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的变革.pdf

未竟的变革.pdf
 

书籍描述

编辑推荐
《未竟的变革》必须意识到,如果一味屈从于改革的困难,不进行有效的制度建设,那么单纯的GDP不但成就不了中国的大国地位,而且还会最终走向自我击败。

媒体推荐
制度建设在GDP主义面前败下阵来,这是中国社会不稳定的主要根源,也是阻碍中国成为真正大国的根源。
  ——“为何要以,‘制度建设’替代‘GDP主义’”
中央权力的弱化和地方坐大往往和社会的大多数缺少权力有关。社会不能参与自身的管理,地方政府自然就有很大的权力空间;社会没有权力,地方政府就会滥用权力。
  ——“中央集权要有制度创新”
向既定体制外的力量开放,利用体制的力量来克服旧体制的阻力,这就是改革。这是中国经济改革成功的关键。
  ——“改革开放和中国的前途”
如果光从发展国民经济的角度来考量土地改革,就会有很大的偏差。如果没有社会政治的改革,土地的资本化就会变成农民的无产阶级化。
  ——“土地流转制度与中国政治社会的改革”
一旦社会失去对司法的信任,怀疑司法,这个社会就必然出现暴力横行的局面。所以,任何一个法治社会都会动用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不惜成本来保障司法的公正和司法的尊严。
  ——“司法衰败、信任危机和中国的社会暴力化”

作者简介
郑永年,国际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现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博士,曾任英国诺丁汉大学中国政策研究所教授和研究主任。
主要从事中国内部转型及其外部关系研究。先后出版专著18部,主编学术著作18部。此外,经常在报刊及其他媒体发表评论,是香港《信报》1997年至2006年的专栏作家,2004年始在新加坡《联合早报》撰写专栏。
多年来,其独立而深入的中国研究以及视角独到的专栏文章,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广泛的影响。

目录
第一部分 从GDP主义到制度建设
从山西黑窑联系到现代国家制度
谁应对中国年青一代的权钱膜拜负责
中国的GDP主义及其道德体系的解体
教育部门的GDP主义及其后果
房地产与政府GDP主义
GDP主义摧毁中国政权基础
为何要以“制度建设”替代“GDP主义”

第二部分 改革中的中央与地方
依法行政与维护中央权威
中央地方关系的制度重建
是谁“瓜分”了中国的中央权力
中央集权要有制度创新
中国的政策执行力为什么被弱化
省政与中国的政治改革
中国少数民族政策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中国的地方行政改革何去何从
中国当改革九四年体制
中央地方关系与中国改革新动力

第三部分 党和政府机构改革
党的机构改革势在必行
对干部“知识化”的质疑
中国干部管理制度有待改善
政府创新是建设“创新型国家”的前提
中国亟待突破机构改革“死循环”
中国政府改革的目标当是有限政府

第四部分 改革、开放及其敌人
开放社会对封闭政治的挑战
治理利益社会需要开放政治
改革开放和中国的前途
中国的开放及其敌人
知识和财富的“退出”潮说明了什么
哪里寻找中国政治改革的动力

第五部分 自由主义、知识精英与中国改革
中国自由主义为什么呈现“病态”
改革与中国自由主义的未来
新自由主义不是中国经济改革的唯一选择
知识分子与当代中国社会
五四运动与社会主义的领导权
自由主义的中国化及其前途
中国意识形态的两极化及其后果

第六部 分经济体制改革
“浙江模式”值得深思
中国的企业改革战略出了什么问题
金融危机和中国产业升级
“国家主义经济模式”何处去
国有企业的边界在哪里
国有企业扩张和中国制度创新的命运
中国经济改革不进则退

第七部分 土地、农村和农民工
农村的出路在于结构性政治变革
资本虎视土地如何确保赋权农民
土地流转制度与中国政治社会的改革
中国应当废除农民工制度
农民工问题与中国发展道路的选择
中国要进行三个领域的土地改革
中国的强制性城市化:是人还是土地

第八部分 灾难、危机和国家治理
矿难、国家与执政方式
谨防危机管理过程中的政权地方化
让人民参与、监督赈灾与重建
中国的自然灾害和国家社会关系
中国如何跳出自我击败的治理模式
规制国家与中国再社会主义化
金融危机与建设美好中国社会
中国基层社会无政府状态令人担忧
司法衰败、信任危机和社会暴力

文摘
版权页:

未竟的变革

“奴隶”这个词经常被用来表述传统社会状态下(如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社会成员和其所属组织的关系。这是一种人身依附关系,主人或者组织可以随意支配其所管辖成员。为什么传统社会下会产生奴隶?原因有很多,但从政治制度上说,主要是因为在传统社会形态下,没有统一的国家权力。国家权力存在着,但权力被各地方组织所瓜分。中国也一样,在传统中国社会,尽管有“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之说,但皇权根本没有能力深入社会的各个角落,人民是被地方政权所统治的。
正因为这样,近代以来的革命,无论是资产阶级革命或者共产主义革命,其关键词都是“解放”,就是要把人从非人道的制度下解放出来。革命就是要建立新的国家制度。尽管在新的国家制度下,组织也不可避免,但组织成员和组织的关系并非人身依附关系。任何组织的成员同时也是国民,受国家权力保护,享受国家权力之下的公民权。当然,在不同的政治制度下,人民所享受的自由类别和程度是不同的。但即使是享受最低限度自由的人民,其所面临的环境和传统社会下的奴隶状态也具有本质上的不同。
民主之下灾情难再隐瞒
在中国,从孙中山先生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到毛泽东领导的共产主义革命,最终的目标也是解放人。经过百年革命,中国确立了现代国家制度的构架。之所以说它是现代国家制度,是因为在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上,国家权力第一次有能力深入社会的各个角落。中国所确立的社会主义制度的核心就是人。改革开放以来,从邓小平时代的“解放生产力”到江泽民时代的“三个代表”,再到当代领导层的“以人为本”,人越来越占据国家建设的核心地位。
那么,问题在于,为什么一个意在解放人、为人服务的制度,还会不断发生人奴役人的现象?从政治上说,关键在于缺少民主。民主的缺失是以中央权力为核心的国家权力弱化的最为根本的原因。在中国,很多人担心民主会削弱国家权力,但事实上恰恰相反。

内容简介
《未竟的变革》收录了作者多年来主要发表在香港《信报》和新加坡《联合早报》上的有关中国政治、社会、国际政治和外交关系的专栏文章,依照不同主题分为《保卫社会》、《改革及其敌人》、《未竟的变革》、《中国国际命运》、《为中国辩护》五册。
《未竟的变革》是本系列的第二册,主要收录了作者有关国家各项体制改革和制度建设的文章。内容涉及GDP主义到制度建设,改革中的中央与地方,党和政府机构改革,改革、开放及其敌人,自由主义、知识精英与中国改革,经济体制改革,土地、农村和农民工,灾难、危机和国家治理等八个方面。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