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战争.pdf

性别战争.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性别战争》:亲缘利他论创始者汉密尔顿弟子、牛津大学博士,伦敦帝国学院研究员、进化生物学家、美女学者,已被翻译成三十多个国家十七种语言版本,亚马逊五星畅销图书,从四百多名到杀进前三只用了短短几天,地球生物必读——不管你是人还是其他生物。一部严肃的可以让你从头通天帝国以尾的生物进化伦读物,一部告诉你生物是怎么围绕着性和性别进行博弈的书,一部讲生物通过不同的性行产生不同社会模式的书。

媒体推荐
比起印度《爱经》,本书提供了更多的做爱技巧,但千万别在家里尝试。
  ——《基因密语》作者史蒂夫·琼斯
谁会想到性爱可以如此有趣?当你为动物之间千奇百怪的求偶行为以及贾德森的建议笑到岔气时,你也轻松吸收了生物进化学的最新知识。
  ——《挣小钱如何在美国生活》作者芭芭拉·艾伦芮琪
你手中的这本书,不仅仅是生物性爱专栏文章的结章,更是一本独一无二、妙趣横生的好书。作者通过与失恋的甲虫、自卑的土狼以及遭遇各种性爱困扰的生物的对话,娓娓道出了性爱进化生物学的丰富知识。所有生物不可不读,哪怕你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类。
  ——《一个灵长类动物的回忆》作者罗伯特·M.沙博斯基
如果以人类标准来看,许多行为简直就是不可思议,我最感兴趣的是亚马逊河海豚竟然利用出气孔做爱。
  ——《进化论者:为达尔文的灵魂而战》作者理查德·莫里斯

作者简介
作者:(美国)奥利维雅·贾德林 译者:杜然

奥利维雅·贾德森,生物学亲缘利他论、汉密尔顿法则创始人汉密尔顿的晚年亲授弟子,牛津大学博士、伦敦帝国学院(Imperial College in London)研究员。其作品常见于《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自然》(Nature)、《科学》(Science)以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The Times Higher Education Supplement)等各著名专业学术报刊。

目录
译者序说“幽默”,兼述本书出版经过
前言痛苦与极乐:塔蒂阿娜博士的几句话
第一部分让我们开战吧!
第一章 战地素描
第二章 代价是惊人的
第三章 知识的果实
第四章 刀光剑影
第五章 败者如何为王

第二部分堕落的演化
第六章 怎样和同类相食的动物做爱
第七章 激情之罪
第八章 地狱没有泼妇
第九章 壮阳剂、春药和丘比特的其他处方
第十章 爱到地老天荒

第三部分谁说男人不可少?
第十一章 列王乱伦记
第十二章 夏娃的睾丸
第十三章 绝对处女
后记

序言
说“幽默”,兼述本书出版经过
幽默不是不正经。幽默不过是正经的另一种表现形式而已。可惜,大多数人非要把两者对立起来看。放置在西方文化传统中的幽默,是一种美德;而在我们的文化里,它即使不算是恶德,至少也是不能登大雅之堂的,随时以油滑、轻薄、猥亵的帽子伺候。
正经话太正经,不正经话太无体,这就是我们缺乏幽默感的现实。名言“这种卑鄙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出来之后,有来自英伦三岛的朋友感慨:要是后面能再补上一句“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也阻挡不了这种卑鄙伎俩”,那就是可以打满分的英式幽默了。你看,幽默其实就这么简单。
无论哪一天打开“池塘”两侧严肃大报的畅销书单,比如《纽约时报》和《泰晤士报》,前十名中永远有几本幽默作家或者喜剧演员的书;当你走进书店,总能看到一摞摞上架类型建议为“幽默”的图书放在最醒目的位置。
难道是我们已经不需要幽默了吗?我以为,唯有我们把自己与“人类”这个概念相对立的时候,这个论断才能成立吧。什么时候能再出几个林语堂式的人物,办几本类似《人间世》或者Punch(笨拙)那样的杂志,对于一个心理已经扭曲的社会,绝不是坏事。这并不是在鼓吹闭目塞听,从哀鸿遍野的现实中逃出,我只是认为:幽默感是一个社会的健康参考系数之一。
T. S. 艾略特说,幽默也可以是严肃主题的表达方式之一,但并非人人都认同这个观点,尤其是当幽默与性在一起的时候。比如,这本《性别战争》(Dr. Tatiana's Sex Advice to All Creation)。
几年前的冬天,导师布莱恩给我发来邮件,内容是英国《经济学家》(The Economist)杂志上的一篇书评。导师知道我的阅读习惯:虽然会看一些看到句号时已经忘了主语是什么的文字——他戏称为“火车脱轨句”,但我更爱看将幽默视为常识的文字。
那篇文章评的正是这本《性别战争》。从书评看,这是本极好玩的书,动物们将*生活中的种种困扰向塔蒂阿娜博士倾诉,博士的回答则融合了生物进化方面的知识,整本书的文体和文笔都有趣得紧。
那时,我在一家合资的出版机构任职,看到自己喜欢、想做的书,会多一些的便利。接下来的过程比较繁琐乏味,简而言之,就是买版权、翻译、出版。现在回头看,在我翻译的各种图书中,这本书的翻译过程带给我的乐趣最大,大笑从未间断,后来甚至电脑一开机,我一回想起昨天翻译的内容,就会嘎嘎大笑,仿佛启动键在那段时间具有了两个功能。
但我当时不知道,一场闹剧即将拉开序幕。性与幽默的组合,往往是最危险的,哪怕说的是科普知识,也容易被心怀鬼胎者斥之为轻薄。
当年这本书以另一个名字出版后,有人出来指责它败坏了美方那家大出版集团的声誉。这听起来当然像个笑话。该书的作者是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和英国牛津的学者,直到今天仍在《纽约时报》的网站上开有专栏,而且长期为《经济学家》、《自然》、《科学》杂志撰稿。
中方合作机构虽然不满这种别有用心的挑刺,但还是找了社外专事科普出版的专家进行审读。审读意见写得很巧妙,虽然对译文有所批评,但还是绵里藏针地对挑事者进行了反击:“本书决无*读物之嫌。读者不会按拟人手法去做不恰当的引申或做出不客观的评价……译文中多处文字不雅甚至粗俗。例如:傍大款、有一腿、臭婊子、扑上去就搞,等等。这是该书硬伤,会贻人口实!”“该书如在审校、编加过程中做必要删节与修改,这类不足即可避免。可惜!”
不过,这本书终究还是没能摆脱回收的命运——印好的书全部销毁,重新删节后出版。删节本的科普读物,这听起来实在是太“笑林广记”。但令人欣慰的是,直到上个月,我依旧听到一些并不相识的人在媒体上谈论这本书;其实,这些年来一直都陆陆续续听到对这本书的褒奖。虽然身为译者不敢掠作者之美,但我心里的那个美是跑不掉的。
在那个删节本的读者中,有一位汗青先生,看好这本书,之后一直在追踪、跟进这本书的版权。一个月前,我接到了亨通堂文化主编汗青的电话。于是,才有了各位读者面前的这本书——当然是足本。所以,我要感谢各位对一本幽默风格的读物的赞赏。最后,还要感谢我的导师布莱恩先生,让我有机会与这样一本好书之间产生这么多的故事。
好了,各位,翻开正文第一页,准备开怀大笑吧。

后记
现在还有点时间回答最后一个问题——就算是告别语吧。对于那些提出问题,我却没有给予回答的朋友,在此我要表示深深的歉意。这次我想提出一个在我脑海中盘桓已久的问题。我们已经了解到,性是物种进化的核心,创造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多样性,当然也促生了很多麻烦。性是我们绝大多数生物延续最必不可少的一个元素,节欲几乎总是导致物种的灭绝。但是,性是怎么开始的呢?
唉!对这个问题,我们一直没有找到答案。在大约40亿年前,生命出现后不久,某种形式的基因交换就开始了,所以要追溯源头压根儿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但对于这个问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理论,现在就让我们走马观花地了解一遍。
在地球上开始出现生命之后没多久,跟现代的细菌差别不大的微生物就已经进化出来了,我们禁不住想,这些远古微生物基因交换的方式,与他们现在的方式应该差不太多。那么,他们为什么会开始交换基因呢?有这样一个理论,基因交换是为了便于修复损坏的DNA:从同伴那里接受到一组完好的基因序列或许可以用于代替、修复遭到破损的基因。第二个理论——也是更怪异的一个理论——认为,性爱具有传染性。换句话说,之所以有性,是因为某个DNA片断为了在整个种群中得到传播,而促进了基因的交换。以此类推,我们可以说,感冒促进了人类的乱交——因为乱交可以促进感冒的传播。尽管这种假设听起来荒诞不经,但事实也许真是如此。有一个例子就是,现在的细菌会四处移动进行交配,就是因为他们被一种叫做F质粒(F plasmid)的DNA片断所侵染。只要拥有了F质粒,某个个体就被迫和没有F质粒的个体交配,因此,交配的习性也传播开来。
但是,细菌性行为的起源存在不确定性,而跟那些我们目前知之甚少的人类、鸟类、蜜蜂、跳蚤、绿色海藻以及其他真核生物的性行为起源比起来,对于细菌性爱的诸多理论还是比较完整的。记住:真核生物的性行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要求父母中的每一方都贡献出一组完整的基因。这种方式也许只进化过一次,但至于是怎样进化的以及进化的原因,还是一个谜。有人认为,性爱是同类相食造成的——一个细胞吃掉了另一个细胞,以便收集受害者的DNA。还有一些理论也支持“性爱是为了修复DNA”的说法,但也有一些理论却认为性行为的起源类似疾病,在被染上某种基因元素之后,个体为了这些基因元素的传播而发生性行为。
我把这些林林总总的看法留给你们大家,就是希望你们在看到种类庞杂的性爱方式之后,能对别种生物的嗜好更为宽容。至于说到我自己,在我担任性爱顾问之后,我的视野变得越来越开阔,我现在把越来越多的事情视为正常。老实说,我甚至妒忌你们之中的某些朋友(至于究竟是哪些朋友,抱歉,这是个秘密)。无论如何,我希望自己能在帮助你们全面认识问题方面略尽绵薄之力,最重要的是,我希望大家能够放轻松,享受生活的乐趣。
再见!
塔蒂阿娜博士

文摘
第一章 战地素描
男孩花心,女孩忠诚的说法对吗?大错特错!在绝大多数的种群中,两性之间的冲突都是因为雌性们的水性杨花而引发的。
亲爱的塔蒂阿娜博士:
我是一只竹节虫,名字叫忒吉。这真让人尴尬,在给你写信的同时我还在交配,我和我的配偶不停地做爱已经有整整10个星期了。我累得已经快灵魂出窍了,但他一点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他说这么做是因为他爱我爱得发疯,但我认为他是真的疯了。我该怎样才能让他停下来呢?
一只对性爱感到厌倦的竹节虫
来自印度
谁说竹节虫不是这个世界上最不知疲倦的情人呢!做爱整整10个星期的时间了!我明白你为什么感到够了。忒吉,你的怀疑只对了一半。你的情人的确疯了,但不是因为爱你,而是因为妒忌。他之所以缠着你交配,就是为了不让其他雄性有接近你的机会。好在他的身体长度只有你的一半,所以还不算太沉。
你的这种情况很不正常吗?嗯,的确有点极端,但绝不能算绝无仅有。在许多物种中,雄性对于他们的伴侣都有着强烈的占有欲。比如爱达荷地鼠,这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动物,只生活在美国的爱达荷州。雄性爱达荷地鼠不让伴侣离开他的视线,她走到哪里就跟到哪里。如果她钻进了一个洞,他就会坐在洞口,不让她出来,也不让其他雄性进去。更恶劣的是,对于那些无意中靠近她的雄性,他总是大打出手。还有一个例子就是蓝色乳草虫,嘿咻个10分钟就草草完事了(以任何昆虫的性爱标准来看都属短暂),但完事之后,雄性乳草虫还要赖在雌性的背上。与其说他是为了对她甜言蜜语一番,不如说是为了防止她同其他雄性调情。
但坦率地说,雄性有充分的理由表现出这种强烈的占有欲。只要稍有机会,大多数种群中的姑娘们都会和其他的小伙子上床。“等一下,”我都听见你的哭声了,“不是说在大自然中,通常的情形是男的花心、女的忠诚吗?”但这是过去的看法,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这简直就是在胡说八道。
A.J.贝特曼(A.J.Bateman)是最早给这种说法贴上科学标签的人。贝特曼于1948年在《遗传》(Heredity)杂志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声称,实验证实了雄性已经发展到主司交配、雌性主司生育。他的结论建立在对黄果蝇的实验观察基础之上。他们就是那些喜欢在装满成熟水果的果盆和装满美酒的玻璃杯四周伺机而动的小苍蝇之中的一种,不要与个头更大且喜欢粪便的普通家蝇混淆了。值得果蝇自豪的是,世界上有2000种果蝇,仅夏威夷一地就有400多种。虽然我们对于大多数的果蝇都知之甚少,但他们却和线虫、老鼠以及人一起成为遗传学家的最爱,经常被用于各种试验研究。
在将相同数量的雄性果蝇和雌性果蝇一起放在一个小瓶子里面3-4天之后,贝特曼注意到,雄性果蝇一直热衷于尽可能多的交配,为了吸引她们的注意,雄性果蝇使劲地扇动着翅膀。如果对方有所反应的话,雄性果蝇会压制住心中的狂喜,在轻轻分开她的翅膀与之交配之前,用舌头舔她的生殖器官。但在大多数情况下,雄性果蝇并不会获得雌性果蝇的回应。贝特曼还发现,雌性果蝇至少会拒绝一两个求爱者。与这一观察结果相一致,贝特曼还发现雄性果蝇的交配伴侣越多,孩子就越多;而雌性果蝇则不同。
为了解释他所看到的现象,贝特曼认为他看到了两性之间的本质区别——雄性产生大量微小、廉价的精子,而雌性则只产生少许大而且珍贵的卵子。他还指出,许多物种中的雌性都能将精子储存数天、数月,有些甚至可以保存数年,这就是说,雌性动物从一次交配中获得的精子,原则上可满足她一生的需要。因此,贝特曼认为,一只雄性动物就足以使得许多雌性动物的所有卵子受精。

内容简介
《性别战争》内容简介:奥利维雅女士以杰出的文字功力,用通俗易懂的笔法阐述生物性行为的进化和由此引起的社会学现象,作品有着极强的可读性和娱乐性,却又丝毫不影响其严肃性和学术本质。作者几乎把目前我们知道的生物性行为进化模式都讲述了一遍,这千奇百怪的性行为进化模式,又导致各生物种群产生了各不相同的社会模式。这是一场实实在在的性别之间的对抗与战争,也是我们最终将原著的名字意译为《性别战争》的原因所在。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