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传奇: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影像档案.pdf

飞虎传奇: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影像档案.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飞虎传奇: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影像档案》编辑推荐: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影像档案,揭秘中美关系史上第一次军事合作。
最真诚的历史追忆:十年素材积累,跑遍大半个中国,两度赴美采访。
亲历者最后的发声:专访60多位在世飞虎老兵-战争亲历者,搜集了上百分钟珍贵视频,口述最真实历史瞬间。
两次专访陈香梅女士:陈纳德将军遗孀讲述一个英雄和他的时代。
首次披露绝密档案:美国国家档案馆珍贵影像首次披露,在世飞虎老兵提供大量一手史料。
权威专家深度解读:抗战史学者余戈-国防大学副教授房兵-滇缅抗战史研究者章东磐-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等学者深层次解读历史细节,重塑珍贵的国家记忆。

媒体推荐
有时间,就到当年飞虎队的机场看看吧,站在长满野花的跑道上,听听风声里残留的飞机轰鸣。虽然看不到画着鲨鱼牙齿的战机呼啸升空,但天空还是像当年一样湛蓝。去摸一摸散落的石碾子吧,摸着它,你就触摸到了历史。
——十二集大型史诗纪录片《飞虎传奇》总编导、总撰稿 朵 翔
我热切地希望飞虎队的标志永远高悬!请永远记住:她是太平洋两岸两大伟大民族在战争和和平时期向共同目标奋进的象征。
——飞虎将军 陈纳德

作者简介
云南卫视《经典人文地理》以经典-文化-品位为定位,打造多元文化与高端品位相结合,综合知识与优质影象相对应的国内外优秀纪录片播出平台,目前已播出《故宫》-《大国崛起》等多部优秀纪录片。

目录
血战长空001
006 宋美龄请来的洋顾问
010 击落日军“四大天王”
016 中国空军的伏特加和“纸片轰炸”
019 每周递交一次辞呈的总教官
021 牛仔们越洋而来

飞往中国027
029 中国空军墓地里的飞虎队员
036 陈纳德用大嗓门叫道:都站起来!
042 苏联战友血洒中国蓝天
044 陈纳德得到了蒋介石夫妇的充分信任

抗战血脉053
055 “二十四拐”和澜沧江上的桥
058 滇缅公路:血肉长城
063 飞虎队炸山阻断滇缅公路
066 史迪威公路:丛林里的“通向东京”路牌
072 遥远的桥,血脉相连

“飞老虎” 077
079 昆明,“飞老虎”首战告捷
087 重庆大轰炸激怒了陈纳德
090 跑警报
093 “俯冲!射击目标!”
097 “我们不再仅仅是为中国而战”

扬威缅甸103
107 陈氏空中游击战
115 缅甸战役:六万远征军官兵长眠异国
121 “世界上第一勇敢之空军”

会飞的牛仔129 
133 机场上的大石碾子和鲜血
134 柔情铁汉
139 她向飞机招手,他让飞机扇一扇翅膀
141 “顶好”
142 遇难美国飞行员的中国牌位
143 美国大兵的中国养子

老兵的天空149
151 “我一直反对收编”
153 顶撞顶头上司
157 “我的退役被冠上了‘健康原因’”
163 菜园里的中国辣椒

滇西反攻169
171 炸桥-轰炸,阻敌于怒江西岸
173 启圣宫里的慰安所
175 渡江,云端之战
178 松山的150吨炸药和1000磅炸弹
180 腾冲的“倒洋芋”飞机和带刺炸弹

飞越驼峰193 
198 609架飞机折翼“驼峰”
199 十分危险-代价甚昂却必须开通的新航线
205 勇敢的心
209 “很多次我都认为自己肯定没法活着降落了”
215 空运八成援助中国物资
218 喜马拉雅山的堂吉诃德

生死大营救223 
225 57年,手表指针停留在救助时刻
228 空袭东京英雄被中国人舍命相救
236 “三克油”每次都在村子上空放三炮
240 飞机发动机做成的校钟

寻找245
247 洱海水底的谜底
250 滇池碧波之上的花瓣
251 一个人的寻找
253 守护和追寻
256 从悬崖上归国的英魂

历史的记忆263
265 “他至少活在博物馆里一千年”
267  每一件藏品都有故事
272 “上帝是我的副驾驶”

文摘
1940年5月20日,蒋介石召见陈纳德,要他设法回美国,尽可能多地争取援助。于是,陈纳德决定回国招募美国飞行员成立“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
陈纳德返美后,四处宣扬中国人民的抗战,争取各方支持。罗斯福总统的两名助手被陈纳德的游说打动,在罗斯福面前力推陈纳德关于建立志愿援华航空队的计划。
在为中国提供军事援助-让中国拖住日本的大战略之下,罗斯福同意为中国提供100架P-40战斗机,同时准许退役或备役的美军到中国作为志愿人员对日作战——因为此时日美尚未开战。
1941年的春天,陈纳德开始为志愿援华航空队招募飞行员和地勤人员,并雇了几个助手来帮助他。此事秘密进行,不仅瞒过了无孔不入的美国记者,还避开了所有日本间谍的耳目。
陈纳德和助手们手握一封信来到美国的17个空军基地,这封信授权他们可以自由地与军人谈话。在征得同意之后,招募人员会提供一个中国中央飞机制造厂“生产-修理-驾驶飞机”的合同,其中规定,机械人员月薪为250美元,飞行员月薪为600美元,飞行中队长月薪为750美元。除此之外,公司承担旅行和住宿费用,加盟者还有一个月的带薪休假。虽然没有在合同里写明,招募者们暗示,飞行员如果打下一架敌机,还可以得到500美元的奖金。这笔钱在当时算是非常丰厚的回报。
应募机械师的拜斯登回忆:“我的哥们儿跟我说,中国空军想要一些美国人过去。我不是飞行员,我当时作为一名军士一个月赚70美元,而中国人给我的工资是300美元一个月,比我已经习惯的多得多了,所以我决定试一试,于是和他们签了一年的合约。”飞行员雷霍尔说:“最吸引人的是工资档次太高了,如果我们加入的话,我们就能得到中尉的工资待遇,并且打落一架飞机还有500美元的奖金。”
对很多应募者来说,到中国去,除了赚钱,还很刺激。飞行员莫斯说:“我从未出过美国,所以我认为这将是一场冒险,至少对我这样一个乡村孩子来说,会让我开开眼界。”
当然,也有人怀着理想主义加入,他们想帮助中国人打赢一场正义的战争。飞行员罗西说:“当时战线很长,战场局势复杂,我的想法是,那里出现麻烦事,或者我能帮上点什么。”飞行员希尔记得,招募人员来讲保护中缅公路,“我们压根儿不知道缅甸是什么东西,他们铺开地图,说这是缅甸,这是中缅公路。中国主要海上港口被日军控制,迫切需要从中缅公路上运来的支援物资。日军飞机能轻易轰炸中缅公路,所以必须有空军的掩护,中国才能从唯一的通道上得到援助物资。这事让我很感兴趣,我当时才17岁,我把这事想了好多遍。我猜我可能去不了,但我确实想去那里。”
在应募者们看来,到中国去参战这事,像梦一样。飞行员罗斯波特回忆:“有一天晚上,我回到宿舍,我的舍友高兴地告诉我,明天早上会有人到机场讲关于到中国开战斗机的事情。我说,你最好躺到床上做梦吧。结果,我们接到退役的消息,说有人会来讲什么事,我们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我们很高兴地等着见他。他给我带来了当时最好的消息。”
而对护士福斯特来说,去中国,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决定。“我当时并不确知我想不想去,当时我正和一个人约会,我告诉他,如果你愿意要我的话,我就不去了。但他说:对不起,我不想让你后悔一辈子。所以我就去了。”
1941年4月15日,中美两国政府达成一项秘密协议,并由美国总统罗斯福签署行政命令:允许美国预备役军人和陆军航空队-海军航空队的“退役人员”前往中国参加战斗。
有时间,就到当年飞虎队的机场看看吧,站在长满野花的跑道上,听听风声里残留的飞机轰鸣。虽然看不到画着鲨鱼牙齿的战机呼啸升空,但天空还是像当年一样湛蓝。去摸一摸散落的石碾子吧,摸着它,你就触摸到了历史。
——十二集大型史诗纪录片《飞虎传奇》总编导-总撰稿 朵 翔
我热切地希望飞虎队的标志永远高悬!请永远记住:她是太平洋两岸两大伟大民族在战争和和平时期向共同目标奋进的象征。
——飞虎将军 陈纳德
2012年6月27日傍晚,云南昆明巫家坝国际机场外的菜地上,数千市民聚在这里,迎候最后的告别时刻——这座始建于1922年的中国历史上的第二座机场,将于当晚10时关闭。晚霞满天,群山温柔。机场跑道灯已经亮起。一架客机隆隆降下,人们纷纷举起相机,眼里满是留恋。
对昆明人来说,“巫家坝”是一个沉甸甸的名称。巫家坝机场曾经是“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主要基地,可以说,没有“巫家坝”就没有后来扬名天下的“飞虎队”。
1941年12月7日,日军偷袭珍珠港。就在这一天,“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秘密进驻巫家坝机场。
2012年8月的一个雨天,巫家坝机场跑道上,一个美国人正四下寻找着什么。他叫杰夫•格林,美军退役飞行员,中美航空历史遗产基金会主席,二战研究专家,在他眼中,这座老机场似乎仍然战云密布。“二战时,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一个军用机场,日军把这里作为攻击目标。你可以想象一下,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的P-40战斗机停放在跑道上,引擎轰鸣作响,升空和日本人作战前,飞行员们互相击掌祝愿好运。”
1941年12月20日上午9点45分,24架美国飞行员驾驶的P-40战斗机从巫家坝呼啸升空,迎击从越南起飞来轰炸昆明的日军飞机。“他们分为两队出击。日军轰炸机突然看见这些战斗机,从30英里开外就开始投掷炸弹,然后立即掉头朝越南河内日军基地飞去。日军不知道美国人已经驻扎在这里,还以为他们仍留在仰光。”格林说。
空战中,10架日军轻型轰炸机被击落6架,击伤3架。“你可以想象到,回到巫家坝机场,飞行员们有多么激动——都是些年轻人——初战大捷,把劲敌赶了回去,还让不少敌人丧了命。”格林说,“当天下午,数百名昆明人赶来机场,他们点了鞭炮,吹着号,庆祝这次胜利。”
美国人的飞机上都画了鲨鱼头,大家觉得很稀奇。第二天,昆明的一家报纸用“飞老虎”来形容这些飞机。“飞虎队”自此叫响。
“飞虎”,自此成为一个传奇。
宋美龄请来的洋顾问
美国首都华盛顿波托马克河边的阿灵顿国家公墓,能够长眠于此被视为安息者的荣誉。阿灵顿国家公墓里仅有一块镌刻着中文的墓碑,它属于著名的“飞虎将军”陈纳德,飞虎队的灵魂人物。
克莱尔•李•陈纳德,1893年9月6日出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一个小农场主家庭。据抗战时为国民政府外交部驻昆明办事处职员的黄澄说:“陈纳德,这个名字根本是错的,因为电报一来,中国人一看,Chennault,就照英语的拼法翻译成陈纳德,其实不是,他是一个法裔,按法语的拼法不应该译为陈纳德。”
少年时代的陈纳德最喜爱的课程是历史,尤其喜爱读历史上伟人的传记。他最敬佩的历史人物有两类:一类是像成吉思汗-拿破仑那样的军事领袖,他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也成为一个军事统帅;另一类是富有冒险精神的拓荒者。《圣经》也是陈纳德百读不厌的书籍。11岁时,他受洗礼成为基督教徒。
成年后的陈纳德,身材壮实,深褐色的粗犷脸孔,眼神里流露出自信-坚韧-倔强,活脱脱一个典型西部牛仔。
陈纳德的女儿罗斯玛丽•陈纳德•西姆洛尔提到陈纳德的一件趣事:陈纳德小时候有一个名叫乔的黑人朋友,乔曾经教陈纳德打架和各种逃生的技能。后来,陈纳德养过一只狗,给它命名为乔。“父亲喜欢拳击赛。他有时进林子里打猎,一去就是一个多星期。”罗斯玛丽说。
1917年8月,陈纳德考入印第安纳州本杰明士官学校。在学校学习飞行时,他以热心好学-勤于钻研著称,通过严格训练,很快就熟练地掌握了各种飞行技术。1918年秋,陈纳德担任第46战斗机联队的副官。1923年,陈纳德被调到夏威夷珍珠港担任第19驱逐机中队中队长。在那里,陈纳德编写了《战斗机飞行技巧手册》。1930年,陈纳德到弗吉尼亚州兰黎空军战术学校学习,毕业后在亚拉巴马州马克斯韦尔基地的航空兵战术学校任战斗机的战术教官。
1932年,陈纳德组建了一支名为“三人空中秋千”的特技飞行队,在全美各地进行特技飞行表演。格林认为这种特技飞行表演很考验飞行员的技术,“在空中展示高难度动作,非得是高手,否则做不出那样的飞行秀。比如环圈翻筋斗,三架飞机同时爬升回旋,一气呵成。根据美国空军当时的记录,陈纳德本人是顶级的飞行员,他的工作就是提升战斗机飞行员的战术战略水平。”
1936年1月,“三人空中秋千”在迈阿密的泛美航空博览会上进行表演。在众多的观众中有一个特殊的来客——来自大洋彼岸的国民党中央航空学校副校长毛邦初。毛邦初是来美国考察空军的,当他看了“三人空中秋千”的表演后,当即邀请陈纳德到中国帮助训练飞行员,结果却被陈纳德拒绝,因为陈纳德对于自己在美国陆军航空队中的前途依旧抱有很大希望。
格林谈到,当年美军中有很多空军将军级别的官员最初都是轰炸机飞行员,那时的轰炸机有多个引擎,飞得比战斗机快,这让那些开轰炸机出身的将军们产生了错误的自信,信奉“轰炸至上”的空战理论,漠视战斗机。而1930年代中期,战斗机技术迅猛发展,飞行速度已比轰炸机快两倍,陈纳德坚信,现代空战是不能没有战斗机的,在未来的战争中,战斗机将像轰炸机一样扮演重要角色。“他撰写过著作,抨击错误教条,坚持精良战斗机才是发展方向。他的言论惹怒了不少固守成见的将军。”
特立独行的陈纳德与陆军高层在战略观点上不时发生的冲突,影响到他在军界的发展。1937年,陈纳德44岁了,他的很多同龄战友都已是校官,而他还不过是个上尉。对于好胜心很强的陈纳德来说,这是受不了的。当年4月,陈纳德以“健康问题”为由提出退役申请,获得批准,结束了他在美国陆军航空队近20年的军旅生涯。
正在此时,陈纳德收到了在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任教官的好友霍勃鲁克寄来的一封信,说中国的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想请他到中国去,担任空军顾问,对中国空军的战斗力作出客观全面的评估。中国政府将给他每月1000美元的工资,外加津贴-汽车司机和翻译官,此外,他还有权驾驶中国空军的任何飞机。
对陈纳德来说,这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1937年5月29日,抗战爆发前夕,他踏上了中国的土地。
当年6月3日,在上海,宋美龄接见了陈纳德。《飞虎将军陈纳德回忆录》一书中如此描述这次美妙的会面:
她是蒋介石先生的妻子,比我想象的要年轻二十岁。她讲英语时,像富有的美国南方人那样,慢慢地拉着长调。这次会面使我终身难忘。这一天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晚上我在日记中写道:“她永远是我的女王。”从那时起,我们一同度过了漫长而艰苦的抗战岁月。
击落日军“四大天王”
在接受了国民政府的委托之后,陈纳德开始对中国空军及其训练状况进行考察。考察即将完成时,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了。
1937年7月30日,北平失守;8月13日,淞沪抗战爆发。日军凭借着强大的空中力量对上海狂轰滥炸。在那幅曾引起国际舆论愤怒的著名照片《火车站的孩子》里,日军轰炸下的上海火车南站,一个婴儿在铁轨的废墟上哭泣,他的父母已被炸死。在这次轰炸中,1800名在车站等候撤离的妇女和儿童,只有300人活了下来。
面对日军的暴行,中国军民奋起反击。8月14日,中国空军出动轰炸机对长江上的日本军舰以及位于上海的多处日本军事目标进行了轰炸,击沉日本驱逐舰一艘,造成日军人员-物资的重大损失。当天中午时分,日军飞机进行报复性轰炸,在杭州湾上空遭遇中国战机的拦截,中国空军驱逐机部队司令兼第四航空大队大队长高志航带领战友们在杭州湾上空与敌机展开了一场激烈空战。中国空军共击落敌机6架,取得了 6∶0的战绩,这就是著名的“8•14空战”。
抗战爆发之后中国空军的第一次大规模空战就取得大捷,让习惯于听到陆军惨败消息的国人喜出望外。第二天,关于中国空军的报道占据了国内各大报纸的头版。为了庆贺这一胜利,国民政府把8月14日定为“空军节”。
1937年11月21日,在河南周口机场,正准备驾机起飞迎敌的高志航中弹殉国。抗战史学者余戈描述了高志航牺牲时的情景:“当时他飞机还没有拉起来,他死的时候手还紧握着飞机的操控盘。”年仅8岁的小姑娘高丽良失去了他的父亲。多年来,每年的8月14日,高丽良都会在父亲的照片前点燃一根蜡烛,插上一束黄花,寄托对父亲无尽的思念。“当年他说,只要有日本飞机在我头上,我必须打掉它,因为我们是中华民族的飞行员。”83岁的高丽良说,“有人说,人死的时候,他的魂魄会告诉他最怀念的人。父亲走的那个时候,11月份,东北已经下雪了,很冷,我睡觉时听到嘘嘘的声音,感觉很痛苦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有一个黑影子。我大喊大叫,爷爷起来了,问怎么回事。我说有一个黑影子。爷爷说是小娃娃梦魇了。”
“8•14空战”的胜利掩盖不了一个尴尬的事实——中国空军的实力太过薄弱。国防大学副教授房兵研究过当年中国空军的装备情况:“可以说是万国航空博览会,美国的-英国的-德国的-法国的,大概除了买不到的日本飞机之外,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先进飞机都有。”但是,如格林所说,“因为飞机制式不同,欧洲制造的飞机用米来计量,美国飞机却使用英尺,欧制维修工具无法应用到美制飞机上;苏制飞机也有这个问题”。
装备驳杂而不成体系,就是当年中国空军的真实状况。
考察了当时中国空军的状况后,陈纳德发电报告诉宋美龄:名义上中国当时有500架飞机,但实际上只有91架能起飞战斗,真正合格的航空人员不过600人。“当时他坦言,蒋介石拥有的空军力量,并非蒋自己认为的那么强大。他的见识赢得了蒋介石的尊重。”陈纳德外孙女内尔•卡洛维说。
而敌人异常强大。在抗战刚刚开始之时,日本陆军航空兵力为140个中队,海军常备基地航空兵力为65个飞行队,陆海军共有飞机约2700架。
中国空军和敌人血拼。1937年8月14日到8月31日,在历时半个多月的空战中,中国空军共空袭67次,空战12次,击落日机61架,击中日本舰船10艘,自己也损失了27架飞机。当年8月17日,中国飞行员阎海文在完成轰炸任务返航时,座机被敌高射炮击中,他跳伞后不幸落入日军阵地,以配枪击毙数名日军,最后举枪自尽,年仅21岁。日军专门为他立了墓碑,上书:“支那勇士之墓”。
在“8•14空战”之后的三个多月中,在上海-武汉-南京-杭州,一场场空战惊心动魄。处于劣势的中国空军给予日军以重创:日军损失飞机230架,飞行员阵亡327人,其中,三轮宽-山下七郎-潮田良平和南乡茂章,都是日军的王牌飞行员,号称“四大天王”,竟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先后被年轻的中国空军送上西天。
最先丧命的是享有“射击之王”和“攻击能手”美誉的三轮宽。1937年9月21日,三轮宽率领轰炸机和战斗机21架轰炸太原。中国空军第28中队中队长陈其光奉命率4架战机起飞拦截。空战中,陈其光咬住一架日机。尽管敌机使出浑身解数企图逃脱,但陈其光始终咬住不放,并抓住时机果断开火。敌机中弹后迫降在一块稻田里。“当地老百姓围上去,把那个日本飞行员打死了。在他的遗物里面看到他的资料,才知道这个人的名字,发现是日军的一个王牌飞行员。”抗战史学者余戈说。
5天后的9月26日,山下七郎驾机掩护轰炸机群轰炸南京。在苏州附近,日机群遭到中国战机的拦截。激战中,山下七郎的战斗机中弹,迫降后被俘。顽固不化的山下七郎趁看守不备越狱逃跑,但很快被捉回并被枪决。
第三个殒命的是号称“东方红武士”的潮田良平。1938年1月7日,他驾驶的战机在南昌上空被中国飞行员徐葆畇击落。
1938年7月18日,被誉为“四大天王”之首的南乡茂章率机轰炸南昌,在鄱阳湖上空与中国空军展开激战。中国空军的一架飞机不幸中弹。“通常情况下,飞机中弹以后,飞行员就跳伞,但是我们的飞行员非常了不起,他驾着受伤的战机,直接迎着南乡茂章的飞机撞过去。这是完全超出南乡茂章的想象的,所以来不及躲避,两机在空中相撞-爆炸。”余戈说。那位与日本王牌飞行员同归于尽的中国勇士的姓名,至今不明。
“四大天王”的毙命对日军的士气打击极大,时任日本海军航空本部部长的山本五十六大将亲自参加了南乡茂章的追悼会,当众痛哭流涕。至此,山本五十六的噩梦并未结束:1939年11月4日,日军集结29架战机突袭成都上空,中国空军中尉邓从凯率队迎战。“擒贼先擒王”,邓从凯驾机紧逼日方“轰炸之王”奥田喜久司大佐驾驶的长机,一直将其逼至仁寿与简阳交界处上空,并一举击落。奥田喜久司是日军第十三航空队司令官,日军轰炸南京-重庆等地,他都参与指挥甚至亲自驾机轰炸。此人是抗战期间被中国空军击毙的日本海军航空队军职最高者。不幸的是,此次空战中,邓从凯因其战机被其他日机击中,魂归蓝天。
对日空战中,中国空军损失惨重,本就为数不多的飞行员多数阵亡,一批空中名将相继陨落。开战不到半年,中国空军的优秀飞行员刘粹刚-乐以琴-李桂丹等也相继英勇牺牲。到后来,中国空军能升空作战的飞机只剩下36架。
如今,占地4000多平方米的南京抗日航空烈士纪念馆用多种形式,向公众全面展示中-美-苏等国空军共同抗击侵华日军的英雄事迹。负责设计纪念馆的南京海军指挥学院教授高晓星谈到,“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牺牲-受伤的大概有6000多人。”他指着墙上一位烈士的遗像说:“这位是林恒烈士,他的姐姐就是林徽因,众所周知的民国才女。林恒当了中国空军飞行员,1941年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牺牲了。”
三年后,病榻上的林徽因写了一首悲怆的《哭三弟恒》:

弟弟,我没有适合时代的语言
来哀悼你的死;
它是时代向你的要求,
简单的,你给了。
这冷酷简单的壮烈是时代的诗
这沉默的光荣是你。

假使在这不可免的真实上
多给了悲哀,我想呼喊,
那是——你自己也明了——
因为你走得太早,
太早了,弟弟,难为你的勇敢,
机械的落伍,你的机会太惨!
……
中国空军的伏特加和“纸片轰炸”
就在中国空军陷入绝境之时,苏联志愿航空队于1937年12月来华,与此同时,一批苏制战机也运到中国,中国空军绝处逢生。
当年8月21日,中苏两国正式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此后,苏联开始向中国提供贷款和军事援助,并派遣军事专家和志愿航空队参加中国的抗日战争。当年10月,从苏联的阿拉木图经兰州到汉口的航线通航。10月下旬,从苏联现役空军中抽调的第一批志愿航空队成员先后到华,包括空-地勤人员254名。苏联志愿航空队的成员采取轮换方式,先后在华参战的达到2000多人。到1938年2月止,苏联出售给中国的飞机为232架,其中战斗机156架,轻型轰炸机62架,重型轰炸机6架,教练机8架。
1938年2月,苏联志愿航空队28架轰炸机从武汉起飞,轰炸日据台湾。日军做梦也想不到远在台湾的松山机场会遭到空袭,机群投下的280枚炸弹,大多数直接命中目标。刹那间,松山机场浓烟滚滚,机场上的40架日机被炸得七零八落,燃起熊熊大火,十几座油库和机库也陷入一片火海。机场上储存的可使用3年的航空油料和设备毁于一旦。机群胜利返航后,宋美龄以航空委员会秘书长的名义设宴为全体参战人员庆功。
在1937年底到1939年一年多的中国航空史上,苏联空军的装备成为了主角。1937年11月24日的《纽约时报》上有这样一条消息:“100架苏联飞机运抵中国。”到1939年9月,苏联空军4个中队的战斗机和2个中队的轰炸机共120架飞机-300多名飞行员先后在中国参战。近两年的空战中,苏联志愿航空队同中国空军并肩作战,保卫广州-成都-汉口-重庆-兰州等经常遭到日本飞机轰炸的城市,共击落-击毁敌机近200架,炸沉-炸毁敌舰船14艘,先后有236名苏联飞行员长眠在中国大地。国民政府把收集到的苏联烈士骸骨多葬于汉口的万国公墓。
1938年,空战更加惨烈,侵华日军的战机数量越来越多,而中国战机却越打越少。即便如此,中国空军还是集中有限力量对日军占领的台北-武汉-上海等航空基地进行了轰炸,甚至派遣飞机到日本本土进行了著名的“人道远征炸”:当年5月19日,两架中国空军的“马丁”B-10型轰炸机从汉口机场起飞,5月20日2时45分,飞临日本长崎上空,炸弹仓开启,《告日本国民书》飞向地面。这份《告日本国民书》是这样写的:“我们大中华民国的空军,现在飞到贵国的上空了。我们的目的,不是要伤害贵国人民的生命财产。我们的使命,是向日本国民,说明贵国的军阀,在中国全领土上做着怎样的罪恶。请诸位静听……日本兄弟,在诸位之中,有开始时反对战争,理想着正义和平的人,也有为军阀的宣传所欺骗而讴歌战争的人;但,不管是哪一种人,想来一定都因贵国的言论被统制,要了解时局的真相是困难的。所以,试作以下的说明,希望诸位详加考虑。”落款是“中华民国空军将士-中日人民亲善同盟”。两架飞机在长崎撒完传单后,又折向福冈方向,总计在日本本土撒下超过100万张的传单。直到此时,日本的防空部门才如梦初醒,对福冈实行灯火管制,全城一片漆黑,地面高炮也猛烈开火,但两架中国飞机毫发无损地从长崎附近飞离日本领空,胜利返航。
这次被称作“纸片轰炸”的空袭,是日本领空有史以来第一次遭到外国飞机的入袭,彻底打破了日本人所谓“大日本神圣领空不可入袭”的妄言。汉口王家墩机场,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孔祥熙-军政部长何应钦,中共中央和八路军驻武汉办事处代表周恩来-陈绍禹-吴玉章-罗炳辉等到机场迎接。武汉三镇鞭炮齐鸣。周恩来亲临空军司令部,慰问凯旋的中国飞行员,并献锦旗一面:德威并用,智勇双全。中外各大媒体纷纷对此进行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期,美国《生活》杂志刊登了二战中闻名于世的12名各国飞行员的照片,其中就有担任这次“纸片轰炸”任务的中国飞行员徐焕升。
每周递交一次辞呈的总教官
这一时期,陈纳德奉命在南昌-南京等地训练中国飞行员,为他们讲授战术课程,指导他们的飞行训练。当时的飞行员中有不少是达官贵人的子弟,“只贪图享受家庭的安乐,而无兴趣于飞行”,他们在训练中“毫无热忱的懒洋洋的”态度,使陈纳德大为恼火。格林谈到,“在那个体制之下,很多家庭的长子进入空军,因为当飞行员很荣耀,让人激动。问题在于,如果年轻的飞行员得不到足够优质的训练,很容易就会丧命。此前的意大利教官只想赚钱,又不想费事,就让每个人都通过考核-顺利毕业了,但有些飞行员根本不能驾驭飞机,无异于自杀。”
当然,也有一些飞行员深得陈纳德赞赏,比如中国空军第五大队第二十四中队中队长刘粹刚。这位空中英雄将陈纳德讲授的战术用于实践,出征头两天就取得了击落日机3架的战绩。
陈纳德亲身经历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和武汉会战,与中国和苏联空军指挥官共同指挥战斗。
1938年8月,根据宋美龄的要求,陈纳德来到昆明巫家坝机场重组中央航空学校为空军军官学校,担任飞行总教官,训练中国飞行员。在这里,学生们一开始就给陈纳德留下了良好的印象。这些抗战爆发后投笔从戎的青年学生,目睹日本空中强盗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有着飞上蓝天严惩侵略者的强烈愿望,又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接受能力较强,能很快适应陈纳德的美国式严格飞行训练。陈纳德从这些朝气蓬勃的中国青年身上看到了组建一支新型的中国空军的希望。
不过,空军军官学校的训练工作也面临着重重困难:训练中损坏的飞机无法得到及时的补充,航空汽油也严重短缺;以海南岛为基地的日本空军还经常飞临昆明,轰炸巫家坝机场和空军军官学校。
中国空军没有力量与日本飞机在昆明上空较量,陈纳德只得利用每天清晨和黄昏日军不来空袭的时候训练他的学生们。为了使这些学生能得到更好的训练条件,成为优秀的空军人才,陈纳德力主将他们中的一部分送往美国学习。这一建议得到中国最高当局的批准。当这些学生学成归国参加作战时,已是1944年的春天了。
在昆明任教官期间,陈纳德与国民政府高层尤其是宋美龄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关系。中国官场的拖拉和相互推诿作风一度使陈纳德丧失了在昆明任教的信心,他一气之下向宋美龄递交了辞呈。宋美龄为了留住他,尽力为他排忧解难。陈纳德发现,这是解决他面临的各种难题的有效办法。于是,向宋美龄递交辞呈成了他的家常便饭,甚至频繁到了每星期递交一次。宋美龄也逐渐习惯了陈纳德式的这种求援办法。在这一过程中,他们建立了信任和默契。陈纳德需要依靠宋美龄来实现自己的抱负,宋美龄需要陈纳德的帮助,来建设中国的空军。
当时中国空军中有两大派系:掌握空军作战指挥权的前敌总指挥毛邦初是留学苏联的飞行科班出身的空军将领,而负责全国空军事务的航空委员会主任周至柔原先是一个陆军将领,两派互相倾轧,明争暗斗。对于不谙航空事务的宋美龄来说,要驾驭这两派,虽有蒋介石为靠山,但有时也非常需要陈纳德这样的外国顾问,来发挥某种平衡作用。

内容简介
海报:

飞虎传奇: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影像档案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