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信仰:寻回内心本来的力量.pdf

生命的信仰:寻回内心本来的力量.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在结束瓦尔登湖两年的隐居生活之后,梭罗开始迷恋于阅读森林和田野的语言。于是,隐居者梭罗摇身一变成为农夫梭罗,开启了另一段不为人知的神秘旅程。 梭罗的视角和内心一样细腻,他从一颗简单的油松果实开始,渐渐蔓延到白桦、红枫、黑白柳絮,让我们在阅读的过程中不知不觉领悟“自然中最渺小的事物最卓越”。生命来到这个世界,最渺小的情况,莫过于是独自活着。可即便如此,生命依然有足够的力量活着,且自在地活着。 海报:

编辑推荐
这是大师梭罗留给现代人的“心灵隐居指南”,有助于我们在浮躁和喧嚣的城市中更好地生活
这是一本值得等待一百五十年的好书
这是迄今特别符合中国人阅读习惯的中文译本

媒体推荐
我们都记得亨利.梭罗是位天才,性格突出,是我们农夫眼中最有技艺的测量师,而且确实比他们更熟悉森林、草地和树木,但更为熟悉的是本国一位为数不多的优秀作家,而且我深信,他的声誉还没有达到他应该达到的一半。
没有哪个美国人比梭罗活得更真实。
——爱默生

作者简介
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国作家、诗人、哲学家和博物学家。
梭罗毕业于哈佛大学,才华横溢,一生共创作了二十多部一流的散文集,被称为自然随笔的创始者,其文简练有力,朴实自然,极富有思想性和启迪性。
梭罗的作品在美国文学中被公认为是最受读者欢迎的非虚构作品,他被誉为美国生态运动的思想先驱,他在书中所阐述的许多思想,已经成为美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影响了这个世界上一代又一代人。

目录
引 言
种子的信仰
种子的散布
野 果
野草与牧场
森林里的树

野苹果
苹果树的历史
野苹果
沙 果
野苹果的生长习
果实以及口味
野苹果之美
野苹果的命名
最后的拾穗
冬苹果

序言
梭罗的《瓦尔登湖》以后的作品大都未在生前出版。当他离开瓦尔登湖时,他说他又获得了几种生活。其中一种就是科学的生活,对此我们知之甚少。梭罗留下了大量的手稿,这些手稿的存在并非是秘密,它们大多数是原始记录和草稿。学者们假定这些草稿涉及的都是枯燥无味的内容,给编辑工作带来了巨大困难,对我们了解梭罗也没什么帮助。而眼下这本书却是引人注目的证据,与那些推测完全相反。

后记
野苹果
关于栽培苹果我就说这么多。我更喜欢走在未嫁接过的苹果树中间,领悟老果园在一年四季中不同的景象。它们的排列极不规则:有时是两棵树挤在一起;有时是行列不规整,让人以为它们是趁主人睡觉时长出来的,抑或主人在梦游的时候随意摆放的。嫁接的苹果园从不像这样吸引我在其中漫步。但现在,人们对苹果园的破坏只不过是我曾经的回忆,而非最近的经历。
有些地方很适宜苹果生长。我家附近有一长条叫作伊斯特布鲁克斯村的石地,这里的苹果树无须人照料,最多只需每年犁一次地,但却比很多地方花尽心思培育的苹果树长得快。这块地的主人确信这里非常适合种果树,但却说石头太多,会给犁地带来很多麻烦,再加上位置比较偏,所以就没有把它开垦出来。不知是最近还是有段时间了,那里零零落落长出了一大片果园。不仅如此,它们还胡乱地窜出地面,冒出繁茂的花朵果实,跻身于松树、桦树、枫树和橡树之间。我经常会惊讶地发现,在这些树中间会冒出苹果树那丰满的树冠,而且它们红黄的果实光彩照人,与林中的秋色浑然结为一体。
11月1日这天,我爬上悬崖一侧,看到一棵茂盛的苹果树。它由鸟或牛为其播种,在岩石和空旷的森林中迅速生长,并免受霜冻的折磨。在所有栽培苹果都已被收获的季节,它依然是硕果累累。树上的绿叶密密麻麻,给人一种多刺的感觉,整棵树都充满着野性生命力。虽然它的果实青涩而坚硬,但看样子,它似乎在冬天也一样美味可口。有些果子吊在小树枝上,但更多的却藏身在湿树叶下面,抑或是滚下山去与山石混在一起。主人却对它一无所知。除了山雀,没有人知道它是哪天开的花,又是哪天结的果。没有人在树下的草地上向它跳舞致敬,而现在也没有人采摘它的果实。据我观察,只有松鼠才去啃噬它的果实。它完成了两项任务——不仅长出了果实,而且每一根树枝都向上长出了1英尺。它就是这样一种水果!我们必须承认,它们比很多浆果都要大,而且我们将它们带回家,等来年开春它们依然完美可口。有了它们,就是爱多娜珍藏的苹果于我又有何益?
当我走过这株晚熟耐寒的苹果树,看到吊挂在上面的果实,我不禁肃然起敬。尽管我吃不到,但我依然感激大自然的慷慨恩赐。在这个崎岖不平、绿树成荫的山坡上长着一棵苹果树。它既不是人工种植,也非前任果园的遗留物,而是跟松树和橡树一样,是自己长出来的。我们食用的重要食物中,大部分都依赖我们的种植,比如玉米等谷物、土豆、桃子和瓜类等等;而苹果却像人一样独立和进取。它不单单像我说的那样是被运过来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它跟人一样,是迁移到这个新大陆来的;甚至它此刻还在跨越整个大陆,迁移到本土森林里来,就像牛、马和狗那样,偶尔会为维持生计而四处奔波。
哪怕是长在最不适合其生长的地方的一个最酸涩难吃的苹果,它也代表了以上这些思想,也同样是高贵的。

文摘
每一种种子都有翅或足,只是形式不同罢了。我们确实不惊讶于各种各样的樱桃树四处传播,因为它们的果实是各种鸟类最爱的食物。许多种樱桃树被叫作“鸟樱”,这种叫法也适应于更多种不以此为名的樱桃树。吃樱桃是鸟类喜好,除非我们偶尔也像它们一样传播种子,我觉得鸟儿最有权利享受樱桃。

为了让小鸟不得不传播它,看看樱桃种子是如何巧妙地放置的吧。它包在具有诱惑力的果皮的中间,这样一来,要吃它的动物一般必须把它们一口吞进去,连同里面的硬核种子。如果你曾经吃过樱桃,并且不是掰成两半来吃,你肯定知道这种情况,就在甘美的一口中间,一大块硬渣留在了舌头上。我们吃进嘴里的樱桃核,如豌豆那么大,一次就有10多颗,大自然为了达到目的可以让我们做任何事情。一些野蛮人和孩子们本能地会把这些果核吞下去,就像鸟一样。在匆忙之中,这倒是一个最快的方式来去掉它们。只有王子们才可以让人把做布丁的樱桃去核,这使得他们的生活更加奢侈、无用。或许是,他们期望通过不时地前呼后拥地种树来弥补这一切。

因此,尽管这些种子没有翅膀,自然已经强迫鸟类吞吃它们并带着它们飞翔,这样它们也算是有了另一种意义上的翅膀。而且,这比松籽的传播更有效,因为这让它们甚至可以对抗风
力。结果就是樱桃树四处皆是。其他许多种子的情况是一样的。如果樱桃种子是长在一片树叶上,或在树根上,它就因此无法被传播了。

我常看见人工种植的樱桃核留在林中的鸟巢里,离樱桃树很远,在花园里有很多樱桃树。我在泉边俯身喝水时,也在水底看见它们,那是像我一样喝水的小鸟掉下来的,而这离最近
的樱桃树至少有半英里。这样,树木就被种植下来了。总之,远近皆知的是,小鸟该是多么繁忙地传播樱桃核呀!你想为你的餐桌留下点樱桃,可不容易。然而,我注意到,它们也不是
每次都把樱桃核带走。

一个邻居告诉我,鸟儿在吃完所有的嫁接樱桃前,不会去碰差一些的欧洲甜樱桃,就算附近有野生的小黑樱桃。但吃完嫁接樱桃后,它们把欧洲甜樱桃也一扫而光。

人工培育的樱桃和野樱桃一样,生长的地域又宽又广,在萌芽林里或者任何没树的地方。但因为树林和耕作都在摧毁它们,它们只在萌芽林或者篱笆边上,才能长到吸引人注意的大
小。这个树种更喜欢小山顶,小鸟会常常把种子带到那里,或者那里的阳光和土壤最为适合它们生长吧。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