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王朝.pdf

西夏王朝.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西夏王朝》一书,是由著名人文历史学者唐荣尧,通过十多年沉身史籍研究、二十个省区田野调查,依托央视年度重磅纪录片《神秘的西夏》,精心创作的一部讲述西夏王朝存亡兴衰的巨著。

编辑推荐
·著名人文历史学者唐荣尧,十年史籍研究、探访,精心创作的一部讲述西夏王朝存亡兴衰的巨著。
·央视年度纪录片《神秘的西夏》重磅推出,编剧唐荣尧深度创作,向你揭示更详尽开阔的西夏历史。
·著名作家贾平凹为本书题写书名。

作者简介
唐荣尧
上师赐名达玛西饶。出生于甘肃省靖远县一滨河村庄发裕堡,毕业于兰州师专中文系,信奉并体践自由精神的中国人文写作实践者。记者、作者、修者、行者与学者、多家人文地理类刊物主笔。迄今为止出版了个人诗集《腾格里之南的幻象》,西夏专著《王朝湮灭——为西夏帝国叫魂》、《王族的背影》、《西夏帝国传奇》、《消失的帝国:西夏》、《西夏史》及人文专著《中国新天府》、《文字背后的美丽》、《宁夏之书》、《青海之书》、《大河远上》、《月光下的微笑》、《影像青海湖》等,曾担任央视大型人文纪录片《中国回族》、《神秘的西夏》总撰稿、编剧以及多部人文类纪录片的编剧工作。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流亡,从青藏高原开始的千年迁徙之影
第二章 战歌,黄土高原上的奋争之曲
第三章 向西,从灵州到甘州
第四章 崛起,贺兰山的大白高国
第五章 鼎立,刀锋上的生存
第六章 丽影,胭脂背后的锋芒
第七章 上升,帝国搭起的阶梯
第八章 佛音,雪域来的精神之光
第九章 余晖,皇座上的仓皇
第十章 挽唱,一个帝国最后的时光
第十一章 帝陵,王朝的另一份密码
第十二章 背影,后裔去向的追寻

后记
后 记
这本书的缘起,要从几年前说起。
2010年4月,成都举办一个全国书展,我带着为青海玉树地震灾区的孩子们找点书的想法去了。在书展现场遇见了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的责任编辑刘微,他们出版的“西向天狼”丛书在很多新华书店里都摆放在醒目的位置。喜欢历史的我知道其中有《匈奴帝国传奇》《鲜卑帝国传奇》《契丹帝国传奇》,独独没有党项羌建立的西夏帝国。
我便问她:“‘西向天狼’丛书旨在表现北方游牧部族建立的草原帝国,但怎么没有一部西夏帝国的传奇之书呢?”
“没有作者写呀!”她笑着回答,“你如果有兴趣,为什么不写一本呢?”一年后,我的《西夏帝国传奇》出版了。这是后话。
第二天,我聆听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的讲座,还遇见了老朋友、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社长李栓科先生,并经他引荐认识了全景地理书业有限公司出版人陈沂欢。
到了2014年,又是4月,注定又要开始一个美丽的季节。我受央视大型史诗纪录片《神秘的西夏》总导演金铁木之邀,前往北京开始剧本创作。刘微此时已调到全景图书公司工作。一个周末,抽空和刘微见面,那天陈沂欢也在。一顿简单的素餐后,一个共识形成了:做一本以散文笔法来全景展示西夏王朝的书。
2015年,当别人在鞭炮声中欢度春节时,我在贺兰山下的阅海边开始集中创作。这一年的春天对我来说似乎消匿了,雾霾也好,难得的晴天也好,周围的一切对忙于写作的我来说,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对于一个认真的写作者来说,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够成为可吃的老本,没有任何一本书能够让自己停下来沾沾自喜。在他的心里,有的应该只是突破与超越,如此方能证明自己、成就自己。这本书同样如此。和我以前完成的西夏主题的书相比,写作过程中的艰辛自不必说,我确信,它有着突破之处,有我钟爱它的理由,也同样有会让读者挑剔的地方。
我一直是个诗歌爱好者。我钟爱的诗人名单中,阿根廷的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一直是重磅人物。1923年,二十四岁的博尔赫斯出版了他的第一本诗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四十六年后,这位双目近乎失明但在诗坛已经奠定了不可替代地位的老人,重新修订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再版序中,我读到这样一句话:“我发觉1923年写下这些东西的那位青年,本质上已经就是今天或认可或修改这些东西的先生……对我来说,《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激情》包容了我后来所写的一切……”除了对诗歌文本的敬重外,我对博尔赫斯二十四岁时的敏感和前瞻性产生了礼敬之心。
我和西夏的渊源开始于二十四岁那年。大学毕业后我把自己“流放”到腾格里沙漠南缘的一个小县城,以一个诗人的身份游荡于那片辽阔的风寒之地,在普通话和当地方言包围的语境中,感受着那片土地上暗隐的异族基因。在县志等史料中,看到那里曾经被一个叫西夏的王朝统治过。偶然间,我听到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牧羊人在山洞里发现了一卷一卷的纸,打开一看,上面写的全是一种看不懂的文字,旁边还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牧羊人便顺手将这些纸带回家,包裹着麦草,塞进了房顶上椽子的空隙。一天,他和村里的一位教师闲聊时谈及此事,没想到,这位在当地最有学问的老师也不认识这些字。这位老师听说武威市有位学问很高、能认识奇怪文字的学者,便带着这些纸卷赶赴武威。这位学者叫孙寿龄,是著名的西夏学者,因为能识西夏文字而被人们认为是“识天书”的人。孙寿龄打开纸卷一看,立即认出这是西夏文字。
闻听了这段故事后,我回到县城后专门去了县博物馆,在那里看到了来自小芦塘的那些西夏文纸卷。我还得知:在距县城东二十多公里的河边,一处北魏时建的寺院里,发现过一卷手抄西夏文《金光明最胜王经》,这样的经书在全世界屈指可数。
同样是二十四岁,但我没有博尔赫斯对今后岁月的敏感预知,我当时根本就没想到今后我会和那个神秘而遥远的西夏有什么关系。
1999年末,我因工作来到了贺兰山下的银川,才知道这里就是西夏帝国的昔日旧都——兴庆府。我和这个湮灭了八百多年的王朝之间不再有距离,我被它深深地吸引了。随后,是对西夏历史十多年的探究与研读。或求教于学者,或田野中探访;或图书馆里查阅史料,或在深山峻岭中孤行,一路行来,还没来得及告别青年时光,已是中年。自己人生最富有激情和创造力的时代,竟然就交付给了这个王朝,仿佛自己也成了这个帝国精神意义上的臣民。
回望二十四岁,我才知道,一个能预知自己未来的人是多么幸福。博尔赫斯把属于他的生活搭建成了一个由时间的轮回来控制的迷宫,而我,不仅没有那个阿根廷人坚强而深邃的想象力,更没有他的文学才能和由此带来的声誉,只有十年来一路的故事和背后的坚持。这些加上我对西夏的神往与敬重,便有了此前关于西夏的几本书问世。
西夏的研究本来自有国家专门设立的研究机构,我对西夏的亲近与研读、书写,出自本心和知识分子的良心。十多年来的西夏之旅,我拒绝了任何意识形态和商业形态的赞助与指手画脚。这本《西夏王朝》表明我的一种历史观和生活态度、写作态度,尽管这会招致嘲笑与质疑。
感谢金铁木导演,他执导的《神秘的西夏》不仅间接地催生了这本书,也使西夏的历史在一个信息时代能够得到最大范围的传播。感谢著名作家贾平凹先生为本书题词,感谢助理潘嘉琪为本书所做的工作,感谢为本书问世做出努力的人们。当然,我最希望读者能够在阅读中感到愉悦。

2015年8月末于京城“西北偏北”

文摘
插图: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