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一切算什么,只要有你.pdf

世上一切算什么,只要有你.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一代译莎巨匠朱生豪,说起情话来动人至极的江南才子。
之江才女宋清如,为爱情坚守数十年的民国奇女子。
婚前,他们是才子佳人;婚后,他们是柴米夫妻。
他们的生活清贫,但他们的精神无比富足。
他们的婚姻很短,但他们的爱情天长地久。
这世上,能称为爱情传奇的,不多,看他们,已足够。

编辑推荐
他对她说:你是unique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的欢喜你……
这世间多少爱,唯有他们的情,那么真、那么纯,惊艳了时光,温暖了流年。

名人推荐
爱情是叹息吹起的一阵烟;
恋人的眼中有它净化了的火星;
恋人的眼泪是它激起的波涛。
它又是最智慧的疯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嘴的蜜糖。
——莎士比亚 朱生豪译

作者简介
朱生豪(1912~1944),浙江嘉兴人,诗人、翻译家。父母早丧,中学时即显露出卓越的才华。1933年毕业于之江文理学院,后进入上海世界书局编纂字典,1936年正式受命翻译莎士比亚戏剧集,翻译工作却因战乱而历经磨难。1942年,与宋清如结婚后,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他始终坚持译著事业。1944年12月26日,朱生豪因病逝世,年仅32岁。

目录
上卷 还解相思否
下卷 此意两心知

文摘
第[001]封
宋:
谢谢你给我这么一件好工作!很想拒绝你的,但不愿拒绝你,你太好了。图书馆里借了四本《史通》,两本《中国历史研究法》,本想抄一些话头,可是回来之后,一起把它们看完了,算勉强得到一点烟士披里纯(inspiration的音译,即灵感),写好了这一篇狗屁文章。
为什么你说我又要生气,这也算懂得我吗?你懂得我我不是顶高兴?
被人说作浪漫,尤其是被那些伪君子之流,他们说这两字总有一点不甚好的意味,并不算是有趣的事,但实际上你与我都只能说是浪漫的人。我们的性格并不完全一致,但尽有互相共鸣的地方。我们的认识虽是偶然,我们的交契却并非偶然。凭良心说,我不能不承认你在我心目中十分可爱,虽我对于你并不是盲目的赞美。我们需要的是对于彼此弱点的谅解,只有能互相谅解的人,弱点才能变成并不可憎,甚至于反是可爱也说不定。
除非我们在自己心理的矛盾下挣扎着找不到出路,外观的环境未必能给我们的灵魂以任何的桎梏。
说厌恶陈旧是人们普通的思想也未必尽然,这世间多的是沉湎骸骨的人,尤其在我们这老大古国里。我常想,要是中国并没有几千年古文化作基础,她当可以有希望一些。旧的文化,无论怎样有价值,为着免得阻碍新的生长起见,都有一起摧毁的必要。
一万个虔心的祝福!
朱 十四夜
第[002]封
清如:
一向我从不以离别为一件重大的事,而今却觉得十分异样。说些什么话吧,却也说不出来。
想不到你竟会抓住我的心,你纯良的人!然而我也未尝没有逃避的可能,但我不忍飞去,当一天你还记著我的时候。
不忙就回去吧?明天约你到西湖里再坐一次划子,去不去告我。回去的话,一定通知我什么钟点,好送你行。你去了之后,不,没有什么。
朱 廿二晨
 
第[003]封
好人:
好像很倒霉的样子,今天一个下午头痛,到现在,嘴里唱唱的时候忘记了痛,以为是好了,一停嘴又痛了起来。顶倒霉的是,你的信昨夜没有藏好,不知一放放在什么地方,再找不到,怨极了,想死。
弱者自杀,更弱者笑自杀者为弱者。
总之,我待你好。心里很委屈,不多写,祝你好。
伤心的保罗 十一夜
 
无比的好人:
我是怎样欢喜,一个人只要有耐心,不失望,终会胜利的。找了两个黄昏,徒然的翻了一次又一次的抽屉,夜里睡也睡不着,我是失去了我的宝贝。今天早晨在床上,想啊想,想出了一个可能的所在,马上起来找,万一的尝试而已,却果然找到了,找到了!我知道我不会把它丢了的,怎么可以把它丢了呢?
我将更爱你了,为着这两晚的辛苦。房间墙壁昨天粉刷过,换了奶油色。我告诉你我的房间是怎样的。可以放两张小床和一张书桌,当然还得留一点走路的空隙,是那么的大小,比之普通亭子间是略为大些。陈设很简单,只一书桌、一armchair(扶手椅)、一小眠床(已破了勉强支持着用)。书,一部分线装的包起来塞在床底下,一部分放在藤篮里,其余的堆在桌子上;一只箱子在床底下,几件小行李在床的横头。书桌临窗面墙,床在它的对面。推开门,左手的墙上两个镜框,里面是任铭善写的小字野菊诗三十律。向右旋转,书桌一边的墙上参差的挂着三张图画。一张是中国人摹绘的法国哥朗的图画,一个裸女以手承飞溅的泉水,一张是翻印的中国画,一张是近人的水彩风景,因为题目是贵乡的水景,故挂在那里,其实不过是普通的江南景色而已。坐在书桌前,正对面另有雪莱的像、题名为《镜吻》的西洋画,和嘉宝的照相三个小的镜框。再转过身,窗的右面,又是一张彩色的西洋画,印得非常精美。这些图画,都是画报杂志上剪下来的。床一面的墙上,是两个镜框,一个里面是几张友人的照片,题着Old Familiar Faces,取自Charles Lamb的诗句;另一个里面是几张诗社的照片,题着Paradise Lost(《失乐园》),借用John Milton(约翰·弥尔顿,英国诗人)的书名。你和振弟(即朱生豪的弟弟朱文振)的照片,则放在案头。桌上的书,分为三组,一组是外国书,几乎全部是诗,总集有一本Century Readings in English Literature(《世纪英国文学读本》)、一本《世界诗选》、一本《金库》、一本《近代英美诗选》,别集有莎士比亚、济慈、伊利沙伯·白朗宁、雪莱、华茨渥斯、丁尼孙、斯文朋等,外加《圣经》一本。一组是少少几本中国书,陶诗、庄子、大乘百法明门论、白石词、玉田词、西青散记、儒门法语。除了陶、庄之外,都是别人见赠的,放着以为纪念,并不是真想看。外加屠格涅夫、高尔基和茅盾的《子夜》(看过没有?没看过我送你)。第三组是杂志画报:《文学季刊》、《文学月刊》、《现代》、Cosmopolitan(《现代都市》杂志)、Screen Romances(《银幕故事》杂志)、《良友》、《万象》、《时代电影》等。杂志我买得很多,大概都是软性的,而且有图画的,不值得保存的,把好的图画剪下后,随手丢弃;另外是歌曲集,有外国名歌、中国歌、创作乐曲、电影歌等和流行的单张外国歌曲。桌上有日历、墨水瓶、茶杯和热水瓶。
你好?不病了吧?我怎样想看看你啊!
快乐的亨利 十三
第[004]封
清如:
昨夜我做了一夜梦,做得疲乏极了。大概是第二个梦里,我跟你一同到某一处地方吃饭,还有别的人。那地方人多得很,你却不和我在一起,自管自一个人到里边吃去了。本来是吃饭之后,一同上火车,在某一个地方分手的。我等菜许久没来,进来看你,你却已吃好,说不等我要先走了,我真是伤心得很,你那样不好,神气得要命。
不过我想还是我不好,不应该做那样的梦,看你的诗写得多美,我真欢喜极了,几乎想抱住你不放,如果你在这里。
我想我真是不幸,白天不能困觉,人像在白雾里给什么东西推着动,一切是茫然的感觉。我一定要吃糖,为着寂寞的缘故。
这里一切都是丑的,风、雨、太阳,都丑,人也丑,我也丑得很。只有你是青天一样可羡。
这里的孩子们学会了各色骂人的言语,十分不美,父母也不管。近来哥哥常骂妹妹泼婆。妹妹昨天说,你是大泼婆,我是小泼婆。一天到晚哭,闹架儿。
拉不长了,祝你十分好!六十三期的校刊上看见你的名字三次。
朱 初三
第[005]封
好人:
录呈一“粲”,不是录呈一“桀”。
新咏(《玉台新咏》)数章,很像胡适之白话文学史中的王梵志体。不是好诗,但也过得去。“你的那篇文章”,如果你不对我说,我一定绝对不想看它,你既然对我说了,我便想看它;你如不许我看,我便非看不可。
上次来信中“因为我不喜欢听消极的话,允许我以后不把颓丧的话说给我好不好?”这句句子应当进文章病院。
一个月以前的明天的此时,我们冒着雨在马路上。幸福的日子是如此稀少!
寄给你全宇宙的爱和自太古至永劫的思念。
Lucifer 四日
第[006]封
好:
谢谢你给我一个等待。做人最好常在等待中,须是一个辽远的期望,不给你到达最后的终点,但一天比一天更接近这目标,永远是渴望,不实现也不摧毁,每天发现新的欢喜,是鼓舞而不是完全的满足。顶好是一切希望完全化为事实,在生命终了前的一秒钟中。
我仍是幸福的,我永远是幸福的。世间的苦不算甚么,你看我灵魂不曾有一天离开过你。
祝福你!
朱 十五下午
第[007]封
宋:
才板着脸孔带着冲动写给你一封信,读了轻松的来书,又使我的心弛放了下来。叫他们拿给你看的那信已经看到?有些可笑吧,还是生气?实在是,近来心里很受到些气闷,比如说有人以为我不应该爱你之类;而两个多月来离群素居的生活,使我脱离了一向沉迷着的感伤的情绪的氛围,有着静味一切的机会,也确使我渐对过去的梦发生厌弃,而有努力做人的意思。
我真希望你是个男孩子,就这一年匆匆的相聚,彼此也真太拘束得苦。其实别说你是那么干净那么真纯,就是一些人的冷眼,也会把我更有力地拉近了你的。我没有和平常人那样只闹一回恋情的把戏,过后便撒手了的意思。我只希望把你当作自己弟弟一样亲爱。论年岁我不比你大甚么,忧患比你经过多,人生的经验则不见比你丰富甚么,但就自己所有的学问,几年来冷静的观察与思索,以及早人世诸点上,也许确能做一个对你有一点益处的朋友,不只是一个温柔的好男子而已。
对于你,我希望你能锻炼自己,成为一个坚强的人,不要甘心做一个女人(你不会甘心于平凡,这是我相信的),总得从重重的桎梏里把自己的心灵解放出来,时时有毁灭破旧的一切的勇气(如其有一天你觉得我对于你已太无用处,尽可以一脚踢开我,我不会怨你半分),耐得了苦,受得住人家的讥笑与轻蔑,不要有什么小姐式的感伤,只时时向未来睁开你的慧眼,也不用担心什么恐惧什么,只努力使自己身体感情各方面都坚强起来,我将永远是你的可以信托的好朋友,信得过我吗?
也许真会有那么海阔天空的一天,我们大家都梦想着的一天!我们不都是自由的渴慕者吗?
现在的你,确实是太使我欢喜的,你是我心里顶溺爱的人。但如其有那么一天我看见你,脸孔那么黑黑的,头发那么短短的,臂膀不像现在那么瘦小得不盈一握,而是坚实而有力的,走起路来,胸膛挺挺的,眼睛明明的发光,说话也沉着了,一个纯粹自由国土里的国民(你相信我不会爱一个“古典美人”?虽然我从前曾把林黛玉作为我的理想过),那时我真要抱着你快活得流泪了。也许那时我到底是一个弱者,那时我一定不敢见你,但我会躲在路旁看着你,而心里想,从前我曾爱过这个人……这安慰也尽可以带着我到坟墓里去而安心了。这样的梦想,也许是太美丽了,但你能接受我的意思吗?
为了你,我也有走向光明的热望,世界不会于我太寂寞。
来信与诗,都使我快活。每回你信来,往往怀着感激的心情,不只是欢喜而已。诗以较高的标准批评起来,当然不算顶好,以你的旧诗的学力而言,是很可以满意的了。第一首嫣嫣两字平仄略不顺,不大要紧,第二句固是好句子,但蹈袭我的句子太甚,把犹袭二字改为空扑吧。三四句平顺无疵。总观四句,略欠呼应,天上人间句略嫩,听之。此诗改为:
霞落遥山黯淡烟,残香空扑采莲船,
晚凉新月人归去,天上人间未许圆。
(两人字重复,因此读上去觉不顺口。倘把人归去的人改为郎字,却是一首轻倩的民歌。也许你会嫌太佻,但末句本不庄,故前面的人字不能改君字。)新月映带未许圆,使天上两字不落空。
第二首全体妥。糜字用得新,也许你用时是无意的?
第三首第二句微波漪涟重复,漪字平仄不对;第四句万般往事俗,改为年年心事即佳。全首改为:
无端明月又重圆,波面流晶漾细涟。
如此溪山浑若梦,年年心事逐轻烟。
三首诗情调轻灵得很,虽然还少新意,不愧是我的高足,我该自傲不是?
前次绝句二十首之后,又做了十一首,没有给你看。前几首较好:
春水桥头细柳魂,绿芜园内鹧鸪痕,
蜀葵花落黄蜂静,燕子楼深白日昏。
 
倚剑朗吟毵字栏,晚禽红树女萝残,
何当跃马横戈去,易水萧萧芦荻寒。
 
半臂晕红侧笑嫣,绿漪时掀采莲船,
莲魂侬魂花侬色,蛙唱满湖莲叶圆。
 
迟雪冲寒鹤羽毵,偶尔解渴落茅庵,
红梅白梅相对冷,小尼洗砚蹲寒潭。
略有宋诗调子,第三、四两首都故作拗句。又第九首:
秋花销瘦春花肥,一样风烟雨露霏,
萧郎吟断数根须,懊恼花前白袷衣。
第十一首:
燕子轻狂蝴蝶憨,满园花舞一天蓝,
仙人年幼翅如玉,笑澈银铃酡脸酣。
则是我诗里特有的童话似的情调。
天凉气静,愿安心读书,好好保重。
朱朱 廿三夜
秋兴杂诗七首,本没有给人看的意思,但张荃(朱生豪之江大学国文系的同学,诗人)既有信给我,也不妨抄下来并给伊一读,我没有另外给伊写信的心向(方言,意为“心思”)。
第[008]封
宝贝:
现在是九点半,我想你大概已经睡了,我也想要睡了。心里怪无聊的,天冷下雨,没有东西吃,懒得做事,只想倚在你肩上听你讲话。如果不是因为这世界有些古怪,我巴不得永远和你厮守在一起。
你说我们前生是不是冤家?我向来从不把聚散看成一回事,在你之前,除你之外,我也并非没有好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和你一认识之后,便像被一根绳紧紧牵系住一样,怪不自由的,心也不能像从前一样轻了,但同时却又真觉得比从前幸福得多。
不写了,祝你快乐!
十九夜
第[009]封
宋:
心里说不出的恼,难过,真不想你竞这样不了解我。我不知道什么叫作配不配,人间贫富有阶级,地位身分有阶级,才智贤愚有阶级,难道心灵也有阶级吗?我不是漫然把好感给人的人,在校里同学的一年,虽然是那样喜欢你,也从不曾想到要爱你像自己生命一般,于今是这样觉得了。我并不要你也爱我,一切都出于自愿,用不到你不安,你当作我是在爱一个幻像也好。就是说爱,你也不用害怕,我是不会把爱情和友谊分得明白的,我说爱,也不过是纯粹的深切的友情,毫没有其他的意思。别离对于我是痛苦,但也不乏相当的安慰,然而我并不希望永久厮守在一起。我是个平凡的人,不像你那么“狂野”,但我厌弃的是平凡的梦。我只愿意凭着这一点灵感的相通,时时带给彼此以慰藉,“像流星的光辉,照耀我疲惫的梦寐,永远存一个安慰,纵然在别离的时候。”当然能够时时见见面叙叙契阔,是最快活的,但即此也并非十分的必要。如果我有梦,那便是这样的梦,如果我有恋爱观,那便是我的恋爱观;如果问我对于友谊的见解,也只是如此。如果我是真心地喜爱你(不懂得配与不配,你配不配被我爱或我配不配爱你),我没有不该待你太好的理由,更懂不得为什么该忘记你。我的快乐即是爱你,我的安慰即是思念你,你愿不愿待我好则非我所愿计及。
愿你好。
朱 廿四
第[010]封
清如:
今天起来看见太阳光,心里有一点高兴。山中的雨是会给人诗一样的寂寞的,都市的雨只是给人抑塞而已,连相思都变成绝望的痛苦了。
望你的信如望命一样,虽明知道你的信不会到得这样快。一两年之前,我还不曾十分感到离别的难堪,友们别了之后,写信来希望一会,总是因懒得走动而拒绝了,以为见不见有什么关系,朋友何必一定要在一起,那时我该是幸福的。
上星期日是母亲忌辰,却忘记了,今天查起来才知道已经过去。也是昨天一样的天气,十一年前的那天,人生的悲哀掩上了我,以至于今日。
祝福。
朱 十九
第[011]封
宋儿,
有点像是要伤风了的样子,想睡下去,稍为写些。
因为心里十分气闷,决定买书去,莫泊桑已看得不剩几篇了,作为接济,买了一本Flaubert(福楼拜,法国著名小说家,其代表作现今一般译为《包法利夫人》《情感教育》、《萨朗波》)杰作集,其中包括他的三个名著,《波瓦利夫人》、《圣安东尼的诱惑》、和《萨郎保》,和两三个短篇(或者说是中篇)。有点失望,因为其中没有他的名著《感情教育》,篇幅也比较薄,只有六百多页,同样的价钱较莫泊桑少了四百页。不过其中有《波瓦利夫人》出版后因有伤风化被控法庭上的辩论和判决全文洋洋数十页,却是很可贵的史料,那个法官宣告被告无罪的贤明的判决在文学史上是很受赞美的。
法国的作品总是描写性欲的地方特别多,莫泊桑的作品里大部分也尽是轧姘头的故事(写得极美丽诗意的也有,写得极丑恶兽性的也有),大概中文已译出来的多是他的雅驯的一部分,太纯洁的人还是不要读他的全集好。法国的写实派诸大家中,Balzac(巴尔扎克,法国著名小说家)和Zola(左拉,法国著名小说家)自然也是非常伟大的名字,但以文字的技术而论,则未免散漫而多涉枝节,不如Flaubert和Maupassant(莫泊桑,法国著名小说家)的精练。但以我个人的趣味而论,较之莫泊桑的短篇,我总觉得更爱柴霍甫(今译为契诃夫)的短篇,这并不是说前者的评价应当在后者之下,而是因为一般而论,我喜爱俄国的文学甚于法国的文学。
出去没有带伞,回来密密的细雨打在脸上,很快意,简直放慢了脚步,缓步起来。
身边还有四块多钱,足够过年!明天或者不出去。等过了新年拿到薪水,决定上杭州来一次(即下星期),你如不待我好则不来。实在照这样子,活下去很不可能。
愿你吉祥如意。
朱儿
第[012]封
好友:
快放假了是不是,我从今天起开始盼望见你,带着很高兴的调子。我太没有野心,也许就是这一点不好,觉得仿佛只要看见你五分钟,就可得到若干程度的满足的样子。对于见面我看得较重,对于分别我看得较轻,这是人生取巧之一法,否则聚少离多,悲哀多于欢乐,一生只好负着无尽痛苦的债了。
我愿你好,热情地热情地。
不说诳的约翰 九日下午
第[013]封
好宋:
真的我不怪你,全不是你错,无可如何才怪你,但实在是不愿怪你的,遇到这等懊恼的事,暂时生一下子气,你会允许我的吧?我不曾骂你,是不是?你不要难受才好。我愿意听话,永远待你好。
说,愿不愿意看见我,一个礼拜之后?抱着一个不曾弥补的缺憾,毕竟是太难堪的事,让我再做一遍西湖的梦吧,灵峰的梅花该开了哩。你一定来闸口车站接我,肯不肯?我带巧格力你吃。这回手头大充实,有五十多块钱,另外还借出十八块,虽然年节开发,买物事(上海方言,意思即“东西”)回家,得用去一些。
其实从北站到我处一段路,也并不怎样难走,远虽是远。只须坐七路提篮桥电车到底,就没有多少路。如懒得问,黄包车十来个铜子也拉到了。寓所就在office转角。原该早告诉你的。
今后再不说诳话欺骗自己了,愿意炼成一个坚强的钢铁样的信心,永远倾向着你,当我疲倦了一切无谓的游戏之后。我不愿说那是恋爱,那自然是比恋爱更纯粹的信念。我愿意懂得“永恒”两字的意义,把悲壮的意味放入平凡的生活里,而做一个虔诚的人。因我是厌了易变的世事,也厌了易变的自己的心情。
你并不伟大,但在我心里的你是伟大的。
给你深深的友爱,我常想你是比一切弟弟更可爱的弟弟。
朱 九日傍晚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