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敌.pdf

宿敌.pdf
 

书籍描述

内容简介
《宿敌》两大销售高手商场狭路相逢,他们是恋人,更是宿敌!商场中的对决,情场中的博弈,蓄谋已久的阴谋与爱情。他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她与他斗智斗勇,却始终敌不过他的机关算尽……

编辑推荐
五年前莫语汐一纸文章让顾梦东家破人亡,
他绝望之余远走他乡。
五年后,他卷土重来,与她在商场上狭路相逢,
她对他避而远之,他对她暧昧纠缠,
是旧情复燃还是逢场作戏?
她想全身而退,却早已在劫难逃。
商场中的对决,情场中的博弈,蓄谋已久的阴谋与爱情,
他对她穷追不舍、步步紧逼,
她与他斗智斗勇,却始终敌不过他的机关算尽……
莫语汐不明白,她对顾梦东而言,
究竟是他征战半生唯一的失地,
还是一段一笑置之的过去?

媒体推荐
一直最爱那句话,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语汐虽然离开却仍然心心念念着顾梦东,而顾梦东也忘不了她。我希望他们会在一起,不管之前有多么的纠结,待到现在一切尘埃落定,他们应该要好好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碍他们了,更何况心里的爱从来没有消失,对彼此的那份心意已然成为无法抹去的朱砂痣。爱过,恨过,纠缠过,愿他们兜兜转转还是回到最初的原点,愿他们能够白首不相离。

——读者盛夏光影

语汐是一个自立自强的女强人,她一个人在商场上打拼,面对着许多困难,却是永远以坚强示人,将脆弱留给自己,每次看到她明明那么深爱着顾梦东,却还是在他面前故作坚强就忍不住为她心疼。自己深爱的恋人回来后却只是恨着她,两个人彼此不甘示弱的同时也让自己受到伤害。最终语汐辞职离开,也过上了轻松的生活,不再劳累,但身边没有了她想要白头到老的那个人,终究是不完美的。但愿他们能够苦尽甘来,重新在一起。
——读者 未多

文摘
【1】
早上八点一刻,一辆红色的mini以至少40迈的速度风风火火地驶入停车场。伴随着刺耳的轮胎与地表摩擦的声音,车子骤然停住,稍作停顿后又迅速倒入一个窄小的车位,动作麻利精准,但也让人看得心惊肉跳。毕竟这个车位一边是陆虎,另一边是悍马,这蹭一下可有点贵哦。
车子刚刚停稳,车门便被推开,一只踩着极细高跟鞋的脚先落了地。
穿着一身精致职业套装的莫语汐钻出车子,顺手锁了车步履匆匆又不失优雅地朝着公司大门走去。
感应门应时打开,她抬手看了眼表,时间刚刚好。

见她进来,前台的两个女孩连忙战战兢兢地站起身来问好:“莫总早!”
莫语汐目不斜视地点了点头,算作打个招呼。可是没一会儿她去而复返,目光上下打量着其中一个女孩,阴沉着脸问:“公司没发薪水给你买衣服吗?还是你昨晚又夜不归宿?”
被说的女孩立刻红了脸,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莫总,昨晚我生病了,在医院里过了一夜,所以没来得及换衣服。”
莫语汐不为所动,贴近她闻了闻:“烟酒气和消毒水味儿我还是分得清的!骗我不要紧,但骗我之前拜托你多动动脑子,当我是白痴吗?”
那女孩一听眼泪都快出来了,哆哆嗦嗦地道歉:“莫总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莫语汐提高分贝:“你们的形象就是公司的脸面,一套衣服不要连续穿两天,我希望不用我再提醒你们!”
两个女孩均点头如捣蒜,忙不迭说“知道了”。
莫语汐这才满意地离开。
见她这回是真的进了电梯,两个女孩松了一口气。
被骂的那个拍着胸脯说:“啧啧,真可怕,更年期这么早就来了。”
另一个附和道:“没男人嘛,很正常。”
“哎,偏偏这样的人升得快!”
“看来苦难的同胞会更多喽。”
莫语汐一路经过办公区,所有听到她脚步声的人都立刻低头做忙碌状。一个女销售从茶水间里出来,不慎与她打个照面,女销售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再躲回茶水间,可惜为时已晚,莫语汐早已看到了她。
她不得已挤出一个笑容:“莫总早。”
莫语汐停下脚步看她一眼:“你脸上怎么青一块紫一块的?”
女销售尴尬地说:“是……是化的妆。”
莫语汐面露不忍:“好歹也是个经理了,没指望你靠脸吃饭,但也至少让人看得下去吧,没事少扯些八卦,多学学化妆!”
“是是是!”

刚进办公室,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莫语汐接起电话,脸色比进来时更差了。没想到周一一大早就听到如此噩耗——她跟了许久、胜券在握的项目竟然被老对手威尔森抢了!
扣上电话,莫语汐还没来得及拉开座椅,铃声再次响起,她瞬间就有种不妙的预感。
果然,电话里传来老板黄勇语气不善的命令:“你来一下!”

黄勇是欧普达的中国区总经理,典型的“霸道总裁”——如果不论长相的话。照理说他是莫语汐老板的老板,但是因为销售总监这职务一直空缺,所以莫语汐的工作要直接向他汇报。
黄勇一见她便气不打一处来,口不择言地痛批她先天不足和后天不勤。这一顿训话历时足足一小时,难听话都不带重样的,这让素有“黑山老妖”称号的刻薄鬼莫语汐也不由得自叹不如。
果然,男人也有更年期,而且比女人更残暴!
骂累了,黄勇将一沓资料甩在她面前:“你自己好好看看!”
莫语汐弯腰捡起那沓资料轻轻翻着,当她看到其中的一张照片时,手不由得顿了一下。那一刻,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直注意着她的黄勇当然看到了她神色的变化,恨恨地道:“看到了吧?你就是败在了这人手上,威尔森新调到中国来的销售总监顾梦东!哦,不对,拜你所赐,他现在应该已经坐到我这个位置了。”
时隔多年,他怎么还是那副从容不迫、宠辱不惊的样子?那自信满满的笑容,那举手投足间的游刃有余……浑身上下无一处不贴满了“成功人士”的标签!
可是……莫语汐头皮发麻地盯着男人抬起的手腕:他怎么还好意思戴着她当年送的表?这人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脸!

原本被黄勇骂得垂头丧气的莫语汐此刻愤怒了。她全然不顾黄勇诧异的眼神,双手在他的办公桌上重重一拍,恶狠狠地说:“老板!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黄勇被她拍桌子的巨响吓了一跳,拍着胸脯嫌恶地看她:“就算是我想算了总部也不答应!具体负责这项目的是你手下那个小李吧?”
莫语汐愣了一下,警惕地抬起头:“什么意思?”
黄勇无奈地拖着长音:“这么大的单子丢了,总有人要负责吧。”
莫语汐沉默了一会儿小声说:“跟他关系不大,主要责任在我。”
黄勇看着自己的爱将叹了口气:“语汐,这种时候你就不要充大头了。”
“老板!”莫语汐还想为自己那个不争气的手下争取一下。
黄勇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你不用再说了,我会看着办的。至于你自己,放心,肯定也脱不了关系。这次总部虽然没说问责你,但是原定你升职的事情现在看来要暂缓了。”
莫语汐不说话,但她心里不是不难过,毕竟努力了这么久就是为了拿下这关键的一单,然后顺理成章地升任销售总监的,但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她又瞥了那张照片一眼,为什么每次遇到顾梦东,都会这么倒霉呢?看来当年鸡鸣寺外那老和尚说的也不全是瞎话,事实证明他俩命格确实不合,有些人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折磨她的。
黄勇见莫语汐情绪不高,安慰她:“你的能力上面都清楚,你好好干,还是有机会的。”
也只能如此了,莫语汐点点头。
“对了,下个星期你去趟X市,那里要准备一个行业展览,这个展览规模很大,届时我们的竞争对手和客户都会参加。另外,等展览结束,你和铭泰的人联系一下,听说他们的项目要启动了。你把这事办得漂亮点,别再让我失望了。”
莫语汐有些迟疑:“铭泰的项目一定要我亲自跟吗?”
“都这个节骨眼上了,你觉得还有谁能让你放心?如果这次咱们再拿不下,我怕是也保不了你了。”

莫语汐颓然地回到办公室,顾梦东的照片摊在桌上,显得极为刺眼。她拿起看了看,只觉得越看越伤感,越看越委屈。
这几年里,每每回忆起他,她都觉得很困惑。究竟是什么把他们变成了后来的模样?悬殊的身份,还是她当年那篇文笔稚嫩的报道?
如今想来,或许只是因为爱得不够深罢了。几年的感情总结来总结去,最终只得到这短短的一句话。可是,当年不谙世事的她,却把最好的年华给了他,而和他的那份感情,也曾被她当作一生的命题来对待。只是当时的她不曾想到,这个命题从一开始便是个伪命题。
莫语汐站起身来。夜风乍起,窗外巨大的黑色树影鬼魅般地随风摇曳。而这意外失去的一单,就仿佛一张明晃晃的宣战书,已被悄然送到了她的面前。
没一会儿,桌上的手机振了两下,助理Amy将顾梦东的手机号发了过来。莫语汐拿起来看了看,似乎要从这11位数字中找出一些似曾相识的感觉,可惜没有。
她把号码存了下来,锁屏前,她犹豫了片刻,还是给这个号码的主人发了一条短信。
“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你活着回来的消息。”

就在几小时以前,顾梦东刚刚签完合同。他打发走了手下的人,独自朝着公司的方向走着。深秋的天色暗得很早,不知不觉中就走到了华灯初上。霓虹灯下的B市美得就如从前,他有多少年没回过这里,就怀念了这里多少年。
这条街临近B大,附近学生特别多。有一对小情侣从他旁边走过,说说笑笑好不甜蜜。顾梦东突然就想到了一个人,许多年前他们也是这样。学生时代没什么奢侈的约会方式,可是又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他们就如同那对小情侣一样,每天要在这条街上走两个来回。日复一日,从初春走到深冬。
那时候顾梦东以为,说不准这样一走就是一辈子,可是命运弄人,他们终究还是走散了。
不知走了多久,他感到口袋里的手机开始断断续续地振动起来,跟他预料的差不多——那封有关于他升职调动的邮件已经由公司总部发了出来。
短信还在一条一条地发进来,他不看也猜得到上面的内容,无非是些恭喜他升迁的客套话罢了。

起风了,他抬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车子,他随手拿出手机看了几眼,这一大堆的短信中,也不都是些让人看了顺眼的内容,还有那么一条显得极为另类。
她说,想不到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他活着回来。
好歹一日夫妻百日恩。这是有多大仇,她非要盼着他死?
顾梦东冷笑,看来她还是那样,稍让她不如意的人,她都会将其钉在耻辱柱上,不雪恨不罢休。
不过这一次,他恐怕不能让她称心了。

购买书籍

当当网购书 京东购书 卓越购书

PDF电子书下载地址

相关书籍

搜索更多