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方舟子带你走近科学.pdf

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方舟子带你走近科学.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方舟子带你走近科学》编辑推荐:第八次中国公民科学素养调查结果显示,2010年,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民比例仅为3.27%。许多人相信吃绿豆能让他们长命百岁,相信生吃泥鳅能包治百病,相信吃盐就能防核辐射……《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方舟子带你走近科学》帮助人们走近科学,认识科学,热爱科学,提高人们的科学素养。
方舟子最新科普力作,为你推开美丽的科学大门,让你感受自然与世界的魅力。
90篇文笔生动的科普美文,让你轻松地欣赏科学的美妙和神奇。
方舟子的这些科普文章许多被编入各类教材。一些青少年读者受其影响走上科学研究的道路。

名人推荐
萤火虫在浪漫的萤火背后,隐藏着哪些残酷却又如此奇妙的秘密?
啄木鸟啄木的频率达到每秒20次,每次撞击相当于以每小时25千米的速度撞墙,而啄木鸟为什么不会得脑震荡?
南极有着非常适合北极熊生存的条件,但是为什么南极没有熊?
蜜蜂的舞蹈能够传达的信息数量大约10亿条,在所有动物信息传播系统中,仅次于人类语言,蜜蜂是如何报信的?
为了讨好对方,雄舞虻会为它的梦中情人送什么结婚礼物?

作者简介
方舟子,本名方是民,我国著名科普作家。1967年9月生于福建云霄县。1985年毕业于云霄一中,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1990年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先后在美国罗切斯特(Rochester)大学生物系、索尔克(Salk)生物研究院做分子遗传学博士后研究。
中文互联网的先驱者之一。1994年创办世界上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
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新华每日电讯》等媒体曝光率最高的科学人物之一。
著作等身,著有《爱因斯坦信上帝吗?》、《神秘现象不神秘》、《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等21部著作。
主持翻译了《HOW&WHY》美国经典少儿百科知识全书,并亲自翻译其中的《神奇的动物世界》等四本。
方舟子揭露了多起科学界、教育界、新闻界等领域的腐败现象,被媒体称为“中国学术打假第一人”。方舟子曾说:“学术必须诚实,新闻必须真实,网络必须踏实。它们都应该与虚假无缘。如果有人不遵守游戏规则,不管地位多高,名气多大,我们都要揭露他。”为了让中国社会更好的发展,方舟子孜孜不倦地进行学术打假和为人们普及科学知识,他的行为赢得了社会舆论广泛赞同,他在新浪网的博客点击量高达6000万,他的新浪微博粉丝超过270万。

目录
有趣的小世界:
萤火虫的战争
达尔文的兰花
翅膀上的眼睛
舞虻的结婚礼物
与蛆共生
破解蜜蜂的舞蹈
赤眼蜂的愚蠢选择
寄生蜂的聪明选择
蚊子的恋曲
莫诺湖畔的苍蝇
性与死的统一
人,小生命的栖居
脆弱的家园:
复活节岛的悲剧
原始森林的奇观
时尚酿成的悲剧
外来物种悲喜剧
神龟虽寿,犹有竟时
麝牛,你为什么不跑
在核战争的阴影之下
坐地遥想五万年
人兽之间:
镜子中的自我
站在黑猩猩的立场上看
猿:人性,太人性了
鹦鹉学舌和猩猩学电脑
聪明的动物会“数数”
人也不是理性的动物
眼见未必为实
快乐就在大脑中
我们脑中的时钟
科学地解决道德难题?
在人类的感觉之外
“我怪罪遗传!”
人不是基因的奴隶
多少基因 多少环境
进化的奇迹:
向日葵究竟向不向日
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
植物中的神秘数字
达尔文的美丽错误
我们曾经都是鱼
为什么南极没有熊?
啄木鸟为什么不头疼?
不可能的怪物
线粒体“夏娃”与Y染色体“亚当”之谜
人体与疟原虫的战争
小蛾子如何解决了大问题
达尔文的鸣雀
传奇与丑闻:
科学不是神话
古希腊的科学遗产
数学史上一个大恩怨的真相
石头也能说谎
科学史上的决斗
让我们接近星星
光的真理
半穹顶的不同故事
“龙骨”的由来
放血疗法的兴衰
“六〇六”的真实故事
神秘的N射线
产婆蟾的“黑色指垫”
破解爪哇怪病之谜
“不死的细胞”疑云
太空笔的传奇
科学的人生:
达尔文得了什么病
科学史上最孤独的天才
爱因斯坦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要妖魔化科学界
被当成反科学偶像的科学英雄
克里克:改行改出科学奇迹
布伦纳的诺贝尔奖之路
信仰马克思主义的西方科学大师
上阵父子兵
出师未捷身先死
科学的尊严:
科学研究是这么做的
别忘了设对照
没有科学是万万不能的
以“科学精神”的名义
科学家看到了什么事情?
科学不该宽容
哥德巴赫猜想有什么用?
科学与宗教能够调和吗?
怎样看待个别的大科学家信教?
进化不仅仅是“一种理论”
滥用进化论
何必为进化绝望
科学的前沿:
胚胎与人
DNA鉴定历史人物的身世
破解最致命的流感病毒之谜
布什总统发动“起源大战”
“虚拟人”的现实与梦想
冥王星悲喜剧

文摘
萤火虫的战争
2006年的夏天我是在新英格兰度过的。在新英格兰夏夜的草地上,可以看到许多萤火虫飞舞。我突然想起,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到萤火虫了。在我近年来长期生活的地方,是没有萤火虫的:北京的市区固然不必说,南加州的郊外也见不到萤火虫的踪迹。实际上,由于未知的原因,美国自堪萨斯州以西,萤火虫就难得一见了。
一般人都知道萤火虫发光是为了寻找配偶。在北美夜空做灯火表演的是雄萤火虫。雌萤火虫则躲在地面草丛中,见到同种雄萤火虫发出的信号后,再发光做出回应。双方一来一往地用光相互联系,直到雄萤火虫确定了雌萤火虫的位置,飞到她的身边,然后开始交配。
萤火虫在全世界有大约2000种,在北美见到的萤火虫大多数属于两个属:体型较小、发黄光的否提那斯属,体型较大、发绿光的否丢瑞斯属。不同种类的萤火虫有不同的发光模式,光的颜色、持续时间、间隔、闪烁次数、飞行高度等方面各不相同。同一属的萤火虫的形态往往长得很相似,区分它们的重要特征就是其发光模式。独特的发光密码使同种雌雄能相互识别,避免出现有害的杂交,进化生物学将这种现象称为“生殖隔离”机制。
北美最常见的一种萤火虫属于黄光萤火虫,俗称“北斗”,它发出的是黄绿色荧光。雄虫靠近地面飞行,每隔6秒钟发一次闪光,持续时间大约半秒,发光时向上飞行,形成一个“J”字。地面上的雌虫如果看到了,会等大约2秒钟再发出一次持续半秒钟的闪光做出响应。其他种的萤火虫的发光模式与此不同:有的每间隔2~3秒钟就发出持续时间长达2~3秒的光,有的每隔3~4秒钟快速地闪3次,有的发光模式则类似于莫尔斯电码中的“点-划”(先快速闪一次,再来一次长时间的)……
如果你读得懂发光密码,就可以知道在你眼前飞舞的萤火虫属于哪个物种。而且,如果你用小手电筒模拟某种雄虫的发光密码,甚至可以吸引那个种的雌虫和你对话。
在上个世纪60年代,康奈尔大学昆虫学家洛伊德(James E.Lloyd)利用这个窍门,用手电筒做为工具来捕捉他想要的那个物种的雌萤火虫。他当时主要对黄光萤火虫感兴趣,但是他有些奇怪地发现,绿光萤火虫的雌虫也会对他发出的黄光萤火虫的信号做出回应。这是为什么呢?难道这二者之间的“生殖隔离”不那么明显?
答案在1965年4月6日的晚上揭晓。当时他在佛罗里达寻找一种黄光萤火虫雌虫,用手电筒发出该种雄虫的信号(两次间隔2秒的快闪,每4~7秒重复一次),收到强烈的响应,走进一看,是一只较大的绿光萤火虫雌虫,而绿光萤火虫雄虫发出的信号很不同(每3~5秒发一次闪光)。洛伊德就呆在这只雌虫的身边进行观察。在半个小时内,这只雌虫共吸引了12只黄光萤火虫雄虫的注意,最后1只在和雌虫交换了几次信号后,停在雌虫的附近。十几秒后,洛伊德打开手电筒,发现绿光萤火虫雌虫正抓住黄光萤火虫雄虫,咀嚼它的后背。
大多数种类的萤火虫成虫以花蜜或花粉为生,甚至什么都不吃,但是绿光萤火虫雌虫却通过打信息战以捕捉其他萤火虫为乐,这是为什么呢?除了增加营养,还有没有别的原因呢?对此,康奈尔大学的昆虫学家艾斯纳(Thomas Eisner)等人通过实验给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我们先来思考一下这个问题:萤火虫在黑暗中发光,如此公然暴露自己,就不怕被天敌捕捉吗?如果说这是为了爱情不怕牺牲,那么它们的幼虫和卵也都在持续地发光(甚至某些成虫不发光的萤火虫,其幼虫和卵也都发光),又是为什么呢?原来,萤火虫的卵、幼虫和成虫的体内含有类似于蟾蜍毒素的毒素,鸟类、蜘蛛等天敌很害怕这种毒素,所以发光其实也是一种警告:我有毒,别吃我!
绿光萤火虫却偏偏不会自己生产这种毒素,其雌虫在捕食了黄光萤火虫雄虫之后,黄光萤火虫雄虫体内的毒素就转移到了绿光萤火虫雌虫的身上,再传给绿光萤火虫的卵和幼虫。所以,绿光萤火虫雌虫设计捕食黄光萤火虫雄虫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巧取化学武器武装自己。
绿光萤火虫雄虫自己也不会生产毒素,但是体内也携带着毒素,又是从哪里来的呢?昆虫学家们怀疑它们是通过豪夺——在空中直接捕食黄光萤火虫雄虫——得来的。在实验室里,绿光萤火虫雄虫会捕食黄光萤火虫雄虫,在野外是否也会如此,则还是个谜。
在浪漫的萤火背后,隐藏着的秘密如此残酷,却又如此奇妙!

内容简介
《我们为什么不长尾巴:方舟子带你走近科学》内容简介:萤火虫在浪漫的萤火背后,隐藏着哪些残酷却又如此奇妙的秘密?啄木鸟啄木的频率达到每秒20次,每次撞击相当于以每小时25千米的速度撞墙,而啄木鸟为什么不会得脑震荡?南极有着非常适合北极熊生存的条件,但是为什么南极没有熊?蜜蜂的舞蹈能够传达的信息数量大约10亿条,在所有动物信息传播系统中,仅次于人类语言,蜜蜂是如何报信的?为了讨好对方,雄舞虻会为它的梦中情人送什么结婚礼物?
科学是美丽的!有什么童话会比生物的发育更美妙,有什么神话会比生物的进化更神奇,有什么史诗会比宇宙的演化更宏伟呢?科普作家方舟子通过文笔生动的90篇科普美文,为你介绍奇妙的自然现象、有趣的科学发现和鲜为人知的科学史趣闻轶事,向你展示科学原本的魅力。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