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pdf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可视为中国科学写作新生代的首次集体亮相;连岳、梁文道倾力作序;饶毅、赵致真、罗永浩、刘慈欣、路金波推荐;《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参与作者30人,其中17人为理工科博士或博士生,连文中的插图也出自理科博士之手。

媒体推荐
一群年青人,不仅自己为科学所兴奋,而且希望和大众分享他们从科学发现中获得的快乐。我希望,他们的文章能有助于中国摆脱过去一百年来过分功利化看待科学的倾向,让科学成为一种文化。
           ——饶毅 北京大学教授

  知识的美味,时代的气息,青春的活力,才华的光芒——这是可爱的“松鼠”们奉献的第一掬“果仁”。在科普队伍青黄不接的时候,“松鼠会”的异军突起格外值得珍惜。作为一名老卒,我与其说是应该给他们支持,毋宁说应该向他们学习,他们是中国科普的希望和明天。
           ——赵致真 中国科技新闻协会副理事长、科普作家)
  为了跟愚昧和迷信争夺市场,科普作品在应有的理性和严谨之外,最好还能做到生动有趣,“科学松鼠会”显然就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科普文章大多数情况下都很有趣,有时候甚至很酷。
           ——罗永浩 牛博网创始人、老罗英语培训学校校长)

  知识与情趣共存,智慧与艺术相融,在我们眼中科学从未展现过如此魅力!
           ——刘慈欣 科幻作家

  “让科学流行起来”,是松鼠会的目标,这本书,是他们实现目标的一个开始。
           ——路金波 图书策划人

作者简介
科学松鼠会是一个科学传播公益团体,由90多个年轻人组成,他们是大学副教授、博士后、研究生、本科生、科学记者编辑,和一些有科学背景的公司白领。他们相信科学是美的,希望为公众“打开科学坚果”,让“科学流行起来”。和所有年轻人群体一样,他们腐败、郊游、交友,不同的是,他们还聚在一起聊科学、做讲座、看纪录片、辨星星、认植物……当然,他们最擅长的是文字表达,一起写作的科学博客获得了2008年德国之声博客大赛“国际最佳博客”公众奖。“科学松鼠会人气蹿红,博客科普受关注” 被众多专家评为2008年下半年十大科普事件之一。

目录
人世间
美好的知识
密室里的谋杀
催情助兴全仗它
我愿意为你——RFID漫谈
手机的新功能——爆玉米花
四维盒子的展开图
钱花在哪里才幸福
吃多少细菌才安全
一份人寿报告
动物志
孤岛生活
老鼠和毒品的故事
纵欢时刻
天屎
“妈妈”考
独角兽——基于真实的传说
养一只翔兽作宠物
没有蜜蜂的春天
懂数学的蝉
花世界
like the time,they go…
毒门秘笈
兰花的智慧
黄金水稻
以爱情的名义
天与地
到国际空间站上班
话说金星凌日
核爆炸与葡萄酒的年份鉴定
Arthut’s Seat(亚瑟王座)
在脚底下科幻
并不狂野的未来
皮囊事
一种双人游戏
月经休假
愿君好梦
玄门妙鼻
为脖子干杯
专业尿官
屁股的生存哲学
医疗镜
退行性关节炎和我的爸爸
麻醉之惑
男孩还是女孩?
疫苗依赖
科学vs.传统之“坐月子”
采采蝇与昏睡病
从烂嘴角到郁金香
该拿什么去见你,我亲爱的恐怖的牙医
心灵记
关于记忆的记忆
莫拿右脑说事
天生的审美家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嗨!我可以为你生成一个祖母细胞
Ask Dr.You
为什么吸鼻涕时鼻子没什么大感觉
很大感觉,甚至会呛到?
4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
放在口袋里的耳机线为什么总缠在一起?
同样从冰柜中拿出,草莓为什么比巧克力冷?
为什么有些候鸟(如灰雁)喜欢排队飞行,而其他候
我刷牙为什么总会掉一块牙膏出来?
后记

序言
如果我们认为科学是人类进步的重要力量,科普就是需要的。严格来说,多数文章可以算成科普,不过有的在普及社会科学,有的在普及自然科学。科学松鼠会普及的,是后一种。但无论是哪一种,罗素先生说的人生三要素,是好文章追求的要点:爱、知识以及对人类苦难的同情。
曾经有个老太太在罗素演讲后发言,声称宇宙像一只乌龟驮着一群乌龟,而罗素的说法不太正确。乌龟说当然不太符合主流科学,在哲学史、数学史及文学史上都占据重要地位的罗素先生,兴致勃勃地开始和老太太探讨宇宙是不是乌龟家族。他并段有以现在的时髦作法,对这个老太太怒喝一声:愚民!疯狗!傻逼!然后在观众的掌声中以漂亮的科学背影退场。
一个写普及性文章的人,应该像罗素一样,平静面对所有的疑问,哪怕其毫无知识含量。这种做法才合乎逻辑科学:正因为他没有知识,你的普及才有价值,如果他跟你知道得一样多(或者比你更多),为什么要来看你的普及文章?在现代社会分工极精细的背景下,优秀的科学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这个问题,我不知道。”科学的进步使人谦卑,科普作者,应该也把谦卑放在第一位,因为他们最知道,在自己身后,其实有海量的更内行的专业人士,只不过,他们没有写文章罢了。科学松鼠会的模式,志同道合者的聚集,其实是科普比较有效的存在方式:每个人都只写自己的专业,这既增加了文章的公信力,又避免了在所有科学议题上发言的尴尬——因为科普告诉了我们一个常识:没有任何人知道所有种类的科学。
一个科普作者始终面临的危机是,科普文章的可替代性太强。仅仅为了得到科学知识,可以非常方便地查问维基百科及更专业的资料库,他为什么要看你的科普?因为他感觉到你除了有知识,还有爱,还有同情心。这就牵扯到科普作者为谁代言的问题了,科普作者的人文关怀更是不可或缺的,要确定自己得站在弱势群体这一边,他们申张自己的权利、维护自己的利益、甚至推动社会的进步,都需要科学知识的帮助,也希望自己在面临专业疑惑时,有科普作者能出来帮助他们。强势群体不需要你的背书,在任何时间,他们都有足够的力量将不科学的东西包装成科学的样子。随便抓一个弱势者,你都能从他身上发现诸多不文明、没科学的印迹,用科普的名义暴打一顿,又轻松又愉快,每次都能技术性击倒。但是这种文章你多写几篇,读者就抛弃你,因为他觉得你不过是借了几个科学术语自大而已,你其实并不在乎他缺乏科学知识的痛苦,你甚至希望以他无知的丑陋来衬托出你英俊的科学脸庞。
科学松鼠会具有知识,这个毫无疑问,他们也在强化爱与同情的特质。但愿他们很快可以成为一只罗素喜欢的松鼠,成为弱势群体信任的松鼠,成为最让人喜爱的科普吉祥物。

后记
刘旸,在美国芝加哥大学攻读细胞生物学博士。歌唱得极好,爱好古典音乐,松鼠会最活跃的女作者;
刘念龙,东莞某中学生物老师。有人誉他“几乎是在网络博客上横空出世的科学文章写手。短短几篇器官进化的文章,就尽得新科学写作的精髓,生动有趣而干净利索”;
瘦驼,烟台某大学生物老师;玩摄影、玩天文、玩自行车,在新京报开设《动物行星》专栏,动物问题拿去问他总没错;
小庄,高分子硕士,做过美编,玩过乐队,上海某科普杂志编辑,还写乐评;
彭茂宇,在美国伊利诺依大学芝加哥分校攻读遗传学博士。“动漫圈老人”,动漫杂志专栏作者,为本书制作彩色辑封;
苏震,天津某软件公司老总,数学专业出身。喜欢数学史和漫画,本书的黑白漫画插图全部出自他手;
名单还可以列很长。这本书参与作者30人,科学松鼠会成员90余人,几乎全部是拿了个理工科学位又跑来做写字的事,他们不光能把文字写得好看,业余爱好也丰富得不像常人以为的“理工男”、“女博士”。
这些人都是怎么找到“科学松鼠会”的,我已记不太仔细,似乎一晃眼,身边就有了这么多志趣相投的朋友,就像是我生活中本来就该有的属性。有朋友说,“学理工科的人,如果聪明又不呆不迂,那是很上品的”。难得他们还都性情温和,偶尔吵起架来也会很快冷静,自我反省,“也许我错了”。这是科学人的态度。
“上品”的理工男女,写得一手好文章又爱科学的,估计不算多。所以在我前几年的科学写作生涯中,总觉得很冷清,常见到的作者就那么几个,全凑在一起,都不够玩一局杀人游戏。
但是一次MSN上的聊天改变了这一切。2007年11月20日,“科学松鼠会”这个名字被敲定,有了一个私密论坛,2008年4月28日,群博客正式上线。如今,我们有了近百位作者,几十万读者。
有时候我恍惚觉得,这些人本来猫在一个大房子的各个角落里,一敲锣喊吃饭就全冒出来了。想起小时候读过的武侠,隐匿多年的帮派老人决定复出,燃一缕狼烟,消息被传递至村庄、城市、山区和荒漠,正在田间耕种的老汉、街头被人欺负的小贩、喝酒赏花的公子哥,原来都是默默隐忍的江湖高手,他们伸个懒腰,挺起身,念叨道,“该出发了”。
于是我们就聚到一起了。

文摘
人世间
美好的知识
作为一名科学作家,我需要密切关注一些专门领域的科学知识。这些知识大部分是枯燥而无趣的,构成了这门工作的最大挑战一一显然我并不打算把生活也弄得枯燥无趣。但是既然知识结构会影响我的思维方式,甚至影响我的梦境,那么总有一天将发生可怕的事情:
做白日梦的时候我想到一个小时前在电梯里遇见的美女,我想象自己动情凝望她的眼睛,当她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思绪不小心溜进她的眼睛,我接着想到那里有晶状体,有视杆和视椎细胞,以及视觉信息是如何通过感受器传递到神经节细胞,关于这点,最近有新的研究发现……
停。
我得承认,这非常令人沮丧。当我从这种白日梦中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的多巴胺系统将变得低迷,这会影响我一天的情绪,影响体内的新陈代谢,甚至令青春期滞后!不对,这一点不用担心——青春期早已遥远地要用天文望远镜来看。
幸好,我有位做销售的室友,他安慰我说,要抱着乐观主义的态度去看待未来,世界有可能变得越来越糟,但你总是能找到美好的一面。
上个星期,他去一家公司面试,被问到一个老掉牙的问题:如何将冰箱卖给爱斯基摩人?
他很诚恳地回答:“我会耐心等待全球变暖。”
有这样一位耐心而乐观的室友,我会努力等待生活展现它美好的一面。因为,当我想到视网膜的时候,我还有可能继续想到,人类只有三种视椎细胞,而许多鸟类有四种,它们能看到比我们更缤纷的世界,那么鸟类的飞行原理是……
可不,色彩和飞行都是美好的事情,作为一个白日梦的结尾,并不算糟糕。
而且科学界会提供很多有用的知识,以及很多虽然无用却很有趣可爱的事实。这个星期我读到关于野生动物如何在城市里生存的知识。现在,大量的动物涌入城市,成为我们的邻居。例如,巴黎有1038种昆虫、166种鸟类和32种哺乳动物。它们兴高采烈地适应了城市生活。悉尼的白鹳会偷吃公园里游客的野餐食物,然后拍拍翅膀走鸟,再比如刺猬在乡下的时候只吃昆虫,而到了城市里它们就开始吃狗食。这些都是很可爱的知识,而且富于扩展性,我想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我家的蟑螂不吃我精心准备的蟑螂药。
室友说,我会遇到一个喜欢谈论色彩和飞行、刺猬和蟑螂的美女。
密室里的谋杀
2008年7月26日将永远载入松鼠会史册。这一天,松鼠会首脑一干人等在密闭食店聚众烤鱼。鱼据说没有吃饱,倒是全体被一氧化碳喂饱了,差点断送了中国科学普及之未来,也差点让若干人失去了组织。首脑们在北京一氧化碳中毒的消息通过互联网迅速传遍祖国各地及传到地球对面的美国,他们的头痛恶心都牵动着众人的神经。一位松鼠在回顾这一天时语重心长地说:“腐败也是有风险的。”
束手就擒吧,一氧化碳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松鼠首脑安危暂且搁置,话说一氧化碳(CO)乃“三无”气体(无色无臭无味),身轻如燕,标准大气压下一升只重1克多,勉强溶于半浴缸44升水。是美国国家消防协会记录在册的危险分子,出入需佩戴下图所示标牌:看害人程度,专营麻醉甚至能毒死人的氯仿是2级,要犯CO达绝顶4级(个别记载为3级);算纵火倾向,同样具最高可燃性,竞在汽油之上。
历史中,cO于1776年第一次在实验室被抓获归案,却被当成氢气(H2)一直烧了近25年,原因是发现它的那位法国化学家犯了我中学时常犯的错误——仅凭燃烧时呈现蓝色火苗便错将CO当H2。1800年英国人正式扒出CO“阶级成分”为C与O。半个世纪又是转瞬一挥问,CO毒性被彻底揭露,为此一条无名的英雄小犬献出了宝贵生命,它的血液随生命终结绽放出绚丽的特征性“樱桃粉色”,这是专门携带氧气的血红蛋白(Hemoglobin)惨遭C0绑架变成碳氧血红蛋白(Carboxyhemoglobin,COHb)的结果。
人体中CO由血红素(Heme)降解产生,含量极低却行使传递神经信号的重要职能。
正常大气中约占0.00001%,即使在其主要来源的火山气体中也只占0.01%—2%。
2004年CO接受正规劳动改造,获美国食品安全局许可摇身变做食品密封保鲜业之“第一气体”。同1846年牺牲的实验小犬一样,肉食中的肌红蛋白也由于捕获CO而永葆粉红欲滴,并免遭与O2结合再被氧化为褐色的厄运。
以下内容未成年人须有家长陪同观赏
如同氰化物、砒霜等历史悠久的毒药,CO也曾是人们自杀首选。在汽车尾气净化器面世之前,摩托车排气中1/4为燃料不完全燃烧生成的CO,只需趴在排气管道口即可施行自杀。现代净化器去除了尾气中99%的CO,传统自杀方法即难度加大,几近失传。
警告终止
CO作案过程回放
2008年7月26日晚八时许,就在松鼠们聚精会神钻研烤鱼蛋白如何变性时,凶犯C0已于无色无臭间弥漫于空气之中,并潜入各位松鼠的中央神经系统和血液。松鼠体内越来越多的血红蛋白和肌红蛋白被C0傍上了。
血红蛋白(hemoglobin)是血液中的运氧小抓车,一车能抓4颗氧,就顺着血流将不易溶于水的O2分子抓到身体各处去干活。但是CO却比O2容易抓240倍,跳上车就挤了O2的位置。更过分的是,CO到站还赖着血红蛋白不走,并纠集同车O2一起不走,于是没人下车干活,松鼠们体内各组织缺氧。肌红蛋白(Myoglobin)被CO纠缠的原理与血红蛋白大致相同,后果是心输出量减少并造成脑缺血,松鼠们的大脑缺氧加剧了。它们开始头痛、恶心、气短、心跳加速……根据作案时间和松鼠病情可推断现场Co浓度大致为0.01%—0.04%。庆幸的是受害松鼠中毒记录中并未查到任何昏迷迹象(通常,严重后遗症只伴随昏迷而产生),否则智力受损,还需烦劳众读者给松鼠科普。
当晚甚至第二天早晨,松鼠中还有零星的头痛报道。这是由于叫CO下车(车:血红蛋白和肌红蛋白)实在太难了,需要许许多多清新空气逐渐把小抓车从CO手里抢出来。有的时候肌红蛋白慢慢放出CO,会被血红蛋白再傻乎乎地半路劫走,于是更加延长了身体恢复的时间。
中毒小贴士:要达到7.26事件中松鼠中毒同样标准有多种途径:可降低CO浓度并延长暴露时间;或将CO浓度加大,则短时间即可生效。
不给CO作案以可乘之机
CO是有犯案前科的。1921年的《美国眼科杂志》记载了这样一桩“鬼屋事件”,夫妇俩搬人新居,却开始频频头疼恶心,并听到奇怪的脚步声、夜里看到神秘黑影。可怕的是,这幢私宅的前主人也曾有如此的“闹鬼”体验。科学是伟大的,那是一个人们开始质疑鬼魂的年代:原来,壁炉破损,该走烟囱的毒气全部灌在了屋里一一鬼屋竟是C0屋。
然而时至科技发达的今天,美国每年仍有约4万人因CO中毒而就医,其中大部分由在不通风的室内燃烧燃料造成;在中国的灯红酒绿下,松鼠们又被CO骚扰。
当时有人通过手机短信谎称松鼠首脑被送去急救,引起一片骚乱。幸好还有人沉着地说:“告诉它们放松,进氧舱就没事了。”当然事后真相大白,据说中毒松鼠当时正在路边晾着自己疼痛的脑袋吃着沙冰,阅读我焦急的短信笑做一团……
不过话说回来,松鼠们的做法是对的。当遇到特殊情况不能在户外吃喝,在室内用火不可避免时,请给cO飘出房间的自由;如果怀疑自己被CO缠上,赶紧出去透透气吧;实在不行,像某沉着松鼠所说,放松,并求救于医生。
催情助兴全仗它
丁丁虫
问世间春药知多少
多少世纪以降,帝王将相、贤人术士、寻常百姓,鲜有人能逃脱爱情那温柔的魔爪。有爱多半是要有性的,柏拉图式的感情凡人并不乐意拥有。可是,人非机械,血肉造物总有倦怠之时,故而从古到今,无数人类倾尽心血寻找妙物,期冀提升性爱体验之质量。其中目的又种种不同,有人想诱惑不情愿的对方,有人希望重振雄风,有人要延长快乐时辰,还有人期待更好的表现。得出的结果更是千奇百怪,不一而足——卡萨诺瓦每日早晨享用三十只生蚝,国人觉得坚硬挺拔的犀牛角也能让阳具获得同等属性,巴比伦人用动物睾丸治疗阳痿,斑马舌头曾几何时也被当作无上秘药。
单以我国来说,长沙汉代马王堆出土的帛书药方中就包括有滋阴补阳的方剂,其中男用的叫做“内加”,包括桂枝、干姜、花椒、皂荚,能治男性阳痿;女用的叫“约”,成分有巴豆、蛇床子、桂枝、干姜、皂荚,可以激发女性性欲。
同样是汉代的记载,《赵飞燕外传》一书中曾提到一种名叫“慎恤胶”的药剂,汉成帝刘骜“得慎恤胶一丸一幸”,意思是吃一粒就可以让性功能障碍的刘骜再展雄风一次。可惜作者伶玄没有写下药剂的成分,而且从汉成帝一次吃7粒而亡的记载看来,这个药方的副作用似乎不小。
时至魏晋,士大夫中流行的“五石散”据考证其实是一种催情迷幻药,也算是春药的一支,孙思邈的《备急千金要方》中就写到“贪饵五石,以求房中之乐”,不过这方药的副作用更大,服后举止怪诞、情绪暴躁不说,稍有不慎还会搭上一条性命。
再至唐宋以降,春药验方更是层出不穷。《开元天宝遗事》中说安禄山向唐玄宗进“助情花”,《金瓶梅》中写西门庆给潘金莲用“颤声娇”,虽然都是野史家言,不足为信,但作为正史的《新唐书?艺文志》倒也确实提到有人向唐玄宗进献具有补肾壮阳之效的五子守仙丸,更不用说日本遣唐使不远千里来中土取经的集大成之作《医心方》。
中国之外,春药的历史亦是不遑多让。西文中春药一词化自爱与美之女神Aphrodite的名字;另一个催情物的名词philter,乃是希腊语中“爱”(philos)的工具格。《圣经?创世纪》中利亚和拉结争夺的风茄,也就是曼陀罗,被认作催情助兴的食物,古埃及和荷马笔下的英雄也对此种植物钟爱有加。《爱经》中还认为蜂蜜这如诸神享用的琼浆般的食物可以大大提升性活力,蜜月(honeymoon)一词则反映了新婚当月男女每日饮用蜂蜜酒的古老传统。
想知道什么食物可能拥有催情的功效,很简单,看看宗教信徒都禁止吃什么就是了。基督教禁止食用黑豆、鳄梨、巧克力,因为它们都是“贞操的敌人”。阿拉伯帝国认定能块菌导致好穆斯林的堕落,导致市场监察官(穆哈台斯布)想禁止清真寺附近此类货品的销售。佛教徒不可食用葱、蒜、韭、薤、兴渠,因为它们是有秽之物,会增强淫欲。
欧陆经典的春药,不得不提的还有缬草,少许剂量的缬草拥有强烈的催情作用(大量的缬草则令人昏昏欲睡,更大量的却要人坐立不安),从古罗马时代开始就是妓院提供的饮料中的重要成分。其他被认定能增加床笫之乐的药草和香料还有罗勒、薄荷、肉桂、豆蔻、胡芦巴、生姜、藏红花、香草,等等等等。
看起来中西对于春药的认知分别甚大,材料、用法也都各成体系,不过,却有一样东西在双方的催情食物文化中都占据了重要位置,那就是——酒。古希腊酒神崇拜中围绕葡萄展开的仪式实际象征的更是基于葡萄酒的享乐文化,我国也早有俗语传世——酒能乱性。不过,就效果而言,莎士比亚总结得很好,“——喝酒,对于淫欲也可以说是个两面派:成全它,又破坏它。”少量饮酒可以降低敏感度,延长性爱时间,特别是对受压抑和紧张的人有疗效,可是,只有饮用含少量酒的饮料才有效,如果大量饮酒,一般都会让受者完全失去性交能力,结果“杯子里的东西就叫你做了一场春梦吧”(《麦克白》,第二幕,第三场)。
严格而言,西方历史上真正被证实具有催情助兴效果的春药,首推俗称“西班牙苍蝇”的斑蝥素(Cantharidin)。14世纪初,西班牙和法国南部的人们发现牛羊等牲畜在误食了一种当地称之为“西班牙苍蝇”的甲虫之后会变得烦躁不安,生殖器充血肿大,交媾欲望强烈,于是尝试把这种甲虫碾碎服食,果然得到很好的效果,从此“西班牙苍蝇”声名远播,成为男性的福音。又有一种说法称,“西班牙苍蝇”的名气来自于法国著名的萨德侯爵,他与妓女交欢时喜欢给对方喂食这个东西,结果搞出了人命。在法庭上他迫不得已供出自己的药方,“西班牙苍蝇”这才成为世界级的春药。
当西方步人现代,充作另类春药的迷幻剂开始崭露头角。其中最著名的恐怕要属麦角酸二乙基酰胺(LysergicAciddiethylamide,缩写LSD),当然像大麻、海洛因一类家喻户晓的毒品类迷幻剂除外。这种1938年合成出的生物碱类物质会让人产生类似高潮般的幻觉,六七十年代风靡于西方的青年之中。
而传奇般的万艾可(VIA(3RA),问世更有一段传奇的经历。辉瑞药厂起先将之作为舒缓心绞痛的扩血管药投入临床试验,但病人纷纷抱怨效果不佳,更有部分试服的男性反映该药有引发勃起的副作用。药厂得到这样的反馈,灵机一动,干脆把它转为治疗阳痿的药物申报。在随后的临床试验中果然取得良好效果,参加试验的约4000名男病人中,有50%~80%的病人症状有明显改进,试验结束时甚至不少参试者拒绝交回剩余的药品。
药好还要身体棒
其实前面提到的这许多春药,尽管名称五花八门、来源天南地北,但其功能无非这样几类:男性助勃、男性延时以及女性性唤起。另外还有一类不算严格意义上的春药,但作用也绝不容小视的心理安慰剂。
伟哥便是属于男性助勃类药物。众所周知阴茎的勃起是由阴茎内部的海绵体充血而成。具体来说,男性性兴奋时阴茎会分泌去甲肾上腺素(NA)及一氧化氮(N0),进而产生环磷鸟苷(cGMP),令海绵体内的平滑肌松弛,动脉血得以源源进入海绵体;射精后环磷鸟苷被阴茎内的磷酸二酯酶(PDE)分解,血液流量下降,阴茎疲软,恢复常态。阳痿则是该生理过程受到影响,要么是阴茎无法充血,要么是充血后无法保持。现代西方医学意义上的性功能药物多数也都是从恢复充血人手,如很早就被发现具有治疗阳痿作用的非洲植物育亨宾(CorynanteYohirnbe)的干燥树皮,机理就是促进去甲肾上腺素的释放;伟哥则是磷酸二酯酶的抑制剂,可以高选择性地抑制磷酸二酯酶,有效防止环磷鸟苷被分解。

内容简介
《当彩色的声音尝起来是甜的》不是一本博客集,出自松鼠会网站的文章只占了1/3。共54篇文章,精选自百位松鼠近三年创作的上千篇文章,从口腔溃疡到国际空间站,从玫瑰花到数学思想实验,内容天马行空,文字灵动活泼,一改传统科普的严肃面孔。梁文道称赞说“他们的科普小品简直有点像是带甜的凉茶”;罗永浩说,“为了跟愚昧和迷信争夺市场,科普作品在应有的理性和严谨之外,最好还能做到生动有趣,‘科学松鼠会’显然就做到了这一点。他们的科普文章大多数情况下都很有趣,有时候甚至很酷”。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