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文: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pdf

斯文: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斯文: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编辑推荐:“文人原本是怪胎”——“公知”为何坍塌?“斯文”如何扫地?易中天系列文章,厘清中国文人的品格和品类,清算古往今来中国文人的“红”与“黑”。易中天说:无意招谁惹谁,只是想说就说。杯具啊杯具……
“改革是没有任期的”——反对票不该是奇迹,正义是不是一座很远的桥,最该以人为本的,最不拿人当人……谈教育、论时事、辩儒学,针针见血。
“那时我们唱红歌”——畅谈红色年代离奇荒诞的红歌往事,以及黄歌、蓝歌、白歌、黑歌、灰歌、绿歌……睡觉还早,一起聊聊。

作者简介
易中天,1947年生,湖南省长沙市人,1965~1975年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工作生活,1975—1978年在新疆乌鲁木齐钢铁公司子弟中学任教。1981年毕业于武汉大学,获文学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现任厦门大学人文学院名誉教授。著有《品三国》《帝国的终结》《费城风云》《我山之石》《书生傻气》《公民心事》《斯文》等。

目录
第一辑——文化人的分野
文人原本是怪胎 ——“文化人的分野”之一
诗人与文人——“文化人的分野”之二
学人与文人——“文化人的分野”之三
士人的风骨——“文化人的分野”之四
文人真面目——“文化人的分野”之五
文化气质与文化血型——“文化人的分野”之六
谁都可能是文人——“文化人的分野”之七
做人要做怎样的人——“文化人的分野”之八
第二辑——新新儒家
我们从儒家那里继承什么,又该怎样继承
这样的“孔子”不离奇吗——与秋风先生商榷
儒家的限政只能是徒劳——再与秋风先生商榷
独尊儒术:革命还是参股——兼答秋风先生
第三辑——再谈教育
“后药家鑫时代”之某校
药家鑫案:啥教训,咋整改
谁把药家鑫变成了凶手
儿童节:何妨也是“亲子节”
改革是没有任期的
最该以人为本的,最不拿人当人
第四辑——愤不顾身
反对票不该是奇迹
正义是不是一座很远的桥——由音乐剧《时光当铺》所想到的
“擦桌子的主义”之排列组合
惟其独立,方能妥协
美德本是天良
文化是个慢活——答《人民日报》记者潘衍习
放水养鱼——答《南方都市报》记者王晶
传统文化不是道德缺失的解药——答《中国经济导报》记者马芸菲
“文化入世”与“文化航母”
国骂•汉骂•非非骂——答《楚天都市报》记者陈倩
我看方韩之争
兔子怎样证明自己不是骆驼
决不能再设“道德祭坛”——从“方韩之争”说开去
第五辑——我和我爸
我的父亲易庭源
那时我们唱红歌

文摘
版权页:

斯文: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

不讲证据的,多半也不讲逻辑。学人说话,虽未必都对,但逻辑上总能“自洽”,起码“自圆其说”。文人则不管这一套。要讲,也是“中国逻辑”。比如张三质疑李四,王五有不同意见,则王五必定是帮李四的。可笑!王五为什么一定得帮谁?他就不能就事论事吗?
又比如有人说,中国和西方,应该互相学习。现在西方并不学中国,所以主张向西方学习的,都是“汉奸”。还有人说,中国有中国的问题,西方有西方的问题。你如果只批评中国,不批评西方,也是“汉奸”。
这是很带欺骗性的说法。因为“相互学习”和“都有问题”并不错。但,人家学不学,是人家的事,我们为什么要管?你管得着吗?还有,自家人感冒了,我当然要着急,为什么要先管人家拉不拉肚子?你说你是“爱国者”,请问你爱的是哪一国?
很明显,文人的这套“逻辑”,虽然都不堪一击,却颇能蛊惑人心,甚至批量地生产“脑残”,因此非予以批判和揭露不可。
四 泾渭分明
文人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正如刘勰所云,他们的特点,是“苟驰夸饰,鬻声钓世”(《文心雕龙•情采》)。夸夸其谈,自然不要证据;沽名钓誉,自然不讲逻辑。
这也正是其本性所使然。因为所谓“文人”,原本就是帮腔和帮闲,充当喉舌或打手的。帮腔说官话,帮闲说闲话,喉舌念稿子,打手听命令,哪里用得着去管问题的真假,证据的虚实,以及逻辑的严密?当然也不可能“无成见”。相反,他们的说法,都是结论在先、主题先行的。也就是说,预设一个前提或结论,然后去“论证”,还得“貌似正确”。这就只能牵强附会,不讲证据;强词夺理,不讲逻辑。
学人正好相反。他们做研究,是因为自己发现了问题,又需要明白真相。这就不能预设立场,也不能带成见和偏见。这当然很难。尤其是对自己长期研究的对象,日久生情,难免偏爱和溢美。这是所有做学问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必须高度警惕的。
但,真正的学人,必须对所有的研究对象,都一视同仁地既“无罪推定”,也“无功推定”。然后,再根据事实和逻辑,是其是,非其非,问其故,存其疑。宁肯没有结论,也不妄言是非。因此,如果说学人有立场,那也只能是客观、公正、理性,坚持科学精神。

内容简介
《斯文: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为易中天教授谈文化嘴脸的诸文结集。“文化人的分野”系列文章,从孔子时代追溯文人的源头,探求文化人的品格和品类的分野,在对士人、学人、诗人、文人等类型的区分中,考量风骨、气节、担当、性情、学养和理想,穿透皮相,排列出文化人的精神光谱,烛照中国文人在历史和当下社会中扮演的帮忙、帮闲、帮腔、帮凶及其他角色。在人格光谱的比对中,分明映现出中国古今文人的红与黑。另有长篇访谈《那时我们唱红歌》,畅谈红色年代的“红歌”往事,透视“红歌”岁月的荒诞和离奇。此外,又有系列专文,就儒家的遗产,与秋风论道;从药家鑫的悲剧,反观中国教育的缺失及教育官僚的职责与担当,伸张科学的方法和科学的精神;以“方韩之争”,辨析公民的权利与言论的自由。在《我的父亲易庭源》一文中,易中天深情追忆父亲那样一位老派共产党员的点滴往事。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