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精读.pdf

《文心雕龙》精读.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文心雕龙>精读》为复旦大学中文系本科阶段"精读"系列课程之一,本书在作者近年来多轮讲课的讲稿基础上整理加工而成。全书从《文心雕龙》五十篇中选取三十篇,分为十九个专题,联系《文心雕龙》全书和刘勰整体文学思想,乃至先秦至六朝文学理论批评史,对《文心雕龙》的重要篇章和理论问题进行了细致的疏解和辨析,并证之以典型文本案例,可为进一步理解《文心雕龙》基本理论引路。

编辑推荐
《<文心雕龙>精读》分专题读解《文心雕龙》重要篇章,理清理论脉络,阐释典型文本,是扎实的“龙学”新成果。

作者简介
周兴陆,复旦大学中文系、中国语言文学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学批评史、《文心雕龙》的教学与研究。

目录
前言
第一讲 刘勰与《文心雕龙》
一 刘勰的生平
二 夫“文心”者,言为文之用心也
附:“逐物实难,凭性良易”释义
第二讲 原道、徵圣、宗经
一 文本原于道
二 圣人贵文、圣文雅丽
三 经典是后世文体的源头,后人作文应“宗经”
第三讲 奇文郁起,其《离骚》哉:《辨骚》
一 前人论《骚》,鉴而弗精
二 依经论《骚》,四同四异
三 衣被词人,非一代也
四 后世为文,须斟酌奇贞与华实
第四讲 诗有恒裁,思无定位:《明诗》
一 “言志”与“诗者,持也”
二 论历代诗歌
三 四言正体,五言流调
第五讲 乐本心术,响浃肌髓:《乐府》
一 音声推移,亦不一概
二 乐本心术,响浃肌髓
三 武帝崇礼,始立乐府
四 魏三祖的清商乐是“郑曲”
五 诗为乐心,声为乐体
六 艳歌婉娈,怨诗诀绝
七 文人乐府,事谢丝管
第六讲 铺采摛文,体物写志:《诠赋》
一 释名以章义:铺采摛文,体物写志
二 六义附庸,蔚成大国
三 汉大赋:体国经野,义尚光大
四 咏物杂赋:言务纤密,理贵侧附
五 选文以定篇,评论汉魏晋十八家赋
六 敷理以举统:立赋之大体是“丽辞雅义”
第七讲 辞宗丘明,直归南、董:《史传》
一 古者左史记言,右史书事
二 论《春秋》与《左传》
三 论《史记》与《汉书》
四 “总会”与“诠配”
五 “素心”“隐讳”与“直笔”
第八讲 弥纶群言,研精一理:《论说》
一 论也者,弥纶群言,而研精一理者也
二 披肝胆以献主,飞文敏以济辞,此说之本也
第九讲 文之思也,其神远矣:《神思》《物色》《养气》
一 物色之动,心亦摇焉
二 思理为妙,神与物游
三 “虚静”与“养气”
四 寻声律而定墨,窥意象而运斤
第十讲 才性异区,文体繁诡:《体性》
一 才、气、学、习
二 数穷八体
三 “体”与“性”,“表里必符”
第十一讲 风清骨峻,篇体光华:《风骨》
一 六朝人物品评与艺术批评中的“风骨”论
二 “风骨”释义
三 “气”“采”与“风骨 ”
四 “风骨”与“通变”
五 余论
第十二讲 变则堪久,通则不乏:《通变》
一 学界释“通变”有三说
二 “通变”内涵包括“昭体”与“晓变”两方面
三 “昭体”须师范“汉篇”
四 “循环相因”不是正确的“通变”
第十三讲 情理设位,文采行乎其中:《情采》《镕裁》
一 立文之本源:情理为经,文辞为纬
二 为情而造文,为文而造情
三 心术既形,英华乃赡
四 规范本体谓之镕,剪截浮词谓之裁
第十四讲 修辞与文术(一)
一 声律
二 丽辞
三 比兴
四 夸饰
五 事类
第十五讲 修辞与文术(二)
一 文笔说
二 篇章论
三 虚词论
四 练字论
第十六讲 文学史论(一):《时序》《才略》
一 远古文学
二 周秦文学
三 西汉文学
四 东汉文学
第十七讲 文学史论(二):《时序》《才略》
一 建安与曹魏文学
二 两晋文学
三 宋齐文学
四 文学与时世
第十八讲 文学鉴赏论:《知音》
一 知音其难哉!
二 “博观”与“六观”
三 观文者披文以入情
第十九讲 “文德”论:《程器》
一 岂曰文士,必其玷欤?
二 盖士之登庸,以成务为用
三 身挫凭乎道胜
四 名儒之与险士,固殊心焉

文摘
版权页:



以上二十五篇为上编。自《神思》第二十六至《总术》第四十四凡十九篇,是详细阐释写作文章时的思维活动,作家才性与文章风格的关系,理想的文章风貌,如何昭体而晓变,体裁与风格的关系,如何处理情理与文采的矛盾,如何镕情理、裁繁辞等问题,以及声律、对偶、比兴、夸饰、用典、选字、隐秀、养气等具体的文术。最后六篇阐述制约作家写作取得成就的几个方面,包括时代对于文学的影响,自然景物和文学创作的关系,作家的才华、德行与文学创作的关系,读者的鉴赏和作家的创作等内容,最后一篇《序志》为全书总序。这二十五篇为下编。上下编五十篇从不同层次、不同角度解剖“为文之用心”,阐述有关文章写作的方方面面,既阐述理论原则和具体细节,又列举正反例证,剖析评述,以指导写作。
刘勰为什么要撰著这样一部“言为文之用心”的《文心雕龙》呢?他是这样解释的:
一、著述的动力来自于“立言不朽”的使命感。宇宙邈远无尽,而岁月飞逝,人的生命有限。在芸芸众生中,贤人凭借智慧,可以出类拔萃:依靠著述,可以“腾声飞实”,留下功业,传播名声。人禀赋天地的精气,是万物之灵,但“形同草木之脆”,构成了一种生命的紧张感。如何超越死亡,“名逾金石之坚”,以至不朽呢?刘勰的回答是“树德建言”。《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载:“大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而“立言不朽”成为后世许多学者、作家的人生动力。司马迁编撰《史记》“成一家之言”,“藏之名山,副在京师,俟后世圣人君子”(《太史公自序》),即源自于“立言不朽”力量的感召。身为太子的曹丕,也认识到“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是以古之作者,寄身于翰墨,见意于篇籍,不假良史之辞,不托飞驰之势,而声名自传于后”(《典论·论文》)。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