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自己回家:让疲惫的心灵重获新生.pdf

带自己回家:让疲惫的心灵重获新生.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科德角海岸上海风轻唱,缅因森林中白松低吟,那份简单,那份质朴,恰如梭罗的文字,引领着我们远离喧嚣与浮躁,体验着心灵的散步,沐浴着生命的暖光。 梭罗以旅行者的心境,以博物家的视角,以文学家的笔触,从容描写,从容感想,始终遵循他自己“简单些,再简单些”的生活态度。是的,我们就是在自然的诗意中遇见平静,就是在简单质朴的感受中汲取力量,就是在超越喧嚣和浮躁时获得新生。 海报:

编辑推荐
这是大师梭罗留给现代人的“心灵隐居指南”,有助于我们在浮躁和喧嚣的城市中更好地生活
这是一本值得等待一百五十年的好书
这是迄今特别符合中国人阅读习惯的中文译本

媒体推荐
我们都记得亨利.梭罗是位天才,性格突出,是我们农夫眼中最有技艺的测量师,而且确实比他们更熟悉森林、草地和树木,但更为熟悉的是本国一位为数不多的优秀作家,而且我深信,他的声誉还没有达到他应该达到的一半。
没有哪个美国人比梭罗活得更真实。
——爱默生

作者简介
亨利·戴维·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1817-1862),美国作家、诗人、哲学家和博物学家。
梭罗毕业于哈佛大学,才华横溢,一生共创作了二十多部一流的散文集,被称为自然随笔的创始者,其文简练有力,朴实自然,极富有思想性和启迪性。
梭罗的作品在美国文学中被公认为是最受读者欢迎的非虚构作品,他被誉为美国生态运动的思想先驱,他在书中所阐述的许多思想,已经成为美国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影响了这个世界上一代又一代人。

目录
引 言
散 步
缅因森林
卡塔丁山
奇森库克湖
阿莱加什湖与东支流
科德角
海 难
马车观光
瑙塞特平原
沙 洲
采牡蛎的人
重回海滩
横穿海角
高地灯塔
海洋与沙漠
普罗温斯敦

序言
梭罗的足迹留在他的文字里,梭罗的文字留在他的足迹里。
除了是一位文学家,梭罗给我们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一直在行走。
年复一年,梭罗默默地行走着,怀着对生命成长的信仰。他把目光和思想都寄托给乡间的泥土和植物,让自己沐浴在春风秋色和夏雨冬雪中。
我们知道,他的灵魂同样也在散步,而且走得更远。
梭罗的自然随笔记录了他对自然细致入微的眷念,笔调优美,从不同地域和季节展现出他在自然中的身心之旅。
揭示人与自然相处时的恰当关系,并让这个主题永远高扬下去,这是梭罗的伟大之处。而梭罗的更大价值在于,感召我们放开脚步,步入鸟语蛙声之中,步入潺潺流水和蒙蒙春雨中,
让我们的心灵从城市的喧嚣里解放出来,享受自由。

后记
我想为大自然说句话,夸它十足的自由和野性,而并非社会意义上的自由与文化。大自然将人类视作栖居者,抑或是大自然的一部分,而非社会的一员。我想发表一个夸张的观点,或许还会特意对此强调一下,因为我们已经有足够的文明代言人,比如部长、学校委员会以及你们每一个人。

我的一生中只遇到过一两个真正懂得散步艺术的人。准确地说,他们具有散步的天赋。“散步”这个词起源于一个美丽的传说:在中世纪,一些闲杂人等借前往圣地之名,走街串巷地乞讨,直到最后,孩子们看到他们便会大叫:“瞧,去圣地的人又来了!”他们不是去圣地的那些人,只是些好事者和流浪汉;而那些真正去了的人,便是褒义的散步者,也就是我指的这些人。然而,仍有一些人将“散步”归于“居无定所”。

但若取其褒义,便可把所到之处都当成自己的家。这才是成功漫步的秘密所在。整天坐在家里一动不动的人,也有可能是最伟大的流浪汉;而褒义的漫步者并不比绵延的河流更散漫,因为后者一直勤奋地找寻通往海洋的捷径。但我更钟情于第一种说法,它也是可能性最大的一种起源说。

的确,我们只是怯懦的漫步者。我们的漫步迟疑且短暂。我们的探险仅仅是短暂的旅行,在傍晚时刻我们又回到早晨出发的壁炉旁,且其中一半的旅途都是走回头路。或许我们应该怀着永恒不灭的探险精神,踏上最短的旅途,永不回头,将我们永不腐朽的心脏作为残败王国留下的遗产。如果你已经准备好离开爸妈,离开兄弟姐妹,离开妻儿朋友,并且永不再见;如果你已经清理好债务,写好遗嘱,解决完所有事务并且成为一个自由人,那么你就可以开始散步了。
具体到我个人,我和我的同伴(我偶尔会有个同伴)喜欢将自己幻想成生活在新旧社会秩序下的骑士。此处,骑士并不是各种社会形态对骑马人的尊称,而是比骑士更古老更荣耀的散步者阶层。在过去,这种武士精神和英雄气概只属于骑士,而现在似乎迁移到了散步者身上。他们是除教会、国家和人民之外的第四种存在。

文摘
这片贪婪无情的海滩上发生过多少血泪交加的故事,但除了那些遇难的水手,又有谁能说得清其中的惊心动魄?

多少人仅仅在危急和绝望中看了它一眼,而后便与尘世的陆地彻底永别?单单是一处海滩能见证多少苦难,恐怕也是难以想象的。古人将它描述成张着血盆大口的海怪,比女妖斯库拉和卡律布狄斯更为可怕。

夏天时,我在这片海岸的黏土地上数了数,6杆长的地段上竟有两百来个岸燕的窝,而其三倍长度的地段内则栖息着上千只老岸燕,它们每日在海浪上空叽叽喳喳盘旋不停。在我的脑海中,以前从来没有把它们和海滩联系在一起过。一个小男孩儿曾跟着别人掏过鸟窝,一次就分了80个鸟蛋。这事儿可不能告诉动物保护协会。黏土层下方有许多雏鸟,都是从窝里滚出来摔死的。没水的地方还有成群的乌鸦和其他黑鸟跳来跳去,山地鹬在灯塔附近繁殖。灯塔看守人有次在割草的时候,不小心割掉了一只正在孵蛋的山地鹬的一个翅膀。到了秋季,这里又成了猎手们射杀金斑鸻的胜地。海岸附近的一个池塘边,可以看到蜻蜓、蝴蝶等昆虫的身影,而在这里,我在同一季节还惊讶地看到过一种体型更大的蜻蜓,几乎像我的手指一样粗,不停地在岸边上下翻飞,而蝴蝶则通常在海岸上空翩翩起舞。此外,我从来没有见过像这片海滩上那么多的金龟子和各种各样的甲虫。这些昆虫显然在夜间的时候飞过了沙洲,有的掉在沙滩上再也飞不起来,有些则掉在了海中,又被海水冲到岸上。或许它们也是被灯塔上的灯光吸引而来的。

黏土场附近的土地相对肥沃。我们在这里能看到一片片的扎根作物和玉米。科德角上的植物,茎秆通常都很细,叶子也很小,但结籽儿却很多。这里的玉米,茎秆差不多只有内地的一半高,但玉米棒子却格外粗大饱满。

倘若7月初来到这里,你会惊讶地发现,海边沙地上一枝黄花的顶芽中居然能含那么多的水,还有芜菁、甜菜、胡萝卜等在纯粹的沙地里也能长得那么茂盛。在我们之前不久曾有一个沿海岸旅行的人经过这里,他发现沙滩的高水位线处有一片郁郁葱葱的植物,走近一看竟是一片生机勃勃的甜菜,可能是“富兰克林号”船上的种子被冲到了这里。另外,科德角上许多地方,在被用作肥料的海草中也会长出甜菜和芜菁。这大概可以告诉我们,各种各样的植物是如何传播到世界各地遥远的海岛与大陆上的。载着种子的船只,本该驶往预定的港口,可那些港口也许等不到他们想要的种子了,因为货船被大海抛到了一座座荒岛,船上的人全都丧命,种子却保存了下来。在大量的种子中,一些种子找到了适合它们的土壤与气候,于是便扎下根来,并最终排挤掉当地的植物,从而使这片土地变成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如果一场大风不能给任何人带来好处,那它的本质就是邪恶的;因此即便是夺人性命的海难也自有它的功绩,因为它给陌生的大陆带去了新的植物;换句话说,给当地居民带来了长远的福祉。

我们借宿的高地灯塔是一幢看起来非常坚固的砖体建筑,塔身为白色,上面有个铁帽子一样的穹顶。灯塔看守人的房子与灯塔相连,只有一层,也是砖房,由政府出资建造。

有人说,上帝将如此之多的黏土置于此地,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人们在这里建造灯塔。灯塔看守说这座灯塔本该建在往南半英里处,那里是海岸弯曲的地方,海上的人可以同时看到它和瑙塞特灯塔并加以区分。不过现在他们已经开始考虑在那里再建一座。因为目前这座太靠近海角顶端,加之附近又建起了其他数座灯塔,使得这一座显得愈发多余起来。

墙上挂着灯塔管理局的规章条例,其中很多规定似乎也是煞费了苦心,要是完全按照这些规定执行,恐怕至少要在这里驻扎一个团的人。其中有一条要求灯塔看守人每天白天都要统计从该灯塔前经过的船只数量。但多的时候,视野之内会有上百艘船,它们有来有往,有一些甚至远在天边,就算他比百眼巨人的眼睛还要多,而且每一只都是千里眼,恐怕也数不过来。这份工作从某些方面看最适合海鸥来做,因为它们经常在岸边飞来飞去,或在大海上空盘旋。

后一任灯塔看守曾告诉我,那年6月8日,天气特别晴朗美丽,日出之前约半个小时他就起床了。按照习惯,日出时他才会到灯塔上把灯熄灭,所以还有一点空余的时间,于是他索性走向岸边,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来到岸边时他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因为太阳已经在地平线上露出了头。他想一定是自己的表出了问题,就立刻返回灯塔。尽管钟表上的时间还没有到,但他依然熄灭了所有的灯。从灯塔上下来时他又往窗外看了一眼,这下简直比刚才还要吃惊,因为他发现太阳几乎纹丝未动,仍然只有三分之二露出地平线。他还特意指给我看当时阳光照进屋里墙壁上的位置。生好炉子之后,太阳依旧还是原来的高度。他不禁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眼睛,于是喊来妻子和他一起看,但妻子看到的也是同样的情景。

他一定格外受到曙光女神奥罗拉的青睐,连太阳都于千万人之间唯独向他展现这美妙的奇观;因为对众人而言,要等到太阳升起一个小时之后才能看到它的尊荣。但是有经验的人一定会让灯亮到最后一刻,绝不会被太阳的上现蜃景所蒙骗。

灯塔看守说,由于灯的火焰中心与反光镜的中心恰好相对,因此,早上一定要注意将灯芯扭下去,否则即便在寒冷的冬季,照在灯塔南面一侧反射镜上的阳光也会把它们点燃的,就好比透镜的原理;待到中午你抬头一看,所有的灯都亮了。靠燃烧发光的东西,也最容易接收光的温度,所以太阳就能把它们引燃。不过他的继任者说,他从来没有见过灯塔上的灯被太阳点
亮过,最多只是冒冒烟而已。

灯塔看守在他孤独的滨海小屋里慷慨地款待了我们。他是个非常有耐心的人,脑子也特别好使。我们所有的问题他都能对答如流。由于只隔着数英尺的距离,我的房间被灯塔上的灯
光照得亮如白昼。于是我得以看清高地灯塔如何度过这漫漫长夜,而我也丝毫不必担心会遇到什么危险。与头一天夜里不同,这一晚如夏夜般宁静安谧,我半睡半醒地躺在床上,透过窗户
望着头顶的灯光,任思绪飞扬。此时此刻,遥远的洋流之上不知有多少双警觉的眼睛——那些趁着夜晚编造各种奇谈故事的来自世界各地的海员——正在向我休息的地方瞭望,并带领他们的船儿驶向这灿烂的灯塔之光。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