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裘.pdf

千金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她是靖宁侯府的三姑娘卫蘅,自幼倾国倾城,本该享尽长辈宠爱,偏偏这府中有个才华横溢的二姐姐处处抢得先机。
卫蘅勤学苦练,总算“金榜题名”,可惜,她不知道,考入女学仅仅是故事的开始。
她还没来得及和二姐姐一样,成为众人倾慕的旷世才女,就惹来了她最不想沾染的桃花债。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但这位众人眼中的翩翩公子也不遑多让。他嫌她冲动、鲁莽、不矜持,却偏偏又紧追不舍,刚对她出手相救,转眼却又对她百般戏弄。
她对他避之唯恐不及,竟然还有人硬要把他们配成对。原以为商定了亲事,她就能远离是非,只要他们远隔千里,彼此就能相安无事,可谁知命运的红线却越缠越紧。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要闹哪样?
明明是一见不钟情,终究难逃缘定三生,这该如何是好?

编辑推荐
言情大神明月珰人气爆棚之作,蝉联晋江榜单NO.1
精心修订甜宠结局
新增万余字番外

倾国倾城的名门闺秀,遭遇“别人家的孩子” ,就是各种不服!
骄傲任性的将门千金PK腹黑挑剔的侯府公子,一路斗智斗勇!
明明相看两相厌,竟也可以缘定三生?

作者简介
明月珰,晋江原创网超人气明星写手,多部作品荣登金榜冠军。以爱仿青云挽发髻,妄摘明月作耳珰,慕唐宗宋祖,喜环肥燕瘦,奈吉人已逝,唯畅想于笔尖,以尽倾慕之情。出版作品有《四季锦》《芙洛》《一念起》《八点半的星光》等。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再续前缘
第二章 心病难医
第三章 庆贺生辰
第四章 故人相逢
第五章 上元佳节
第六章 另辟蹊径
第七章 初露锋芒
第八章 人心难测
第九章 一鸣惊人
第十章 一箭之缘
第十一章 入夏琐事
第十二章 以怨报德
第十三章 天命难逃
第十四章 恩将仇报
第十五章 快意恩仇
第十六章 灯节遇险
第十七章 获救之后
第十八章 佛寺重逢
第十九章 姐妹交心
第二十章 再生变故
第二十一章 将心比心
第二十二章 福祸相依
第二十三章 初议姻缘
第二十四章 恩怨难清
第二十五章 天命风流
第二十六章 密林私语
第二十七章 了犹未了
第二十八章 告别女学
第二十九章 水落石出
第三十章 尘埃落定
第三十一章 待嫁心事
第三十二章 新婚喜忧
第三十三章 情不自知
第三十四章 婆媳之间
第三十五章 自食其果
第三十六章 小别重逢
第三十七章 夫妻生嫌
第三十八章 和好如初
第三十九章 再起波澜
第四十章 百年好合
番外一 前世今生
番外二 小包子
番外三 其他人眼中的陆氏夫妻

文摘
卫蘅的眼神好,一下就看到人群里那抱着孩子乱窜的拐子。像花灯节、端午节这种热闹的节庆,每年都会走失不少孩子。
只是那妇人的脚力如何赶得上那拐子,且拐子也不是单独作案,一个接一个地往前递孩子。此刻游人已经稀少,虽有人帮着那妇人去追拐子,却还是差了一点。
若是被拐子拐进前头的胡同,那胡同迷宫一样,妇人恐怕就再也找不回孩子了。
卫蘅叫道:“快将桌子上我的弓取来,让船夫划快些。”
卫蘅的弓是最为稀少的折叠弓,十分精致,便是挂在身上,也瞧不出那是一把弓箭。
卫蘅不过三两下就装好了弓,又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她稳了稳呼吸,那箭射了出去。那箭仿佛流光一般准确地没入了那抱着孩子的拐子的膝盖窝里。
那拐子应声而倒,后面追的人便赶了上去,将孩子抢了回来。
这天外飞箭,叫所有人都意外万分,纷纷回过头去看箭的来处,卫蘅早已躲入了船舱,只是她那箭也是特制的,必须得拿回来才好。
卫蘅忙叫船夫靠了岸,低声吩咐了念珠儿,叫她领着婆子丫头也去看热闹,趁机把箭拿回来。
帮人虽然是好事,可是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敢射箭伤人,还见了血,这铁定要被疯传的。那些看热闹的人,才不管卫蘅是为了什么原因出手的,只会说她是悍妇,甚至说她恶毒。
小姑娘家家的就该温柔贞静地待在家里,见义勇为绝不是她们应该做的事情。其实放在之前,她肯定是没有勇气射箭的,不过她离开过母亲,也懂得母亲在看到孩子被伤害时的心情,因此才动了手。
卫蘅在冲动地射出箭之后,只愿念珠儿能找回她的箭,此时天色已晚,河上船只不多,想来也不会有人看清楚是谁射的箭。
卫蘅重新坐定,喝了一口茶,却听见咚的一声,有东西砸在她对面的舷窗上。卫蘅走过去掀开船窗的帘子,就见陆湛正坐在对面一条船的窗边,他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箭。
卫蘅简直惊讶得没法说了。陆湛是怎么拿到箭的?卫蘅快速地从另一侧的舷窗望出去,见念珠儿带着仆妇正垂头丧气地回来。
“蘅表妹。”当卫蘅再次望向陆湛时,陆湛开口了。
卫蘅深呼吸一口,告诉自己要沉住气,陆湛肯定是看见自己射箭了,可是他拿了箭或许是为了自己好,毕竟自己是他的表妹不是吗?两家的关系一直都挺亲密的。
卫蘅告诉自己一定是这样的,她叫留在船上的小丫头去让船夫撑了船向陆湛的船靠过去,然后又冲着对面的陆湛灿烂地笑了笑道:“湛表哥。”
很快,卫蘅就从踏板上走到了陆湛的船上,此时她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了,好在表哥表妹的叫一通,许多事也能说得过去。
倒是念珠儿几个,在岸上看见船忽然离了岸,都是一脸的惊讶,不过幸好船很快又停了下来,不然念珠儿都会以为卫蘅是不要她们几个了。
小丫头替卫蘅掀起帘子,卫蘅走进去时,见船上只有陆湛和他的贴身小厮两人,略有些诧异。
“表哥怎么一个人?”卫蘅问道。这样的日子,正是狂欢的时候,卫蘅的哥哥卫栎早就被东山学子拉去醉翁楼以文会友去了。陆湛向来是核心人物,此时一人在此,的确让人有些惊奇。
陆湛看着卫蘅,倒是有些瞧不透眼前这个小姑娘了。年纪小小,又漂亮得不像话,娇滴滴的仿佛呵口气都能将她吹走,却随身带着弓箭,眼睛都不眨地就能射人见血。
陆湛可是十二岁开始就去他祖父的军营中历练过的,他知道就连男子在第一次开弓射人的时候,心里都难免犯怵,更何况是这样一个平日里连踩着蚂蚁都会尖叫的小姑娘。
陆湛没答话,卫蘅就知道这位表哥并没有同她将这件事敷衍过去的意思。
卫蘅有些忐忑地又叫了一声湛表哥。
陆湛皱了皱眉头,这丫头的嗓音一下就从清甜变成了糯甜,陆湛眯了眯眼睛,这位表妹莫不是在对自己施展她女性的魅力?
其实,还真是被陆湛猜对了,卫蘅如今已并非纯粹的小姑娘。
这会儿卫蘅心里一急,几乎忘记了自己现在还是小姑娘的事实了。
可是陆湛的皱眉,一下就在卫蘅的头顶泼了冷水,让她激灵灵地一颤,才想起陆湛并不喜欢她的样子。
“蘅表妹真是侠肝义胆,平日里倒是看不出来。”陆湛道。
卫蘅僵硬地笑了笑:“刚才我也只是着急。湛表哥,箭能不能还我?”卫蘅开门见山地说出了来意,省得在这里跟陆湛磨蹭时间。
陆湛将箭往前一推,卫蘅松了一口大气,紧紧地将箭握在手心里,她没想到陆湛会这么好说话。
“但愿下次我不会再看见蘅表妹光天化日之下往人群里射箭了。”陆湛道。
卫蘅诧异地看了陆湛一眼,没想到他真是为了自己的名声才取走了箭。此时,箭回到了自己手里,卫蘅的心防终于裂开一丝,她真诚地笑道:“多谢湛表哥,刚才是我太鲁莽了。”
“你也是好心,只是……”只是后面陆湛没说出来,但是彼此都是清楚的。
“那小妹就不打扰湛表哥游河了。”卫蘅起身道。
陆湛点点头。
等回了靖宁侯府,念珠儿听说那箭是被陆湛拿去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表少爷真是个好人。”
“好人?”陆湛绝对算不上,若是被陆湛的敌人听见了,肯定要笑掉大牙的。卫蘅觉得,自己还是非常庆幸她和陆湛是亲戚的。
端午一过,就是女学生最紧张的日子了。半年考就在六月初,若是有功课不能合格,下半年就只能自选三门课艺。
卫蘅的箜篌和琴课都没上,并不在她半年考的范围内,其他课程对她来说,合格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差别只在她能不能力压众人而已。
可是偏偏这最紧张的时候,却又是东山学子和太学生马球大赛的日子。两个学院各出三支队伍,另外还有京郊的武学院也参加。武学院是那些游手好闲的世家子镀金的地方,进去读个两年,再放到军中历练一下,前途也算不错。
马球如今在上京可是顶顶热门的东西,连宫中的皇上都喜欢玩,几位皇子殿下也时常组织马球赛,街头巷尾议论的也都是马球,就是问街头妇孺,她们都能数道出几个马球高手,讲得唾沫横飞。
若放在以前,卫蘅这时候一心愁着半年考,根本无心去看这些热闹,只想着如何能不输给卫萱太多,不过如今她可没想再过那样的日子。
卫蘅以为,既然之前她有机会死里逃生,自然要恣意地挥霍一次才好,这可是捡来的便宜。
所以下了学,卫蘅就同郭乐怡、李悦、范馨一起去了太学,卫萱、木珍还有木槿也都去了。女学生里泰半人都到了太学的马球场。
夏日的日子长了,下了学之后还要许久才天黑,大家的活动也就多了许多。
今日是东山书院对太学,东山书院领头的人正是商彦升,也就是上次给卫芳送兰草的人。
卫蘅想了想,吩咐了在门口等着她的念珠儿回去找卫芳,随便扯个借口将卫芳叫出来。
卫芳到的时候,还一头雾水:“念珠儿不是说你想让我替你选线吗?”
卫蘅拉了卫芳到身边坐下:“那是我叫她哄你出来的借口。大姐姐,你成日里关在家中有什么趣,所以我让念珠儿喊了你出来看马球赛。”
卫芳笑道:“我可不爱这个,吵吵闹闹的,又惊险,看得我心紧。”卫芳的嘴里虽然这样说,可眼睛已经一错不错地落在了商彦升的身上。
卫蘅有心打趣卫芳几句,可又怕她害羞而恼怒,反而就不好了。
随着击鼓声的响起,马球的上半场就算结束了,中间会休息半刻钟。马球的规矩是赛上下两场,两支队伍各五人。
五人在场中骑马击球,以将球击入对方球门计一筹。球门是一米见方的铁制门框,立在两个半场的底端,最后得筹多者为胜。
上半场东山书院以两分落后,卫芳不由得有些着急地看向商彦升他们。
哪知商彦升也正向她看过来,弄得卫芳俏脸通红。
卫蘅笑道:“大姐不用担心,我看东山书院上半场是故意保留实力的,打得不急不躁,而太学的人却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我才不担心呢,他们谁赢谁输跟咱们有什么关系?”卫芳羞涩地道。
卫蘅道:“话不能这样说。二哥和三哥也在东山书院念书,我自然是希望东山书院赢的,你说是不是?”卫蘅冲卫芳眨眨眼。
卫芳轻轻地道:“自然是你怎么说怎么对。”
鼓声又响了起来,半场下来,卫芳手里的手绢差点没被揉碎了,卫蘅看在眼里,不由得有些羡慕。可她心里其实更想知道的是,卫芳是用了什么法子,怎么就让大伯父同意了不把她嫁进伯爵府。
“后日也是东山书院对武学院,大姐姐来不来看?”卫蘅问卫芳道。可是卫芳久久没答话,卫蘅顺着她的眼睛看去,就见商彦升正满眼情意地看着魏雅欣。
卫蘅的心里咯噔一声,魏雅欣是什么时候勾搭上商彦升的?他们能有什么交集?
“我不爱这些热闹,后日不来了。”卫芳道。她声音淡淡的,先才那种含羞带臊的声音却是找不到了。卫芳虽然是庶出,可是侯府千金的自尊也不是没有的。
卫蘅心里一急:“大姐姐你别着急,我找人去打听打听。”
卫芳淡淡地道:“三妹妹怎么说话的?我着什么急?这些话快别说了。”
卫蘅有些讪讪的,心里也在责怪自己多什么事啊,今日不叫卫芳来就好了。她本来是好意让卫芳多了解了解商彦升,以后成了亲感情才会更好,却没想到会出这样的幺蛾子。
卫芳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太重了,回了靖宁侯府,寻了个清净的地方同卫蘅道:“三妹妹,我知道你的好意,我也同你交交心。婚姻大事,全凭爹娘做主,我相信爹娘不会害自己女儿的。咱们这样的人家,越发不能闹出什么流言蜚语来。我同他什么也没有,不过是帮了他一次忙而已。”
卫芳的一席话说得卫蘅面红耳赤,她低声道:“大姐姐,是我错了。”
卫芳轻叹一声:“不瞒你说,我今日看见了这番情景,其实我也算是放下了一桩心事。”
卫蘅听了卫芳的话,一个晚上都没睡着。她可不想因为自己的多事,而害得卫芳和商彦升没了缘分。但是听卫芳的意思,她是彻底放下了对商彦升的小心思了。卫芳不在乎对方的家世,那在乎的自然就是情投意合了。
次日一大早,卫蘅迫不及待地找到了郭乐怡:“魏雅欣和商彦升的事情你知道吗?”
郭乐怡惊讶地道:“你也知道商彦升?”
卫蘅愣了愣,她的确是没有理由知道商彦升这个人的。不过好在郭乐怡并不在乎卫蘅是如何知道的,她八卦的激情已经彻底被点燃了。
“姓商的也是杭州人。同魏雅欣她们家是邻居,从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后来商父中了进士,两家的来往才少了。没想到现在又碰到了,我知道商彦升偷偷找了魏雅欣很多次。”郭乐怡道。
卫蘅这才知道原来商彦升是从杭州来的,商彦升十来岁时商父就去了,他家道中落,全靠商母织布绣花为生。魏雅欣没有到京城之前,商彦升和魏雅欣的过去自然就没有浮出水面。
“那上巳节的时候,商彦升为何送我大姐香草?”卫蘅问郭乐怡,也是在问自己。
郭乐怡摇了摇头,表示不知。
可是卫蘅心底却掀起了滔天巨浪。上巳节在三月初,那时候商彦升可能还不知道魏雅欣入了女学,而商彦升这种家道中落的人对富贵恐怕会更加执著。卫蘅再想到自己梦中商彦升成了靖宁侯的女婿之后,又同陆湛成了连襟,于官场上平步青云,卫蘅不能不恶意地猜测,也许她在梦中看到的琴瑟和鸣,实际上不过是商彦升为了攀权附贵而伪装出的假象罢了。
卫蘅努力去回想梦中卫芳出嫁后的样子,梦中的她端庄大方……然后就没有了。她是一个十分合格的官太太,少女时脸上的羞涩红润,卫蘅好像再也没看到。
卫蘅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到东山书院又有马球比赛的那日,卫蘅又去了太学看比赛。这回是陆湛领头,武学院那边是和玉郡主的儿子,武安侯府的二公子晋阳领头。
这是公认的两强队伍,所以今日太学的马球场周围简直是座无虚席,连太学的祭酒都在一旁观战。
陆湛穿着一袭织金暗忍冬花纹的白地箭袖骑装,头戴碧玉冠,越发显得丰神如玉。平日他穿着袍子,别人还看不出身材来,这会儿骑装比较紧身,让卫蘅的眼睛一下就盯在了他腰上。
卫蘅暗自脸红,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往陆湛精瘦的腰和修长的腿看去。她赶忙暗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将一应浮思都赶了出去。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