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之刀:日本自卫队.pdf

东瀛之刀:日本自卫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日本自卫队虽然没有军队之名,却有着军队之实。其综合实力超过了很多国家的正式军队。同时日本又是如何一再突破和平宪法的限制,是否会重蹈昔日军国主义的噩梦?本书全方位地介绍了日本自卫队的组建、发展、训练和装备以及日本国防战略的演变和潜在军事实力的情况。

编辑推荐
一个手拿利刃的有前科的神秘邻居,我们要不要了解一下?
它,是一支与和平宪法相悖的武装力量!
它,是一支号称自卫,却足以威胁世界和平的武装力量!
它,居然不是军队!
了解东瀛利刃—日本自卫队,知己知彼,不战也不怠!

名人推荐
当下中国,普通民众中依然弥漫着“仇日”情绪,这种情绪基于历史原因和日本政府的作为。但是相关信息的直接来源却是新闻媒体,遗憾的是,媒体通常调动情绪但缺乏理性分析,抓住重点而缺乏系统报道,强调“警惕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却未告诉民众什么是“日本自卫队”——这是媒体的局限,也是本人推荐《日本自卫队》一书的原因。这里有新闻里没有的内容,是一本能告诉你这位一直被视为“假想敌”所有底细的书。
——网易军事主编周鑫
《和平宪法》下,日本的武装力量是如何发展起来的,其强项和弱点何在,我们不得不察。
——海上力量史学者章骞
一本深度剖析介绍自卫队的作品,能够很好地回答日本自卫队与“军国主义”之间的联系与差距。
——观察者网特约独立评论员施洋
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读者印象中的自卫队似乎还停留在穷凶极恶的“大日本皇军”的样貌。然而今天日本自卫队的真实面貌究竟如何,很少见到详实的资料介绍,本文作者对今日自卫队的描绘让我们得以一窥其真容。
——观察者网特约独立评论员席亚洲

作者简介
周明,1971年出生,长期从事军事历史的研究,曾任《国际展望》杂志编辑,创办“知兵堂”工作室,出版过《碧海群狼》、《大德意志师》等多部书籍,多次作为凤凰卫视、上海电视台军事栏目的嘉宾,现为《深度军事》微信公众号的主笔。
李巍,1983年出生,吉林延吉人,日本鹿儿岛大学法政学研究生毕业。曾经编译出版《轻兵器100年》一书,并在多家军事杂志上发表过文章,现为《现代兵器》杂志特约撰稿人。

目录
第一章 被占领的年代
第二章 艰难成立
第三章 几十年的防卫之路
第四章 实力强劲的海上自卫队
第五章 打造“亚洲最强空中武力”
第六章 敬陪末座的陆上自卫队
第七章 自卫队员的成长
第八章 隐藏的军事力量

序言
前 言
对于中国人来说,日本是个既邻近又遥远,既熟悉又陌生的国家。说邻近是因为和中国只是一衣带水,同处在东亚;说遥远是因为似乎中日之间一直都存在着巨大的隔阂;说熟悉是因为日本是近代历史上和中国打交道最多的国家;说陌生是因为实际上对于日本我们实在了解得太少。
但是日本对中国却是非常重视,可以说几百年来对中国的研究已经是非常透彻而仔细。举个简单的例子,在抗战时期,中国军队最希望缴获的,不是日军的歪把子枪机枪,也不是三八大盖,而是日军的军用地图,因为日军地图的准确度极其高,甚至连乡间小路都标注得一清二楚,远远超过了中国军队自己的地图。就从这一点小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日本对中国的研究之深之透,简直可以用可怕两字来形容。
由于中日之间几百年的恩怨纠葛,特别是最近一百多年来对中国的侵略与伤害,使中日之间的关系极其微妙,有时候甚至一点点小事情,就可能引起全社会的轩然大波。两国之间这种若即若离非敌亦非友的特殊关系,放眼整个世界,都是非常罕见的。
而在中国国内,既有一提到日本就满腔愤慨的“爱国志士”,也有对日本一味推崇的“哈日族”,但是唯独缺少的是真正能够理性思考的人,而做到理性思考的基础,就是对于日本有着全面而客观的了解与认识。
本书正是希望能够给关心中日关系的朋友,提供这样一份了解日本自卫队的资料。
想当年,大日本皇军曾经带给东亚乃至世界人民巨大的灾难,今天,日本自卫队作为日本的武装力量,必然是有无数理由,值得我们去了解去研究。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既是战争的策源地,又是战争的受害者的日本政府和国民,又是如何看待重新武装?日本的防卫政策又是经过了怎样的发展变迁?日本三大自卫队又是如何建立、发展起来的?今天日本的三大自卫队又具备了怎样的作战实力?日本自卫队实现成为正常军队的理想将来是否能够实现?诸如此类的问题,不一而足,都将是本书所要向读者朋友详细介绍的。
近年来日本一直在国际社会上极力想恢复“正常国家”的形象,想想也是,同样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意大利由于战争中途就改弦更张,及时改换阵营,因此在战争结束后就得到了宽恕,未获深究。而德国的战争罪行并不比日本小,但是由于战后对纳粹的彻底清算和其对自身的深刻反省,最终获得了受害国的谅解,很快就恢复成为正常国家,在今天的国际社会上,不仅政治上能够在欧洲乃至世界上有着相当的影响力,经济上更是成为了整个欧洲的发动机,即便是在最敏感的军事上,也拥有了名正言顺的国防军,可以说是完全已经摆脱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阴影。反观日本,政治上完全仰仗美国的鼻息,不要说在世界上,就是在亚洲,其影响力也是差强人意。经济上虽然一度是亚洲的发动机,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但是很快就在美国的打压下进入了持续低迷的冰河期,直到今天都还没能缓过气来。最敏感的军事上,那就更不用提了,尽管今天的自卫队已经具备了和军队毫无区别的体制,其规模甚至远远超过当今世界大多数国家,但是不仅没有正常军队的名分,也不能像正常军队那样行动自如,更没有正常军队应该享受的待遇。这种非正常军队,也同样是日本这个非正常国家的一个真实写照。
尽管日本自卫队还不能算是一支真正的军队,但是其编制、规模、作战能力,装备之精良,训练之有素,都已经是名列世界前茅的,如果一旦取得了正常军队的名分和地位,那么绝对是一支不容小觑的军事力量。作为地理上的邻国,历史上的受害国,我们中国更是有充分理由,去了解,去研究,不能再让其成为像当年那样的危害世界和平的罪恶之刀。
这就是我们编写这本书的初衷与心愿。
另外,本书中有些照片是资料照片,由于受当时条件和情况所限,所以不是很清晰,特此说明。

文摘
第一章 被占领的年代
美国兵来了
1945年8月15日,一个绝对要在日本历史上大书特书的日子,随着日本裕仁天皇以广播方式宣布接受同盟国波茨坦公告,也等于宣告了曾经不可一世的大日本帝国轰然倒塌。对于日本国民来说,这可真是“三千年未遇之大变局”,此前几十年来可以主宰一切的“军部”即将寿终正寝,那么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样的命运呢?惶恐,迷茫,当然还有期待,这就是当时日本国民内心最大的感受。
而此时,日本皇军在本土和境外,还有陆军的201个师团、150个旅团,海军还有20支大小不一的舰队,总兵力不下700万人。如何解除这支庞大军队的武装,着实令当时的联合国军最高司令、远东盟军总司令、美国远东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五星上将头痛,虽然他已经在法理上是能够掌握着日本生杀大权的最高统治者,但是在太平洋战场日军所表现出的宁死不降视死如归的精神,以及战争后期“神风特攻队”、“樱花特攻”这样完全是同归于尽的疯狂战法,都足以让这位“太上皇”忐忑不安,毕竟他带到日本的部队只有美国第8集团军,区区三十来万人,面对着700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和近1亿的深受武士道思想熏陶的普通国民,这点点兵力简直就是汪洋大海里的一块小木板。所以当麦克阿瑟到达日本的第一天,一面担心有人会在晚饭里下毒,一面忧心忡忡地对部下说:“这是军事史上最大的一次冒险,我们现在身处敌人的国土上,我们只有这么一点军队,要看管住几百万全副武装的日军,还有七千万疯子。只要走错一步,我们就都会死于非命。”
历史证明,美国人的担心是多余的,无论是日本政府、日本军队,还是日本民众,都非常顺服地服从于联合国占领军所下达的每一项指令。曾经在战场上矢志不降奋战到底的人,一旦放下武器却异乎寻常地俯首帖耳。这种巨大的反差,让美国人想破了脑袋也没想通。但事实是,从1945年8月美军踏上日本,一直到1952年4月日本恢复独立,六年八个月的时间里,日本全国没有发生一起暴力反抗联合国军占领的事件,更没有出现游击队进行武装抵抗的情况,是所有被占领国家里最安分守己的。
由麦克阿瑟领导的占领机构正式名称是“联合国军总司令部”,英文缩写是GHQ。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把“非军事化”和“民主改革”两大任务作为占领日本的基本方针,其中“非军事化”是重中之重,这点自然是很容易理解的。除了在处理善后过程中所必不可少的一些人员和装备外,昔日庞大的大日本皇军将被彻底解体。
首先是旧日本陆军,人们不会忘记,正是以陆军为主导的军部,为了自身的利益而罔顾国家安危和人民福祉,“二二六”兵变之后,日本陆军几乎完全把持了日本政局,将国家和民族都绑上了战争的机器。而一步步挑起战争的“九一八”事变、“七七”卢沟桥事变也都是陆军以下克上、先斩后奏所造成的,所以对于旧日本陆军,联合国军总司令部采取的基本上就是彻底解体的方针。
而旧日本陆军的高层,发动和指挥战争的高级将领有的战死,有的自杀,没有死的基本上都被逮捕并受到审判,曾经显赫无比的陆军高层,可以说已经是灰飞湮灭了。其中少数苟延残喘的人,或意志消沉,或俯首认罪,当然也有认真反思的。还有极少数人继续活跃在政治舞台上,如旧陆军中将辰巳荣一后来就成为日本首相吉田茂的顾问,旧陆军参谋本部作战处处长服部卓四郎大佐就在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支持下参与了恢复军备的工作,也正是由于他的努力,使警察预备队创立之初得以吸收了一些旧陆军的军官。但是总体上来说,旧日本陆军已经被彻底瓦解了。
即便后来成立的警察预备队,再到陆上自卫队,不能说完全与旧日本陆军没有丝毫关系,但是这种关系已经是很淡很淡了,一些来自于旧日本陆军的人员也都是行事低调,不敢越雷池半步。所以,现在的日本陆上自卫队可以说与旧日本陆军已经完全划清了界限。
再来看旧日本海军,情况就与旧日本陆军完全不同了。尽管珍珠港事件是日本海军一手策划实施的,但是在开战前,主张德意日三国结盟的是陆军,海军是反对的;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还是陆军,海军也不同意;主张发动太平洋战争的依然还是陆军,海军还是反对,甚至当时的海军大臣米内光政、海军省次官山本五十六都是坚定的反战派。虽然最后海军还是被陆军拉进了战争,但是海军在开战前的这些态度,也很自然地导致了美国在处置旧海军时与陆军是有所区别的,对旧日本海军的高层可以说是网开一面的,这一点从在战后审判并处死的战犯中没有一个是海军的将领,就可以充分地看出来。
另外还有两个现实的问题,一是还有数百万日本军队和侨民分散在中国大陆、东南亚甚至太平洋诸岛屿,需要将他们迅速遣返回国,而运送他们就得由旧日本海军来负责;二是美军在战争中曾在日本周围海域散布过大量的水雷,这些水雷现在严重威胁着日本海域的航行安全。一个运输人员回国,一个清除水雷,都要靠海军来执行,这也使保留旧日本海军的少量舰艇和人员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尽管这部分舰艇和人员并不多,但好歹保留下了旧日本海军的血脉,并成为了日后组建海上自卫队的宝贵种子。
与旧日本陆军高层几乎被尽数清洗不同,旧日本海军不少高层将领,在战后的重建中凭借其专业技术的优势,得以继续在政府中效力。也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些人继续活跃在政界,使旧日本海军人士有了相互联系的渠道和凝聚的核心,进而开始了海军的重建。在这些人中最著名的就是旧海军大将野村吉三郎,他曾任外务大臣,在珍珠港事变时任驻美大使。另一个是前海军省军务局长、旧海军中将保科善四郎。他俩都在美国有着广泛的人脉关系,正是凭借着这层关系,为旧日本海军的复兴,创造了良好的基础。总体而言,旧日本海军有相当部分被保留下来,今天的海上自卫队依旧延续着昔日旧海军的血脉。
1945年10月15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部撤销了旧日本陆军的最高指挥机构参谋本部和旧日本海军的最高指挥机构军令部;11月30日,联合国军总司令部又命令日本政府发布第680号敕令,撤销陆军省和海军省;12月1日,日本政府又根据联合国军总司令部的命令,在原陆军省和海军省的基础上成立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负责安置旧陆海军军人的复员。
1946年6月12日,旧日本陆海军人员的复员工作大体完成,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合并为复员厅,原第一复员省和第二复员省分别降级为第一复员局和第二复员局,负责剩余的军人复员善后工作。
1947年10月15日,复员厅被撤销,而原来的复员第一局划归厚生省,第二复员局则改为由总理府直辖。1948年1月1日,第一、第二复员局又合并为厚生省复员局,负责最后的旧军人复员及善后工作。至此,旧日本陆海军基本被解散,在大量军人复员的同时,美军也对日本的军事装备进行了销毁,1948年1月23日制定了禁止日本军事活动及处置日军军事设备案,根据这一法案,烧掉飞机,拆掉军舰,炸掉弹药,关闭兵工厂等,几乎将日本的军事装备一扫而空。
经过几年的时间,基本上完成对大日本皇军的解体工作,至此,曾经的旧日本陆海军已经不复存在。但是,新的日本武装也即将登场。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