示近年来全广西28处村屯人居环境的变迁,突出表达清洁乡村守护故土的理念。家园凝聚了村民毕生的财力与情感,点点滴滴的变化都牵动着千百万人的心灵,把家园建设好,村民不必离开家乡,也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找到金子和尊严,这是当代广西乡村建设积累的经验,也是美丽南方活动的具体体现。

编辑推荐
“美丽广西”是“美丽中国”的战略任务在我区的具体化,《人居广西》一书图文并茂,是全国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作中“广西经验”的聚焦表达。

作者简介
沈东子

1959年生于伊春,祖籍浙江湖州,1963年迁居桂林。1987年入漓江出版社外国文学编辑室,1997年与广西文学院签约写作小说,2000年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大会,2006年参加中国作协第7次全国代表大会。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桂林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漓江出版社副编审。

陈洪健

男,汉族,生于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广西宾阳人,汉语言文学本科,系广西作协会员、广西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有小说、散文、诗歌作品散见《广西文学》《红豆》《四川文学》《南方文学》等期刊。

梁雪珊

笔名:天山雪,广西玉林人,客居柳州,现为自由职业者。已出版个人散文作品集《有一集》并有多篇散文作品及文学评论散见于《广西文学》、《柳州文艺》、《河池文学》《南丹文学》、《紫腾》等区内文学刊物及《柳州日报》《柳州晚报》《南国今报》等本土报刊和华锡集团公开发行刊物并获奖。

目录
目录

南 宁

美丽南方,五彩忠良
——西乡塘区石埠街道忠良村
桑蚕化丝,稻香村院
——宾阳县古辣镇水丽村

柳 州

三江,一个有草木气质的地方
——三江县林溪镇冠洞村冠小屯侗族村
梨香·故乡·诱惑
——柳江县里高镇坡皂屯
收获幸福
——柳江县成团镇龙山村戈茶屯
水声潺潺只闻鸭
——融水苗族自治县香粉乡雨卜村

桂 林

红岩村纪行
——恭城县莲花镇红岩村
平安有个社山村
——恭城县平安乡社山村
悠悠古韵江头村
——灵川县九屋镇江头村
桃花江畔的荷叶露珠
——秀峰区街道办事处鲁家村

梧 州

古风荡生态美产业兴
——藤县象棋镇道家村
浴火的凤凰是这样飞起来的
——岑溪市南渡镇吉太社区三江口村

北 海

一个村庄的守候与期待
——银海区福成镇竹新村

钦 州

悠悠古韵浸润着的村庄
——灵山县佛子镇大芦村
深山里的“大观园”
——浦北县龙门镇瓦鱼埇村

防城港

边海古村铸传奇
——东兴市东兴镇竹山村
古渔村与它的百年绝唱
——港口区企沙镇簕山村

贵 港

油菜花开,相遇独寨
——港北区港城镇石寨村独寨屯

玉 林

岭南古韵高山村
——玉州区城北街道办事处高山村
萝村,不同的戏台演着同样的戏
——北流市民乐镇萝村

贺 州

泱泱文风吹拂千年的状元故里
——富川瑶族自治县朝东镇秀水村

百 色

农家乐经济,大山也宜居
——乐业县同乐镇央林村火卖屯
一个省级贫困村的美丽蜕变
——田阳县那满镇露美村

河 池

指尖上的工贸名村
——都安瑶族自治县地苏乡大定村
赐福湖畔的桃花源
——巴马瑶族自治县那桃乡达西屯

来 宾

繁花深处的百年古村
——武宣县东乡镇下莲塘村
白石印象
——象州县寺村镇大井村白石屯


崇 左

泉水叮咚的幸福小村
——凭祥市夏石镇新鸣村板小屯

文摘
大图:俯瞰红岩村

红岩村纪行
——恭城县莲花镇红岩村

走进生态乐园

恭城瑶乡是乐园,果子碰头又碰肩。住进红岩小别墅,胜过天上活神仙。
9月18日,我在县委宣传部副部长何筱思、办公室主任张祥生的带领下,走进红岩新村。正是金秋时节,秋风送来阵阵花香果香。何副部长告诉我,曾任恭城老县委书记张明沛说过,如果你睁开眼睛,看不到果树,那就不是恭城。
举目四望,果树环抱村庄,一排排整齐的别墅,青瓦白墙掩映绿树间,清清的莲花河横卧着风雨桥,滚水坝点缀着梅花桩,亭台水榭,流水潺潺,涟漪荡漾,两岸翠竹林立,垂柳依依,枫叶染红绿野。月柿熟了,挂在枝头,像一个个小灯笼,格外扯眼。
进到村里,路面都是硬化了的,水泥路面通到各家门前,地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杂物,更无鸡屎牛粪。鸡屎牛粪到哪去了?进到沼气池里沤沼肥了。这里看不到城乡差别,让人觉得好像进到城里的某一个模范社区。村头村尾,许多旅游者在这里游玩,或走或站,还有人躺着绿草地上晒太阳,一副懒洋洋的慢生活状态。一打听,有广东的,有湖南的,有江西的,当然更多的是桂林周边地区的游客。每到周末,城里的游人就到这里来休闲度假,吃农家饭,住农家客栈,观赏果园,赏野花,采野菜,揽山光水色,领略瑶乡风情。一群从广东自驾来这旅游的客人,拿着相机咔嚓咔嚓拍个不停,边拍边赞叹,好嘢,这哪里是农村,比公园还好。
红岩村管委会的朱明成主任一行人来迎接我们。朱主任告知,红岩村成立了管委会,创造性地实施“统一规划、统一资金、统一管理、统一施工”,建起了83栋独立别墅,拥有客房300间,餐馆53家,瑶寨风雨桥、滚水坝、梅花桩、停车场,环形村道、灯光球场、旅游登山道等公共设施。图1:安详静谧红岩村
他说,建设红岩村,公共设施是政府出钱,而家家户户建乡村别墅,都是村民根据村管委会的统一规划,自己出钱盖起来的。刚开始的时候,一些村民手头也没有这笔钱盖楼房,政府就给他们贷款。村民听说贷款,有人就不乐意,认为借钱不是好事情,一栋楼房要十多万,大部分要贷款,老话说得好,坐船须防落水,借钱容易还钱难,这么大一笔钱什么时候才能还得起?还有利息,不划算,再说,背着这笔账压力也太大了。
红岩村管委会就请县领导来给村民上课,贴出通告,领导不是来作形势报告,而是要来给大家传授发财致富奔小康的秘籍。听说发财致富有诀窍,村民都来听。
县领导知道,跟他们讲经济杠杆、讲资本运作,村民恐怕听不懂,甚至越听越糊涂,只能因材施教说些通俗的故事。于是,县领导给村民讲美国老太太和中国老太太的故事。话说,一个美国老太太,贷款买房子,先得房子住了,慢慢还钱,住到了七八十岁,钱还完了;一个中国老太太攒钱买房子,攒到了七八十岁,房子钱够了,她可以买房子了,但是这房子她还能住上几天?村民中有人说,她不是自己住,是买来给小孩住的!话音刚落,引来众人哄堂大笑。
县领导又问,那些不愿意贷款盖房的村民朋友,那些惜土如金的村民朋友,你们仔细想一想,几十年了,一个劳动力累死累活一天,买不起一碗米粉;一家人累死累活一年,买不起一头牛,这是为什么?请你们仔细看一看,村里有谁是光靠种田种地发财致富买汽车、盖楼房的?
村民你望我,我望你,大眼瞪小眼,想了老半天,确实找不出原因。
县领导说,既然没有,那就说明光走这条路子不能挣大钱,为什么不更新观念,改变一下经营方式,走一走新的路子?我们怎么利用土地来改善生产生活,怎么利用土地来经营发展?你们往常见到那些经济能人、致富高手,总是很佩服人家,说人家有本事,难道你们没有本事吗?土地就是你们的本事。本事,本事,无本做不成事,不要怕贷款,贷款就是本,有本才有本事。懂了么?思路决定出路,出路在于思路。捧着金饭碗,还要去讨饭,傻不傻!村民听了如醍醐灌顶,是哦,原来我们也是有本事的人,原来本事是这么回事,懂了,懂了。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
光“洗脑”还不够,县里乘热打铁,组织村民分期分批到阳朔、龙胜等地参观学习,看看那里的村民是怎么样富裕起来的,怎么样搞文化旅游的。同样是农村,人家贷款盖房子发了财,红岩村的人长了见识,这等吹糠见米的好事,不做不就成了傻子么?他们心里有数了,我们这里的风景不比阳朔、龙胜差,我们这里的人也有阳朔、龙胜人那么勤快,人家搞得到钱,我们为什么不行?县领导说得对,我们是旧脑筋旧观念,实在应该好好学人家阳朔搞旅游。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干起来。
思路对了头,一步一层楼。村民们回来之后,纷纷表示听从管委会的建议,愿意贷款盖房子,愿意用土地置换果园。管委会有联保小组,为村民担保,请来银行的人现场办公,发放贷款。贷款统一账户在管委会保管,这是对村民负责,免得有些人拿了钱不盖房子拿去打麻将,联保小组还凑钱帮村民还利息。建房统一招标,选择有实力有资质的老板,房子建起来了,新问题又出来了,搞旅社要很多设备,客房要装修,还要有电视机、空调等等设施,一下投入那么多本钱,管委会的联保小组就跟材料商赊账;跟电视机、空调机的商店赊账,这些店家也就同意了,只求把货卖出去,钱是跑不脱的,他们知道管委会讲信用。
红岩村故事多多,说话间到了吃饭时间。席间,我问管委会的工作人员主任朱明成,副主任朱建伦、朱天佑,委员朱芳仁、朱刚伦、朱重华、朱明伦等人,你们服务村民有不有工资?他们说,没有报酬,尽义务的,管委会成员跟村民一样,是承包户,有自己的果树,有自己的农家乐旅社和餐馆,我们负责协调建设中出现的各种麻烦事情,村民信任我们,我们就要做好,不光是为他们,我们也有份。
村民有大局意识,全村一盘棋,个个都来下这盘棋。朱明成主任谈起当年,有些激动。他说开始红岩村的旅游项目没有形成规模,一些旅游团开着大巴来到这里,要吃要住,村里招待不过来,没有那么大的接待能力。生意来了做不成,这样下去不行,要搞强搞大,一定要形成规模才好,好比店家卖扣子,如果光是一家卖,生意就难做,要是一条街都卖扣子,那么人们可以在这里找到他们需要的扣子,就会形成市场。他们把想法跟村民一说,大伙都赞成。比如要种枫树,秋天一片红彤彤的,好看得很,村民几十号人把枫树拉回来,为保证成活率,村民连夜种植,一直种到晚上12点多钟。这件事情感动了县委领导。领导说你们红岩新村群众觉悟高,苦干实干,真是不含糊,选择这里做示范点,选对了。管委会的人说,领导真的选对了,你们给红岩一个机会,我们就给世人一个惊喜。
每到月柿节的时候,村民们热情高涨,像拔河比赛一样,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形成合力。只要干劲大,什么困难都不怕。管委会开会定下的规矩,村民都自觉遵守执行。比如有几户的宅基地,占了公用设施的地盘,管委会跟他们商量,提出置换,这几户人家二话不说,满口答应。他们懂得一个简单的道理,村容村貌很要紧,环境好了,客人舒心了,人会越来越多,人气越旺,生意越好,全村家家户户都得好处,不是哪家哪户自己的事情。村里建起来污水处理管道,污水和雨水分离,电线走地下,一来安全,二来也美观。村民门前三包,很是自觉。各家各户打扫门前和周围,随脏随扫,门前都种有瓜果树木。一些村民为了讨好游客,特地还种上葫芦瓜和柚子树,说是这种瓜这种树样子吉祥,许多游客很喜欢。图2:柿子熟了
红岩村委书记朱培铭、村委主任朱天佑介绍,红岩村共有103户、408人,以沼气种植月柿为主,人均有果6600公斤,人均年纯收入13000元。红岩村山歌唱道:“瑶家过起好生活,树多果多钱也多,点灯煮饭用沼气,出门三步有景色。”红岩村的人习惯把自己说成乡里人,把城里人称为街上人,他们虽说自己是乡里人,但言语间流露出自豪和骄傲,街上人又怎么样?他们一点也不羡慕街上人,这里空气比城里好,环境不比城里差,风景也不比那些买票的旅游景点差,吃的住的,都比城里强,吃的是自产的蔬菜水果,自己养的土鸡土鸭,既有味道又有营养,住的别墅就更不用说了,好多街上人累一辈子,也未必住得上他们这样的房子。
如今中国的许多乡村,少见壮劳力,多见妇女、儿童、老人,人们戏称为乡村的“386179部队”,男人多外出打工挣钱去了,外出的半径越大,说明那个地方越穷,而这里却随处可见青年和壮年的汉子,为什么呢?因为红岩村的人们不离开家乡也能挣钱,他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找到了金子和尊严。
何副部长告诉我,我们县里的干部一年的收入也就是大约两万块钱,这里的村民种果树是一笔收入,家里搞旅社搞农家餐饮又是一笔收入,两头灌水,比干部的收入高多了。是啊,俗话说,远走不如近爬,何况这里的人们不是爬而是跑,哪里需要离乡背井去外地打工?
何副部长说,红岩村的村民富裕,还得益于县委县政府对红岩村的倾力推销和精心打造。2003年至今,红岩村举办了七届恭城桃花节和十二届恭城月柿节,接待游客两百多万人次。红岩村先后荣获全区生态富民示范村、全区农业系统十佳生态富民样板村、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2006年,红岩村获中央电视台评选的“中国十大魅力乡村”荣誉。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正在播送有关恭城社会主义新农村系列报道中,将红岩村列为首条新闻。红岩村的休闲文化旅游模式成为自治区人民政府在全区推广实施的新农村“文化致富”五种模式之一。
我问村委书记朱培铭,同样是农村,这里的环境卫生为什么搞得这么好呢?朱书记说,主要是靠沼气这个好东西。红岩村的沼气是集中供应,沼气通过管道送到家家户户,村民只需按照家里的沼气表上面的数字交费即可。而沼气池里的沼渣,正是果树上好的有机肥料,免除了农药污染。
沼气综合利用,改善生态环境。县政府成立能源办公室,负责扶持、指导、培训农村沼气队伍,管理沼气,服务沼气户。沼气用户用得放心,用得省心,用得开心。
真是无巧不成书,我们边走边谈,村路上正好遇见一群干部模样的客人,问他们从哪里来,他们说是从河北来的,到这里来考察沼气建设。一个能源处的赵处长对我说,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就开始宣传、提倡、推广沼气,恭城模式是个样板,是政府勤政为民的实事工程、良心工程。一个沼气池,就是一个家庭能源中心,就是一个家庭养殖场,就是一个有机肥生产车间,就是一个家用净化器。恭城沼气名声在外,普及率高,人居环境优良,我们来这里取经。图3:红岩村一瞥
村委书记朱培铭介绍说,红岩村作为富裕生态家园的样板,每年全国各地都有许多单位的专家学者和专业人士来调研取经,2005年,红岩村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位“全国农业旅游示范点”。这年5月,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陈平来到这里,他走过的中国乡村,没有一千少说也有八百,陈平教授参观了红岩村之后,说真是想不到,想不到啊,在中国西南地区,竟有这么美的乡村。我问村委书记朱培铭,红岩村的沼气从什么时候开始搞起来的?
他说,讲起来话就长了。

沼气真是好东西

沼气,是有机物质在隔氧条件下,经过微生物的发酵作用而生成的一种可燃气体,最先在沼泽中被人发现,所以叫沼气,成分是多种气体的混合物,主要成分是甲烷,还有二氧化碳和少量的氮、氢和硫化氢等。通俗地说,生产沼气靠的是“三个屁股一个坑”,三个屁股就是人粪、牛粪、猪粪,其实无论树叶菜叶剩饭剩菜,还有稻草、污水,凡是可以沤烂的有机物都行。一个坑,就是沼气池,池内把沤烂发酵的有机物放在沼气池内,微生物分解转化成沼气。
新中国成立之后,政府一直大力宣传推广沼气,提倡农村建沼气池,使用沼气。沼气的好处,三天六夜说不完,“点灯不用油和电,烧饭不用煤和柴”,是节约型社会发展的方向。
恭城是全国沼气入户最高的一个县,可谓沼气第一县,达到百分之八十九。恭城率先在全国搞沼气,实在是被逼出来的,简要说来,除了搞沼气没有别的出路。1983年以前,这个偏远的山区,不通火车,不通国道,不通高速,也没有通航河流,属于全区49个贫困县之一,人均收入仅仅266元。恭城人穷啊,盐罐无盐用水冲,油罐无油用火烘,一天三餐喝稀饭,一年四季白打工。
当时真是穷途末路,用柴火煮饭,年复一年,山林被砍光,封禁的水源林也被砍得七零八落,山头先是挨砍得像瘌痢头,后来索性变成了秃头。农民打柴,附近的都砍光了,只得越走越远,时常要花上一整天的时间,才能打回一担柴火,累得腰酸背痛。那个时候,砍一天柴火,要歇三天,人蹲下去,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政府封山设卡禁伐,巡逻守山,都不管用,要煮饭就要烧柴,要烧柴就必须砍柴。据林业部门统计,森林砍伐以年均三至五公里的速度推进。不久,农民即使到远处的山里也无柴可砍了,只好挖树兜。最后连树兜也挖完了。这样下去,怎么得了?乱砍乱伐乱挖,树没有了,森林没有了,水土流失,生态严重破坏,你破坏自然,自然当然要疯狂报复!雨季洪涝灾害,旱季田地开裂,生态破坏了,粮食减产,虫灾,旱灾,三天两头,密密地来。即使有米下锅,也无柴火煮饭。村子里的人,吃水用水成了大问题,到很远的地方挑水,红岩村后的山上有泉水,老人拉尿一样细细的水出来,每天人们排着长队一滴一滴接水。一天三担水,跑断两条腿,一天三餐饭,累得团团转,一天三朝工,累得像虾公。由于水源奇缺,人们连夜守水,一些村庄为了争夺水利山林,甚至发生集体暴力事件,社会治安恶化。
一天有个村民挖树兜挨抓了,他振振有词,我不挖树兜不行,我要吃饭,吃饭就要煮,煮就要柴火,你要罚钱?我没有钱!我穿的在身上,吃的在肚里。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左也难来右也难,好比鲤鱼上浅滩。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研究来研究去,得出一个结论:除了搞沼气,别无出路。
事不宜迟。1983年,县里开始在平安乡黄岭村抓“沼气代柴”的试点。抓试点这副担子,落在县能源办主任唐咸明和技术员李书军肩上。唐咸明原来是桂林地区革委会副主任,因文革处遗,调到了恭城县能源办,1994年调到了自治区能源办公室,无论在哪个岗位上,他都任劳任怨,用心血和汗水表达对事业的忠诚。那时,单位没有汽车,他们从县城下到村里只能骑自行车,来回要四个多小时。遇上雨天,道路稀烂,烂得可以插秧,他们风雨无阻,每天早上八点钟准时出发。
记得那年秋季的一天,他们到村里动员乡亲们参加他们开办沼气技术人员的培训班,忙乎了一天,在回来的路上,又累又饿又渴,40多岁的唐咸明体力比年轻的李书军明显差了许多,上坡特别费力气,呼哧呼哧喘大气,实在踩不动自行车了,就在半路歇息,两人坐在路边冰凉的石头上,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一边吃干粮,一边憧憬沼气建设推广成功之后,乡村的美好前景。
唐咸明说,小李,我们现在吃点苦,受点罪,值得啊。李书军说,是啊,我们背水一战,拼命也要搞成功,有了事实,群众才会相信,我们一定要搞好第一个沼气池,打开局面,带动一大片,到那时,山上的树慢慢长起来,山青了,水绿了,肥料也有了,蚊子苍蝇不见了,那时候乡村会像公园一样,城里的人都到乡下来度假,农民都富起来了,这点累算不得什么。图4:盛柿小景
两人聊着,渐渐有了精气神,眼看就要天黑了,两人站起身来,继续踩自行车赶着回家的路,这时,他们觉得身上增添了一股力量。互相鼓励,沼气一定要搞起来。这是信念的力量。人有了信念,有所追求,什么苦不能吃?什么环境不能适应呢?泰戈尔说,信念是鸟,他在黎明仍然黑暗之际,感到了光明,唱出了歌。
山歌好唱难起头,木匠难砌八角楼。瓦匠难烧琉璃瓦,铁匠难打钓鱼钩。建恭城县第一座沼气池,比他们原来想象的要艰难得多。
他们苦口婆心,挨家挨户宣传动员,一五一十说了沼气的许多好处(即前面介绍的那些内容),请大家相信沼气确实是个好东西,等建起沼气池,尝到甜头就晓得了。他们拍着胸脯承诺,沼气肯定搞得成,如果搞不成,县里负责赔偿人工费和材料费,还要把挖的坑填平。听了他们一席话,多数村民还是不肯动手建沼气池,有人虽然心有所动,却不愿行动,以忙不开为借口,不去参加技术培训班,有人索性直接摆手拒绝。
这也怪不得他们,烧柴火煮饭,几千年就是这么过来的,沼气?只是听说,没有见过,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有个叫吴祥均的瑶族老人甚至说,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沼气当得柴火当得电灯?点得燃火?即使点得燃,煮出来的饭菜不臭屎臭尿才怪。
唐咸明说,你们不相信,可以试一试嘛,等沼气搞好了,煮出饭菜来,你们闻了、吃了就晓得味道了。打个比方,种谷子种菜,是粪便做肥料种出来的吧,你吃了,也没有粪臭嘛。
还有人说,广西有个地方搞沼气死了人,人命关天,这个东西随便搞得么,谁敢开这种玩笑?
唐咸明耐心跟他们解释,那个地方确实死过人,那是因为有人在沼气池出渣时抽烟点火,沼气燃了起来,并不是建沼气池本身的问题。现在技术过关了,我们对沼气池技术改造,利用气压原理,气压水,水压渣,搞成了自动出渣沼气池,减少了工序,最重要的是避免了人进到沼气池里头出渣的危险,保障了人身安全。只要你们按照培训的操作规程来做,不会出事情。
人们听了,依然半信半疑,有人传出风凉话,说这是颈子上面挂剃刀——危险得很。
这个关键时候,黄岭村站出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当过生产队长的黄光林。黄光林如今我见到他的时候,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当年他四十多岁,有一股虎劲,村里人说他脾气犟,胆子大,别人不敢搞的事情,他敢搞,牛角都扳得直。黄光林对村人们说,沼气硬是个好东西,1975年我就搞过,虽然技术不过关,没有搞成,但是还要搞,现在烧柴火已经不可能了,不搞沼气,吃生米不成?现在,有县里专业技术人员指导,有政府支持,肯定能成!黄光林说他早就心痒痒的了,这下瞌睡遇着枕头,动手搞起来。他在唐咸明和李书军技术指导下,日夜加班,不到一个月时间,建好了恭城县第一座沼气池。
嘭地一声,第一缕蓝光被点燃之后,恭城的生态农业之光也随之被点亮了。
“燃起来了,真的燃起来了!”人们奔走相告,黄光林建沼气池成功的消息,风一样在恭城各个乡村传开来。那些日子,他家天天有人来参观、来打探,人们见到了沼气池,见到了黄光林亲手点燃沼气蓝光。
有道是,良好的开端,成功的一半。图5:红岩晨光
头一炮打响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县能源办的唐咸明、李书军有了底气,谁要是怀疑,请他到建好沼气池的农户家里亲眼看一看。说一千,道一万,不如做出样子让大家来看。
为大力推广沼气,政府用政策扶持建沼气池的农户。农户缺水泥,政府提供水泥;农户建沼气池缺资金,政府给补贴;农户缺技术,政府请技术员来培训,每天每人补助误工费七元钱。有人说,七元钱太少了吧?要知道,县政府从囊中羞涩的财政抠出这些钱来,委实不容易了,再说七元钱一天也不少了,当时的农民年均收入也仅仅两百多元。
沼气培训,先是技术员手把手带着学员建沼气池,然后学员自己动手依葫芦画瓢建一个沼气池,检查验收合格了,就发给自治区能源办统一的《沼气技术施工证》,获得沼气施工资格。
1990年底,县能源办培训了沼气技术员1324人。这些技术员不仅自己建沼气池,还帮助乡亲们建。先是在恭城县境内,后来马山、鹿寨、雒容、德保等30多个县镇也来请他们。如今,这些技术员到了广东、湖南、湖北、河北、江苏、浙江、江西、云南、贵州等20多个省和东北地区的农户家里指导沼气技术,有的还走出了国门,到越南去传授沼气技术。
这些技术员是怎样从恭城走向全国的呢?县能源办主任曾华告诉我,沼液种出的水果是媒介,这些水果是无公害绿色食品。每到果熟时节,全国各地的水果商人趋之若鹜,来到这里拉货,问道,这么好的水果是怎么种出来的呢?红岩村的人如数家珍,一五一十讲了沼气的好处,水果商一听,竟有这么好的事,于是就请他们去搞沼气。如今,恭城的农民沼气技术员形成了一支队伍,每到冬季农闲时节,就应邀去传授技术,指导建池,当地人管吃管住,还给工钱。有的技术员被当地的姑娘相中,还成就了姻缘。恭城师傅,就像恭城油茶一样名声在外,想建沼气池的人们,听是恭城师傅,就知道沼气池的质量有了保证。
恭城师傅成了品牌,恭城水果也成了品牌,硬是比别处的水果卖得好、卖得贵,卖得快。我在红岩村外的停车场,看到不仅有小轿车,还停了几十辆大型集装箱卡车,村委会主任朱天佑告诉我,这些天,光是各地的司机就在村里住了近百人,他们开着卡车来村里等着运果子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