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统是靠不住的.pdf

总统是靠不住的.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总统是靠不住的》、《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的姐妹篇。作者继续以信件的形式,从“美国总统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开始,用一连串的故事,层层铺排出美国政治法律制度的基本原理和深刻地了解美国是如何在自身的制度系统中,通过“平衡和制约”去实施对权力的监督和限制。那是我来到美国遇到的第一个大选年。说实话,那时,我对大选这么个新鲜事儿还是一脑袋糨子,稀里糊涂。脑袋里各种从小逐步生长起来的概念,像花色不同的蘑菇一样,已经塞得满满的。惟一清醒的地方是:我想,不管它是“虚假的民主”也罢,它是“金钱操纵的”也罢,好歹我现在是站在这块叫做美国的新大陆上了,我总得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个明白吧。

作者简介
林达为两名作者合用笔名。他们都于1952年出生在上海,1966年中国“文革”开始时中断学业,1969年初到黑龙江务农,“文革”结束后在1978年进入大学。六四事件后移居美国。作品有《带一本书去巴黎》、“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历史深处的忧虑》(台版改名:《辛普森案的启示》)、《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有一个梦想》、《如彗星划过夜空》等。

目录
美国总统是什么
“美国娜拉”的出走
一个收银机的故事
一个荒谬的夜晚
从欲有所为到为所欲为
马歇尔大法官的远见
法官西里卡
国会网住了总统
谁给罚出了局
“婴儿潮”的总统来了
总统先生的麻烦
传被告总统先生出庭?
跟着民意走
扑塑迷离的民意
大选,阳光下的一滴水
辛普森案续集

文摘
书摘
美国总统是什么
卢兄:你好!
很长时间没有给你写信了,前一阵干活实在太忙,这儿人人都忙乎着谋
生,这是美国所有普通人的生活基调,我们这样的新移民当然更不可能例外
了。
但是,一边在迢迢长途上奔驰,我还是一直惦着你信中的那句话。去年
年底,你在来信中说:“明年是美国大选年,你可别忘了给我聊聊大选。”
当时我不假思索,顺口就答应了。可是以后一想起来,就常常怀疑自己是不
是应承得太快太洒脱了。
我琢磨着,如果单单是叙述美国大选的过程,那么,你只要在大洋的那
头看报纸就全解决了。你所想要了解的,分明是透过大选所反映出来的美国
政府的权力结构和运作,以及美国社会更广泛更深层的内容。这样,那个候
选的总统在我手里就成了一个细小的线头,如果顺着这线头随意拖去,天晓
得会拖出何等混乱的一团乱麻来。所以,我一方面小心翼翼地捏着这根线头
,不敢轻举妄动。同时,一有空就在脑子里慢慢地梳理这团乱麻。这也是我
好几个月来没有动笔的另一个原因。
我想了想,实际上,每一个大选年确实都有它独特的地方,因为它会非
常直接地反映当时美国的社会问题。但是,所有的大选也都有许多共同的规
律可循,因为“大选”本身,也是美国人民政治生活的一个集中反应。整个
美国社会制度就是大选的一个大背景。所以,我寻思着,如果我能尽量把这
个大选年的普遍背景结合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写给你,大概就能算是说到
点子上了。
提起大选,我脑子里出现的总是这么一个场面。在一个小镇上,一个清
寒的夜晚,在投票站外面的小空地上,默默地排着一长串等候投票的美国老
百姓。
那是我来到美国遇到的第一个大选年。说实话,那时,我对大选这么个
新鲜事儿还是一脑袋糨子,稀里糊涂。脑袋里各种从小逐步生长起来的概念
,像花色不同的蘑菇一样,已经塞得满满的。惟一清醒的地方是:我想,不
管它是“虚假的民主”也罢,它是“金钱操纵的”也罢,好歹我现在是站在
这块叫做美国的新大陆上了,我总得用自己的眼睛好好看个明白吧。
当时,我看到了不同党派的代表大会为竞选所制造的声势,看到了总统
候选人的辩论,等等。对我来说,这都是这辈子第一次看到的“西洋镜”。
共和、民主两大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我们习惯的党代会有天壤之别,那是花
花绿绿,大喊大叫,热热闹闹的节日聚会。男女老少没有一个人是严肃地板
着脸的,比看马戏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这次大选前的两大党的党代会,在
会场上方都事先用网子兜了无数色彩缤纷的气球。当代表们的情绪达到高潮
时,潮水般的气球一倾而下,整个会场都被淹没在跳跳蹦蹦的气球里,代表
们发出一片欢乐的尖叫声。在这些西洋镜里,是有许多够热闹的场面。但是
,给我留下最深印象的,确确实实还是我在上面所提到的小镇上的这一幕。
因为,我对这个小镇实在太了解了。
这个小镇,大概可以说是美国最小的行政单位之一了。除了一个小小的
邮局,几乎没有什么其他值得一提的营业的地方。原来有个破破烂烂的叫做
“古董店”的小铺子(在美国,“古董”这个词具有最大的包容量。从价值
连城的古物,到一文不值的旧货,统统在其范围之内。我说的这个“古董店
”当然属于后者)。还有一个出租录像带的小店,后来全都关了门。可见这
个地方之不景气。
那天我们看到他们投票的地方,是一所非常简易但是收拾得很干净的平
房,像大城市的类似性质的建筑物一样,它的上方横额有一个辉煌的名称:
某某市城市大厦(意思和国内的市政府大楼差不多)。但是,它同时还有一块
牌子,那是救火会。小镇的行政机构只在这幢“大厦”里屈居一隅,“大厦
”的首席主人是两辆保养得极好、锃亮锃亮的救火车(救火员都是义务的,
经费有一大部分都是居民们捐赠的)。在这样一个木结构房屋盛行的地区,
这种安排倒是很体现了小镇领导人的思路清楚。尽管这是一个衰落中的小镇
,但是,和美国其他成千上万的小镇一样,它的居民依然住在收拾得干干净
净,像花园一样的环境里。这么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地方,还是有好几个非常
入画的小教堂。
在这样的地方生活的美国人,是地道的平民百姓。从我去年给你写的信
中你也早就知道了,美国的平民都是自己管自己过日子的,没有什么来自外
部的压力。他们都是一个个分散的,只要交税和不犯法,根本就没有人去管
他们,也不可能有人管得了他们。当然也就没有什么人会督促他们去选举。
平时他们关心的也远不是政治之类的玩意儿。
他们的生活并不悠闲,住在这样一个萧条的小镇上,最简单的逻辑就是
,他们必须到一个离家比较远的地方去工作以养活自己和家人,在生活的这
个基本点上,他们丝毫不比我们这样的新移民优越。我当然知道他们有语言
上的优势,还有对这个社会熟悉程度上的优势,但是,由于他们很多人对于
现代科学技术了解和掌握的程度比较低,他们甚至比很多留学的新移民们还
要更难找到一个高薪的工作,更难在一个崇尚高科技的社会里如鱼得水(小
镇上灵活的后代都已经远走高飞了)。他们之所以在黑夜里站在寒冷的秋风
里等候选举,可以断定,他们也是和我一样,刚刚从二三十英里之外,甚至
更远的地方下班回来。
我不是美国公民,自然也就没有选举权。所以,我只是开着车,好奇地
慢慢从他们身边驶过。然后,回家看电视去。记得那晚,我顾不上已经疲惫
不堪,也顾不上第二天还要早早起来赶去打工,一直在电视机前守到了那年
的大选结果出来。美国根据时差,分有不同的时区。我们所居住的东海岸比
西海岸要早三个小时,比夏威夷要早大概六七个小时。好在那年大选的超半
数不必等出夏威夷的结果来就已经决定,否则那晚我就睡不成了。
我没有选举权也就没有什么责任的负担,只能等着别人把我们天天生活
其中的这个国家的总统给选出来。好在,正如我已经告诉你的,我当时来的
时间并不长,对这个国家的一切都还不甚了了,对美国主要的两大政党,即
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认识也都十分肤浅,他们各自所宣传的各项施政纲领,对
我来说都一样地“不得要领”。所以,我们既没有非想要什么人当选的紧张
,也没有太大的失去选择权利的痛苦。
更何况,从小到大,我们一直生活在一个保障较强的社会里,细数一下
,也记不得有多少重大事情是必须由我们自己操心选择而决定的,因此,当
时我们也并不对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权利耿耿于怀。这样一来,我大概就成了
美国社会里大选年头心情最轻松的一些人中的一个了。
可是,既然如此,回想那个晚上,我干吗还非要在电视机前守出个大选
结果来,才肯善罢甘休上床睡觉呢?我发现,自己那天居然是让选举这件事
本身给迷住了。
在计算机和通讯如此发达的年代,这里的选举结果,是马上就通过计算
机联网自动计算,并且很快就在电视屏幕上跳出来的。一个一个州的结果,
就不断在电视屏幕上增加着双方的选票数字。时而甲的票数领先,时而又是
乙的票数领先。我充满惊讶地盯着电视屏幕,那两组抽象的数字就像是具有
生命的什么活物一样,竞争着它们的生长速度和生命力。它们之间力量的角
逐,就在决定哪一个候选人即将在这未来的四年里,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强大
国家的总统。
我在屏幕上也看到了这些候选人,虽然他们曾经为宣传自己的政见发表
过无数场演说,为了能够当选而尽了一切努力。此刻他们却只能和我一样,
也只不过是静静地坐在屏幕前,眼看着这些数字所代表的一股无形的力量在
决定他们的命运。这股力量正在接纳他们中间的一个人的思想,同时也在明
确地否定其他人的主张。不论结果如何,他们此刻都已经无能为力。他们只
能等待一个强大力量对他们作出的判定。
这时候,我没法不一次次地想起刚刚路过的小镇投票站。黑暗中静默的
队伍在我的脑子里定格下来,成了我眼前这些充满生命力的跳跃数字抹不去
的背景。而这两个景象的重叠使我像喝醉了一样觉得不解和迷茫。我开始觉
得,我并没有真正了解我以为是十分简单的美国百姓,即使他们生活在一个
普通的小镇,即使他们每天和我一样,只不过是打工糊口、忙于生计。
这就是我们刚来时,美国大选给我们留下的印象。随着这些印象,也在
我们心里引出了一串串问号。这些问号成了我们想去了解美国的最初动力之
一。
由美国人选总统而引出的第一个问号,居然是“美国总统是什么”这样
一个古怪的问题。你先不要感到奇怪,也不要以为我在故弄玄虚,我确实是
在遇到一堆难题之后,才发现我必须先解决“美国总统是什么”这个看似简
单的问题,才有可能在了解美国大选和向你作介绍时有所作为,否则实在是
寸步难行。你想想,我要是连他们选出来的总统“是什么”都没搞清楚,还
谈什么别的呢?
在我原来的印象中,美国总统也就是美国的一国之首,或者准确地说,
是美国的政府首脑。他是一个在白宫一拍桌子,全美国都得打颤的重量级人
物。可是,我很快发现,我想当然的理解,距离事实很远。我不知道现任的
美国总统克林顿是不是巴不得有我所想像的这般威力和权力。只有一点是可
以肯定的,那就是,在他的许多抱负连连受挫之后,对于“美国总统是什么
”这个问题,他一定比我的体会深得多。
我怎么会想到这个问题的呢?最初,是从一个英语的汉译问题开始的。
......
P1-6

内容简介
《总统是靠不住的》、《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的姐妹篇。作者继续以信件的形式,从“美国总统是什么?”这样一个问题开始,用一连串的故事,层层铺排出美国政治法律制度的基本原理和深刻地了解美国是如何在自身的制度系统中,通过“平衡和制约”去实施对权力的监督和限制。对于我们来自大洋彼岸的平民来说,一踏上这块新大陆,自然感觉新鲜事就特别多。你就想想吧,就连“美国总统是什么”,都会成为一个问题,需要去了解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