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间开始.pdf

当时间开始.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当时间开始》:惊人的神曲:外来的文明改变了人类发展的轨迹,而人类则改变了众神的谱系——对多神的信仰是如何演变为一神祟拜的?
宇宙中的一切是何时开始以及怎样开始的?一切都将结束吗?而在这之间又会发生些什么?

媒体推荐
“你会对时间这个终极之谜感兴趣,这是一定的,”
  ——《锐评》(Critical Review)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撒迦利亚·西琴(Zecharia Sitchin) 译者:宋易

撒迦利亚·西琴(Zecharia Sitchin)是一位在国际上备受尊敬的作家和研究者,从1976年起,他陆续出版了一部在全球范围内引起巨大反响的系列作品《地球编年史》。这套多达7册的开创性的大书迄今为止已彼译为30种语言出版,印刷近2000万册。
在书中,作者结合考古学、古文字学、东方学与《圣经》学的最新科学发现,重新编织并复述了整个人类的历史。
尤其是史前地球史和人类史他提供的证据表明,上古神话并不仅仅是传说或幻觉,而是彼我们日渐遗忘的遥远的史实。
7册编年史从45万年以前由太阳系中的第12个天体尼比鲁(Nibiru) ——亦即被美国航天局(NASA)在1982年发现并命名为第十大行星(PIanet X)的神秘天体——上降临地球的外星高智能生物阿努纳奇(Anunnaki)对地球的统治开始,中间经历了人类的崛起以及大洪水的灾难,到公元前2023年近东地区苏美尔人的覆灭为止,重构了人类起源与发展的全那历程 作者的观点新颖而极富冲击力,使该系列图书的影响力持继30余年,至今不衰
作为世界上少数能解读苏美尔楔形文字的学者,撒迦利亚·西琴同时也掐通希伯来语、塞姆语和欧洲的多种语言他的研究遍及古巴比伦、古埃及、古印度和玛雅文化等领域,一生致力于人类起源的研究活动 他的研究活动甚至被立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西琴孝” 当然,最耐人寻味也最有意义的是,他的研究表明,人类在太阳系中并不孤独,因为在经过了3600年的一个轨道运行周期后,第12个天体即将返回并掠过它也许足以再次影响我们的近地点。
撒迦利亚·西琴1922年出生于俄罗斯阿塞拜疆首府库班,在乌克兰度过幼年时代年长后在伦敦大学攻读过考古学、历史学、语言学、经济学及神话学等现居住在美国纽约。

目录
前言
第一章 时间之轮
第二章 石制电脑
第三章 面朝天国的神殿
第四章 杜尔安基——“天地纽带”
第五章 守秘者
第六章 神的建筑师
第七章 幼发拉底河上的巨石阵
第八章 历法的故事
第九章 太阳还在何处升起
第十章 跟随他们的脚步
第十一章 流放在摇摆的地球上
第十二章 大公羊的时代
尾声诸神远去或一神教的崛起
后记

序言
对一个读者——至少是我本人——来说,这可能是有史以来最伟大、最具说服力而且也最陌生的关于太阳系与人类历史的知识体系。它是如此恢弘、奇诡、壮丽,使我首次意识到,当我们终于有机会和能力追寻人类起源的真相时,才发现事实竟然比想象或幻想更加不可思议。而此前,人类也许并不知道,其实我们一直就置身于创造的奇迹之中,或者,我们本身就是一个被创造的奇迹。
我相信,大多数对人类进化有兴趣的人都将对这个系列的图书保持一种开放的态度,同样,对《圣经》(The Bible)故事以及大洪水之前的历史感兴趣的人,也可能会持有同样的阅读姿态。你是否思考过,为什么我们这个种族是地球上唯一的高智能物种?你是否想过,为什么从古代的哲人到现代的科学家,都无法完全回答我们从哪儿来?或者你是否知道,为什么希腊词汇“anthropos”(人类)的意思是“总是仰望的生物”?甚至连“earth”(大地、地球)一词都是源于古代苏美尔的“e. ri. du”,而这个词的本意竟是“遥远的家”!
撒迦利亚·西琴在《地球编年史》(The Earth chronicles)系列图书中回答的远不止这些。
西琴是现今仅有的少数能真正读懂苏美尔楔形文字的学者之一。他穷尽一生的时间探究着我们的起源,当然这些研究要证明的绝对不是一群下树的猿猴怎样奇迹般地成为了人。作为一位当代伟大的研究家,他既利用了现代科学的技术,又从古代文献中窥知了那些一度处于隐匿状态的“神圣知识”。而这些神圣的知识所包含的内容,正是我们是谁,我们从哪儿来,甚至,我们往何处去。从《地球编年史》的第一部《第十二个天体》的出版,到第七部《完结日:审判与回归的预言》的出版,其间耗时达30年。而他在这30年问所作出的成果,对于全人类来讲,价值都是无法估量的。
他的观点是:人类种族是呈跳跃式发展的,而导致这一切的是在30万年前的星际旅行者。他们在《圣经》中被称为“纳菲力姆”(中文通行版《圣经》中将其误译为“伟人”或“巨人”),在苏美尔文献中被称为“阿努纳奇”。与《圣经》中所记载的神话式历史不同,他通过分析苏美尔、巴比伦、亚述文献和希伯来原本《圣经》,替我们详细再现了太阳系、地球和人类这一种族及其文明的起源与发展历程。

后记
这本书的主题——时间——不仅是对读者原有观念的挑战,也是对作者本人的挑战,因为它既是微观的,也是宏观的;既是有限,但似乎又是无限;既是我们地球,也是全宇宙。然而,能够读懂这本书的人可以发现,其中的话都“经过了时间的检验”,因为书中所陈列的那些来自过去的真理是极为可信的。因此,它对未来的惊人结论,的确可以被视为先知先觉。
一步一步地陈列出那些来自远古的证据,并逐一分析,《地球编年史》丛书一直致力于弄明白“星际殖民”这个最为困难的问题——各行星的轨道时间并不相同;这种不同给了我们物理上、精神上、实践上与智力上的挑战。生命周期学(包括冬眠现象)在它的物理问题方面有着影响;由于阿努纳奇的星球和地球之间的绕日轨道时间比例为3600:1,所以他们看上去就像拥有着不死之身,所以也才有了《吉尔伽美什史诗》中的星际旅行。
在实践方面,阿努纳奇用天体时间作为调和尼比鲁神圣时间和人类地球时问的枢纽,比例为3600:2160或者10:6——数学、建筑学和艺术中的“黄金比例”。而更广为人知的是黄道时间,它支配着地球上诸神的事物以及地球人祈求神圣指引的事情。后者至今仍以星宫占卜的方式存在着,而有关前者的证据,则能在这个星球的每个角落为记录黄道时间而修建的圆形建筑中找到——其中最著名的便是英格兰的史前巨石阵。
的确,人们可以将史前巨石阵称为“诸神的天宫图”。它修建于当阿努纳奇还在争执当时处于哪个黄道年代的时候,这些巨大的石圈成为了一次核战争的无声的见证者。它发生在公元前21世纪;那么,生活在公元21世纪的人们肯定还会猜测麦田圈现象——它们就出现在史前巨石阵附近——到底象征的是什么。
好了,《当时间开始》是在为时间的终结提供线索吗?当你们继续阅读《地球编年史》,你们将会找到这个答案。

文摘
插图:

当时间开始

天文学会对埃及研究家有帮助吗?他猜测着;它能测定出埃及和巴比伦的历史吗?
当人们从天文学角度来看待印度教的梨俱吠陀和埃及的文献时,洛克耶这样写道,“他将在两方面都感到震惊,早期崇拜和所有与地平线有关的观测……对象不仅仅是太阳,他们还正确地观测了镶在广阔天域中的其他恒星。”他指出,地平线是“我们看到的地表与天空似乎连为一线的圈”。这个圈,用其他话说,就是天国和大地接触并会面的地方。就是在这样的地方,这些古代观测者们寻找着标志和预兆。由于在地平线上的观测是在一天的日出和日落的时候在同一点进行,所以它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古代天文观测点,并将其他现象(例如行星甚至恒星的出现或运行)联系到了“太阳的升降”上,随着大地短暂黎明的时候,它们在东部的地平线有了短暂的出现,那时太阳开始升起,但天空仍然足够黑暗,所以可以看见这些恒星。
一名古代观测者可以轻易地确定太阳总是东升西落的,然而他若在苏美尔,他就还能注意到,太阳在冬天以外的季节总是从一条更高的弧度升起,白昼也更长。关于这种现象,现代天文学解释说,是因为地球的轴线并不是总与它的绕曰轨道平面(黄道)垂直的,而是与之倾斜——现在大概是23.5度角。由此有了季节,以及在太阳的东西运行(至少看上去是)中的4个点:春分、夏至、秋分、冬至。
在研究过古老和不太古老的神庙的朝向之后,洛克耶将“太阳殿”分为了两类:朝向至点的和朝向分点的。虽然太阳总是东升西落,但只有在分点的时候,无论从地球上任何一个地方看去,它才都是从正东升起,正西落下,洛克耶因此认为这些“分点”神庙比轴线朝向至点的神庙更为“国际化”;因为由南北(对于北半球的观测者而言,分别是冬夏)至点形成的角度是基于观测者所在地的——当地纬度。因此,“至点”神庙更为个体化,针对于观测者当地(包括海拔变化)。
洛克耶将位于巴勒贝克的宙斯神庙、耶路撒冷的所罗门神庙和梵蒂冈的圣彼得大教堂(见图13)作为例子一一都拥有一根精确的东西指向的轴线。对于后者,他引用了教堂建筑学的研究,形容了古圣彼得教堂(在公元四世纪,罗马皇帝康斯坦丁大帝的指挥下修建,毁于公元16世纪)在春分之日,“方厅门廊的各门在日出时敞开,同时打开的还有教堂的东侧的各门;随着太阳的升起,它的光束穿过外层各门,再穿过内层各门,然后直穿过教堂正殿,照亮大祭坛。”洛克耶还说“现在的教堂保留了这样的状况。”作为“至点”太阳殿的位于北京的中国“天坛”,是“中国曾经最重要的典礼举行地,献祭是在露天的天坛南祭坛上进行的”,这曾发生在每一个冬至曰,也就是12月21日。巨石阵的祭坛,则是朝向夏至的。

内容简介
《当时间开始》内容简介:当时间开始谁才是史前巨石阵的神圣工程师?数千年前,他们来到地球,引导人类进入了第一个科学发展和精神启蒙的新纪元在他们的带领下,人类文明在干斗学、艺术上开始了繁荣,并分布到了世界上所有可居住的地方而在人类传承的所有科学技术中,最重要的无疑是建立在数学-天文知识上的对时间的测量这些古代的天国来客,他们在苏美尔、南美洲、中美洲、不列颇群岛和黑海沿岸留下的巨石阵,作为一种天文计算机(星石),不仅仅是为了被人类用于在数千年中建立“地球时间”的历法表,同时还——甚至是其根本目的——为了计算超级尺度的“天时间”,即连接人类和天国的“黄道时间”
撒迦利亚·西琴在《地球编年史》的第五部中所要讲述的主题,正是时间以及其他与之相关的谜团他指出了“神圣时间”——天时间和地球时间之间的惊人联系,并毫不隐晦地阐述了古代预言的摹础,以及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的联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