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pdf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为前海豹六队队员化名所著,详细讲述击毙本•拉登的“海王星之矛”行动,首次披露大量细节与内幕。
作者因著书遭受死亡的威胁,并有可能面临美国国防部的起诉。或许,他的余生只能隐姓埋名,在躲藏中度过!不过,毫无疑问,本•拉登、“海王星之矛”行动、海豹六队……备受瞩目,其有关争议也并未导致美国官方采取“禁书”行动,反而成了《艰难一日》最好的广告。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第一版原定30万册,现已改为57.5万册,且一上市即创下亚马逊最畅销美国书籍排行榜的榜首;市场嗅觉灵敏的斯皮尔伯格和梦工厂欲动念将此书拍成战争巨片;“应读者要求”,五角大楼不得不专门起草了公务员导读指南。
挑战美国国防部官方口径:拉登被击毙时没有任何武器,并未对美军士兵构成威胁的说法等,与白宫此前声明截然不同,引起了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

媒体推荐
毫无疑问,本•拉登的故事是本书的主题。然而,作者本人在这次行动中的状态更是大家所瞩目的。与我们以往从报道中所了解到的不同,欧文先生在书中对阿伯塔巴德事件的描述具有更多关注人性的元素。本书中的海豹突击队员身上丝毫没有冷酷的实用主义者的影子,他们思维敏捷,能迅速适应任何环境。他们仿佛是为正义而生的。
——《纽约时报》
这本书内容是对发生在阿伯塔巴德的这一历史性事件的惊险特写,由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的超级精英,亲手击毙本拉登并协助运送尸体的队员口述。简言之,修饰得体的散文……《艰难一日》因为作者对故事细节的生动还原,而成为一本极具吸引力的书……本书可以带你感受每一个紧张的瞬间。
——《娱乐周刊》
这是一幅活灵活现的人物形象,包括作者自己,都被巧妙地描绘出来。然而,展现在人们面前的还有深陷痛苦的人们、不为大多数人所知的悲怆生活以及催人奋进、不可阻挡地走向必然胜利的坚定步伐......这一过程,揭示了激励众人踊跃加入——并且为之坚守的——海豹突击队这一劲旅的动机。
——美联社
毋庸置疑:《艰难一日》这本书是一部重要的历史文献。试想一下,假如有第一人见证了希特勒在他地堡中的最后时刻,那么这件事对我们的撼动也丝毫不逊于此。本书以轻松而引人入胜的语句描述了海豹突击队的训练、执行任务的过程,也展现了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的精英们对于击毙本•拉登任务的迅捷反应。
——《洛杉矶时报》
(马克•欧文)无畏地向人们重述了美国军事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
——《人物》
本书内容节奏轻快,欧文和马勒用对话式的风格为我们讲述了许多轶事。同时,他们也恰到好处地重现了海豹突击队第六分队的战友之情、平日的恶作剧、坚持不懈的训练和始终如一的情谊。
——《华盛顿邮报》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马克•欧文(Mark Owen) (美国)凯文•莫勒(Kevin Maurer) 译者:杨保林 张宝林 王蕾

马克•欧文(Mark Owen),曾服役于美国海军特战发展大队(通称“海豹六队”)。多年来曾参与过几百次全球范围的行动,其中包括2009年在印度洋营救理查德•菲利普船长的行动。2011年5月1日,在巴基斯坦阿伯塔巴德,欧文任“海王星之矛”行动负责人。这次行动击毙了奥萨马•本•拉登。欧文与其他几个队员首先踏入这个恐怖分子头目的藏身之处的第三层。在那里,欧文目睹本•拉登被击毙。出于安全的考虑,《艰难一日》中“马克•欧文”及其他几位海豹突击队队员的姓名都采用了化名。
凯文•莫勒(Kevin Maurer),为美国特种作战部队做了9年报导工作,曾6次深入驻阿富汗特种部队。2006年在东非与特别行动小组相处一个月,还曾和美国军队一道在伊拉克及海地驻扎。他已出版了4本著作,其中多为特种作战行动的描述。

目录
按语
序言第一队
第一章绿队1
第二章前五名、后五名15
第三章第二层29
第四章三角洲特种部队39
第五章排头兵53
第六章“马士基·亚拉巴马”号事件69
第七章旷日持久的战争83
第八章羊肠小道99
第九章华盛顿:暗潮涌动117
第十章散步者131
第十一章战前等待149
第十二章出发日165
第十三章渗透179
第十四章哈立德189
第十五章第三层197
第十六章杰罗尼莫203
第十七章撤离219
第十八章证实227
第十九章回家241
尾声253
参考资料267

序言
第一队
一分钟。黑鹰直升机的机长打开了舱门。
我刚好能看清戴着夜视仪的他举起了一根手指。我环顾四周,看到我的海豹突击队队友们在直升机内冷静地传递着这个讯息。
引擎的轰鸣声充斥着整个机舱,并且除了黑鹰直升机的旋翼击打空气的声音外,现在真的是听不到任何别的声音。当我将身体探出机舱的时候,风猛烈地冲击着我。我搜寻着下面的地面,希望能多看一眼阿伯塔巴德市。
一个半小时前,我们登上两架MH-60黑鹰直升机,在没有月亮的夜色之中飞行。从我们在阿富汗贾拉拉巴德(Jalalabad)的基地到与巴基斯坦的交界处,只是一次短途飞行。然后,从那里再飞一个小时,便可以到达几个星期以来我们一直通过卫星图像反复研究的那个目标。
除了驾驶舱内隐约透出的亮光,机舱内一片漆黑。我一直被挤在左门边,没有多余的地方可供伸展身体。为了减轻重量,我们已经拆掉了直升机内的所有座位,所以大家要么坐在地板上,要么坐在我们出发前在当地体育用品店里购买的野营小凳上。
我坐在机舱边上,将蜷曲已久的腿伸出舱门,想让血液流动流动。我的腿都麻木抽筋了。机舱里,在我的周围拥挤着的队友,加上第二架直升机上队友,共有23名,我们来自美国海军特战开发小组(United States Naval Special Warfare Development Group,通称为DEVGRU,以下简称海豹六队)。我之前已经和这些人合作过许多次。有些人我认识十多年了。我完全信任每一个人。
5分钟前,整个机舱的气氛热闹起来。我们戴上头盔,检查无线电,然后对我们的武器作了最后一次检查。我配有60磅的装备,每一克都是为特定用途而精心选择的。我的装备精良完美,十几年来不断校定,帮着我完成过数百次类似的任务。
这一队的队员是精心挑选出来的,都是我们中队最有经验的人。在过去的48小时里,行动的时间被反复推迟。而我们每个人则不停地检查自己的装备,因此我们已经为这个夜晚作好了最充分的准备。
自从我在冲绳基地从电视里看到“9•11”恐怖袭击事件以来,这是我一直盼望的一项任务。那时我刚训练回来,一进房间就看到第二架飞机撞向世贸中心大楼的画面。当火球从建筑物的另一边喷出、滚滚的浓烟从世贸中心大楼里升起时,我无法转身离去。
和在国内的所有美国人一样,我一直呆呆站在那里,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心里感到无比绝望。那一天剩下的时间我一直盯着电视屏幕,我努力想弄明白我刚才看到的是不是真的。一架飞机坠毁可能是意外事故。后续的新闻报道证实了我已经看到的第二架飞机在进入电视镜头的瞬间所发生的事。毫无疑问,这是一次袭击事件,绝不是意外。
2001年9月11日,作为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我第一次参加部署作战。当奥萨马•本•拉登的名字出现时,我认为第二天我们部队会接到前往阿富汗的开拔命令。在过去的一年半,我们一直在进行部署作战训练。我们在泰国、菲律宾、东帝汶和澳大利亚训练了好几个月。当看到这次恐怖袭击时,我渴望离开冲绳,去阿富汗山区追击基地组织的那些好战分子,报效祖国。
但我们没有接到开拔命令。
我很失望。我长时间地辛苦训练,就是为了成为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但现在这名队员却只能在电视上观看战争。当然,我不能让我的家人和朋友和我一起失望。
他们写信问我是否要去阿富汗。在他们看来,我是一名海豹突击队队员,被立即派往阿富汗才是唯一合乎逻辑的。
记得当时我给女朋友发了一封邮件,努力对当时糟糕的情况表现出满不在乎。我们谈论着这次部署作战结束后的生活,以及在下一次部署作战前我在家的时间安排。
“我还剩一个月的时间,”我写道,“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但是除非我先杀了本•拉登。”这种笑话你那时肯定听过不少。
现在,黑鹰直升机正飞向我们的目标。此时我回想起了十多年前的事。自从那次恐怖袭击后,我工作战线中的每个人都梦想能参加像今天这样的任务。基地组织的领导人将我们设定为战斗的对象。他鼓动他的人驾驶飞机去撞击满是无辜平民的大楼。那种狂热有多么可怕。当我看到世贸中心大楼倒塌的场景,看到华盛顿和宾夕法尼亚遭遇袭击的报道,我知道我们已经身在战争之中了,但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战争。多年来,很多勇敢的人已经牺牲在反恐战争中,也没人知道我们是否会得到机会来参加像此次这样的一个任务。
“9•11”已经过去10年。追杀基地组织的领导人的行动也进行了8年。而就在现在,距离我们索降到本•拉登的藏身之地,只有几分钟的路程了。
抓着扣在黑鹰直升机机身上的速降绳,我能感觉到我的血液终于畅通无阻了。我身旁的狙击手一条腿在舱内,一条腿悬在外面,以便为已经很拥挤的机舱门口留出更多的空间。他将枪管朝向院子搜索目标。他的工作是,当突击队通过索降进入院子按各自任务分散时,掩护压制院子的南侧部分。
就在一天前,还没有人相信华盛顿会批准此次行动。但经过几个星期的等待,我们现在离这所院子却不到一分钟了。情报说我们的目标应该会在那里,我猜想他也会在那里,即使出现意外情况,我也不会吃惊,毕竟我们之前已经数次与他失之交臂了。
2007年,我花了一星期时间追踪有关本•拉登的传闻。当时我们接到的报告说他从巴基斯坦回到阿富汗并且打算做最后一搏。线人说他在山里看到有一个穿“白色长袍”的人。然而经过几个星期的准备,最终无功而返。但这一次感觉不同。在我们离开之前,中情局一位叫珍的分析师说这次她百分之百肯定他就在那里。她是这次追捕本•拉登行动的主要分析师之一。我希望她是对的,但经验告诉我,最好还是要保留自己的判断,一切在行动结束后才有定论。
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离这所院子只有几秒钟了,无论谁住在那里,今晚都将是他的一个不安之夜。
我们之前已经完成过无数次类似的突袭任务。在过去的10年里,我去过伊拉克、阿富汗和非洲之角进行军事作战。2009年,我们奉命从3名索马里海盗手中营救出美国货柜船“马士基•亚拉巴马”号的船长理查德•菲利普斯。我之前就在巴基斯坦参加过军事行动,今晚的战术和几百次其他军事行动没有什么不同;从历史角度看,我希望这次会有所不同。
一握紧绳子我就冷静了下来。“一分钟准备”这道命令对于参加此次行动的每一个人来说,已经听了上千遍了,在这一点上与以往的军事行动并没有什么不同。从直升机的机舱门下望,我开始寻找并辨认地标,数周的训练中我们对这个地区一直在进行卫星图像的研究。我没有扣上直升机的安全绳索,所以我的队友沃尔特用一只手抓住我防弹背心的尼龙带。每个人都挤向机舱门,在我身后准备跟我下去。在右边,我的队友们能清楚地看到载有第二队的直升机正前往它的着陆点。
一清理完东南边墙,直升机将迅速飞达我们预定的突入点上空并开始悬停。向下看离院子有30英尺,我能看到晾衣绳上的衣服正在剧烈飘动,挂在那儿晾着的毯子,被直升机旋翼旋起的灰尘和污垢击打着。院子周围盘旋着垃圾,在附近的一个动物圈栏里,被直升机惊吓了的山羊和奶牛乱蹦乱跳。
目标是地面,我可以看到我们仍然盘旋在客房上方。直升机一直摇晃,我知道飞行员要把飞机停入指定位置有困难。我们转向客房房顶和院墙之间。我看了一眼机长,他把无线电话筒紧压在嘴上,给飞行员指引方向。
这架直升机上下晃动着,它在努力找到足够的空气以稳定悬停和保持位置。晃动不是很剧烈,但这绝不是原计划的一部分。飞行员努力控制飞机,试图使它正常。有些不对劲。这些飞行员曾多次执行过此类任务,对他们来说,把直升机悬停于目标之上就像是把车停入车位一样轻松容易。
我凝视着院子,考虑把绳子抛下去,好让我们快些摆脱这架不稳定的飞机。我知道这很冒险,但到达地面是命令。干坐在直升机舱门口,我什么也干不了。现在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找到一个能抛出绳子的明确地点。
但是没有明确的地点。
“我们将绕飞。我们将绕飞。”我听到无线电里有人说。这意味着索降到院子的计划现在取消了。我们要绕到南边落地,然后从墙外突袭。这将增加宝贵的突袭时间,让院子里的人有更多时间来武装自己。
我的心一沉。
在我听到这个从周围绕飞的呼叫之前,一切都在按计划顺利进行着。我们一路上避开了巴基斯坦的雷达和防空导弹,不知不觉已到达目标地。但眼下却变得一团糟。虽然我们对这种意外情况也进行过演练,但那是B计划。如果我们的目标真的在里面,攻击的突然性将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但现在,最佳行动时机将很快溜走。
当直升机试图从不稳定的盘旋中向上爬升时,它猛地来了一个右旋,旋转了90度。我能感觉机尾冲向左边。我猛地一惊,马上挣扎着在机舱里找到一个把手,以防从飞机里滑出去。
我能感觉到我的屁股离开了地板,一时间内心涌起一阵恐慌。我放开绳子,身子开始向后缩回机舱,但队友们都挤在机舱门口,现在几乎没有让我挤回来的余地。当直升机开始下坠时,我能感觉到沃尔特紧紧抓住我身上的防弹背心。沃尔特的另一只手拿着狙击手的装备。我尽可能向机舱内靠。沃尔特几乎就是压在我上面以让我挤进来。
“该死。我们要进去。”我想。
直升机开始滑向一边,猛烈的旋转把我旋到门前。我能看见庭院的墙扑面而来。头顶上一直发出嗡嗡声的引擎,现在已经尖厉呼啸,似乎在努力使飞机回升。
当直升机向左侧滑时,机尾旋翼差点碰到客房。在这次行动开始前我们曾开玩笑地说,我们的直升机坠毁的概率最低,因为我们中的许多人都曾从以前的直升机坠毁事件中幸存下来。我们确信,如果有一架直升机要坠毁的话,那么它将是载有第二队的那架。
美国为了这一刻,已经花费了成千上万甚至百万个工时。但就在行动即将展开前出了偏差,我们甚至可能连踏上这片土地的机会都没有。
我努力缩回我的腿,扭动进机舱更深一些的地方。如果直升机撞到其一侧,它可能会翻滚,真那样的话,我的腿就会被压在机身下彻底被压碎。我尽可能地向后靠,把腿蜷起来贴近胸部。在我的旁边,狙击手设法把他的腿从机舱门缩回来,但是太拥挤了。我们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祈祷直升机不要翻滚而把他那条暴露在外的腿压碎。
周围的一切仿佛都慢了下来。我努力把飞机要坠毁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随着时间一秒秒过去,地面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觉得我的整个身体都紧张得绷了起来,为不可避免的撞击做好准备……

文摘
版权页: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

几周前,我们尽量让自己不填写后五名。作为一个集体,我们决定抗议,去找教官理论。然而这样没能持续多长时间。那天晚上,在一整天训练后,我们没有被命令休整,而代之以惩罚性的跑步或推车,就这样折腾了好几个小时。
那个星期五,最后五名的名单中我写上了自己的名字。史蒂夫也写上了他的名字。史蒂夫勇于维护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作为班里的领袖,当他有个什么想法的时候,大伙都听他的。
密西西比室内近战训练整体结束前,班里几乎1/3的人都被淘汰了。那些被淘汰的人往往不能快速处理信息并在瞬间作出正确决定。并不是因为他们能力差,而是因为许多人要经过重新选拔、通过第二次测试才行。那些没有通过选拔的人,就会回到原来的队伍。回去以后他们还是最棒的队员。
指挥部有传闻说,如果你能通过室内近战训练,你就有五成把握通过绿队选拔。教官们也听到了同样的传闻,所以当我们回到弗吉尼亚比奇的时候,他们还是不断给我们压力,不断提醒我们离成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9个月的训练才过去了3个月。接下来的6个月将一样艰难。室内近战训练结束后,我们接着进行爆破、陆地战、通信联络等科目训练。
海豹突击队的核心任务之一就是练习登船。我们花了好几周时间进行登船训练,小到游艇,大到货轮。尽管我们在阿富汗和伊拉克会花费很长时间,但我们在海上也得照样精通各种作战技能。我们一遍遍地演练“飞跃海滩”行动:我们要游过碎波区,巡视海滩,实战突袭。之后我们潜入海中,游回我们远离海岸的船只。
训练的最后一个月,我们进行了VIP安保任务的训练。阿富汗总统哈米德·卡尔扎伊(Hamid Karzai)的安保任务是从海豹突击队中选出的队员受命执行的。我们还参加了SERE(生存、逃避、抵抗、逃跑)高级课程的学习。
这门课程的关键是应对压力。
教官把每个人都逼到疲惫不堪、濒临崩溃的边缘,迫使我们在最糟的状态下作出重要的决定。这是教官能模仿真实战争中的压力的唯一方式。任务完成的好与坏,直接反映出每个受训者在困境中处理复杂情况的能力。绿队选拔和基础水下爆破训练不太一样,因为我知道,即使没有一丝一毫的懈怠,但仅仅通过游泳、跑步、寒冷抗忍测试,坚持不退出是远远不够的。
绿队选拔训练的是心理意志的坚韧性。
这段时间,我们也在学习海豹六队的团队文化。在整个绿队选拔期间,我们每天有一小时必须模仿被召唤并立即到达第二层的情景。一旦接到此命令,呼机便会叫起来。我们必须在一小时内跑回总部报到。每天6点,我们都会收到一个用于测试的命令呼叫。教官们把呼机变成了我们的另一个压力来源。有好几次,天不亮呼机就响起来,驱使我们马上开始训练。
一个星期天的午夜,我的呼机响了。我努力驱赶着睡意,跌跌撞撞地及时赶到基地,被告知带上我的体能装备待命。我们要进行体能测验。
一旦有任务,我们得在一小时之内赶到,也不能醉酒。当有召唤命令时,我们得处于绝对胜任状态。一得到出发命令,我们就要登上飞机,在几小时之内赶到世界的任何一个地方。
很快,队友们陆续到达。有些人似乎是正要去酒吧就被半路截了回来。
“你这是喝醉了吗?”我听到教官在问一名队员。
“当然没有。我就是在房间里喝了点啤酒。”他答道。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一个小时的时限马上就到了,但我还是没有看到查理。
他迟到了大约20分钟。教官气炸了。由于路上超速,查理被开了张罚单,这耽误了他更多的时间。幸运的是,教官只是骂了他几句,他仍被留了下来。

内容简介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内容简介:在这部史无前例的作品中,一位前美国海军海豹六队队员化名为“马克•欧文”,详述了其全程参与击毙本•拉登的“海王星之矛”行动。
本书让读者置身于欧文以及其他千里挑一的24名队员周围,和他们一起踏上生平最为重要的军事行动的征程。这次突击行动,始于几乎让欧文丧生的“黑鹰”直升机坠落事故,止于一次确认本•拉登死亡的无线电呼叫。叙述无一纰漏,详尽入微,堪称当代历史上无可回避的重大事件。
《艰难一日》到底泄露了什么?
◎关于海豹突击队:

•海豹突击队的整体建制是什么样的?海豹六队的队员选拔经过什么样的程序和训练内容?
•海豹的队员武器装备都包含什么?到底先进到了何种程度?
•与海豹配合行动的部队有哪些?各组各兵种如何协作行动?
◎本次突袭行动前:
•这次行动到底是一次刺杀行动,还是一次捕获行动?
•是谁发现了本拉登的隐秘住所并确信锁定?
•行动前的战术和计划如何制定?海豹们如何进行了实操演练?
◎本次突袭行动中:
•参与的作战单位都有哪些?
•行动中一架黑鹰直升机为什么坠落?
•这栋藏身处到底有几个有抵抗能力的男性?令美军闻风丧胆的女人弹出现了吗?
•见到美军士兵时,这位恐怖大亨开枪反抗了吗?
•海豹侦察兵如何将拉登一枪毙命?
•击毙后,海豹们为什么发现这个拉登的胡子不像半岛电视台中的那样花白?
•最后海豹们经历了什么样的艰难才将拉登的尸体运回了基地?
◎《艰难一日》到底披露了什么与官方不同的细节
•官方称,当时拉登退回房间后,因担心他可能取武器而开枪将其击毙。该书则描写道,攻上三楼的突击队员在看到拉登把头探出门外后就开了枪。随后,拉登身体倒回屋内,突击队员则冲进卧室,看见拉登已倒在血泊中,头部右侧有明显弹孔,两名女子在其身边哭泣。突击队员拉开女子,比索内特与其他队员一起对准拉登仍在抽搐的身体连开数枪,直到他静止不动。
•官方称,本•拉登曾经全副武装,跟海豹突击队对峙。比索内特还在书中称,在接近本•拉登房间时,并没有人中枪,也没有和本•拉登进行40分钟的枪战。当时,本•拉登没有携带任何武器,也没有进行任何反抗。 甚至在搜查时发现的一支AK47和马卡洛夫手枪中,竟然没有一粒子弹。

海报:

艰难一日:海豹六队击毙本•拉登行动亲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