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爱成珠2:蜕变.pdf

凝爱成珠2:蜕变.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倾城记重磅作品《凝爱成珠2:蜕变》(网络原名:《一斛珠》)。虐情大神尼卡继《凝爱成珠1归来》后蓄势待发,谱写爱情续章,倾情奉献 《凝爱成珠》蜕变篇。

一个足以致命的误会,一次毕生难忘的伤害,让他们彼此分隔天涯。
许多年之后,他由冲动少年蜕变为业界精英,她也由舞会皇后蜕变为知名设计师。他们努力让各自的生活保持平行,绝不相交。
然而突如其来的海啸,让两道平行线再次纠缠在一起。
他对她的归来仍心存疑惑,她对他的感情仍需暗暗隐藏……
在深深的梦底书写着的记忆,终将渐渐浮出;那些纷纷扰扰的过往,最甜蜜的爱情、刻骨铭心的伤害还会诱惑他们走入新的梦境吗?

编辑推荐
“倾城记”是博采雅集本年度重磅推出的言情产品线,“倾城记”与诸多一线大神签约合作,策划出版了多本畅销书籍并成功授权运作了数本影视版权,与全国多家影视公司均有合作。
“倾城记”品牌系列重磅产品共包括:《倦寻芳》、《凝爱成珠》、《为你唱情歌》、《羽白》、《寻瑶》、《倾世风华》、《孤凤吟》、《浮生三世》、《逆天皇妃》等畅销书籍。
待出版上市的有《东风恶》、《废后将军》、《路从今夜白》、《路从今夜白:校园篇》等作品。

倾城记重磅作品,《凝爱成珠.2,蜕变》,网络原名《一斛珠》重磅上市,精彩不容错过。
独家赠送:漫画剧场+独家番外
即使记忆抹不去,如果真的割舍了过去,就不要再追问她的消息。
最容易令心沦陷的,或许只是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温柔。
而你费心隐藏的美丽,在春风轻拂中无所遁形。

虐情大神尼卡继《凝爱成珠1归来》后蓄势待发,谱写爱情续章,倾情奉献 《凝爱成珠2》蜕变篇
一个足以致命的误会,一次毕生难忘的伤害,一场刻骨铭心的分离

推荐阅读:《凝爱成珠.1,归来》。

媒体推荐
尼卡行文,不疾不徐,如江南女子静坐深院,于枝叶阔大的芭蕉下品着茶,把玩一斛散落的珍珠。一章一节,一字一句,都透着风月间的悠闲随意,初看漫不经心,细品才觉机锋暗藏,伏线千里。蓦然回首,一斛散珠已编作一袭珍珠衫,辉光流转间,低调奢华,摄人心魄。
——《倦寻芳》作者:寂月皎皎

如行云流水的行文,最精雕细琢的细节,上乘的故事,上乘的感情,尼卡的文,总有值得你好好品味的地方。
——《路从今夜白》作者:墨舞碧歌


读尼卡的故事,能感受到她凝于字里行间的专注和用心。于纷乱烦扰的时世中,在求快求速的年代下,她的文字恰如蚌中砂砾,带着研磨日久才会发出的光彩,也给人安定的力量。
——《废后将军》作者:一度君华


爱要多用力才会不朽?带着这样的疑惑看完了《凝爱成珠》。少时的青梅竹马却成了今昔水火不容的仇敌,爱恨交织中谱写了一段感人至深的故事。卡卡的文字就像她给我的感觉是一样的,知性,娟秀,字里行间透露出一个小女人的智慧以及她内敛的情感。喜欢《凝爱成珠》,它是个值得坐下来细细品味的故事。
——夏日紫

作者简介
尼卡,英文名字Veronica。
爱足球,爱旅行,爱读书,爱美食,爱小动物……爱一切美好的感情和事物;也爱将一切美好的感情和事物用文字表达出来。时常沉溺文字,遗忘人间烟火。
红袖添香签约作者,2010年初开始网络文学创作。
代表作《河自漫漫景自端》(出版名《你是我左上角的心跳》)以文风温暖优美、细腻华丽见称,广受好评。《必剩客的春天》则在大热话题与悬疑推理之间另辟蹊径。民国背景小说《云胡不喜》在家国天下背景之下,演绎爱恨交织的传奇故事,广受好评。

目录
第一章 春风沉醉的晚上
第二章 悬崖摇曳的花朵
第三章 玲珑醉心的彩虹
第四章 花开旖旎的时光
第五章 悄悄别离的笙箫
第六章 依依沉默的康桥
第七章 淡影空濛的山河
番外一:负心人
番外二:欢颜

文摘
收音机里的《Rolling in the deep》播放完之前,叶崇磬和屹湘没有说过一句话。
屹湘侧了下脸,从自己身旁的车玻璃上,不但看得到自己,也看得到叶崇磬一个模糊的侧影。
车里充满了他的味道,清爽,同时也是温暖的,甚至还有说不出的一丝温柔。也就是这味道,令她那如同碎片一样的记忆,有几片格外清晰起来。她不由自主地闭了下眼,放在身前的手攥了攥,皮肤里的水仿佛就等着冒出来,手心全是汗。
“能不能在前面停一下车?”她终于开口,喉咙有些发干,“我走进去就好了。”
“我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叶崇磬说。
“叶大哥……”屹湘有点儿艰难地说,“我……”
“我还是挺喜欢你叫我‘叶崇磬’的。”叶崇磬和缓地说。
屹湘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说下去,可她原本决定要上叶崇磬的车,心里想的便是要在这短短的一程里,和他说点儿什么,至少关于昨天晚上的事,她该说点儿什么。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叶崇磬问。
“什么?”屹湘有点儿发木。
“我那儿有辆小车,是一合作方送我的,虽然说是概念产品,不过质量很好。我试过,看着轻巧跟小玩具似的,发动机棒,动力足,开起来像个小坦克。这车从到我手上就在车库闲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车不是送去修了吗?要不嫌弃,我让人给你把那车送过来。”叶崇磬将车开进了小区大门。
收音机还在响,低低地,给叶崇磬的话配着背景音乐似的,
“我不能再接受你的好意。”屹湘转过脸来,望着叶崇磬。
车子停稳了。
叶崇磬抬手抚了下眉,说:“我又不白给你。车子挺好,代步没问题,再说老扔那儿用不上也不好。”
屹湘听着他巧妙而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换到了车上。
“如果开得顺手,转手卖给你,我也算小赚一笔。开着不顺手,也反馈下使用意见,我转告给他们,让他们改进改进。”叶崇磬微笑道。
屹湘听他又介绍了几句那个型号的车的性能,仿佛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听起来车是很不错,大马拉小车,动力应该相当足。而且北京这样的路况,开辆这么灵巧的小车,还是很有优势的。叶崇磬的周到细致,真是没得说。
“叶大哥。”她望着他,“我有话想说。”
叶崇磬点了下头。
“……我……昨天,对不起,我……”真的开口了,屹湘却说得磕磕绊绊的,“我必须跟你道歉。是我不对……我肯定是做了很多不该做的,也说了很多不该说的……你能……替我保密吗?不管,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
“屹湘,”叶崇磬叫她,“你这样,让我很难堪。”
屹湘不出声了。
“如果必须有人道歉,那人应该是我,因为我是清醒的。但我不会跟你道歉,因为我想那么做。”他的目光从她的额头转到她的手上,慢慢地移动,最后停在了她的脸上。
这是温暖的,也是疼惜的目光。他看向她的目光里,越来越有种让人忍不住想要贪恋的热度,就像在悬崖上,他用他的手托着他们那么脆弱的生还希望,在很危险的时候仍给她坚定的信心,让她相信无论如何都会好——只要他在,就会好。
屹湘却摇头,道:“不,你不清醒。”
下意识地,她抬手按在锁骨处,手指微微颤动着。想遮挡,却没有遮挡在最合适的位置,因此便有了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叶崇磬移开了目光。
“何况,你并不了解我……”屹湘说着,手臂落回去,紧抓着包带,“无论如何,就算……再怎样,你也该听过一些闲话……”
“屹湘。”叶崇磬打断她,“先别说了。”
她吸着鼻子,发干的嘴唇一扁,突然出现了裂纹,疼。
叶崇磬静静坐了片刻,开车门走了下去。
屹湘愣着。
叶崇磬走到她这边,将车门打开。
屹湘起了身,从车里出来,站在叶崇磬的面前,仍看着叶崇磬,并不躲闪的眼神里有很多的歉意,也有更多的倔强。
叶崇磬转了下脸,似乎唯有这样,不被她的目光锁定,他的面颊才不会发热,可面上仍绷得紧紧的。他看到前面不远处停放的新车,只是片刻,说:“我明白你的意思。”
屹湘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心头猛地一震。她只顾着跟叶崇磬说话,并没有留意到,董亚宁让李晋给她送来的那辆车赫然停放在那里。车在灯光斜照下,反射着幽幽的光,冷冽而又刺目,就像董亚宁看着她的时候,阴冷而充满恨意的目光。
有什么东西逼进了她的眼睛里来,眼眶涨到酸痛,她使劲儿忍着。
她舔着干裂的嘴唇,一丝血腥在嘴里蔓延开来。
她转身背对着那个方向,说:“我们……本来不该这样,我不是成心的。”
她说着笑了下,笑容让她的双眼看起来更加晶亮,很美、很美。可在叶崇磬看来,这笑容比起往日,更让人看得心里发紧。
“我也会有这样那样的虚荣心,何况被人喜欢总是高兴的,不管在什么年纪,也不管自己是什么状况。恐怕,我这毛病,是再也改不了了。但请相信我,这一回,我真不是成心的。因为是你……你,能原谅我吗?”她将包带挂在肩上。
叶崇磬看着她那单薄的肩膀,薄得像一把能捏碎了。
他没有回答她,却说:“我送你上去休息。”
“不用麻烦。”屹湘摇头,说,“我自己可以的。”
叶崇磬仍转身,走到了门边,等着她。
屹湘的脚步凝滞了般,好一会儿才跟着走过去,按着门锁。
叶崇磬站在她旁边,望进去,楼梯间里黑洞洞的。
她坚持不要他送上去,轻声跟他道“晚安”,说:“回去路上小心开车。”
他点头。
门在她身后关上,楼梯间里的灯亮了。她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隔着雕花铁门,不出所料,他仍站在那里,目送着她。她陡然间鼻尖发酸,硬着心肠,不能再对他说一句话、一个字。
叶崇磬见她回眸一瞥,叫了她一声,她却已经急急忙忙上楼去了。
她的脚步声细碎,踏在楼梯上,声音传过来,是那般清晰。
忽然,那声音停止了。他凝神细听,还是没有一丝声响。心提起来,又重重落下,巨大的落差,让他再强悍的心脏此时也有些受不住,他转了下身,背对着铁门。
屹湘站在楼梯的转角处,呼吸都放浅了,生怕惊动了黑暗似的。突如其来的心跳加速,瞬间让胸腔的压力增大数倍,她必须停下来。
偏偏手机在这时候响了,她抹了一下脸,在突然而至的明光中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一头的女声“喂”了好几次,她才分辨出是姑妈。
邱亚拉却立即听出了侄女的声音不对劲,马上问她是不是不舒服?最近是不是很忙?
“没有不舒服,我很好。”屹湘坐在楼梯上,低低地说,“忙是忙了点儿,不过忙得算有成果……”她扶着额头,新修的刘海儿齐着眉尾。絮絮地,她跟姑妈说着话,对她的询问,只说:“等您回来再详细说吧!您还好吗?Allen呢?这次不回来吧?爸爸想见见Allen。”她靠在凉凉的墙上,磨得光滑的花岗岩墙壁让她冷静,也让她平静。
邱亚拉说:“我啊!如果Allen乖一点,我就不能再好了。现如今,我每天都要跟那小子斗心眼,还常常斗不过他。你父亲前些日子说,这次我不回来也可以,但Allen一定要回来。我就说,那会儿他八成是觉得自己不成了,恨不得所有人都拢回身边好好看看才放心。我说的是吧?”
“没有。他身体还可以,就是想你们了。”屹湘慢吞吞地说。
姑妈风风火火的直爽性子,是什么都能说出来的。父亲没见过Allen,想见他呢!
她揉着手里的玉佩,问:“您什么时间到?我去接机。”
邱亚拉说:“不用,你父亲都安排好了。老规矩,姑奶奶回娘家还是座上客呢,虽然这辈子他也没待见过我。”
屹湘沉默,父亲和姑妈总有些不对付的地方。
邱亚拉说自己赶着出门,过两天回北京见面再详谈。
“我有事情要和你说。”邱亚拉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姑姑!”屹湘叫道,姑妈最后这句话让她莫名有点心惊。
她攥着手机,过了一会儿,手臂无力地垂下去,落在了膝上。
楼道里的灯明明暗暗的,这会儿又黑了。
她心里忐忑,一瞬间,脑海里好多个念头闪过去,却仍是拿不准。
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她看看显示的号码,是叶崇磬的。
她忙从楼梯上站了起来,一抬脚没踩准,狠狠崴了一下脚,脚踝剧痛。
她抓住了石头扶手,扶着往上走。
“喂?”她忍着疼痛,“我马上……到了。”
“怎么这么久?”他问。
屹湘在楼梯上站住了。
黑暗中,他的声音是如此厚重,让她有种踏实可靠的感觉,就好像瞬间回到了青山白云间,是他说的“屹湘,别再受伤了”。
也许是脚踝上的疼痛来得太突然,她只觉得一股难以抗拒的脆弱将她团团包裹住了,她转身下了楼梯。脚步又轻又快,鞋跟在石阶上敲出清晰而美妙的声响来。
看到他了,她站下。
大门外站着的他,背对着这边,那里明亮极了,而她四周是浓重的黑。
“你怎么了?”大概是因为她有一会儿没出声了,他又问。声音里有一丝紧张,在他,是不常见的,他总是从容不迫。
“我很好。”她说,“刚刚接了个电话。抱歉,让你担心了。”
手机另一头的他沉默了,她也沉默。
看上去,他静默的背影,磐石般沉稳,可也有淡淡的忧伤,在这样的夜晚。
“屹湘。”他拿着手机。
“……”她没出声。
“你很不好。”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