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与远方.pdf

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诗与远方.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叶子,一个祖国西南边陲女孩。她曾是抱着铁饭碗的公务员,做着人人羡慕的清闲工作,可天性倔强的她,偏不甘心朝九晚五平静如水的生活,于是毅然辞职出走。三年间,她从南到北、自西向东,马不停蹄地游遍了大半个中国,也曾短暂跨出国门,一次又一次地用笔记下了她的旅途见闻和感情遭际。
这里有义无反顾的出行、有风光旖旎的边境小城、有光怪陆离的摩登都市、有难舍难分的情感缠绵、有扑朔迷离的相识相知,以及在异国他乡的艳遇、女同的内心世界。这是一段无怨无悔的青春,忧伤、喜悦、平静、叹息,绘声绘色地娓娓道来。

编辑推荐
拉萨、镇远、尼泊尔、丽江、稻城、厦门、大理,跟随作者从书中领略祖国西南山水民俗的奇伟瑰丽、异国他乡的风土人情,倾听她的旅途见闻和感情遭际。

书中的人物,各有各的喜乐苦恼,各有各的感情经历。有资深小三的情感倾诉,有富二代与草根女的爱恨纠缠,有女同的内心独白,有恨嫁女对小鲜肉的迷恋,有校园足球明星与女崇拜者的虐恋,有作者跌宕起伏的感情伤痛……

真正的生活从来不是过一天算一天,而是努力抵达心中的那片诗情画意。

作者用清新细腻的笔触、真情实感的文字写尽了旅途的悲喜苦乐、感情的百转千回、艳遇的林林总总。

作者简介
叶子本名张静,一个出生在云南边城的女孩。从小渴望无拘无束的生活。大学毕业后,父母在家乡为她安排了工作,可骨子里不安分的她,只上了三个月的班,便愤然辞职,去广州、厦门等南方城市打拼。一年前,来到大理,现在经营着一家名叫“活着”的客栈。

目录


拉萨记忆
早上漫步街头,白云低垂,阳光艳丽,看着身穿藏袍头发花白的老人急匆匆地来到大昭寺门外转经,心中杂念瞬间被拂去,空灵澄澈。中午我会站在玛吉阿米的楼顶,俯瞰八廓街的景象,倾听驴友讲述旅途的故事。

两个女人的镇远
我母亲常说,她怀孕的时候去了趟大理旅游,所以我才会机缘巧合地来到这里并执拗地留着不走。她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我在想,一个人与一个地方的缘分,是否像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一样,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尼泊尔艳遇
我闭上眼睛,听后座那个浙江男人和江月讲述徒步墨脱的经历:被血吸虫咬到,不要动它,吸饱之后它便会自动掉下来。找不到路的时候,跟着牲畜的脚印走;不必带很多干粮,不然负重太大,路上有小店可以食宿……

束河的阳光
我在十一月份的时候再次来到丽江。正值冬日,丽江的阳光温暖微醺,照得我舒适慵懒。我一直想在丽江找一个屋子,白日在院子里晒晒太阳喝喝茶,晚上去个安静的酒吧,听那个少年唱歌,听他诉说他和她的故事,然后过完整个冬天。

牛奶海边的鲸鱼
每一个男人,在你面前假装绅士,他们只是想要赢得你的青睐。而他们并没有抱着和你认真恋爱一场的心态,他们只是欣赏着你的美貌,把追求当作一种挑战。我曾经希望有人能够探测我的心思,可一直没有遇到这样的一个人。

我和厦门有个约定
我等着晏从海里上来。时间过得很慢,即便我知道她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谙熟水性,不可能有事,可还是担心。夜间的海很平静,可是这平静却让人心有余悸,谁也不能预测它会在什么时候掀起狂涛骇浪,将四周的一切吞没。

大理,我来了
我还应该有一份爱情。他应该是一个公务员,生活稳定,按时上下班。早晨我们一起吃过早餐之后各自去单位里工作,吃过晚饭后他陪我散步。不需要激情,彼此不讨厌也就够了,一生又没有多长的时间。有了孩子之后还会把大部分情感给予孩子。

序言
我想要的生活



这一年,我生活在大理,开着一家小小的青年旅舍,取名叫“活着”。这是一个听上去很有能量的词,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理解它的深刻含义。
大理是一座闲适的城市,很多人来这里是为了散心,看看苍山洱海的旖旎风光,在秀丽的山水中忘却烦恼,卸下负担。我愿意长待这里,是因为喜欢这里的随意、自由、散漫。偶尔我会去下关市区看一场电影,去二手市场淘点东西,其余大部分时间则在古城。
有时,我会学着做饭,或者和朋友去人民路摆摊,晚上席地坐在洱海门附近喝酒听歌。有时,也会和一群陌生人在客栈的楼顶上聊天说笑,看着苍山静静睡去。当然,大多数陌生人都是我的房客。闲暇时,我会骑单车去洱海边吹风,或是骑十几公里只是为了买一瓶玫瑰花糖带回家。
在客栈里,遇见一些人,告别一些人。因为不停地告别,心变得冷漠、坚硬,可也时常因为别人给予的一点帮助感激涕零。
哭,无论是感动的哭还是内心极大失落的哭,在这些年变得频繁起来,它和我的年纪无关。
持续几年,我都有一个习惯,每年我都会花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出去旅行。旅行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它带给我的不只是视觉的享受,还有内心的顿悟。之后的几年,我还会去更多的地方,我要去寻找那个在路上等着我的人,把他带到我身边来。但是,在去之前,我必须把自己经营好。
经营好自己,并不代表要有一份体面的工作,穿着光鲜亮丽,出入华丽的地方,而是让自己的内心丰盈起来,阅读、旅行、工作,找到自己的价值。
大学毕业之后,我的生活,因为我的反抗和不安于现状,开始和旧时同学有所区别。我辞退了父母安排的工作,只身去了广州,兜兜转转之后又在大理经营起了客栈。如今,我很少收到他们的信息,也不会主动联系他们,渐渐地断了联系。夜深人静时,我会进到他们的QQ空间里了解他们的生活现状,但我无法分享他们因勤奋工作升职加薪后身上绽放的成功,也无法分享他们成家立业、添丁生子后脸上泛出的喜悦。我只是在某个角落里安静地过着属于我的生活。
前不久和一个网友聊天。她说:“颠簸,流离,忧伤,幸福,喜悦……你用不同的方式感受着。你比别人更加懂得珍惜生活、感恩生活,因为你经常面对着与不同的人的分离。你知道吗?我每天上班下班,去和亲戚朋友介绍的人相亲,我已经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现在的她,仍旧在相亲的路上摸索,却始终遇不到那个适合牵手的男人。生活乏味,偶尔能够调剂的,就是去听一场陈奕迅的演唱会。
陈奕迅在歌里唱着:“我们活在选择的年代,选择电视该看哪一台,选择一个人值不值得爱,选择离不开选择生小孩,我们很努力活得精彩,好让看起来活得精彩。”
是啊,我们每天都会面临不同的选择,衣食住行,总是在不断权衡,它们构成了生活。可是,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地选择自己的人生。
我想我做到了,我选择了我喜欢的生活方式,然而也造成了另一方面情感的缺失。自由并不是绝对的。你所看到的,也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
大理夏天的夜晚,凉风习习,让人感觉舒适。客栈里灯光摇曳,我找来椅子躺在上面,听着陌生的人和我诉说他们的故事。
一个房客很认真地拿出他女友的照片对我说:“我给你看看她的照片,你在大理每天遇到那么多人,如果有一天遇到她,告诉她我在找她。”
我笑着说:“一定。”我知道这其实也是安慰他,哪有那么巧合的事。
还有一个女房客跟我说,她要去找他的男朋友,即使他远在天涯海角,她也无远弗届。
……
突然间,我觉得我该记录下一些东西,生活在世间,每个人都有一些经历,都有一段或几段故事,它们构成了成长的砝码。虽然有些人再不联系,有些事时过境迁,可我还是想要记录下我所遇到的或听到的故事。
旅途中,我经常遇到这样一些人。他们沉默、哀伤、愉悦、平静、叹息、欢笑。我揣测他们的内心,却无法得知真相。我的确也遇到过一些背着包独自旅行的人。他们的背被背包压得有点弯,皮肤被阳光晒得黝黑,脸上顽皮地冒出几个细小的斑点,眼神却异常明亮。
他们带着故事开始旅行,或是因为旅行有了故事。我和他们相识相知在某个时间点,我得知了那些故事。于是,我尝试把那些故事记录下来。
我一直觉得我的脑子容量很小,装不下太多东西。把那些事情写出来,让它具体化,让它成型,这也是把复杂事件从大脑转移出来的一个过程。
我也因此获得轻松,我的脑子可以不用一直惦记着那些事情,而且我可以把一些新的事情放进去。如此反复。
我所写的每一个故事,都是我看到听到或亲自经历的。你无须质疑它的真实性。《圣经》里说,日光之下并无新鲜事。每天都有那么多故事发生,你看到的、你听到的,你看不到的、你听不到的,它只不过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很多故事正在发生着,只是你未曾得知,我爱着故事里那些任性勇敢的女孩。
我始终觉得,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勇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去爱,去生活,这是我们对自己最好的交代。

文摘
拉萨记忆

我去拉萨是在2013年的时候。
当时,我住在一个民宿旅馆。如果不是先前去过的朋友介绍,我或许找不到这里,它隐藏在曲折的小巷里,位置偏僻,多是长住的客人和回头客。这里人少,幽静,庭院很大,种满了格桑花;木质楼梯,踩在上面咯咯作响,房间装修简单,显得有些老旧。
早上漫步街头,白云低垂,阳光艳丽,看着身穿藏袍头发花白的老人急匆匆地来到大昭寺门外转经,心中杂念瞬间被拂去,空灵澄澈。中午我会站在玛吉阿米的楼顶,俯瞰八廓街的景象,倾听驴友讲述旅途的故事。下午,我会出现在甜茶馆里。绿色油漆剥落的桌椅,七毛钱一杯的甜茶,我只需三四块钱便可以度完整个下午。看着身边三三两两聊天的人,我在一旁静坐、沉思,然后离开。傍晚,我意兴阑珊地欣赏着人流散去、街道空荡的景象。
瞬间散去的人潮,让我觉得周围安静空旷。
我想,如果我没有遇到那个叫苏南的女子,拉萨给我的记忆会很简单:酥油茶的味道,青稞酒的香甜,藏民高原红的脸庞与纯净的眼神,漂亮低矮的房屋,还有大昭寺门口磕长头的藏民和阳光下穿着藏袍手握念珠虔诚祈祷的老人。
就是这样简单清晰的记忆,却被一个突然闯入我的生命里的女子所替代。她携带着一个故事进入我的大脑,她的笑容,她的忧伤,深深地植入了我的记忆里。
从此,我对拉萨的记忆,除了艳丽的阳光就是她。
我记得读大学时,新闻学里说,我们对新闻的报道、对新闻事件的挖掘,有一种心理状态叫窥视心理。
每个人都有好奇心和窥视欲,想要去挖掘那些新鲜事件来满足自身的这种心理需求。我觉得在旅途中,每个人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心理。
很多时候,人们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和一个糟糕的男人走在一起,好奇心会迸发,会想要知道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怎样在一起的。
我曾经看到一个冷艳的女人端坐在咖啡厅里沉思,也很想知道她的故事。
一次旅行,我遇到一个打扮时髦却剃着光头的年轻女子,我对她充满好奇。我们住在同一个屋子,我接近她,从她的口中知道她的故事。她说她在北京工作,谈过很多次恋爱,现在不信爱情了。最后一次分手后,她去泰国旅行,不知怎的,着了魔一样把自己的长发剃光。
这样的女子,带着某一个闪光点,闯入我的视线里。就像我第一次遇到苏南。
我遇见苏南,是在大昭寺门口。夜已深,在床上辗转反侧,仍无睡意,我换了衣服从旅馆里走出来。已经是九月底,空气里有丝丝凉意,我把藏蓝色绣花披巾披上。白日里热闹的拉萨城此刻已沉沉地入睡,甜茶馆、唐卡店、小旅社悄然无声,街上空无一人,只剩下一盏盏黄色的路灯,用柔和的光守卫着这个城市。
我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不知不觉中,来到了大昭寺广场。远处的山,黑影重重,高低起伏。眼前的大昭寺,在夜色的笼罩下庄重而神秘。我往前走,想去静静观望这个神圣的寺庙,这时,一个纤瘦的身影如流光一样跳入我的眼睛。那种感觉,如长久凝视夜空却突然看到了流星一般叫人欣喜。
这么深的夜里。桑炉已停止了煨桑,转经的人都已经散去,只有她还留在这里。瘦弱的身影被月光拉长,满是孤寂。
我靠近她,发现她在磕长头。双手举起随着头部低垂在地上,然后整个身子俯伏在地上,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同一个程序。
我在大昭寺前方的石阶上坐了下来,看着眼前这个人的动作。她始终背对着我,我无法看清她脸上的表情,只能看到她起起落落的背影。她穿着运动鞋,黑色的粗布裤子,绿色的绣花棉衣。许久之后,她来到我身边坐下。
昏黄的路灯照在她的脸上,我这才看清她。她的头发披在肩上,一绺绺发丝在路灯下泛着光泽。她的眼睛很大,很漂亮,她嘴角的那颗小痣,像是故意点上去般迷人。她的表情恬静安详,没有人可以看得出她经历了怎样的悲喜。我被她深深吸引,想要靠近她。
“怎么还不去睡,待在这里不冷吗?”她侧过脸来对我说。
“睡不着,失眠严重。”我说。
“我也一样。你刚到拉萨吗?”她接着问。
“我来了几天了,觉得待在拉萨挺舒服的,特别喜欢这里的阳光,所以我决定多住一段日子。”
“拉萨的确是个好地方啊,我来了也一个多星期了。”
“你从哪里过来。”
“杭州。”
我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一会儿,她似乎在这个夜晚想要找个人倾诉,而我又来得恰是时候。可是,她却在犹豫着一些事情是否该说,这一晚我还是无法从她身上探知太多的事情。
清凉的夜里,我们不再说话,却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渗透彼此的心灵。
后来的几天,我与她几次相遇在深夜的大昭寺门口。偶尔,在她休息的时候,我们会随便聊上几句。她话不多,只说住在杭州,来拉萨已经十多天了,每天晚上都会到这里。
偶尔,我也会陪着她一起趴在地上祈祷。
“你要相信,只要心诚,上天一定会听到我们的祈祷。”她双手合十地对我说。
我按照她教我的办法把双手举高,经过头,胸,然后及地。我听到我内心跳出一个声音问我:“你想要什么?你要和上天祈祷什么?”现在的我,经历过很多感情波折,看淡很多事情,如果真要祈祷,那我便祈求在远方的父母身体健康,曾经我为了爱情不听他们的劝告,跑到很远的城市。
我趴在光滑的石头上,坐直身子,又举起双手。那段日子,每天深夜我都陪着苏南。我知道,她心里藏着故事,她不说,我便不问。我们大多数时间只是静坐,彼此陪伴。
直到有一天,我因为答应远在广州的朋友,要送她一幅唐卡,才不得不在白天出门。拉萨白天的阳光,明艳刺眼,照在身上有灼热感,可以使皮肤变黑变粗糙。即便这样,我仍不在脸上涂抹护肤品或防晒霜,我也从不戴墨镜,不喜欢让眼前事物蒙上一层暗淡的颜色。
大昭寺附近商铺林立,我沿街寻找售卖唐卡的店铺,无意中再次见到苏南。她盘腿坐在一群前来朝拜的藏族妇女中间,开心地与她们交谈。夜里那个安静如水的女子,此刻浑身散发着活泼的气息。白晃晃的阳光照在她的脸上,呈现出炫目的白色,她微眯着眼睛,一脸喜悦。
“我们去喝一杯怎么样?”看见我之后,她起身走过来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跟着她,穿过纵横交错的小巷子,来到一户藏民家。经过种满格桑花的小院走进大厅,里面稀稀疏疏地坐着几个当地的藏民。绿色的木桌由于年深日久,油漆剥落,斑驳陈旧,木质的长条的凳子安静地分布在桌子四周,这儿环境算不上优雅,却也充满民族风味。
女主人是个中年藏族妇女,穿着藏袍,脸上皮肤黝黑且沟壑纵横。见我们坐下,她拿着两个绿色的大塑料瓶走过来招待我们。
她家自酿的青稞酒很好喝,不是当地人是找不到这里的。苏南和我说,一个朋友带她来了一次之后,她便喜欢上了这里,经常一个人过来。说着她往眼前的玻璃杯里倒满酒,一饮而尽。“你快点尝尝。”她斟满了我面前的杯子。我尝了一口,有点儿苦,可味道醇香。
“很好喝,对吧。”
“嗯,还好。”
我看到她眼眶里噙满了泪水,神情有点悲伤。她继续倒酒,动作迅速而决然。只是这次,她不喝,而是停下来看着我。看着她欲言又止的表情,我隐约知道,她想和我诉说她的故事。
那年她十七岁,眼睛大而明亮,嘴角长着一颗浑圆的小痣。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钻进屋里,她站在镜子前,用纤细的手指握着修眉刀,笨拙地修整着眉毛。她要让眉毛向上挑起,然后,她画上眼线,涂上睫毛。因为不熟练,或是因为睫毛膏的质量太差,睫毛总是黏在一起,她试图用手把它们分开,却无济于事,只好洗干净,重新涂。接着,她把嘴微微张开,涂上红色的口红,抿了抿。这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如此隆重地打扮自己,因为她要坐火车去见那个在网上聊得不错的网友。
网友是杭州人,名叫秦熙,能说会道。他们曾在网上视频过几次,秦熙长得像已故香港艺人张国荣,苏南十分喜欢。苏南每次不想上学的时候,就会想起这个远方的网友,不管对方在不在线,她都会发信息过去,然后守候在电脑前,直到秦熙回复她。秦熙有时在线上,会给苏南讲笑话,或者与苏南视频,唱歌给她听。在苏南心情不好的时候,秦熙也会讲几句励志的话,鼓励她。长久以来,苏南觉得秦熙无微不至,不但人长得帅,而且很懂她,还会制造惊喜。秦熙就是她心中的男神,苏南梦寐以求想要见到他,那种渴望,就像小孩看到糖果一样。
化好妆以后,苏南从衣柜里取出早已准备好的碎花布长裙子换上,从鞋柜里拿出那双她一直不舍得穿的红色凉鞋穿在脚上。站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的她,如白月光里盛开的玫瑰一样迷人。她想,他一定会喜欢。即便上了火车,车厢里的嘈杂声、一路颠簸的疲惫都没能影响她要见心上人的愉快心情。一路上,她时而逗逗旁边乘客的孩子,时而把头贴在窗玻璃上看外面的风景,时而塞上耳机小声地哼着音乐……家乡越来越远,天也黑了下来,她趴在桌上慢慢地睡着了。醒来的时候,她看到窗外的天空开始变亮,树木在风中摇摆。
火车到站,她迫不及待地走出站台,一眼便看到等在出口的秦熙,上身穿一件黑色T恤,下身是深蓝色的牛仔裤,远远地朝着她笑。他身边站着一个女人。
看到女人,苏南的脚步变得迟缓,表情变得僵硬,她想要躲开他们,可秦熙却已经拉着那个女人的手走了过来。她硬着头皮迎上去,红色的凉鞋与地面碰撞出嗒嗒的声音,她心乱如麻。
秦熙指着那个女人给她介绍:“苏南,这是我女朋友于茵,听说你要来,她一早便拉着我去买菜给你做了一桌子好吃的。”眼前的女子身材丰满圆润,优雅端庄。她礼貌地伸出手,苏南没有避让,伸出手轻轻地与她握了一下,快速地抽回来。
她看着他们喜悦的神情,义愤填膺。这一整天,她说很少的话,吃很少的东西,他们在客厅依偎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她回卧室休息。
夜里,天空突然下起了雨,电闪雷鸣,她被惊醒,爬起来、披上衣服掀开窗帘看雨水从空中落下,打在不知名的植物的叶子上。她的心湿漉漉的,有气无力地躺回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又爬起来找水喝,意外地听到了粗重的喘息声,声音是从另一个房间传出的。是他俩。她可以想象得到,隔着一扇门里的男人,她挚爱的男人,她一直期盼着的男人。此刻他和另一个女人赤裸交织的画面。纠缠的肉体,缠绵的眼神,女人的笑容如一朵醉人的玫瑰,他伏在她的耳畔轻轻地喘息。
她不愿再去想象,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呼吸困难。打开门,她迅速地跑下楼,钻进雨中。
“难过的时候只是想要奔跑,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过那样的感受,想要把身体里所有的愤怒都宣泄出来。”苏南对我说。
跑了几步后,她感到脸上潮乎乎的,一片冰凉,她已经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原来爱情,一直以来只是她一厢情愿的,她凭借自己的幻想和愿望构造了一个空中花园。如今幻想破灭、愿望落空,她难过极了。
她孤单地立在雨中,长长的睫毛上沾满了水珠。何明在这个时候正好开着车经过,透过被雨水冲刷而模糊的车窗,看到在路边有个浑身湿透的女孩。他把车开到她面前,这是他第一次看到苏南的眼睛,潮湿明亮,让人怜惜。
“姑娘,没事吧?你要去哪?我送你。”何明摇开车窗冲着苏南说。苏南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他穿着干净的白衬衣,黑色西裤,一脸的和蔼亲切。
苏南迟疑了一下,钻进了车里。车内干净、温暖。她小心翼翼地坐着,头发上的水珠顺着柔软的发丝流下,她的脸庞变得更加潮湿,她慌忙用手擦拭,可手也是湿的。
“用纸巾擦擦。”何明一只手扶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递纸巾给她。他的手指白皙,纤长,腕上戴着一款精美的劳力士表。苏南接过纸巾,呆呆地看着他。外面雨下得紧,雨滴砸在车窗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你去哪儿。”何明问。
“我没地方去了, 你可以带我走吗?”她说。
何明没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把她带回家。他住的是市中心的公寓楼。木质的地板刚刚擦过,纤尘不染;房间里摆着杏黄色的布艺沙发,天花板上悬挂着欧式水晶吊灯,棕色的木桌上整齐地放着几个白色的瓷杯,一切都显得井然有序,高端大气。
苏南怕弄脏地板,在门口把鞋子脱了,光着脚站着一动不动,黑色的头发因为受潮像野草一样凌乱地散开来,她目光迟疑,表情木讷。
何明把苏南让进屋,找来拖鞋和衣服让她换上,让她先去洗澡。他的细心和善意,让苏南备感温暖。
她走进浴室。里面大而干净,白色瓷砖贴出的墙面没有一点污渍,咖啡色的浴室柜上整齐地摆放着洗漱用品。何明用的是CK香水、Amway牙膏、Amway沐浴露……苏南把卫生间里所有的东西都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女人用品。她猜,何明单身。
随后,她褪去身上的衣服,走到镜子前,看着镜子里赤裸身体的女人。这是一具少女的身体,不够丰盈,却散发着柔软迷人的光泽。光滑的皮肤上,顽皮地冒出几个黑色细小的痣。还在发育的胸部像两只熟睡的鸽子静静地偎依在胸前。她打开热水器开关,水从莲蓬头里钻了出来,她握着莲蓬头手柄,从头到脚清洗着全身。她似乎有预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她只是在为这一切的到来做一个精美的准备。
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她穿着何明宽大的白衬衫,一双白皙修长的腿露在外面。她的眼神,似乎把浴室里的水蒸气都一并带了出来,沾满了湿气。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