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pdf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人类的进步史也是人类的堕落史,而私有制的确立,是造成人类不平等及其后果的关键。

媒体推荐
人的思考状态是一种反自然的状态,能思考的动物是一种堕落的动物。
  ——卢梭

作者简介
作者:(法国)卢梭 译者:高修娟

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 Rousseau,1712年6月28日-1778年7月2日),法国哲学家、教育学家、文学家,为《百科全书》撰稿人之一,启蒙运动最卓越的代表人物之一。主要著作有《社会契约论》《新爱洛伊丝》《爱弥尔》《忏悔录》等。他思想的影响涉及哲学、政治学、文学等领域,对法国大革命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目录
献给日内瓦共和国的致辞
序言
本论
第一部分
第二部分
附录
论文写作的背景
卢梭年表

序言
在人类所有的知识中,我认为最有用却又最不完善的就是关于“人”的知识。我敢说戴尔菲神庙上的那句铭文比伦理家们的任何鸿篇巨制都更深奥、更重要。后文将要论述的这个问题,在我看来,是哲学所能提出的最有意思的问题之一,不幸的是,这也是哲学家不得不解决的最棘手的问题之一。因为,如果不从了解人类自身开始,我们如何能够了解人与人之间不平等的起源呢?人类在时空的流转中一定发生了许多变化,如果不了解这些变化,人类怎能希望看到自然创造的人的最初模样呢?人类又如何能够区分哪些是人类原初的本性,哪些是人类由于环境和人的进步带来以改变自身原始状态的那些变化呢?像格劳克斯石像一样,在经过岁月、海浪和暴风雨的无数次侵袭之后,看起来更像是一只野兽,而不像一位天神;人的心灵也是如此。在经受无数次持续不断的改变之后,在接受了不计其数的真理和谬误之后,在身体构造发生重大改变之后,在遭受长期的激情的冲撞之后,人的心灵已经面目全非了,几乎再也不能从中识别出它的原始本性。现在我们再也看不到哪个人自始至终坚持一种行为模式了,再也不能看到哪个人还保留着伟大的造物主赐予他的崇高而庄严的淳朴本性,我们看到的是人们仅剩下过度情欲和昏庸无知之间的可怕交锋。

文摘
第一部分
为了正确判断人类的自然状态,就必须考察人类的起源,从人类形成的初期来研究人类的状态。尽管这样做很重要,但我仍不打算研究人类在连续不断的发展中逐渐形成的构造,也不打算停留在仅仅追问人类是怎样从最初的状态一步步转变成现在的模样的。我不打算去研究,是否真如亚里士多德所说,人的长指甲最初不过是弯曲的爪子;是否人像熊一样,全身长满毛发;或者,人在最初是否用四肢爬行,目光向下,局限在一小块范围中,不能看到广阔的大自然,因而限制了思想的发展。在这方面,我仅能提出模糊不清的几乎全凭想象的假设。比较解剖学至今没有什么进展,自然观察家们也不能为任何可靠的推断提供有力的证据。这样,在这个问题上,如果没有超自然的知识可资利用,也不能注意到那些因人类将四肢应用于新用途和食用新食物而发生的身体内外构造的变化,我只能假设,那时的人类一直都和现在的人一样,用双腿行走,像我们一样使用双手,目光向前,能够看到广阔的大自然,也能看到广袤无垠的天空。
在这样一种生命构造中,如果剥离其中超自然的天赋以及在漫长的历史中获得的人为能力,即我们仅仅考虑人刚刚从自然中造出来的样子,我们就可以看到,人这种动物,既没有某些动物那么强壮,也没有某些动物那么敏捷,但总体来说,人体的构造是所有动物中最完善的。我看见,只要他能找得到橡果充饥,找到小溪解渴,还能在一棵橡树下睡上一觉,那么他的全部需要就都满足了。
如果大地还像以前那样肥沃,茂密的森林还能生长于斯,而树木也没有遭受刀斧砍伐,自然界仍然能够为所有的动物提供充足的食物和住所。而人类,生存在各种动物之间,凭借他观察和学习的能力,他获得了其他动物的生存本领,因而具有了任何其他动物不能比拟的优势:每种动物都只局限于一种本能,而人在最初也许没有任何一种本领,但是却学会了其他动物的生存能力。人能吃各种不同的食物,而动物只能分别吃其中的几种,因而人比动物更容易找到食物。
由于人类自幼年开始就长期生活在恶劣的气候条件中,不得不忍受疲劳,没有衣服御寒,没有武器防身,为了保护自己和食物,他们不得不和猛兽搏斗,并拼命奔跑以逃避野兽的追击。因而人获得了一种强壮的体质,并且几乎不会改变。人类的孩子,一出生就具有从父母那里遗传的优良体质,并在赋予他们这种体质的环境中不断磨炼,因此获得了人类特有的生存能力。自然对待他们就像斯巴达的公民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只留下那些天生强壮的孩子,加以培养,使他们更加强壮有力,杀掉其余体质弱的孩子。这方面和现在的社会不同,在我们的国家里,父母视自己的孩子为累赘,在他们出生之前不论强壮与否一律杀掉。
原始人理解并能掌握的唯一工具就是他的身体。他的身体有各种不同的用途,而我们的身体则因缺乏锻炼什么能力都没有。现代技术使我们变得柔弱而笨拙,而原始人必须使自己强壮敏捷。如果他们有斧头,他们还有力气用手折断树枝吗?如果他们有投石器,他们还能将石块飞快地扔出去吗?如果他们有梯子,他们还能敏捷地爬上一棵树吗?如果他们有马,他们还能跑得这么快吗?假使文明人有足够的时间来使用机器,那么毫无疑问他能打败原始人;但是,如果让他们赤身裸体站在一起,没有任何武器,你将会发现文明人和原始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你将会看到一个瞒时全力以赴、随时准备应对一切变故、甚至始终具备一切力量和技巧的人占据多大的优势!
霍布斯认为,人天生勇猛,争强好胜,喜欢打斗。而另一个杰出的哲学家则持相反的观点,康贝尔兰德和普芬道夫也认为,没有比原始人更温顺胆小的了,他们总是战战兢兢,即使是微弱的声音和细小的动作也能吓到他们,让他们落荒而逃。在他遇到不认识的事物时,这种情况可能发生,我也毫不怀疑,他会被任何一种新奇的事物吓到,因为他不能判断出在他眼前的事物对他有利还是有害,他也不能将可能遇到的危险与自己的能力作出正确的对比。然而这种情况在自然状态中不常出现,那时,所有的事物都以单纯的方式进行,大地上也不会发生突然的或者持续不断的动荡,这种动荡往往是由生活在一起的人们的欲望碰撞和胡作非为引起的。对于原始人来说,他们散居于各种动物之间,不断地和野兽争斗,因而他们能迅速将野兽和自己的能力作出对比。当他发现自己在智巧方面胜过野兽的程度远远超过野兽在力量上胜过他的程度时,他就明白再也不用害怕它们了。当一只熊或者一只狼和一个强壮、敏捷而勇敢的(所有原始人都是如此)并且拿着石块或者棍子的原始人搏斗的时候,你会看出至少双方都会有危险。这样,经过一番试探之后,这些原本就不喜欢相互攻击的野兽也不会攻击人了,因为它们知道这些原始人和它们一样凶猛。而有些野兽在力量上胜过人的程度远远超过了人在智巧方面胜过它们的程度,这样,原始人就和其他弱小动物处于相同的境地;不过即使这样,他们也能生存下去。况且,原始人还有一个优势:他和其他动物跑得一样快,而且能在任何一棵树上找到安全的避难所,在面对野兽的时候,他就可以自由选择进行搏斗或者逃跑。另外,并不是所有动物都会天然地攻击人,除非是迫于自卫或者饥饿难耐。动物也不会对人产生天然的反感,这种反感好像表明一种动物注定要成为另一种动物的食物。
这无疑就是黑人和原始人不怕在树林里遇到野兽的原因了。其中委内瑞拉的加拉伊波人在这方面可以说是绝对安全,而且没有任何不方便之处。弗朗索瓦·柯勒阿告诉我们,他们仅仅带着弓和箭就可以自由行走于树林中,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们当中有人被野兽吃掉。
然而,人类有更可怕的敌人,而且没有任何防御的办法,这就是年幼、衰老和各种疾病带来的天然虚弱。这些都是人类弱点的不幸证据,其中前两者是每种动物都会遇到的,而最后一种主要存在于社会状态中的人那里。讲到年幼,可以观察到,人类的母亲可以随身带着自己的孩子,比起那些劳碌不堪往来于觅食和喂养孩子之间的动物母亲来说,人类的母亲更容易养育自己的孩子。当然,如果母亲不幸死亡,孩子随之而去的可能性很大;但是所有动物都有这种危险,在能养活自己之前,幼崽总得有一段时间要依赖母亲。人类的幼年时期比动物更长,他们的寿命也相应更长,因此所有的动物在这方面都是大致同等的。虽然在幼年生活时期和幼崽数目上还有其他的规律,然而这与我讨论的问题并不相干。在老年时,人类活动减少,分泌物也减少,对食物的需求也随着觅食能力变弱而减少。虽然原始人不会得风湿和痛风这一类疾病,但是衰老却是人面对的痛苦中最没有能力缓解的一种痛苦。然后他们会悄然死去,没有人会注意到,甚至连他自己也不会意识到。
关于疾病,我不想重复大多数健康人所说的反对医学的肤浅谬论。然而我要问问,有无确凿证据能够证明在医学最不发达的地方人们的寿命要比医学最发达的地方的人更短?如果我们自身带来的疾病比医学能够治疗的疾病更多的话,又能说明什么呢?人们的生活方式极度不平衡,一些人过于安逸,另一些人过度劳累。一方面,纵情的欢娱损害了我们的感觉,过于精致的食物给我们过多的热量,使我们消化不良;另一方面,穷人吃的食物有损于健康,并且往往不足以果腹,这使他们一旦有机会就暴饮暴食,从而伤害脾胃。所有这些,加上熬夜、不节制、各种情欲的放纵、身体疲劳、精神衰竭,和各种生活条件下数不清的痛苦和焦虑掺杂在一起,使人们难享片刻安宁。这种种事实表明,大多数疾病是由我们自己造成的,而我们想要摆脱这些疾病,只能转而坚持那种自然赋予我们的简朴、单纯和清静的生活。如果自然注定使人健康,那么我敢断言,思考就是一种违反自然的状态,而一个思考着的人必定是一种痛苦的动物。当我们想到原始人的优良体质——至少那些还没有被我们的烈酒毁坏的身体,当我们想到他们除了受伤和衰老以外没有任何不适的时候,我们就不得不相信,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就是一段疾病增多的历史。至少柏拉图这样认为。他曾经根据波达利尔和马卡翁在特洛伊城被围的时候使用过和推荐过的药方推断,那时的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些药物会引起一些疾病。赛尔斯也说过,希波克拉特发明的节食疗法对现在的人们非常有用。

内容简介
《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法国大革命的灵魂。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中,卢梭指出人类每向前发展一步,不平等的程度就加深一步。《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阐发了卢梭的政治哲学思想,为《社会契约论》奠定了基础,同时也是他整个政治学说的导言。
这是一本充盈着智慧的书。它的每行,都渗透着作者苦苦的求索。卢梭的思辨如蛟龙,从各个角度逻辑清晰地阐释为什么人类的进步史就是人类的堕落史。读着它,就像走一条蜿蜒的路,即使他不告诉你结果,下一个拐角出现时,也往往应验你的想象,于是思路渐渐明晰,海阔天空的世界呈现在眼前,与顾影自怜相异,与日常细碎不同……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