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pdf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前行修持是一套完整的实修系统,它既是一切佛法修持的根基,又囊括了所有修持的精华,以及心灵之道上所需的一切;既适合入门者打造学佛基本功,也是修行人需要终生修持的心法。

作者简介
作者:(不丹)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译者:姚仁喜

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1961年出生于不丹,秉承藏传佛教最优良的传承和教育,享誉世界,是当今公认最具创造力的年轻一代藏传佛教导师之一。在青年时期,便已开始从事弘法利生的事业,例如成立佛学中心、资助修行者,以及出版经典书籍,并到世界各地弘法。他也是闻名影坛的获奖导演,亲自编写并执导《高山上的世界杯》和《旅行者与魔法师》两部脍炙人口的佛教主题电影,最新即将完成第三部电影《VARA:The Blessing》(暂译为《加持》)。他将电影视为现代的“唐卡”,以电影的虚拟情境巧妙比喻我们身处的幻相世界,而证悟的过程就是脱去妄念所带来的层层蔽障,了解因缘的善变与无常,进而放下我执,迈向觉醒之路。
姚仁喜,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之弟子,曾译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著作《正见:佛陀的证悟》和《朝圣:到印度圣地做什么》。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筑硕士,台湾大元联合建筑师事务所主持建筑师。曾多次受邀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与鹿特丹建筑展等国际建筑展。2000年获远东杰出建筑设计奖,2002年获首届WA中国建筑奖佳作奖,并获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杰出校友等多种奖项。

目录
前言
导言调整你的心
第一部我们为何要修持前行?
第一章佛法有什么好处?
佛法会让我快乐吗?
培养“出离心”
培养面对真谛的意愿
如何珍惜佛法真正的价值
克服贫困的心态
要贪求“圣财”
听闻与思维佛法
依自己的能力而修持
誓戒
从幻相与迷惑中解脱
持续的存在
佛性:培养“最糟的染污也能洗净”的信心
正念
持戒、禅定与智慧
第二章因乘与果乘
因乘
果乘
“道”即是目标
捆绑轮回众生的事物,也能解脱众生
利用此身作为法道
第三章前行略说
“前行”:一个误称?
前行的结构
开始修持前的几句建言
第四章你的心灵热身
修行者的四种态度
三殊胜法
切断念头之链
以持戒作为准备
忆念上师是修持最好的准备
开始修行前的三个窍诀教授
遥呼上师
四共加行
第五章运用你的想象力
观想的修持
常见的问题
第六章我们为何需要上师?
检视上师
老师示现,以启发学生
上师
学生为何需要寻找上师?
上师即是“法”
不要事后批评自己
纯正上师所具有的功德
福德与上师
以虔敬心来度量心灵的进展
第二部前行
第七章皈依
为何要皈依?
皈依:理论
皈依:窍诀教授
皈依:修持
积聚大礼拜数量
如何克服你对修行的抗拒
第八章生起菩提心
何谓“菩提心”?
相对菩提心
究竟菩提心
座修的结尾
第九章净除蔽障的修持——观修上师为金刚萨唾
蔽障与染污——恶业
为何要观想上师为金刚萨埋?
虔敬心——深信咒语与观想
四种力
观想
三昧耶
第十章供养曼达
福德
修持
第十一章“古萨里”修法
观想——战胜四魔
第十二章上师瑜伽
观想
“上师瑜伽”之心要
修行指南
修行者成熟的征兆
祈请文以及应该祈请什么
第十三章“灌顶”与上师瑜伽四灌顶
灌顶——引介佛性
“灌顶”的理论
修法:自我灌顶
认识心的本性
生起次第与圆满次第
荟供
第十四章有关修持的忠告
以情绪(烦恼)为道
最后的忠告
致谢词
译者后记
名词解释
钦哲基金会

序言
在我们开始任何计划——例如学习新的语言——之前,若能毫无疑问地知道自己为何要做,并能确定它值得自己去贯彻,是会有帮助的。一旦建立起这个基础,你自然会问:“我应当先做什么?”这是一个好问题,而且,如果是学习新语言的话,答案也相对单纯。对初学者而言,当然从字母学起;但是,如果谈到“圆满成就心灵之道”这种更具雄心大志的主题时,事情就会变得有点复杂。虽然我们必须提出同样的问题,但是比起学习语言的学生,这条探索之路对于渴望成为佛教徒的人而言,将更为危险。为什么?因为在佛教世界中,问题与答案都已经被制度化了。
理论上,由于每个人的心灵旅程必然有所不同,因此,对于“我应当先做什么”这个问题,也就会有许多不同的答案。遗憾的是,只有圆满证悟的诸佛与大菩萨,才能就每个人需要先做什么给予精确的量身教示;然而,在日常生活中,我们遇见这般圣者的可能性却极为微小。那么,我们该如何开始?我们该何时开始?该做什么?是否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忽视或略过的?
由于我们缺乏证悟诸佛的个别指引,因此,唯一能依赖的就只有佛法现存的一般化教授,而这是数世纪以来揣摩臆想的成果。虽然这不像是个激励人心的消息,但是请诸位不要绝望。这些揣摩想象虽然已有数百年历史,但最初都是由一些世界上曾经存在过的、最伟大的学者与修行者所发展出来的。因此,“依循佛法之道,我该做什么?”如果你这个问题所获得的答案是修持“止禅”或“四加行”那么你大可放心,这个答案若不中,亦不远矣。
我们今天所面对的一个问题,是“前行”这项修持愈来愈被看作是一种惯例或习俗。这并不是新的现象,习俗或传统原本就一直环绕着心灵修持的方法而衍生。事实上,我们很难想象如何能避免它,甚或该不该避免它。例如在缅甸、日本、泰国等地,现今装点佛陀智慧的当地色彩,即是过去让教法生根发展的极大助力。但是今天,只要有个想要步入金刚乘的弟子一接触到教法,就会被告知:做任何其他事情之前,必须先完成“前行”。然而,佛陀所有教法背后的意图,就是要我们超越人为的习俗与文化,这些都会随着时代、国界与主流思想而有所改变。设若佛教的律法是始于某个飞沙走石之地,佛陀无疑地会建议比丘们使用现在所谓的“罩袍”来保护脸庞。如果这个传统后来被移植到一个潮湿无风的热带森林,当地的比丘们可能不会觉得这条戒律有何启发人心之处。
你的修习愈深入,你就愈会发现前行是金刚乘最独特的要素。可悲的是,在这年头,大家都流行愈快摆脱它愈好,新进的金刚乘弟子将前行视为自己被允许接受更高深教法之前所需克服的门槛。这是极大的错误!而且也是个潜在的危险,因为它几乎无法被驳斥。然而,许多人都抱持这种看法,而其后果也开始愈来愈难以收拾。例如,在佛教圈里,有种心灵“政治正确”的作用,因此,即使像是“并非每个人都需要累积十万遍大礼拜”这种最轻微的建议,也会受到极大的排斥。如果愈多人这么想,这项珍贵的修持被贬为无意义仪式的风险也就愈大。
当然,依循一套步骤分明的修行之道,是有益又令人感到有所成就的。但问题是,现今的佛弟子们总是太过亦步亦趋地依循既定的修持。其实每个弟子的需求都不同,因而上师需要培养的一种善巧,是要找出最适合每个人根器的修持方法。
举例而言,假设你必须教导隔壁的邻居学骑自行车。你首先发觉她在清晨注意力都难以集中,而那却是她需要骑去上班的时刻。作为老师的你,于是建议她离家前先喝一杯咖啡来提神。结果成效奇佳,不到两天,她就在早晨安全地骑车上班了。不久之后,她的堂兄要她教如何骑车,由于你建议的那杯咖啡对她的骑车经验非常有效,于是不管他是否需要,她就将这个建议传递给堂兄。接着,她堂兄又将同样的讯息传递给弟弟,弟弟又传递给女儿,如此一路传递下去。过了五百年,就衍生出一种严密的教派——他们一定先喝完咖啡再骑自行车,否则就不上路。 文化配件多有用?
从亚洲发展出来的心灵之道,例如佛教或印度教,都包覆了各式各样的文化配件,而且为了适应各个种族的需求,也发展出各种特定的仪式。亚洲的人们喜好与佛法有关的各种盛典及仪式(这种带有戏剧感的仪典,至今还持续地利益许多修行者),然而,如今佛教哲学已经在亚洲之外传播,我们就必须面对某些挑战。许多古老的佛教仪式虽然很适合亚洲人,但是对欧美或澳洲等地的人而言,就比较难以消化。甚至出生在尼泊尔、不丹或中国西藏这些传统佛教社会里的年轻人,也很难理解一些佛法比较仪式性的面向。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许多由来已久的东方传统看似有点过时,就武断地认为它们在现今变迁的世界中是无用的。虽然也许有些面向不再有用,但大部分佛法里所谓“宗教性”(religiosity)的事物,还是非常有用且值得保存。由于文化既非独立也非永恒,因此有关仪式方面的事物,仍可教导并加以运用。这也就是说,佛教修持中必要的那些古老文化元素,无疑地应该传递给现代人。
以合掌表示尊敬或致意的“合十印”(anjali mudra),就是一个优美而普遍的手势;将它应用在大礼拜上,也是众所接受的修持方式。想象如果这种修持被现代化,有人告诉你可以用握手十万遍来取代合掌,虽然理论上并无任何逻辑可说它行不通,但它就不会有相同的效果。强大而长久的习俗总会驾驭逻辑,而且老办法往往正是最佳的方法。往昔大师们非凡的洞察与远见,也在他们制定的这些广为运用的修持法门中得到见证。例如,禅坐时要挺直背脊,无论人们来自何种背景,这个方法都一直适用于所有人类。
当然,对现代的修行者而言,与前行修持有关的习俗与传统仍然非常合适。举例而言,像我这种人,就对既定的结构与可度量的目标感到鼓舞与启发——有如寓言中绑在驴子帽上的胡萝卜。但是我们处于末法时期+(degenerate times),很难在众多仍然存在的善巧方便中,分辨出何者仍然适合现代人。逻辑告诉我们,由于时代艰困,因此前行的每个项目都不只要重复习俗上的十万遍,而是三十万遍,甚或更多。然而,也有一些人鼓吹把数量降低到各一万遍,来激励那些会因数量庞大而气馁的人。
喇嘛项仁波切(Lama Shang Rinpoche)曾说,想要修持大手印(梵Mahamudra)的人,应该不要把“先修完前行的积聚”看得太严重,他认为前行与所谓的“正行”应该一直同时修持。这里所说的重点是,前行的目标不应只是累积数量而已,而是要让它穿透我们的心,弄乱我们懦慢的羽毛,并且确实地削弱我们的我执

文摘
版权页: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

(应该把身体看成一艘渡越苦海的船筏,它只是我来去修善的工具罢了;然而,为了实现有情的利益,我仍应加以维护,以便利用它来修炼成如意的清净佛身。)
金刚乘修行者对身体的态度,与声闻乘、菩萨乘相当不同,后两乘视身体为合弃不掉的东西,而金刚乘却视它为我们最便给的助缘。
由于菩萨乘的智慧与方便,因此在身体的使用上,比起声闻乘所提供的方法,用途来得更大。有许多殊胜的故事描述了菩萨如何为了帮助他人而无私供养自己的身体,例如有位比丘为了成全疯狂爱着他的女子而合戒,又如佛陀在他即将成佛之前的某一世,自愿合身喂食饥饿的母虎与幼虎等。
金刚乘修行者不只以此色身来服务他人,也在禅定修持中以它来扮演重要的角色。例如,为了强化修持,行者做各种手印、舞蹈,以及从事一般的饮食活动。从一开始,金刚乘的弟子就被教导如何理解身体的组成元素与能量即是“智”(梵jnana)与“身”(梵kaya,即指“本尊”),他们也被教导“身”与“心”的界线若非不存在,也是极为微小的。因此,在调伏这看不见、抓不着、碰不到又抽象的心时,我们利用这个机会也去操控身体,这是很有道理的。而且,这样做也会非常有效,例如倘若你从来不曾头痛,但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那么你可以去想象,或者也可以拿块砖头往头上砸。第一种方法可能会花费一点时间才能熟练,而且不能保证你所想象的头痛与真实状况有多相似,但第二种方式无疑地会让你有即刻且绝对真实的头痛经验。
为了确保所有潜在的弟子都能找到适合各自根器的教法,佛陀教导了这些不同的法道;然而,没有任何一个法道比另一个更珍贵或更高深。大乘或金刚乘的弟子们常会轻视声闻乘的传统,这是一种令人唾弃的观点,这种观点等于是贬低佛陀亲口的言教,视其比其他乘还低下。这些教法都是佛陀亲口之言,怎么会有一个比另一个“高”或“低”呢?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作为佛弟子,无论我们目前所追随的是何种传承,都应该发愿将佛陀所有的教法付诸修持。
有个传统的例子是,有人患了黄疸病,由于疾病之故,他看到的白海螺是黄色的。有一种见解主张此人应该看见白海螺才对,所以应该给他吃药,以确保他能看到正确的颜色。在此,这个药方就是以缘觉乘、声闻乘或菩萨乘所提供的善巧方便之形式出现。

内容简介
《不是为了快乐:前行修持指引》中除了实际的方法指导之外,还不断启发佛法的珍贵与修持的必要,并处处可见对学佛者的鼓舞和纠正,其最终的用心,是让我们踏上不间断的修持之路,真正转化我们僵硬、散乱和困惑的心。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