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蒙古的苍狼.pdf

蓝色蒙古的苍狼.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蓝色蒙古的苍狼》作者姜戎为此书书写长达1.5万字的序言,称其为《狼图腾》的姊妹篇,并在序中兴奋地说:“我预计,这些‘故事狼群’将对故事严重匮乏的中国影视界、文学界、娱乐界以及渴望新鲜故事的广大读者产生冲击波。”

作者简介
作者:(蒙古)高陶布•阿吉木 译者:姚克成

目录
“天狗”——蒙古民族的狼图腾(代序)姜戎1
1 狼的传人——狼孩蒙古25
2 蒙古狼的品种多42
3 公狼求偶靠拼搏55
4 最护幼崽的是狼61
5 卓越的猎手是狼69
6 聪明忠诚的是狼84
7 勇猛顽强的是狼94
8 忠于命运的是狼99
9 助人为乐的是狼104
10 狼的对手是蒙古牲畜111
11 最恨狼的是人114
12 最会杀狼的是蒙古人122
13 敬狼如宾的是蒙古人143
14 狼不作孽践踏花朵166
15 附小说:老狼的呼唤D纳木达格175
16 译者的话211
17 附图213

序言
狼是蒙古人崇拜的兽祖和图腾,“天狗”则是蒙古人对狼的尊称,因此,“天狗”实际上就是蒙古人的狼图腾。
《天狗》(本书原名译为《天狗》,中文版为尊重中国读者的文化习惯,译为《蓝色蒙古的苍狼》——编者注)一书的作者,是蒙古国著名作家和学者高陶布·阿吉木先生,别名“苍狼”,现任蒙古国国家中央图书馆馆长。《天狗》是阿吉木先生的心血之作;是一部正宗权威、百科全书式的蒙古狼文化经典之作。该书收录了阿吉木先生多年来研究蒙古狼、狼图腾崇拜、蒙古人与狼的关系的学术论文、杂文共14篇,在蒙古国以《天狗》题名结集成书,雄辩有力地论证了“狼是蒙古人的图腾”这一命题,为蒙古狼图腾文化奠定了坚固的基石。
虽然《天狗》一书不是小说,但实际上却胜似小说,书中收录了百多个闻所未闻的有关狼的真实故事、民间传说和神话,伴有大量精彩生动的细节,并附录几十幅有关狼崇拜的古代岩画、壁画、石碑、石雕等。
我真切希望读过《狼图腾》的千千万万中国读者——无论对其褒贬、赞斥——都能来读一读这部由蒙古国老作家写的极具蒙古特色的《天狗》。
中国加入WTO以后,也就进入了全社会公认的与狼共舞、群狼逐鹿的全球化竞争时代,如果国人不具备自由独立、顽强竞争的狼精神,就有可能沦落到以羊喂狼的廉价羊肉供应者的境地。更何况,中国人属蒙古人种,目前,世界上数量最众的蒙古族人就生活在中国。从深层次看,如果国人对蒙古精神图腾茫然无知或盲目排斥打压,那就有悖并有损于我们血液中的蒙古基因。而像海尔、华为集团等一大批远古基因已被唤醒、具有狼精神的企业和团队,却能在剧烈的国际竞争中争夺到广阔的市场和生存发展空间。
精神图腾,关乎民族的性格与命运。

《天狗》中译本得以在中国出版,有其必然和偶然的因素。
在我长期研究和撰写《狼图腾》的过程中,绝没想到蒙古国作家阿吉木先生《天狗》一书的写作也正在进行之中。《天狗》经过多年的酝酿和写作,于2000年7月完成。当《狼图腾》于2004年出版以后,《天狗》的蒙古文版和英文版也在2008年出版。随即,2010年《狼图腾》在蒙古国翻译出版并广受好评。如今《天狗》也在中国翻译出版了,相信也会受到中国读者的欢迎。两书的出版已成为蒙中两国文化交流互动中的一件幸事,将增进蒙中两国兄弟般的传统友谊,并增强地区稳定和世界和平发展。
值得回味和深思的是,蒙中两国的蒙汉两位六旬作家,竟然几乎同步地写出了同内容、同精神、同图腾的狼书,确实令人感到有些“机缘巧合”。但我认为这是苏东阵营解体、蒙中两国原有僵化体制也随之解冻或部分解冻以后,一种被长久打入冷宫的自由强悍的古老东方精神,终于得到可同时破土的大气候,以回应伟大变革时代的呼唤。因此,改革开放的时代背景“必然”,也就让许多小概率的“偶然”得以相遇。
《天狗》一书,是我在2009年夏陪同法国著名导演让·雅克·阿诺,为拍摄电影《狼图腾》到蒙古国采景和文化考察时无意间遇到的。当时我和阿诺如获至宝。我们都认为《天狗》与《狼图腾》是姐妹篇,《天狗》支持了《狼图腾》的故事、理念和价值观。该书也有力地增强了阿诺对拍摄这部影片的信心,大大地打消了他对《狼图腾》真实性的疑虑。
因为《狼图腾》毕竟是我这个中国汉人写的小说,对于这部书能否真实反映蒙古民族的图腾,吃透草原民族的核心精神,阿诺显然抱有一些疑虑。阿诺的《兵临城下》《情人》《熊的故事》等电影作品享誉全球,他是一个对小说故事的真实性极为看重的世界级大导演。因此,我感到阿诺对《狼图腾》的真实性似乎要求更高,而他的疑虑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由这部书引发的持久广泛的争议引起。
由于具有神性崇拜的狼图腾,与中国几千年来传统文化中的狼这一恶魔形象反差太大,对中国人传统狼文化的善恶观和价值观造成了颠覆性的冲击,于是《狼图腾》在长期热销和广受赞扬的同时,也遭到了汹涌如潮的批判和打压,后来又遭到部分内蒙知青和学者对《狼图腾》真实性的质疑和围剿。他们以有过草原插队和生活的经历自居,认为这部狼书是极其恶劣的文化造假。蒙古人恨狼、打狼、杀狼,根本就没有什么“狼图腾”,更不可能崇拜“狼图腾”。一时间《狼图腾》几乎成为文化造假的疑案。但是《狼图腾》依然以文学的感染力和故事的真实性而获得更多读者的喜爱。由于《狼图腾》被翻译成几十种外国文字全球发行,这场国内的大争论很快波及海外,我能明显感到阿诺也受到了这种争议的影响。
阿诺原本很喜欢《狼图腾》,他对我说,他阅读法文版《狼图腾》还不到一半,就兴奋得决定放下手头三四部好莱坞片约,而先拍《狼图腾》。但我知道他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该书的真实性,如果拍出一部“假图腾”,可能会开一个不小的国际玩笑,甚至还会引起一些民族和国家的抗议。
2009年夏,阿诺来到中国以后,推迟了举办《狼图腾》电影启动的新闻发布会。他说他必须先要到内蒙古和蒙古国草原亲自考察以后,再决定是否召开新闻发布会。
阿诺到达我当年插队的牧场后,他首先采访了一位当年的牧业大队队长,现年七十多岁的老牧民,采访的第一个问题就是“姜戎那时养没养过狼?”当他听到老队长讲姜戎养小狼的事全场牧民都知道,都可以作证,他很高兴。他又问另一位曾任嘎查长(村长)的老牧民:“蒙古人是不是崇拜狼图腾?”这位老村长说:“我们蒙古人是崇拜狼的,但是不直接称呼狼,而把狼叫做‘天狗’、‘成吉思汗的狗’、‘亲戚’。我们这儿的蒙古族人没有‘图腾’这个词,但是‘天狗’与姜戎讲的图腾是一个意思。我看过《狼图腾》(内蒙古自治区出版的蒙古文版),他写得很真实,那都是我们当年经历的事情。”阿诺听后感到很满意。他的摄影师实录了采访全程。
在这次采访中,也是我第一次亲耳听到从蒙古老牧民口中说出来的“天狗”一词。狼是天上的狗,那不是神灵又是什么?我兴奋异常。但在当时我绝没想到在蒙古国还有一部正宗权威的《天狗》专著正等待着我们。到了蒙古国,我们刚一下飞机,来接我们的蒙古女诗人兼翻译导游的特古斯女士,就对我和阿诺说,我们蒙古国国家中央图书馆馆长阿吉木先生想见你们。她解释道,最近,蒙古国有一位资深的德语翻译,将德文版《狼图腾》的主要内容翻成蒙文并在国内一家最有影响的刊物《时政》上连载,广受好评,阿吉木先生也读了,他很喜欢。听说姜戎和法国导演阿诺来蒙古国考察,就希望见我们,特古斯还特意说阿吉木还是一位著名作家,曾写过一部狼书呢。
我和阿诺大喜过望,立即前往国家图书馆与阿吉木见面。在馆长办公室,具有儒雅长者风度的阿吉木先生一见我们就立即送给我两本书:一本是蒙古文版,一本是英文版,还送给阿诺一本英文版。我不懂蒙古国新蒙文,但能认得英文版封面的英文:The Dog of Heaven,我顿感热血冲头,不禁轻叫起来:“天狗”!通晓英文的阿诺也很兴奋。当阿吉木大略介绍了书的内容以后,我连忙拜阿吉木先生为师,称他为我的狼老师,他也很高兴。后来我从《天狗》一书中得知阿吉木的绰号就是“苍狼”。能亲手得到苍狼老师赠送的《天狗》是我人生中一大幸事。我又问阿吉木先生是否愿意授权这部书翻译成中文在中国出版,阿吉木先生欣然允诺。
阿诺在蒙古国草原考察间隙中,一直在读《天狗》,对书的内容赞不绝口,并从根本上否定了那种认为《狼图腾》是文化造假的谬论。这部堪称蒙古国的《狼图腾》的书,对阿诺最后决定正式接拍《狼图腾》起到了极有分量的作用。阿诺一回到北京就立即同意召开了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电影《狼图腾》启动。因而,我对苍狼老师阿吉木先生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
次年,我陪同阿吉木先生到长江文艺出版集团签定了《天狗》的出版合同。长江文艺又聘请北京大学姚克成先生担任翻译,但由于姚先生工作繁忙,而且《天狗》用典、用诗、用谚奇多,翻译艰难,所以直到2011年11月中旬才终于完成译稿。
苦盼两年,而今我终于得以仰望《天狗》的真身全貌。我快读、细读、精读了多遍,一股强大的带有古老草原气息的蒙古狼图腾精神,如醍醐灌顶,让我的想象升腾云端,与蒙古狼图腾真正相会。我那可爱、聪慧、调皮的小狼兴奋地吻我、舔我、扑我、咬我,并将我引见给蒙古狼宗狼祖和各路狼神。
拜读《天狗》后,我感到再也不会陷于长期的孤独状态。一头中国孤狼、老狼,在传统上视狼为恶魔的国度里多年孤狼奋战,艰难地打开一片天地之后,终于获得蒙古狼王狼队的强有力支援。《天狗》将为《狼图腾》提供充足的狼文化弹药,也必将为爱狼敬狼的中国新型人类和企业,提供自由顽强竞争的精神武器。

后记
蒙古著名记者兼学者G•阿吉木先生的大作《天狗》(译名《蓝色蒙古的苍狼》)和蒙古已故著名作家、蒙古国家奖两次获得者D•纳木达格先生的中篇小说《老狼的呼唤》终于翻译完毕了。我在向长江文艺出版社的安波舜先生交上这两篇译文的同时,也向推荐我担任此项译事的陈继群先生、向安波舜先生、G•阿吉木先生、D•纳木达格先生的大女儿N•达日苏伦女士、姜戎先生、格日勒扎布先生、王萌女士和Kh•赛娜女士等支持或帮助过我的所有学长和朋友们表示衷心的感谢!
《天狗》和《老狼的呼唤》是我深入学习蒙古语言文化的很好教材。我在学习和翻译这两部作品的过程中体会到,蒙古著名作家学者的这两部作品貌似写狼,实则写人。在人们越来越重视环境保护、越来越重视人与自然的和谐、越来越重视人与动物和平共处的今天,正确处理人与狼的关系非常重要。
需要说明的是,《天狗》一书由各自独立的14篇文章所组成。虽然篇幅不长,但是涉及的领域较广。书中使用了大量的人名、地名和参考书目等专有名词,还引用了一些史书记载、谚语和诗歌等等。对于这类文字的翻译,我本人主要采取了以下几种方法:
1.为了尽量避免人名地名翻译的混乱或者同名异译,译者大多采用了中文史籍、中文地图和其它工具书中的惯用译名。找不到惯用译名的,则根据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和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2008年11月25日发布的《外语地名汉字译写导则 蒙古语》进行翻译,同时在中文译名之后括注了蒙文。
2.作者引用的某些蒙文例证在中文史籍中也有记载。为了帮助读者全面了解情况,译者将这些中文史籍记载也补充到了有关的注释中。
3.为了便于核对,译者在第一次出现的外国人地名和书刊名称等专有名词的中文译名之后括注了外文原文。
4.蒙文原文的有些段落很长,不少地方甚至一两页文字只有一段。译者为了表述清晰,译文分段没有完全依照原文,对原文中过长的段落进行了重新分段。
5.谚语是语言之花,有的极难翻译。为了争取读者的斧正,译者在部分谚语译文的后面括注了原文。
6.参考书目的原文有蒙、俄、英、法等文字。为了方便读者查对,译者中文译文的前面照抄了原文。
还要说明的一点是,《天狗》一书的翻译是由我本人独自完成。《老狼的呼唤》先由王萌女士将其翻译成了中文,后由我对王萌女士的译文进行了校对和修改。所以说,这两篇译文是在学长和朋友们的支持下我和王萌女士合作的结果。由于我本人才浅学疏,译文中难免存在这样那样的错讹或疏漏,敬请广大读者、学长和同仁多提宝贵意见!
姚克成

文摘
有一位青年马倌,每天清晨都得去把在野外吃草的马群收拢到一起。在收拢马群之前,他总是先用望远镜望望马群的分布情况,顺便也观察一下四周的变化。有一天,他在这样观察时看到有三只狼嘴并嘴地一起向西边的一个沙坑走去。没过多久,一只狼不见了,另外两只狼继续向前走去。青年马倌在同样的时间和地点一连观察了好几天,发现这个现象重复了多次,于是就到那个沙坑去看了看,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他觉得很奇怪,就把这个怪事说给了几个相好的小伙子听,大家约好了一起去探个究竟。后来他们几人一起来到了那个沙坑旁,把那个沙坑里里外外左左右右地仔细搜了一遍,只见沙坑的中间一块很小的地方横放着一根细细的树枝,紧贴着树枝的沙子下露出了狼的鼻孔。于是,他们先是放了一枪,然后握着那根树枝猛地一拉,结果拉出来了一只失去了两条前腿的母狼。原来是这只没腿的母狼没法行走。每天夜里另外两只狼都让母狼咬住这根树枝,它俩咬住这根树枝的两端,这样带着母狼去散步,天亮之前再把母狼送回来藏好,然后再离开。
那是在南戈壁省,有一个牧民外出寻找走失的骆驼。他站在一个小土丘上手持望远镜四下观察,突然看见一峰红骆驼从水面走出来,骆驼的前面还有一个东西在隐隐约约地移动。奇怪的是,那峰骆驼不是走向牧场,而是沿着崎岖不平的小路向着怪石嶙峋的山崖走去。熟知骆驼习性的牧民略加思索便猜到了其中的奥秘,于是翻身上马径直朝着那峰骆驼驰去。还没等靠近骆驼,就看见一只狼从骆驼的前面飞快地跑掉了。牧民再到骆驼的旁边一看,驼背上骑着一只母狼,它用两条前腿紧抱着驼峰,两条后腿已经被打狼夹子打断了。原来是公狼把失去双腿的母狼放到驼背上,它在前面牵着骆驼行进。至于它们究竟走了多久,谁也很难说得清楚。可怜的是那峰骆驼,已经瘦得皮包骨头了。牧民靠近那峰骆驼时,骆驼的眼睛里滚动着泪珠。牧民没有杀掉那只为了生存而这样骑骆驼的母狼,而是把它留在了原地。这时候,母狼流着眼泪向前爬行。牧民看它可怜,又给它留下了一条羊腿,然后才带着骆驼离开了……

内容简介
《蓝色蒙古的苍狼》内容简介:《狼图腾》作者姜戎为此书书写长达1.5万字的序言,称其为《狼图腾》的姊妹篇,并在序中兴奋地说:“我预计,这些‘故事狼群’将对故事严重匮乏的中国影视界、文学界、娱乐界以及渴望新鲜故事的广大读者产生冲击波。”
《蓝色蒙古的苍狼》是一部正宗权威、百科全书式的蒙古狼文化经典之作,收录了蒙古著名作家、学者阿吉木多年来研究蒙古狼、狼图腾崇拜、蒙古人与狼的关系的学术论文、杂文十余篇、附图几十幅;百多个闻所未闻的有关狼的真实故事、民间传说和神话,另附出自纳木达格的小说《老狼的呼唤》。雄辩有力地论证了“狼是蒙古人的图腾”这一命题,为蒙古狼图腾文化奠定了坚固的基石。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