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有一个梦想:近距离看美国之3.pdf

我也有一个梦想:近距离看美国之3.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我也有一个梦想》是《历史深处的忧虑——近距离看美国》的姐妹篇。

媒体推荐
书评
本书通过精彩动人的故事,展示了与美国种族问题相关联的社会意识和法律演进史。介绍了在契约社会里,立法的民众基础、法律对人性的思考、法律的变化与社会进步的关系等问题。通过作者的叙述,读者能够看到:在法治国家里,民众、尤其是弱势人群怎样运用法律,经过长期抗争,取得自身权益,并由此推动全社会认识的深化,使整个国家在消除不公正的历史进程中取得稳定的进步。

作者简介
林达于1952年出生在上海,1978年进入大学。现居美国。作品有“近距离看美国”系列:《历史深处的忧虑》、《总统是靠不住的》、《我也有一个梦想》、《如彗星划过夜空》,以及《带一本书去巴黎》、《一路走来一路读》。译著有《汉娜的手提箱》、《克拉拉的战争》、《盖比橱柜的秘密》等。

目录
洛杉矶骚乱
亘古不变的疑问
躲不掉的妥协和“一国两制”
一条双桅船上的故事
海上漂来挑战司法的机会
向自由迈出第一步
站在黑人辩护席上
历史遗留的鲠喉之骨
战争,为了什么?
林肯总统找到了永恒的诉求
走出战争的非常态
用灵魂的力量抵御暴力
我也有一个梦
两起谋杀案
多数的暴政和法庭上的较量
现代意义上的种族问题
大同世界之梦

文摘
书摘
现代意义上的种族问题
卢兄:你好!
你在回信中提出的一些问题,几乎是我在打开你的信封之前,就已经预
料到的。
首先是,你极为惊讶地看到一个谋杀罪居然能够在美国的法庭,以“侵
犯民权”这样可以说是相干、又可以说是完全不相干的罪名起诉定罪,而在
这个法庭上,谋杀几乎就不存在了。觉得很难理解。
我只能说,我理解你的“难以理解”。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案例,
也是一个特殊的地区在过渡时期的案例。但是,它的存在,却是在“美国逻
辑”之中,是从整个美国文化中一脉相承延续下来的。你已经知道,像这样
走上联邦最高法院的,又是与黑人民权运动这样的重大历史事件相联系的关
键案例,在美国就是一个公开的无穷无尽的研究和讨论对象。没有人能够对
整个案子,从发案过程到审理过程,遮遮掩掩一些什么。人们通过学术文章
、回忆录、法庭记录、专家分析,等等,对它进行层层解剖。至今为止,虽
然美国人对于未能按谋杀定罪是感到遗憾的,但是,对于这个结果的评价还
是基本正面的。
并不是像居住在这块国土以外的人们有可能猜测的那样,认为可能这是
白人社会刻意制造的结果,只有他们感到满意。记得在上封信里,我已经告
诉过你,对这一案件最为关注的黑人民权团体,同样把它视为一个胜利。这
并不是说,这里的人们不懂得正义必须得到伸张,更不是他们不关心正义伸
张。而是他们理解,历史的前进、制度的完善、人性的醒悟都是渐进的。对
一个在人道原则上建立起来的公众契约,对它所包含的制度、游戏规则和运
作方式的尊重,是共同推进一个人道社会的基本保障。
因此,来到美国以后,我们发现,无论在这个国家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我们能够听到的,并不是大量居高临下的泛泛大评论。美国人并不热衷于
把一个事件往重大的路线、纲领、大方向等等高处上引。我们听到最多的是
,属于法律界、历史学界、新闻界等等的众多专家,一起来对这样一个事件
和案件进行忧心忡忡的细致入微的分析和跟踪。以试图找出这样一个新的事
件或是案件,给这个制度提了什么难题,揭示了这个制度的什么薄弱点或者
疏漏。然后是完全专业地讨论如何修补的方案。大量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民众
,也就在这样不断的收看电视中,了解了一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法律上的历
史依据、可能的发展方向,以及目前还不可能达到完美的原因。
于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都理解,伸张正义是一个极为艰巨复杂的历史
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只能得到一个阶段性的成果。然而,有一点是基
本的,就是这个制度必须是建立在寻求公正的基础上的,即使它没能百分之
百地公正,也是因为囿于历史的局限,而不是它的设计立意本身就非公正。
在一个具体事件发生的时候,人们必须能够看到,这个制度是在孜孜不倦地
追求当时的最大意义上的公正。还有,就是对待一个具体事件的处理,它的
整个过程是向全体人民公开的,是在新闻监督之下的,很难有一手遮天的私
藏猫腻。只有这样,人们才可能对一个尚不完美的制度仍然持有信心。假如
人们发现,有一个足以超越制度的、凌驾在上的力量在暗中操纵的话,那么
,这个社会的整个基础和信心就会在顷刻之间烟飞灰灭了。
美国人至今还不打算重起炉灶,就是他们对200年来的这个制度仍然持
有信心。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假如你今天生活在这里,你会时时听到对这个
制度的赞美。恰恰相反,你在所有的文字中看到的,几乎都是批评、挑剔、
责难,甚至是鸡蛋里挑骨头。因为所有的专家教授们,他们自认自己是一种
叫做“知识分子”的特殊地位的人。这里的这种人,都有一个“毛病”,就
是他们刻意和世俗拉开一定距离,不与广大工农群众相结合,也不以自己是
劳工阶级的一分子而欢欣鼓舞。在这一点上颇有点修士的味道。而拉开这点
距离,他们认为就是为了能够对这个社会看得更清楚,更有利于他们横挑鼻
子竖挑眼。唱赞歌这样的好事他们总是认为那是夜莺的专利。这个社会也习
惯了他们的毛病,习惯了这种尽是一团漆黑,没有大好形势的指责甚至预言
。这只是一点题外话。
我对于你第一个问题的回答,也有部分是对你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就是
佐治亚州的小镇陪审团在明显的开释了罪犯之后,为什么这里的人们在联邦
地区法庭审理的时候,依然坚持由原地居民组成的陪审团审理。我记得在我
们三年前讨论辛普森的刑事案审判的时候,已经大致地讨论过这个问题。谈
到过,任何法制的形式,都有“人”的困扰。也许我们还可以做一些进一步
的探讨。
一个地方发生了一个刑事案件,当地的人们聚在一起,给一个涉嫌者定
罪,并且决定如何处置,这是最本原的法庭。任何其他形式,都是这种原始
民主形式的“权力收归”或者“转移”。但是,在今天不可能案子一发生就
让全体民众聚在一起判案的时候,相对来说,陪审团是最接近民主和公平的
原意的。
以我们上封信谈到的故事来说,你一定会向我指出事实上已经发生的陪
审团的不公平。可是,假如不是这样,如果最后的判定是由一个法官说了算
,即使这个法官具有“包公”的个人素质,或者由一个政府机构一锤定音,
大家就能高枕无忧了吗?美国人认为,那样的话,他们就更睡不着了。
很简单,法官也是人,如果由随机抽样找来的12个人都可能达成一致意
见强行制造一件冤案的话,那么一个人要这样做的可能性就更大了。所以,
在美国,只有在被告自己放弃由陪审团裁定的权利的时候,才由法官裁定。
至于由政府机构来定罪,美国人会告诉你,当年由于种族偏见,几乎把所有
的犹太人都送进集中营甚至毒 气炉的,都不是什么私人行为,都是由德国
纳粹政府直接组织的。这个道理对我们也好懂,“文革”过后,拿到冤假错
案平反书的人们,他们当年手里的判决书,也并不缺少公检法的大印。
至于说这个小镇上的陪审团有不公平判定之嫌,就应该转移判定权的话
,放大一点,就像外部世界对某一个国家内部发生的司法审判不满,从此就
要包办这个国家的司法权一样,这里面蕴含的复杂性和危险性就更大了。
当然,这是以最简单的方式探讨一个艰深的问题。事实上,当然要复杂
得多,以至于人们要建立庞大的司法制度,反复地平衡和制约各种权力。这
也是美国人现在仍然天天在做的试图修补和完善的工作。
再者,一个制度的严肃性,也是契约文化的最基本特征。既然在契约里
规定了分权,就要清楚分开。有权管的管,没权管的,只能坚决不管。例如
,既然大家同意,在契约里规定了在当地甄选陪审团更为合理。那么,在这
个契约没有被推翻的时候,只能继续实行这个契约。假如要考虑推翻,美国
人先考虑的应该是如何重订契约,而不是无视契约,自行其是。联邦法庭上
的“谋杀”二字也就是这样消失的。既然契约中规定谋杀案是州一级才有司
法权,那么,不管州一级判得下来判不下来,联邦法庭都无权过问,不能随
意越俎代庖,它只能审它的侵犯民权罪。在美国,这叫做“司法自治”。
这种契约文化的好处其实是一目了然的,就是在制度方面的每一点一滴
的推进,都是可靠的,是一种扎扎实实的积累。不会整个社会陪着几个强权
人物,翻来覆去地烙饼。所以,肯尼迪总统推进了1964年民权法,就会成为
一个真实的社会进步。进了就是进了,不会像跳探戈一样,摇三摇又退一步
。推动的时候是吃力的,因为要大家都理解不容易。一旦通过,就是人民的
契约,理解不理解的,就都得执行了。
你的信中还说,假如这样,不是公正裁定的风险很大么?确实,说到底
,最终这个国家不是在诉之于它的立国理念,就是诉之于属于人类的真正特
质:人道主义和人性。他们试图做的所有努力,就是逐步完成一个从猿到人
的过程。就是在我们刚刚讨论的这个案子里,在联邦法庭审判时,用的还是
当地的陪审团。但是,我们已经可以看到他他们的良知正在被逐步唤醒....
..
P380-385

内容简介
《我也有一个梦想》通过精彩动人的故事,展示了与美国种族问题相关联的社会意识和法律演进史。介绍了在契约社会里,立法的民众基础、法律对人性的思考、法律的变化与社会进步的关系等问题。通过作者的叙述,读者能够看到:在法治国家里,民众、尤其是弱势人群怎样运用法律,经过长期抗争,取得自身权益,并由此推动全社会认识的深化,使整个国家在消除不公正的历史进程中取得稳定的进步。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