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远方.pdf

不同的远方.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读者参考丛书编辑部编写的本辑“读者参考丛书”书名《不同的远方》源自《新民晚报》的一篇文章,文中说每个母亲都希望孩子飞翔着去辉煌的远方,可是,太多的母亲因为苟且于当下的分数,急切于孩子的成熟,压抑了孩子充满童心的对远方的梦想,最后,母亲心中希望的孩子的远方并没有出现。而那些给孩子更多快乐、轻松环境,让孩子按本性成长的母亲,却成全了孩子心中对远方的飞翔。正如一位政治家所言,教育好母亲,就能教育好一个民族。在当今中国,此话可能值得分外记取!此类具有普遍性的现象,颇能引发我们的思考。辑文《中国在诸多创新领域成为领头羊》、《美国仍是超级大国的五条理由》、《全球中产阶级没预想的那么富》、《千禧一代影响全球经济前景》等继续关注中国宏观经济、全球经济和美国经济的发展及其关系。辑文《80后的脆弱婚姻》、《中国大爷去哪儿了》、《张充和:一生爱好是天然》、《昂山素季的四重人生》等关注婚姻、家庭等生活中最常见问题和名人的奇特一生,观点独特,颇有趣味。辑文《中国家长,做虎妈还是猫爸》、《你是第几层父母》、《教育的功和利》、《在旅行中成长》、《对孩子真的不必追》等文章,或探讨教育的真实意义,或对一些热点问题进行再思考,或解读一些现象,读来有所启示,受益良多。其余版块中,各国民生和文化、各地风俗风情、健康医疗养身、音乐艺术建筑等方面均有所涉猎;另外,新科学新技术方面也有各自不同的精彩文章,值得阅读。

编辑推荐
《今日“四大群体”的新变化》、《“千禧一代”影响全球经济前景》、《全球中产阶级“没预想的那么富”》、《亚投行的暗战与明战》、《世界头号品牌大国是怎样炼成的》、《美国仍是唯一超级大国的五条理由》、《70年了,联合国还有什么用》、《日本式“韬光养晦”》、《巴菲特餐桌经》、《共享经济,一个时代来临》、《股权众筹,大众淘金运动》、《注册制会带来什么》、《比炒股更疯狂的炒邮票》、《石油价格战里的哀乐怒喜》……读者参考丛书编辑部编写的《不同的远方》收录了这些故事。

目录
中国在诸多创新领域成为领头羊
当代中国青年政治理念已悄然改变
今日“四大群体”的新变化
“千禧一代”影响全球经济前景
全球中产阶级“没预想的那么富”
亚投行的暗战与明战
世界头号品牌大国是怎样炼成的
美国仍是唯一超级大国的五条理由
70年了,联合国还有什么用
日本式“韬光养晦”
巴菲特餐桌经
共享经济,一个时代来临
股权众筹,大众淘金运动
注册制会带来什么
比炒股更疯狂的炒邮票
石油价格战里的哀乐怒喜
为啥房子仅建几十年就要拆
中国人的wIFI依赖症
微商黑洞
食之有数:大数据保障“舌尖上的安全”
拍卖背后的“猫腻”
中国家庭变迁
“断舍离”背后的乌托邦
拒绝碎片化生活
80后的脆弱婚姻
不同的远方
妈妈笨拙地爱着你
中国大爷去哪儿了
潘石屹父子走出平凡世界
改革“偶像”步鑫生
钱锺书的“呵呵”
启功:最不以“书法家”为然
张充和:一生爱好是天然
孙用蕃:做张爱玲后母最不易
约翰·纳什:被爱拯救的天才
昂山素季的四重人生
巴菲特之子:荣耀与继承
卡斯特罗与海明威
苏联女狙击手柳德米拉
普京吃什么
怒的背后
星夜
一生只做一件事
亦舒的人生哲学
想要与众不同,就接受自己的瑕疵
美,总是走向废墟
见面不碰手机之交
用耐性累积知识
你的英文名为何让人抓狂
14条人际交往小知识
中国家长。做“虎妈”还是“猫爸”
郑渊洁:对孩子最大的爱,就是别出事
你是第几层父母
教育的功与利
改善亲子关系的十句话
在旅行中成长
毕淑敏:教养真的不是你读过多少书
24城学区划分明暗道
对孩子真的不必追
提升学生体质,谁扛大旗
大多数大学生都活在别人的期待中
学英语的七个误区
辽远世界与理想职业
如果你做的事情毫不费力,就是在
浪费时间
谁毁了国际足联
焦志敏:从冠军到冠军之母
人类为何爱看美食剧
像安吉丽娜·朱莉一样坚不可摧
配音片去哪儿了
涅瓦大街上的俄国作家群
被误读的著名诗词
电子阅读跟阅读是两码事
西方人发现汉字之美
筑境入茶——四季茶会与四时风物
诺曼底战役中的中国军人
那些“炒”出来的灾难
古代皇帝的反腐招数
应向曾国藩学习什么
假如进化重演,人类能否再现
为什么父母聪明孩子不一定聪明——有关智力与遗传的八大问题
为什么会存在性别
人工智能:是福还是祸
八大不靠谱的“外星人事件”
中国双城记
上海交通未来什么样
重口味江南
苏州人吃虾
看起来很美的红色通缉令
贺电里的外交秘密
我们还缺怎样的博物馆
海外流失文物如何追索
巴黎的别样风景
“披头士”的英国地标
日本定食,不只是一份套餐
美国市长有多少钱
在马尔克斯故乡,拉美咖啡中的绿茶味道
美国公布24小时长寿指南
健身误区
肌肉神话:现代男性气概的危机?
想吃什么反映健康状况
为什么我们在夏天更健康
一药多用的新发现
不生气则不生病
哪些习惯伤骨
影响食物味道的因素
如何做到长时间专注

文摘
“是的,中国人能考试,不过……他们没有丰富的想象力。他们不创新——所以他们一直剽窃我们的知识产权。”惠普公司的前掌门卡莉·菲奥里纳今年早些时候在宣布竞选美国总统前如是说。菲奥里纳的挑衅让全球有关当代一个重要商业问题的辩论更加激烈,那就是中国能创新吗?
怀疑派有两个论点。他们说,中国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一贯松懈、山寨商业模式激增足以证明中国的公司没有独立创新能力。否定派还说,中国政府强力促进创新的策略实际上会起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最近出现的两份刊物为这场辩论中的反方擂鼓助威。麦肯锡全球研究所发表了一份研究报告,题为《中国对全球创新的影响》,报告说中国的公司实际上展现出希望。该研究所没有落入常见的陷阱,将创新与发明混为一谈,而是说:“成功创新的证据是公司能够扩大收入,提高利润,而不是提交许多得不到应用的专利,或者发布一连串新奇却无法产出回报的产品。”此外,已出版的一本书《中国的商业颠覆者》提出,中国充满活力的私营部门已经崛起,这得益于政府创新政策的扶持。这本书的作者是管理顾问谢祖墀。
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团队仔细研究了中国境内外两万家公司的财务数据,评估这些公司通过基础研究、投入大量工程师解决问题(电信设备制造商华为等公司就擅长此道)、改善生产流程等方式创造价值的程度。中国用了很多年时间、投入巨额资金,试图变身吸收外国技术的“创新海绵”。尽管如此,麦肯锡全球研究所的研究报告指出,中国在制造世界级药物、民用飞机与汽车方面仍然落后于西方国家。
但是,该报告发现,在许多其他行业,中国在两个创新领域逐渐成为全球领头羊:改善消费品以及用于销售这类产品的商业模式;降低制造流程成本、提高速度与改善流程。其结果是,现在中国的公司在销售家用电器、互联网产品和消费电子产品方面超越外国对手。虽然得益于有一个非常庞大的本土市场,不过它们自己也有着好身手。中国的消费者是智能手机、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喜新厌旧的拥趸,同时也注重价值。如果消费品公司能在中国成功,就能无往而不利。
中国的公司在投资新的商业模
一个人一生可做的事情很多,但世上不知多少聪明人,一生没有做好一件事。在很长一个人生阶段里,我只长年岁不长心眼,想来真是痴长。
从前,我外婆家屋后有一座大园子,园子里头长满花木蔬菜和中草药,芙蓉花、鸡冠花、桃树、垂柳、小白菜、香葱、车前草、鸡血藤等混长在一个园子,引得蜂来燕往蝶飞蚓爬,使儿时的我玩得十分着迷。当然,这种私家的园子后来很快就式。西方线上公司的大部分收益来自广告;但是,中国的广告产业规模只有美国的1/8,所以中国的数字公司不得不开拓新的方式,把用户的注意力转化成金钱。腾讯大部分的收益来自线上游戏、社交平台虚拟产品销售和电子商务。
另一个观点——关于政府作用——又怎样呢?悲观者认为,中国的官僚主义对于私营部门的创新是不利的。在某种程度上,谢祖墀不大可能是质疑这一观点的人。他曾是波土顿咨询公司的一员,后来又担任竞争对手博斯公司的中国区负责人。
这位坚定的资本主义者强调,没有了,支援了国家建设。园子变成了一座丝织厂,工厂的围墙抵在我家屋后,整日整夜哐当哐当地响。我不喜欢这声音,我从来就不喜欢工厂。从此,我一直心怀渴望,非常非常想养花种草。
渴望与日俱增,可多年来就偏是没有机会,既没有自己的住房也没有自己的一寸土地。十几年熬过去,去年分得一套公寓,奔到阳台上一看,发现竟然留了养花槽。这一高兴,头脑轰地发了热,不知不觉拿“仅靠公司自身无法实现推动诸多关键领域创新所需要的、大规模长期的资源投入。”美国对高校及国防研究的政府开支促进了惠普等硅谷初期明星企业的发展,中国也是这样,“政府必须发挥引领作用”。他感到鼓舞的是,中国现在每年的(政府与私人)研发投入超过2000亿美元,在GDI中占比超过欧盟,尽管仍然落后于美国。
谢祖墀还指出,有迹象表明中国的监管与法律制度越来越“有利于创新”。
业余爱好当了正经事做。一连好些日,提着篮子和小桶,四处挖湖泥。在大大忙了一阵之后,花种上了,草也养上了,菜籽也撒上了。然后,抱着肩来来回回欣赏,倒真有一种了却了某个夙愿的感觉。以后每逢出差或笔会,凡遇上奇花异草,都挺执著地弄点回来栽进盆里。可是到了秋季,结果并不理想。葡萄才结了几颗,花儿没开几朵,从庐山植物园特意带回的碗莲之类也都死了。怎么回事呢?
为此,我特意找了《花经》来读,读着读着,心中渐亮。合上《花经》,扔下花铲,淡然一笑:我不再养花了。
《花经》记叙了作者之父黄岳渊先生的一段经历。黄岳渊先生在宣统元年的时候本是一名朝廷命官,斯时年将三十。有一日黄先生想:古人日三十而立,我该如何立人呢?他想,做官要应付人家,做商呢又要坑害人家,得做一件得天趣的事才好,才算立了为人的根本,于是,黄先生毅然辞官隐退。他做什么呢?他购买田地十余亩,渐扩充至百亩。黄先生从此聚精会神,抱瓮执锄,废寝忘食,盘桓灌溉,甘为花木之保姆。果然,黄家花园欣欣向荣,蒸蒸日上。花异草奇,声名远扬。每逢花时,社会名流裙屐联翩,吟诗作赋。更有文人墨客指点花木,说晴话雨。众人深得启示:既混浊之世,百无一可,唯花木差可引为知己。 据说当时的文坛名人周瘦鹃、郑逸梅等人皆为黄先生的花木挚友。黄先生养花养出了精神文明,养出了人间知己,养出了《花经》这等好书,恐怕这才叫养花种草!这才叫做了人生一件事!而一件事要做好,岂能仅凭你心中有一点喜欢?有一点迷恋?三天浇点水,五天上点肥?
少年狂妄,自以为聪明。把表面的一些由头借来,实际标榜自己为至情至性之人。这也做做,那也试试,好听人评价个多才多艺。
近年来国家大兴经济,文人纷纷“下海”,我也曾与人发议论说作家的智商是足够经商的。最近由读《花经》而获顿悟:人的一生只能做一件事。政客们终身搞阴谋,商人们终身搞欺骗,情种终身搞爱情(比如贾宝玉),黄岳渊先生终身搞花草。一生的时间并不多,一生的精力也不多,要做好一件事实在不容易。用去一生,做好了一件事,那也就够可以了。世上不知多少聪明人,一生没有做好一件事。
总之,我是不敢再说文人经商之类的话了,也不敢再狂热地养花弄草。就连剪裁时装、研究烹调之类的兴趣也淡了下来,兴致所至,偶尔为之,拿得起,放得下,决不长期牵肠挂肚。傻一点儿,笨一点儿,懒一点儿,冷一点儿,就做一件事——写作——我这一生。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