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在高处.pdf

自由在高处.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自由在高处》:爱自由,爱生活
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的
每一片羽毛都闪着自由的光辉
《新周刊》2010年度图书大奖唯一得主、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获得者熊培云。
继《重新发现社会》之后最新力作
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
熊培云说:“不自由,仍可活。”

作者简介
熊培云,1973年生于江西农村。毕业于南开大学、巴黎大学,主修历史学、法学与传播学。思想国网站创始人。过去或现在与熊培云写作相关的职业主要有:《南风窗》杂志驻欧洲记者;《新京报》首席评论员;《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东方早报》、《亚洲周刊》、《凤凰周刊》等知名媒体专栏作家、社论作者及特约撰稿人;南开大学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其文字沟通理性与心灵,自由、明辨、宽容、温暖。近年来在海内外华文媒体发表评论、随笔千余篇,致力于建设一个人道的、人本的、宽容的、人人皆可自由思想的中国与世界。代表作有《重新发现社会》(新星出版社)、《思想国》(中国友谊出版公司),译著有《中国之觉醒》(法文,香港田园书屋)。

目录
自序 因为无力,所以执着
——我为什么要写作?
第一部分:面包与玫瑰
国家与玫瑰
挡得住德军,挡不住生活
老教授与小王子
梭罗的树林
为情侣求饶
今夜,谁在搜捕圣诞老人?
好色关乎心灵
铺路石下是海滩
诙谐社会,政治如何玩赏?
赘肉政治学
第六种自由
为什么自由先于平等?
洛克如何理解超女?
看电影,还是哭电影?
绑架为什么流行?
能养政府,为什么不能养猪?
开公司,还是开法院?
死刑是个笑话
要新闻联播,还是宣传联播?
不要活在新闻里
一个中国人的不高兴
地图知识分子
“火星文”入侵
背着国家去旅行
国破山河在

第二部分:自救与自由
集中营是用来干什么的?
人质为什么爱上绑匪?
奖励你,控制你
不自由的秩序如何杀人?
屋顶上的矿难
公民膝下有黄金
没什么鸟可以代表一个国家
谁来同情“体制内弱者”?
守住良心的“一厘米主权”
柏林墙上有多少根稻草?
救故乡,救公共精神
每个村庄都是一座圆明园
从魏珍怎样到郝思嘉?
悲怆的明星
杀鸡儆猴,猴为什么鼓掌?
假如我改《西游记》
“网瘾”是如何被发明出来的?
二等于多少?
人是什么单位?
条件即逆境
预言的囚徒
人类为什么迷醉于暴力?
生活引导农民
哪里有混乱,哪里就一定有不自由
国界与自由
虽自由无以言说
被误读的《死亡笔记》
艾氏9·11
以河为界的正义
床上爱国主义
天堂五分钟
光荣背叛
——从《一九八四》到《窃听风暴》

第三部分:演讲与独自
每个人都有权有势
——凤凰网三分钟演讲
自由在高处
——在中央电视台的演讲
识时务者为俊杰
——在南开大学的演讲
日报七年,我的文字心灵
——给朋友的信
把一生当作自己的远大前程
——给朋友的信
附录 易卜生主义(胡适)
后记 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

后记
相信我们的国家,比我们想象的自由
就在我准备为本书写一个后记的时候,正好接到FT中文网总编辑张力奋兄的一个约稿。2010年即将过去,力奋兄希望我能就过去的一年写一点总结性的文字,尤其需要谈谈《重新发现社会》一书出版后的一些感想。
回想整个2010年,我关注和谈论最多的自然是“重新发现社会”几个字。实话实说,尽管我知道这本书很重要,因为它切中了时代的要害,但在出版后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却是我没有想到的。不过,仔细想想也不意外。
如何开始这本书的写作,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剐从法国回来,还在《南风窗》杂志社工作,写了一篇关于倡言推进中国社会建设的长文,标题就是《中国,重新发现社会》。后来越琢磨越觉得这个议题非常重要,便想着将它拓展为一本书,以便将国家与社会等关系做一次较为系统的梳理。在我看来,社会瓜果凋零,国家概念混乱,既是今日中国之乱象,也是当下许多悲剧与扰乱的根源。
其后几年问,无论是完成《南风窗》的约稿,还是其他媒体的专栏写作,我都努力朝着一本书的体例写。这是一次很好的协调。有写书的计划,写作时你必须掌握全局,而写专栏的好处是它会逼迫你随时关注这个社会,使文字始终保持时代的热度。这也算是我的一种尝试吧。我常说自己是“坐得住书斋,下得了田野”,写专栏也算是我下田野的一种方式,可以让我不至于因为沉人书斋而远离现实。
2009年初,当书稿完成,我先后把它给了两家出版社,但都没有出成。

文摘
插图:

自由在高处

转眼之间,离开巴黎已经几年。我时常怀念自己在那里求学、采访与简单生活的日子。我从不讳言,虽然孤身一人,但我在巴黎度过了一生中迄今最难忘、最美好与最纯洁的时光。而我所学到的,与其说是在巴黎大学的课堂,不如说是在巴黎这座城市。我写的为数不多的几篇散文,也多是因巴黎有感而发,这是一种连接过去与未来的乡愁。因了这种乡愁,归国后虽然终日忙碌,但有机会我总还是想着在巴黎转转,哪怕只为匆匆几天的停留,为沉闷的人生透一口气,为心灵做个深呼吸。
2010年初春,我去日内瓦参加第四届世界反对死刑大会,顺道又一次去看米哈博桥。“河水走了,桥还在。日子走了,我还在。”今年昔我,久别重逢,看着静静流淌的塞纳河水与浅绿色的米哈博桥,以及河边一棵棵刚刚长出新叶的老梧桐树,真有一种莫名的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不幸的是,当时我忘了带笔,手机又早早用光了电,什么也记不下来了。我在河边找来了小石子与断树枝,却无法捉着它们在纸上画字。因为在香榭丽舍大街另有约会,在桥边焦虑与流连了近半个小时后我只能匆匆离开。坐上RER,这是我上学时天天搭乘的快速铁路,沿着左岸,不到半小时便可以到达先贤祠边的巴黎大学。而此刻,我只能透过侧顶倾斜的车窗,无奈又无助地望着米哈博桥上的天空朝身后奔跑。我多么想记下自己的所想所爱,却找不着一支笔,并因此彻底失去了内心的安宁……那是一种怎样的惆怅与绝望,我至今未忘。品、服务和理念的国际交易的基础上的。在不同程度上,我们可以说,西方文化的哲学传统继承自希腊,宗教来自中东,科学基础源自中国和伊斯兰世界,主要的人口和语言则来自欧洲。”假使中国人不那么妄自菲薄,愿意承认西方文明至少有相当一部分是借鉴于中华文化,是部分中华文化在大西洋边的开花结果,那么中国就没有理由将其完全视为异域文明,或者外来者文明。
世界的,也是民族的。若非如此,任何以民族标榜的文化都将行之不远。事实上,即使是咖啡文化,也是东西交融、不断拓展的产物。一方面,咖啡并非西方土生土长,十八世纪以前,阿拉伯半岛一直是世界上唯一的咖啡供应地。另一方面,咖啡文化在欧洲的形成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1652年,亚美尼亚人帕卡·罗西在伦敦开设了第一家咖啡馆后,火爆的生意很快引起当地酒馆老板的强烈抗议。不久,这个外乡人被赶走。就在伦敦的咖啡馆遍地开花时,一些知名的学者与评论家加入到反对派的阵营,指责咖啡馆消磨了人们的斗志。更有女性抱怨咖啡吞没了她们的生活:由于喝了过多的咖啡,他们的丈夫“像沙漠一样不结果子”。
这颗星球是人类生活的所在,它并非像有的政治或文化评论家所断言的那样,只在“圣战”(血腥的政治认同)与“麦当劳或星巴克扩张”(不流血的经济冲突)的双轨制中飘摇,因为在政治与经济之外,还有社会最真实的生活需求。谁能想到,若干年前,许多中国人在大街上想起麦当劳,既不是因为麦当劳提供了质量上乘的美食,也不是因为它已经成为美国先进文化的某种象征,而是因为麦当劳的厕所里随时有人在做卫生,并且备好了柔软的手纸?
故宫“内瓶装外酒”的幽默,不禁让我想起有关康斯坦丁诺维奇·朱可夫的一段故事。1949年,朱可夫元帅在艾森豪威尔的推介下品尝了可口可乐,从此深深地喜欢上了这种饮料。但是碍于美、苏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较量日益升级,朱可夫渐渐不愿意继续饮用这种“深刻体现美国价值”的饮料了。

内容简介
《自由在高处》是作者对《重新发现社会》一书的重要补充。旨在从个体角度探讨身处转型期的人们如何超越逆境,盘活自由,拓展创造,积极生活。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熊培云说“不自由,仍可活”。自由与自救,是《自由在高处》的方向与重点。
改变不了大环境,就改变小环境。小环境改变了,大环境也会随之改变。做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你不能决定太阳几点升起,但能决定自己几点起床。
这是我的人生,我必让它自由。每个人都应该是自己人生的领导者。那些能够带领千军万马的人,未必能带领好自己。要么成为自己,要么一无所成。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