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pdf

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帝尧之时,天帝的十个太阳儿子任性妄为,同时出现在天上,致使人间大旱,凶禽猛兽频出,民不聊生。为解救苍生疾苦,天神羿私下凡间,射日杀怪。嫦娥与羿情比金坚,虽然反对羿的决定,却依旧追随于他。怎料天帝震怒,剥夺二人神的身份,再不许他们返回天庭。为安抚嫦娥,羿甘冒生命危险前往昆仑山西王母处求取不死灵药。觊觎羿地位的小人逢蒙,则在嫦娥面前挑拨离间。嫦娥为此作出了痛苦的抉择……
这部剧本创作于1957年,在“嫦娥奔月”神话传说的基础上进行改编,综合了《山海经》《淮南子》《天问》等古籍中多个“羿与嫦娥”的故事版本,是袁珂先生学术生涯中唯一一部电影文学剧本力作。

编辑推荐
1、《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创作于1957年,是袁珂学术生涯之外唯一一部剧本作品,60年来首次被发现、整理、出版;

2、《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综合了《山海经》《淮南子》《天问》等古籍中的人物形象与怪兽传说,使剧本中妖怪的设定更加有趣;

3、《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是兼具电影画面感及西方古典悲剧色彩的中国故事;

4、《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是适合改编为电影、漫画、动画、网剧等多种形态的剧本;

5、《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中附上了部分袁珂先生亲笔手稿扫描图,读者可以看到大师的创作与修改过程。

6、《嫦娥奔月:袁珂电影文学剧本》融合了“羿与嫦娥”神话故事的许多版本,在原有“嫦娥奔月”故事的基础上还增加了逢蒙学艺、羿昆仑山取灵药、羿与宓妃等传说,塑造了嫦娥、羿、逢蒙、逢蒙妻、西王母、宓妃、河伯等多个角色,具有丰富的文学性与戏剧性。

作者简介
袁珂(1916—2001),当代中国神话学大师。1946年,任职台湾省编译馆,开始系统化地研究中国神话。1949年回到四川,继续从事文学暨神话学的研究;1978年调入四川省社会科学院任研究员,1984年担任中国神话学会主席。
袁珂先生著述颇丰。1950年,《中国古代神话》出版,这是我国第一部较系统研究汉民族古代神话的专著,由此奠定了袁珂先生的学术声望。之后,袁珂先生先后撰写了《中国神话传说》《中国神话传说词典》《中国神话传说》(简明版)《古神话选释》《神话论文集》《袁珂神话论集》《山海经校注》《巴蜀神话》(合著)等二十余部著作及八百余万字的论文。 袁珂先生的多数著作被翻译成俄、日、英、法、意、韩、捷克、西班牙等多种语言。其作品还在中国、日本、美国、新加坡等国入选学校课本。

目录
《嫦娥奔月》剧本 1
袁珂手稿摘选 133
出版后记 141

后记
嫦娥奔月是一个耳熟能详的民间故事,版本甚多,是文学、影视、动画等多个领域热衷改编的题材。此次选择出版袁珂先生的《嫦娥奔月》剧本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袁珂先生既非编剧,又非小说家,而是中国古代神话学专家。近年来,后浪曾陆续出版了他的《中国神话传说》《中国神话传说词典》《山海经校注》《中国民间传说》等著作。在整理袁珂先生手稿的机缘巧合中,我们发现了他改编羿射九日、嫦娥奔月等古代神话传说的电影文学剧本手稿。因此,《嫦娥奔月》剧本的出版不仅是对袁珂先生神话学领域学术专著的补充,也是对当今文学作品与神话传说改编电影剧本的一种启示。
编辑过程中,我们力图保留袁珂先生的表述习惯与表达方式;特别增加了来自《山海经校注》的一些人物形象图,以及古代文学著作如《山海经》《淮南子》等对人物形象的描述,使阅读更有趣味和画面感;还摘选了部分袁珂先生亲笔手稿扫描图附在书后。希望读者在阅读一部电影剧本的同时,也能感受到作品的文学性与神话传说的魅力。

后浪出版公司
2015 年9 月

文摘
二四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洛神赋》)

羿策马前进。
在洛水岸边,在那林木蓊翳、杂花生树的岩畔,像奇迹般地,突然显现了一个颀长而秀美的风度超卓的女人,紧锁着双眉,在那里徘徊叹息,偷弹泪珠。
洛水波面升起了淡淡的烟霭,烟霭中似乎有一些美貌的女仙,手里或捧明珠,或持翠羽,在那里蹁跹地舞蹈。
隐约中还有一种哀怨的、感伤的歌声传来。
对着这景象,羿脸上表现出狐疑的神色,怔怔地望着水面出神。
他决定到前面去看个究竟。他把马缰轻轻一带,那马就缓缓朝前走去。
逢蒙下马,躲在一座山岩后面窥看动静。
女人背着身子坐在一块石头上,面对着洛水。
马蹄嘚嘚的声响,使她吃惊地回头过来,她稍为有点慌乱地站起身,下意识地擦去脸上的眼泪。
她正待开口,羿先说话了,他轻声地温柔地问道:
“能告诉我,您是什么人吗?”
羿说着,下了马,站在她的面前。
女人用眼睛打量着羿:“您是谁?……”
(在她的面前,是一位全身武士打扮,背弓带箭,气宇非凡的英雄。)
羿:“我名叫羿,是从天上下凡来,替人间除害的。”
“什么,你就是羿?—是曾经射过九个太阳的英雄羿?”女人更是吃惊了,可是,在她的脸上,喜悦已经代替了惧怕。
“是的,”羿安详地说,“我就是射太阳的羿。告诉我,您是谁?我能替您做点什么事吗?”
羿射日的英名和他诚恳的态度完全使她放心了,她开始诉说她的委屈—
“我名叫宓妃,是这洛水的女神,河伯就是我的丈夫……”
说到这里,河面上那凄凉、哀怨的歌声又起来,宓妃眼泪又流下来,说不下去了,回头望望河面,挥挥手说:
“回家去吧,姊妹们!”
歌舞蹁跹的女仙们消隐在雾霭苍溟中。
宓妃:“请坐下来,让我慢慢告诉你。”
羿和宓妃,在两块大石头上面对面坐下来。
山岩后面的逢蒙,偷偷溜过来,藏在近处一株大树的枝叶间侦伺着他们。
宓妃:“我的丈夫河伯,他是一个风流浪荡的花花公子,虽然我很爱他,可是他并不忠于我的爱情,他整天和那些女妖精在一块儿瞎闹,把我丢在一边,有时我劝劝他,他还打我骂我,尽情地欺负我—像这种生活,您教我怎么过得下去啊!”
羿:“不久以前,我曾经见过您的丈夫。”
宓妃:“啊,您见过他吗?在什么地方?”
羿:“在黄河边上。当时他正驾着龙船,和一群年轻妖娆的姑娘在那里游玩呢。”
宓妃:“真可恨!……”
羿:“那时候,我曾经开玩笑地射了他两箭。”
宓妃惊惶地说:“怎么,他受伤了吗?”
羿笑了起来:“您放心,我不过是射坏了他一张船篷,射丢了他一顶帽子罢了。”
宓妃吁了一口气,掩饰地说:“像这种人呀,原也该教训他才好呢!”
羿笑,宓妃也笑。
大树后面逢蒙的一张诡秘的笑脸缩了下去。

二五

黄河河滨。
河伯乘着荷叶做篷的龙船,和女郎们在河滨游戏。
众女郎或擎荷花,或持莲蓬,妖形媚态,曼舞清歌,河伯在她们当中被弄得神魂飘荡,显露出许多肉麻的样子。
忽然,河里水波翻涌,水里冒出一个乌贼形象的贼头贼脑的人来,跳上船头,气急败坏地说:
“报……报……报告大王,事情不好了,刚……刚才我在洛水巡查,看……看见宓妃娘娘,正和射太阳的那个大汉坐在河岸边谈心,光景怪亲热呢。”
河伯听了勃然大怒:“好呀,我说那家伙先前为什么和我开玩笑,原来这个贱人早已经和他勾搭上了。她既然不忠不贞,也就怪不得我无情无义,我要给她点颜色瞧瞧—来人呀,快快备上我的战船……”
“慢着,”乌贼做手势阻止,探头在河伯耳边低语:“我看那个家伙虽然遭贬,他的神力还没有消退,还不大好惹呢。大王你得小心着点。”
河伯沉吟不语,被射掉船篷和帽子的景象又浮上了他的记忆。他终于脸色尴尬地说:
“好吧,你们都各自回去,让我去看看光景再说。”
河伯纵身入水。波涛汹涌。船沉。女郎们消逝于烟波浩杳中。

二六

河伯化为白龙,游于水旁,羿见,射之,眇其左目。——王逸注(《淮南子》)

河伯变化做一条白龙,在浪涛里潜游着。
白龙探头出水,睁着一对红亮亮的大眼睛,扬髯振须,向远方的河岸窥探着。
河岸上,羿和宓妃还是并坐在那里谈什么。宓妃似乎还在哭泣。
白龙愤怒地张牙舞爪,掀腾起汹涌的波涛。顷刻间,乌云漫天,狂风卷地……
宓妃和羿同时站起身来。风吹着他们的头发和衣袂。
宓妃望了望河心,颜色惨变地说:
“他来了!”
羿笑了笑:“不要怕。”说着从背上取下弓,弯弓搭箭—
宓妃:“不,不……饶了他……”
当宓妃正慌忙地想用手去拖住羿手膀的时候,“飕”的一声,箭已从弦上发出。
立刻,水面出现了一团殷红的颜色,河伯中箭了。这时,白龙痛苦而又愤怒地在水中翻滚,掀起滔天的巨浪,大水向羿和宓妃站立的处所涌来。
白龙带箭逃窜……
羿望着渐渐消退的浪潮,得意地说:“这一下,他再也不敢在您的面前胡闹了。我使他受了一点小小的伤。”
宓妃内心难受地说:“可是,这一来他更会恨死我了。我必须马上回去。以后我们也许再也见不着了。”
“为什么?……”羿困惑地说。
宓妃摇摇头,终于说:“不管怎样,我是多么感谢您的好心啊!”
宓妃深情地看了羿一眼,迅速地回过身子,如一片花瓣飘然地奔向河心,顷刻之间便消隐在水波之中,不见踪影了。
羿怔怔地望着河水,惘然地出了一会神。然后,翻身上马,沿着河岸的山道,向上游纵马疾驰而去。
躲在大树后面偷看动静的逢蒙,奸诈地笑了笑,爬下树来,骑上自己的马,扬了扬鞭,往回家的方向跑去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