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书馆:中国庭园记.pdf

小书馆:中国庭园记.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小书馆:中国庭院记》为“小书馆”丛书之一,绝版多年。
写有“孤亭天地大,陇上一声钟”妙句的叶先生,写下的我国第一本系统介绍中国庭园美学的小书,虽是学术之作,读来却古意森森,满纸烟霞。他最简约地概括出中国庭院美学的十字规范:清淡、优雅、静秀、冷逸、超洁,真是精当之至。但八十年来其人其书却少有人知,惜哉!

编辑推荐
“小书馆“丛书,主要收入近代以来绝版或者版本稀少、至今仍有很高文化价值的小书,以文史为主,兼及其他。这些“小而可贵的书”,都是以大手笔写小文章,虽然没有“大书”那般洋洋洒洒的旁征博引,但见肉见骨的精华,绝对令人受益匪浅。它们不因时间而消逝,历久弥新,书香满口,为一般读者可读、可懂、可藏。
自第一辑出版以来,受到读者的喜爱和好评,一直居于各大网店图书畅 销榜。《学诗浅说》入选凤凰网2014年度周榜榜首图书、百道好书榜、获共识网2014年度十佳好书,入围《新京报》年度好书提名;《中国政治二千年》入选百道好书榜,4次获得百道网好书推荐;《国文趣味》入选2016年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图书。
“小书馆”丛书:
《国文趣味》
《中国人文小史》
《书法指南》
《我们怎样读书》
《中国哲学小史》
《学诗浅说》
《国学概论讲话》
《中国政治二千年》
《曾国潘治学方法》
《人间词话讲疏》
《北平杂记》
《日本文明小史》
《文言浅说》
《中国庭园记》

媒体推荐
读者评论摘录
很有韵味,小书馆的书很可爱,有想要收藏的冲动哦。
从这套书可以一窥民国时代的学风和学识
文艺范儿的作品
书籍装帧设计素面朝天,骨子里又有些时尚的傲气,书名题署亦显得恰到好处,拙拙的味道就好。……仅从书目看,出版社的眼光是独特的,好在善于发现。这些年,民国时的经典书刊已是重印得够多,但上边这些经典读物却在历史的尘埃中一直是被忽略的,然而它们存在的意义却是不应被忽略的,因而,这次重印就显得很是重要了,应算作是出版界的一个重要事件。
感觉有趣味,有真情。
绝好的书籍,没想到还有这样的读本。
精致的小书
为什么在读书的时候没看见这套书!!!!能改变一生

作者简介
叶广度,四川遂永人,生卒年不详。曾在重庆江津执教八年,与台静农、胡少石、唐圭璋、卢前诸公讲学于斯。其擅诗,惜诗集已轶。这本于80多年前出版的《中国庭院概观》(本次出版改名为《中国庭院记》),是我国第一本系统介绍中国庭园美学的书籍,中国造园史必提的书目,曾做为民国大学的园林课程教材。除了纸上的理论,他还亲自设计了江津师范的元老建筑和独步蜀中学校的“田”字型四间平房教室,将中国庭园美学的思想融入到设计中,营造出亲自然、兴人文的恬淡清幽环境,为半个多世纪以来求学于此的学子津津乐道。

目录
目录
第一章 中国庭园史略
第一节 庭园的意义.
第二节 庭园的起源.
第三节 庭园的演进.
第二章 中国庭园在艺术史上之位置
第一节 庭园与文学
第二节 庭园与美术
第三章 中国庭园的组织
第一节 组织的原则
第二节 组织的要素
第四章 西湖与中国庭园.
第一节 西湖的史略.
第二节 西湖设计之特点
第三节 西湖发达之由来及其影响
第五章 中国庭园与法、日庭园比较观
第一节 三国庭园的作风
第二节 三国庭园发达之特点

结 论

附录:公园与人生.
参考重要书目
驴溪札记 钟志德

序言
序言

庭园是心的外化。
不同的庭园映照不同的心性。陶潜“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谢灵运“罗层崖于户里,列镜澜于窗前”。每个时代的庭园也是如此,先秦的高台,魏晋的楼观,南北朝的山园,隋唐的禁苑,两宋的私人宴集之区,庭园在此成了时间迁移的印记。两宋关于庭园的名篇著述甚多,然多为造园必需的一面或略记。至于明末,则有造园专家计成所著的《园冶》,世界造园史上著名的一总之作。是书被日本学界誉为“夺天工”。
《园冶》一书将中国庭园的营造上升为理论。举凡相地、立基、墙垣、铺地、掇山、选石、借景,等等,实践与具论,无不扼要述及。自此而后,在计成的总论之上回溯中国庭园,风格的变化观察得更为明显。秦汉的实用,魏晋的田园,隋唐的山水,两宋的自然,明清而后的尔工尔精至于繁复。标尺垂范,《园冶》之后,便少有类似的著述了。
民国是中国古代建筑系统研究的白银时代,以营造学社为中心,许多学者的工作都是开创性的。叶广度著《中国庭园记》,始于1929年自日本考察归来,刊布于1932年底。作为一部首次系统介绍中国庭园美学的小书,他并未按中国庭园演进的轨迹论述,也并非立意为世人提供营造现代庭园的图文范本,缘起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他的重心在于梳理王侯、士绅的庭院、别墅对“国民”的意义。在更为宏阔的境地,试图为中国的庭园美学得出其简约规范,亦即可广为人知的通俗建筑学的意匠标准。
他有一个观点,文学是诗人在自然之美与庭园之地间,往来感慨寄兴的产物;而庭园又是他们理想中的必然归宿。所以,他将中国古典文学上的几个概念,来涵容园林设计的美学。“清淡、优雅、静秀、冷逸、超洁”十个字,五个词语,中国庭园美学的概念焕然而出。几个词提供了十种具体的审美方式。
具体而言,清为澈,明晰若无,如《道德经》所言“湛兮,似或存”,了无痕迹。淡为无痕迹的表征,是自然与人为的界限。优若晨星在天,花开荒野,一见倾心;雅乃“古”与“正”,为标准,是“优”的限定。静则指向内心的自审,指外物不使心有所挂碍;秀指静有生气,整体气韵得宜。冷是条理与归属,是对心的约束;逸是分外之思,又是对心的驱使。超是方外之词,自俗世归于庭园,如收心复归于婴儿,自得纯然之乐;洁是不杂染,如水流,融融不竭,有声却似无声。
这几个总括性字词的底蕴,均在于自然。自然是人所寄身之地,庭园是心的外化;那么,建筑的营造则以自然为最高标度。中国的庭园美学即在其中。以此来判断、审美古往今来的建筑,即是建筑发展的未来,在隐约中对“国民”便有了普遍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叶氏的写作初心乃是对《园冶》的学理性抽象与物证。
基于此,叶氏全书笔墨甚为简括,整部《中国庭园记》结构开阔,脉络舒朗,仿佛一部大书的纲要。与营造学社其他同仁的建筑学背景不同,叶氏在现代学术理念的框架下,行文更多体现了文人的特点。书中例证,实际的庭园遗存之外,他多着眼的是中国古代典籍中的文学作品,尤其是诗;其次,取证于绘画作品,微细至画上题跋;再次,方从笔记、小说中找寻资料,甚少从史料中爬梳。
如魏晋,多从阮籍、陶潜,六朝则是鲍照、谢灵运。唐之李白、王维、韦应物,韩愈、柳宗元。宋则苏轼、欧阳修。典籍则为《古诗十九首》、《画谱》、《武林旧事》。绘画是韩幹、赵孟頫、倪云林,等等。这些璀璨的名字本身就是各个时代园林的气象。以他们创作的诗文与艺术作品,论述中国庭园的美学,如风入松林,予人以极大的想象空间。亦使得文风流丽,意兴盎然。
虽然全书论点的佐证主要来自古典,论述的形式却并不拘泥,多采用图表展示。每一节具体的论证均是条理清晰,使人瞬间洞然。譬如对《红楼梦》体现的庭园美学,一、二、三、四、五,便层现完备。对圆明园规模布局的分析,也是如此。“庭园的组织”一章,则是作者对上述庭园美学的物理分解。全书结构甚为严谨。
按梁启超“二十四史乃帝王家史”一说,疆域即是帝王的私人园林。但帝王依然要一日赏毕天下美,所以圆明园仍要汇集北方的工整与南方的清丽。帝王“庭园”依托山水谋得天下,王侯显贵仰首帝王,微缩山水,以获自然之微意。还好中国的庭园建筑,宗庙、宫殿、世家之外,民众尚有居住之所。只可惜经典如《园冶》,发心也不是面向茅屋山野。
而第四种庭园,民众的居所,乃是前三种各式庭园薰习下的结果。叶广度的写作初衷,在于庭园对“国民的意义”。而民众的日常,无需模拟山水,因为其自身即在自然之内,所模拟的只是宫殿代言的权势与世俗的富贵,以及各式宗庙建筑赋予的寄心祈瑞之意。
现存的建筑实例中,西湖为自然与庭园的结合之人间佳构,山水、楼台、殿宇,一一并存,“是全国公私庭园的设计,都以她为典型,做参考的资料;极中国风景之大观”。所以,叶氏以西湖为现代法本,详加论解,而非完全是权贵意志的颐和园等昔日皇家园林。民国之时,“人”之个体意识渐趋成为通识。《中国庭园记》以“概观”中国庭园美学为学术之论,目的却是希望“国民”“随社会演进,由宫廷艺术,必然到国民艺术”。
远宫廷,近自然。叶氏寸心微意,全在此处。而是书之后,叶广度也再无相关著述,颇有隐者之风。作家、学者台静农在《叶广度诗集》序言中,说其“丧乱以来,憩影沙头,问樊迟之稼,学东陵之瓜,似乐放逸,与世相忘”。正是题解叶氏“与世相忘”的“国民意识”。是书刊行八十多年后的今日,我们想观赏一下好的庭园,仍然需到那些古代的遗存,委实令人感慨。而其以庭园美学,指引个体国民的发心,则令后世学者愧然侧目。
以庭园之美,归纳人心,所有的放置又合乎自然。中国的庭园,凡那些被我们乐道者,均是“易”的思想、“礼”的规范,与“诗”的采集,三种思想结合得最为微妙者。易是天地自然之道,礼是尊人伦之规范,诗乃心志,交通于易、礼。叶氏引清诗人陈维崧《虞美人》诗句,“好花须映好楼台。”“花”即自然,“楼台”乃自然与礼交汇的结果,“须映”二字则是对“人”的要求。自然与礼之间,人需要有“诗”的精神。“诗者,志之所之也”。
栖心可得自然,中国的庭园美学如是。

周公度
二〇一五年五月三十一日于西安

文摘
苏东坡,他亦是爱好湖山的一个诗人,大江南北的名山胜水,差不多都有他的游踪,他对于美的观点是:
凡物皆有可观,苟有可观,皆有可乐,非不怪奇玮丽者也。
他这个理论,较之欧阳修氏更进一步,他以为人的欲望无穷,而物的满足吾人所欲是有限的。内心出生一种美恶的战争,不能不有所取舍,这样一来,人就乐少悲多了。他并不是教人不去享受美之幸福,不过世间的物相,满足吾人的欲望,真是很少,所以他接着说:“求祸而辞福,岂人之情也哉?物有以盖之矣!”
他觉得当时一般富豪别墅的人,只知“游于物之内,而不游于物之外”,在他看来,这未免是所见不广的了。
以他这样“知足常足”、“清远闲放”的人生观,便生出“老觉华堂无意味,却须时到野人庐”的感想来,我们看他的超然台所记:
余自钱塘,移守胶西,……于是治其园圃,洁其庭宇,伐安邱、高密之木,以修补破败为苟全之计。而园之北,因城以为台者旧矣,稍葺而新之。时相与登览,放意肆志焉。
便可知他的庭园,因陋就简的一斑了。他的庭园,虽觉简陋,而其中植的花木,种类尚属不少。我们看他和他的胞弟子由所记园中草木唱酬的诗:有“荒园无数亩,草木动成林。”又云:“怀宝自足珍,艺兰那计畹?”他以为艺兰不必在多,只要有点缀,便觉有情趣了。他的园中花木,尚有石榴、葡萄、菊、葵、荆榛、竹,和蜀中的芎、江南的白芷等类,更可知其采集之广了。
……
他的“南斋读书处”,虽是“乱翠晓如泼”,而他安之若素,怡然自得,诚有如彼所云:“江湖不可到,移植苦勤劬。安得双野鸭,飞来成画图。”一种活泼泼的心情,从彼庭园中修养传出,无怪他《和文与可洋川园池》的诗,写得那样的工切和隽永。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