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人站起来.pdf

读书人站起来.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读书人站起来》:为什么文明关心的不是“我们的”,而是“好的”!从欧洲历史看贵族精神、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1949:国民党在文化上的失败、贾樟柯时代的来临、这个时代如何成就新儒商?

媒体推荐
今天的大学在我看来,最重要的乃是要尊重传统。大学如今都在讲创新,但是这个创新并不意味着割断传统,只有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才能创新。今天的大学创新谈得太多了,传统讲得太少了。如何以某种方式重新回归传统?这些传统当然不是指1950年代初院系调整之后的苏式传统,而是中外共享的古典人文传统,以平衡技术知识过于发达的教育现实。
  ——《寻找失去的灵魂》
学者要能够耐得住寂寞,要有隔离的智慧来思考现实世界;要保持思想的深邃,就不能与时代贴得太紧、所谓“后退一步,远眺彼岸”,就是说,拉开一定的身位和心理距离,反而看得更全面、更深刻。更能领悟时代的精神。张灏先生几乎从来不写时评,但却始终关怀着无穷变换的国际和海峡两岸的时事,他是从更长的历史长河和更深的思想深谷来冷眼观察和研究这个难以把握的时代。
  ——《我的三位老师》

作者简介
许纪霖,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以研究中国现代思想史与知识分子闻名海内外学术界,亦为颇有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近著有《中国知识分子十论》、《启蒙的自我瓦解》(合著)、《大时代中的知识人》、《近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公共交往》(合著)、《另一种理想主义》、《启蒙如何起死回生》等,其中《中国知识分子十论》一书2005年获得首届中国国家图书馆文津图书奖。

目录
世俗社会的中国人精神生活
灾难过后的反思
与一位青年博士生讨论范跑跑
他们比愤青更极端
十年中国:迅速崛起的神话
为什么文明关心的不是“我们的”、而是“好的”?
知识导向与社会公正
高考恢复三十年的反思
寻找失去的灵魂
人文教育究竟何为?
规范化、制度化与学科化是如何异化的?
今天之大学,就是明日的社会
大学之“困”
“断裂社会”中的近代知识分子
从知识分子研究的视野看近代士绅
为什么自觉而不自愿?
大时代与知识人
60年来,知识分子的命运沉浮
读书人站起来
我改变不了这个世界,但可以改变我的课堂
思想史研究的“十字架”
从现代化到现代性
从普世性的现代化到东亚现代性
从欧洲历史看贵族精神
中国遭遇达尔文:福耶、祸耶?
1949:国民党在文化上的失败
好莱坞的东方传教士
贾樟柯时代的来临
书写知识人的传统
十年,读书界完成分化
思想阅读30年
上海城市文化的多歧性格
城市风情依旧,文化何处寻觅?
铁路衰落的悲哀
博客之争:不仅仅需要规则
新闻人的担当
这个时代如何成就新儒商?
市民社会与日常生活传统礼仪的传承
大师:可遇不可求
我的三位老师
当?的林徽因离我们远去了
微笑着面对死神
反思者王元化
中国口述史之父
后记

文摘
版权页:

读书人站起来

物欲主义的世俗时代,不是没有自己的文化和精神生活,而是文化和精神生活发生了很大的世俗性转向,传统的精英文化不再成为主流的文化,而逐渐为大众文化和流行文化所替代,后者不仅塑造和建构了一般民众的精神生活,同时也成为他们精神生活的主要来源和消费对象。
世俗时代文化的基本特征是多元化。在神圣时代,文化是一元的、统一的。一元和统一并不意味着神圣时代的文化没有多种形式——比如宗教文化、道德文化、民俗文化等多种形态——而是说,在这些文化背后,都有共同的价值标准和超越意志。在前现代时期,这种文化的统一性通过宇宙道德论或上帝意志论的空间超越方式表现出来。到了启蒙时代,空间的超越性转换为时间的目的论:各种文化的意义最终都指向人类社会演化的某个理想状态和历史终点,或者是自由主义的现代化,或者是各种激进的乌托邦社会。然而,到了世俗时代,当各种神圣价值和历史目的论被质疑、被无情地抛弃之后,文化走向了众神的世俗狂欢,变成了多元生活状态的自由选择。多元文化在真正的意义上第一次出现了,文化出现了分化、断裂和分层:城市内部的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贵族文化和平民文化、城市以英语为表征的全球化文化与乡村的本土文化之间,出现了深刻的裂痕和鸿沟,彼此之间互相敌视,不可通约。在文化分裂的背后,则是社会的隐秘分层。社会等级的差别,不仅体现在收入上,而且在体现在文化身份上。享受什么样的文化,便意味着属于什么样的阶层,处于什么样的社会地位。文化变成了可炫耀的象征资本。对于一部分城市中产阶层而言,泡酒吧、听歌剧、喝咖啡,不再仅仅是精神生活本身,而蜕变为周期性的高贵身份之自我验证。由于各种文化之上缺乏共同的价值观,彼此之间也匮乏整合的锁链,在当代中国,文化的多元化实际上只是一种离散化,一种支离破碎的碎片化,反映出深刻的、难以跨越的社会鸿沟。
不过,从整个趋势而言,传统的精英文化和民俗文化处于衰落之势,而城市的大众文化和流行文化,借助全球化的公众传媒和网络世界的传播优势,逐渐占据文化的主流。大众文化和流行文化,都是世俗时代典范性的文化,它们具有各种各样的形态。与以往的神圣文化和精英文化不同,它们彼此之间不再有审美上和价值上的好坏之别,即使要分辨,也缺乏一个公认的超越尺度去比较它们。一切取决于个人的口味和意志的选择,众声喧哗,一个文化平民主义时代出现了。
2005年的“超级女声”,作为_个文化事件,是文化平民主义诞生的精神宣言。文化从过去少数精英(无论是思想精英还是艺术精英)对民众的启蒙式教育,变为有公众广泛参与的娱乐狂欢。谁是文化英雄,谁是这个时代的精神偶像,不再有超越的预设标准,而是通过直接投票、现场欢呼的广场式民主得以产生。民众颠覆了传统精英、历史传统和各种教科书教导他们的主流价值,推选出他们心目中的草根英雄。在一场场残酷的PK决战之中,平民战胜了上流,草根打败了精英,市场占据了主流。
从表面看起来,当代的文化是平民的文化,是多元的文化。个人归属于什么文化,不再有外在意志和外在标准的束缚,似乎完全是个人趣味和意志自由选择的结果。然而,自由的选择,并非仅仅是意志的一念之择,同时还需有自我理解、自我实现的能力。世俗时代的原子式个人,既没有历史,也没有精神,只是一个充满了物欲和追求的经济理性人。当个人的内涵被掏空之后,他也就失去了自我的判断能力,于是市场的标准便成了个人的标准。流行和时尚内化为大多数人的审美观念和价值准则。表面看起来,世俗时代的人们是自由的,有自由选择的空间,实际上,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却受到“匿名的权威”的摆布,只要控制了公共传媒,控制了广告的发布权,便可操控多数人的口味和意志。
世俗时代一个有趣的现象是,操控多数人比操控个别人容易得多。操控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其中一个最简便的方法便是制造偶像。当神圣的终极世界崩塌之后,崇拜并没有因此而终结,而是从对神圣之物的崇拜转向了对世俗明星的崇拜。世俗时代的明星与以往神圣时代的先知和理想主义时代的英雄不同,他们与各种终极世界没有任何的联系,也不承当任何价值的重负。他们只是平民理想的化身,是各种欲望的人格化:成功、富有、青春、健康、风流、潇洒……于是,娱乐界和体育界的明星便成为世俗时代最辉煌的人物。他们是残酷竞争中的优胜者,是赢者通吃的王者,是集财富和美丽于一体的欲望化身。当平民文化能够越来越深入地介入偶像的制造时,那些反精英的、反英雄的草根好汉、邻家女孩,就越来越具有大众的偶像意义,芙蓉姐姐的大获成功,便是这种背景的产物。
在世俗时代,不仅精神生活的内容发生了转变,而且其形式也相应发生了变化。精英文化是启蒙的、智性的,诉诸人们的理性和想象。而世俗时代的流行文化则是反智的、反深度的、反启蒙的,它直接诉诸人们的感官和直觉。于是,文学家的文学被流行写手的畅销书代替,仪式化的戏剧被狂欢节般的歌星演唱会替代,艺术化的电影被华美奇幻的科技大片替代,隽永含蓄的叙述被拳头加枕头的感官刺激代替。

内容简介
《读书人站起来》作者以历史的视野思考现实,以现实的关怀反思过去。在历史与当下的双重语境中来回穿梭,获得某种平衡的反思,尽管可能成为难以担当的重负。在这种沉思者的宿命中,评论,追忆,答问,演讲。世事多艰,风云变幻,他在批判中痛并快乐着,真性情的流露与大问题的反思,堪为时代证言,亦可谓夜色中的灯火,点燃你我的思想激情。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