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流水:英伦学术游记.pdf

剑桥流水:英伦学术游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该书在2003年获得国家图书奖,在学术游记中独树一帜备受好评,该书自出版十年来成为常销书。 . 刘兵教授的《剑桥流水——英伦学术游记》,讲述了他在英国剑桥李约瑟研究所工作期间的见闻和感受,通过对英国各大著名博物馆的参观拜访,带领读者体验大不列颠悠久的历史与文化,促使读者思考这个工业时代的巨人何以对世界科学与文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而对剑桥大学中的讲座等精彩活动图文并茂地展示,更令人对剑桥大学的向往之情油然而生,仿佛触手可及。

编辑推荐
该书在2003年获得国家图书奖,在学术游记中独树一帜备受好评,该书自出版十年来成为常销书。随着中国学生留学海外日益普遍,英国也成为了最热门的申请国家之一。因此该书无论是对科学文化爱好者,还是准备留学英国的学生,抑或是准备去英国旅游的人来说都是必读之书。

作者简介
刘兵,1958年生,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85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现为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科协-清华大学科学技术船舶与普及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通大学等国内10余所高校的兼职教授或名誉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科学史、科学文化传播。出版有《克丽奥眼中的科学》等12种专著、《刘兵自选集》等8种个人文集、《超导史话》等6种科普著作、《正直者的困境》等7种译作、主编《科学大师传记丛书》等多套丛书,发表学术论文260余篇、其他报刊文章400余篇。

目录


剑桥随想

两场演出 2
剑桥书店里的讲座 8
墓地里的名人 14
墓地里的名人(续) 26
在剑桥听讲座 34
两门课程 44
剑桥的鸟 54
剑桥的果园 62
三一学院的教堂与图书馆 70
新老卡文迪什实验室 82
挂单剑桥“中国庙” 92



走出剑桥
大英博物馆点滴 106
福尔摩斯博物馆 114
格林尼治天文台 126
两个科学史博物馆 138
展览中的环保 146
伦敦科学博物馆中的历史展览 156
美术馆中的科学 172
弗罗斯特罗之行 184
考文垂半日游 192


附 录
剑桥遇刘兵 204
原版后记 213
中国台湾版自序 217
新版后记 222

序言

莫弗特 ( John Moffett )
英国剑桥东亚科学史图书馆馆长

在此书初版问世之后的10多年中,刘兵教授的《剑桥流水》是我们图书馆被最多借阅的图书之一。对此我并不惊讶。刘教授以一种迷人和优雅的风格,罕见地将博学、无尽的好奇心和向广大受众热情地传播他的想法的能力结合起来。所有这些品质在这本书中都表现得非常明显,我很高兴地看到此书的新版即将出版。
与刘教授12年前访问剑桥相比,这里现在变化很大。源于大学成功而迅速发展的高技术产业(尤其是在软件、电子和生物技术领域)以及这座城镇与伦敦的邻近,意味着人口的迅速膨胀。在城镇的周边许多新建筑拔地而起,就在离我所坐之处不远的地方,大学正在建设一个全新的校园,这是这所大学历史上最大的规划项目。与此同时,这座历史名城的中心地区全年人满为患,行人与车辆挤成一团。不过,也有更多的景物依然如同他所描述的那样。各学院的宁静和美丽,学院里古老的草坪和旧式的庭院,一直连到剑河,剑河中的天鹅、野鹅和野鸭游弋于慢悠悠穿行的荡舟者周围。100多所图书馆的大门依然向渴望知识的学者们敞开着,在学期当中,大学的各系、学院和研究所每天都提供着学术的盛宴,以满足那些甚至最为晦涩的学术兴趣。传统、创新和适应结合在一起,保持了一种文化的活力。
刘教授在剑桥期间作为根据地的李约瑟研究所依然繁荣,它刚刚任命了自己的第四任所长,是一位中国人,他为将中国和英国的人民和文化更紧密地联接在一起扮演关键性的角色。在这一成功之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得到了像刘教授这样的学者们的参与和支持。
亲爱的读者们:在未来的许多年中你们仍然可以享受对此书的阅读,你们仍然有机会来访问在此书中被描述得如此动人的那许多让人陶醉而又美丽的地方。
2015年6月

后记
附记:

写完此篇文字后,看到新华社驻伦敦记者王艳红2002年10月16日的报道:“大侦探‘福尔摩斯’成为英国皇家化学学会荣誉会员”。这位记者王艳红,实际上也正是本文中提到的我去伦敦拜访的那位致力于科普网络的朋友。王艳红报道说:“在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死在福尔摩斯的左轮手枪下后100年,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决定授予这位家喻户晓的小说主人公福尔摩斯为该学会的特别荣誉会员,以表彰这位‘大侦探’将化学知识应用于侦探工作的业绩。皇家化学学会是由约4.6万名化学研究人员、教师、工业家组成的专业学术团体,其历史可上溯到1841年。其荣誉会员资格通常只授予诺贝尔奖获得者、卓有成就的学者和工业家。这是该学会首次将此殊荣授予一位虚构人物。福尔摩斯于1887年由小说家亚瑟·柯南道尔在《血字的研究》一案中首次介绍给公众。‘他’和忠实的伙伴约翰·华生医生一起活跃在维多利亚时代的伦敦,在贝克街221B那幢小楼里解决着种种疑难案件,赢得了世界性的声誉。‘他’拥有精深的化学知识并将之用于破案,这是皇家化学学会吸收‘他’为荣誉会员的主要原因。授予福尔摩斯皇家化学学会荣誉会员的仪式,16日在伦敦贝克街地铁站前的福尔摩斯雕像前举行。作为特殊来宾出席仪式的有一位现代的‘约翰·华生’博士,他是该学会的一名会员。在场的还有一头混血的獒犬,与1902年出版的福尔摩斯最著名案件之一《巴斯克维尔的猎犬》中的可怕猎犬有着相似的血统。皇家化学学会认为,尽管福尔摩斯这个人物是虚构的,但‘他’开创了以科学及理性思维与邪恶作斗争的传统,给几代人带来了精神上的愉悦。”
由此,这篇报道也部分地印证了本文中的某种说法。

文摘
福尔摩斯博物馆

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故事,蔓延在这些故事中的是城市的气质。行走在城市的某个角落,一个地址、一种场景甚或一张匆匆来去的面孔,都会在不经意间唤起对那些故事的回忆,而一座原本只是擦肩而过的城市就在这些故事中变得立体而真实起来。伦敦最著名的故事之一,或者说许多著名的故事,都与一位大侦探有关,他的名字叫福尔摩斯。对于中国人,福尔摩斯这位富于传奇色彩的异邦大侦探,应该是不陌生的。
我读福尔摩斯的故事,是许多许多年以前的事了。至今留下印象最深的,似乎还是《巴斯克维尔的猎犬》。对于柯南道尔笔下的福尔摩斯,也一直有种崇拜,有种神秘感。所以,当我终于有一天在伦敦街头与福尔摩斯先生“不期而遇”,此番经历就不能不说是一件幸事了。
周一,去伦敦办事。到达的时候,时间尚早。于是先去见了一位久有联系但从未谋面的朋友。这位朋友近年来一直在本职工作之外致力于网络科普。谈过一阵之后忽然想到,既然来伦敦一趟,而且还有些时间,何不借此机会先去一些值得参观的地方看看呢?又想起,坐地铁到这位朋友住处的路上,曾途经一个名为Baker street(贝克街)的车站,这个贝克街与那位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先生可有牵连?朋友说,那正是福尔摩斯的“故居”,而且还有一个福尔摩斯博物馆。在来英国之前,作为准备,在看一些相关手册和书籍时,曾注意到这个博物馆,本来也是想一定要参观一下的,于是,便抓紧时间前去。
坐落在贝克街221号B(按照中国译法也许应该译成贝克街221号乙吧)的福尔摩斯博物馆并不难找,绿色的门脸和招牌都很显眼,与小说中写得完全一样。正如其极其简单的介绍中所说,这是一个“世界上最著名的地址”。
博物馆收费尚可接受,6英镑。进门后,底层是纪念品商店,有各种与福尔摩斯相关的纪念品。一层最重要,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医生的书房,连着福尔摩斯的卧室。在那里,一位身着维多利亚时代仆人服装的女士非常友好地向来访者介绍有关情况。
据说,这所房子最初建于1815年。在1860〜1934年间是作为供出租的房舍登记的。而小说中的福尔摩斯是于1881〜1902年间居住于此。后来,有人买下了这所房子,但直到1990年,才正式建立了这个在世界上也许是独一无二的博物馆。柯南道尔先生在写作时,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这一实际的背景,所以,博物馆的结构与小说中并无二致,就连从底层到一层的楼梯数都与小说中讲的一样——17级!相同的结构加上精心的布置,使这些参观的人如同置身于小说的场景之中。在那间福尔摩斯与华生合用的书房中(其实一角还有个摆着餐具的餐桌),壁炉中火烧得正旺(可惜是煤气,但看上去却相当逼真)。靠近房门的地方是华生医生的写字台,写字台前的椅子上放着一个打开的医生用的皮包,里面放满了钳子之类的医疗器械。书房的中间,是福尔摩斯和华生医生相对而坐的沙发椅,而书房的另一角,就是小说中让人难以忘记的福尔摩斯的“化学实验室”——其实就是一张书桌,上面摆着各种化学实验用具,旁边的架子上则放满了装着各种化学药品的瓶瓶罐罐。看到此处时,我不禁联想到,如今,电视节目中像科学探案之类的内容是很受观众欢迎的,成为现时的一种流行文化,这种在流行文化中巧妙而得当地穿插相关的科学内容,使福尔摩斯的形象更加真实、丰满,而且让人觉得敬佩与信服,就这样来“普及”科学而言,柯南道尔先生应该算是真正的先驱者之一了吧。其实,从最广义上来讲,这也未尝不是一种科普。如果我们今天的大多数科普能够做到这个份上,如此为读者所接受,那将大大改善时下众多科普作品“科”而不“普”的局面。
二楼原来是华生医生的卧室,现在和三楼一起,全都陈列着一些小说中的著名人物的蜡像。“专业”一些的读者,自然会从中辨认出他们是哪些角色。尤其有意思的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许多人的心目中,福尔摩斯这样一个虚构的人物并未死去。博物馆中陈列的一些来信选辑就是证明。我粗粗地翻了翻,里面各国来信都有,除了问候类的之外,甚至还有为某些案子而求助于他的。比如一位日本女孩就在来信中讲到,她认识的一个人被手枪打死,警察判定是自杀,而她却认为不可能,并请求福尔摩斯这位世界上最大的侦探的帮助。我2002年来这里参观时,看到在陈列的信件中,最新的还有1999年寄给福尔摩斯先生的信。
出了博物馆的大门(其实严格地讲,只是一个很小的小门,毕竟当初柯南道尔先生是要创造一位侦探,而不是想要搞出什么博物馆),才突然发现,临街通向这所房子地下室通道的楼梯上,那只巴斯克维尔的猎犬正张着大嘴站在那儿呢!
博物馆街对面,还有另外一家专门出售与福尔摩斯有关纪念品的商店。有趣的是,一位年近50岁的店员,身着福尔摩斯的典型服装坐在店里,颇有乱真之感。我退出店门,想把这个商店连同店里的“福尔摩斯”一起收进镜头,无奈不知是这位冒牌的福尔摩斯有些害羞,还是因我不买他的货反要照相而有些不满,见我要拍照时,他赶快用一本杂志挡住了脸。我也就只好作罢。
再转一个街口,人行道上一座福尔摩斯的全身铜像高高地站在那里。按照底座上所说,它建于1999年,看来,福尔摩斯还是活在各国人民心中的。
曾经在一本有关英国的导游书上读到过,在伦敦还有一家福尔摩斯酒吧。于是在离开博物馆之前我特地打听了一下,果然有,但离博物馆还有很远的路,既然与贝克街关系那么远,时间又不早了(1月份的伦敦下午4点半天就差不多黑了),也就决定暂且不去了。
与我原来想象中有所不同的是,贝克街似乎要更宽一些。从福尔摩斯的书房向街上望去,也看不到那些流浪的小孩。
博物馆的说明最后写道,当你准备从那里离开时,你可能禁不住会希望能雇上一辆马拉的漂亮出租车回家。可惜,现在街上只有川流不息的汽车。毕竟,时代不同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